首頁 > 言情小說 > 紫蘇 > 拒嫁未婚夫 > 第二章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拒嫁未婚夫 第二章

作者︰紫蘇

    英國倫敦

    人來人往繁忙的機場大廳,在眾多金發碧眼的西方人中,站著一名有著東方人細致的臉孔,卻有著西方人深邃的五官,帶著點孤傲冷然的氣息,渾身散發著一種危險又迷人的懾人氣質的男子。

    他精銳有神的黑瞳留意著入境處的男男女女,眼底閃爍著似深思又似笑意的愉悅光芒。

    他已經接到唐父的電話,因此才會在此時此刻站在這里,等著接人。

    幾分鐘後,夏宇目光一閃,唇畔勾起一記淡笑,視線落在置身于魚貫的人潮中,五官分明,面容清艷,眼神卻有些迷蒙的迷人小臉上。

    那張捂著嘴打呵欠,有點惺忪的小臉,讓他露出了難得一見的性感笑容,稍稍掩去了他原本冷漠的模樣。

    他隨即邁步朝那名有著玲瓏有致的身軀,穿著簡單的T恤及牛仔褲的年輕東方女子走去。

    唐妡一邊捂著嘴打呵欠,一邊拉著行李箱四處張望了一下。

    她被突如其來掉在她頭頂上的婚約氣得已經好幾天未曾好好睡覺,在飛機上也沒有睡好,現在只想好好休息一番。

    唔……她該到哪里去搭出租車呢?

    她搔搔眉頭,眯眸望向指示牌。

    就在她正仔細地看著指示牌上的字時,手中拉著的行李箱忽然被突然靠近她身旁身型高大的男子拉了過去。

    「欸,你做什麼……啊!」她連忙回過神驚呼。

    一雙沉靜如湖水般深邃的眸子驀然撞進她的眼瞳里,她倏地瞠大眼楮,看著那名穿著黑色絲質襯衫搭配牛仔褲,顯得有些冷然卻不羈的男人。

    她用力眨著眼,呆呆的望著他,無法相信自己的眼楮所看到的人,剎那間,她幾乎被他這久違的性感笑容與攝人心魂的黑眸眩惑。

    「妡妡,別告訴我,你忘了我是誰。」夏宇眼底閃爍著戲謔的光芒,揚起唇角瞅著驚愕的她。

    所有錯愕與驚艷全被他這戲謔的嗓音震醒,她隨即恢復以往自若的神色。

    「夏宇,你這是考驗我的記憶力嗎?」

    這個混世大魔王怎麼會出現在機場?她可不記得自己有通知他來接機!

    「我是怕我們太久沒見,你把我忘了。」他又朝她送出一個惡魔般既讓人心動又讓人心悸的笑容。

    「放心,你化成灰我都認得你!」

    她齜牙咧嘴地瞠著他,同時也忍不住在心底咒罵了自己一聲,她是失心瘋啊,怎麼剛剛有一瞬間好像被他迷住,真是瘋了,任何男人她都可以迷戀,就他不行!

    因為他是惡魔!

    夏宇.吉斯汀,不折不扣的大惡魔!

    這個惡魔還有一個顯赫的身分。

    夏宇的外公是位英國公爵,他是除了他母親瑪麗亞.吉斯汀外的第二順位繼承人,從母姓的夏宇有個顯赫的姓氏跟頭餃也就不足為奇了。

    「那就好,如果你真把我忘記,那就太傷我的心了。」

    「如果可以因為我把你從記憶中移除而讓你傷心欲絕而亡,那就再好不過了。」說著,唐妡左顧右盼了一下。

    「你在看什麼?」

    「我在看哪一間餐廳離這里最近!」她沒好氣地回嘴。

    「你餓了嗎?」

    她瞠大眼咬牙。「我要去里面拿鹽罐,撒鹽驅魔!」

    「哈哈,妡妡,你還是一樣可愛!」他拉過她,在她臉頰上親了一下。

    「夏宇,我是台灣人,不興外國人一見面就親吻這一套。」她氣呼呼的用力推開他。

    本來她就已經對這個惡魔沒什麼好印象,現在又因為有著婚約這一層尷尬的關系,讓她一看到他就一把心火直竄。

    「妡妡,你應該听過『入境隨俗』這句話。」他將她摟得更緊,惡作劇的在她氣得嫣紅的艷麗臉蛋上落下大小不一的細吻。

    「放開我,你這個變態!」可惡啊,他的手臂是鋼筋水泥打造的嗎?她怎麼推都推不開他討人厭的懷抱!

    夏宇帶著興味的黑眸睞著她,搖頭笑了聲。一年多不見,她看見他後依舊像只刺蝟似的,著實有趣,讓他的心情頓時輕松許多。

    「謝謝你的夸獎啊,小糖心!」他爽朗的一笑,單手用力勾著她的頸項,像對待多年不見的好兄弟一般。

    「我不是你的小糖心,如果可以,請你放開我!」唐妡用力想拉開圈住她頸子的手臂。

    「我還想多抱著你一會兒。」

    「我一點也不想讓你擁抱,OK?」她氣呼呼的瞪他一眼。

    「真可惜,可是有很多女人期待我的擁抱的。」他松開箝制住她的手臂。

    「你放心,那里面絕對沒有我!」好不容易脫困,唐妡連忙氣喘吁吁地質問道︰「先告訴我,你為什麼會知道我到英國來?」

    她可不相信她會跟他有什麼心電感應這種惡心的說法。

    「唐伯父打電話告訴我的,說你要來英國度假,要我好好照顧你。」他笑望她一眼。

    「不必,你只要……」原來是老爸這大間諜!

    她真懷疑老爸到底跟她是同一聯盟的,還是跟這惡魔同一陣線啊,當起間諜為夏宇通風報信!

    這筆帳她先記下了,等日後回台灣再跟老爸好好清算!

    眼前最重要的是解決這個惡魔。

    既然他已經先主動出現在她面前,她索性當場跟他把婚約的事解決,然後她就可以馬上回台灣,剩下的假期,她就找個充滿陽光的熱帶國家度假好了。

    「等等,夏宇,我們現在就在這里把事情解決了。」她手臂一伸,制止他繼續前進的腳步。

    「妡妡,你想先解決什麼事?」

    「婚約的事。我是來英國跟你解除婚約的。」唐妡沉著臉說出此行的目的。

    「喔,這件事啊,唐伯父已經跟我提過了。」

    「那再好不過,我們現在就把事情解決了。」她拿出那份婚姻契約書,準備撕掉。「你應該同意解除這種無聊又可笑的約定才是。」她絲毫不給他時間考慮,徑自替他作決定。

    「欸,妡妡,先等等,這種東西我不可能隨身攜帶吧,況且一般合約要撕毀也是兩份一起撕,不是嗎?」

    「你說得也對。」

    她擰眉想了想,要是她的先撕了,這惡魔的沒撕,日後找她履行契約,那她不是百口莫辯?

    「既然如此,那你就先跟我回去吧。」他順手拿過她手中的契約書,塞進胸前的口袋里。

    接過她的行李,夏宇打斷她未出口的話,指向停車場的方向。

    「妡妡,有什麼話我們回去再說。」

    「欸,夏宇,我可沒打算住你家!」

    搞什麼啊,這次她雖然是來找這個惡魔想將事情解決,但她可沒說要住他家!況且她對他那個家沒有什麼好印象。

    「別說傻話了,你不住我那里要住哪里?青年旅館嗎?現在治安可不太好。」夏宇一愣,戲謔的眼神睨向她,帶著她的行李率先往前走。

    「誰說的?我要去住飯店。」

    「這個季節沒有事先預約可是很難住到飯店的,況且倫敦的消費又高,還是你當空姐的薪水很好賺?」他搭著她的腰走向停車處。

    「誰說的!那都是辛苦錢!」唐妡白他一眼。她哪像他那麼好命,是瓖著鑽石出生的惡魔!

    「既然是辛苦錢,你何必浪費?」夏宇領著她走到自己的車旁。

    她若去住飯店可是會打亂他已計劃好的事,他才不讓她如願。

    「你以為我喜歡啊!」可惡的家伙,還不是因為他,害她必須浪費這筆錢大老遠飛來英國,還敢這樣損她!

    「不喜歡,那就住我那里。」他專制地替她決定。

    「不行,我才不要跟你同住一個屋檐下,還有,你為什麼把我那份契約書拿走……哇,這是你的車啊?」她忽然回神,驚喜地看著、摸著他嶄新的跑車。「我以為你會開那種車頭有個女神的。」

    「這輛是我私底下出門時開的。」夏宇從口袋里拿出鑰匙。將行李放進後車廂後,他回頭看著她滿眼驚艷的神情,便把鑰匙遞給她。「想開開看嗎?」

    「真的讓我開?」這一刻,唐妡幾乎伸出手準備接過他大方送上來的鑰匙,但又忽然搖頭。「不行,這里的路我不熟。」

    夏宇為她打開車門。「那下一次吧,等我休假,我帶你到郊外去,讓你好好飆個過癮。」

    她坐進跑車內,眉開眼笑的答應他,「就這麼說定了,你不可以反悔。」

    「沒問題。」他微勾唇角,替她將車門關上。

    望著車內的佳人,他嘴角緩緩上揚,勾起的笑容迷人又危險,彷佛獵物即將到口。

    就在唐妡等著夏宇上車時,她又突然反悔,懊惱的抓著頭發。

    天,她在搞什麼啊?她是來退婚的耶,怎麼一看到這輛夢幻跑車,就把所有重要的事情都拋到九霄雲外去了,還答應跟他去 車!

    她好想一拳打昏自己!

    她怎麼這麼好拐啊,還準備住進他在倫敦的住處,這樣會把他們兩人的關系攪得很混亂的!

    「怎麼了?」隨即坐進駕駛座的夏宇有些疑惑地看了懊惱得猛抓頭發的唐妡一眼。

    「沒事!」人都已經被他騙上車,現在說什麼都是多余的了!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