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紫蘇 > 拒嫁前男友 > 第十五章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拒嫁前男友 第十五章

作者︰紫蘇

    【第十章】

    兩人誤會冰釋後,感情急速加溫。

    左竟對唐依的疼愛可說是與日俱增,濃得幾乎化不開,每天總是會出其不意的送她一個小禮物,今天也不例外。

    不過,今天的神秘禮物卻讓唐依感到很好奇。

    其實網絡購物並沒有什麼好奇怪的,只是當左竟接到樓下的管理員領取更裹的通知時,神情突然變得很邪魅,很詭譎,這讓她不由得好奇他究竟是買了什麼東西,讓他的表情突然顯得莫測高深。

    唐依歪頭看著正在玄關換上室內拖鞋的左竟,他手里正拿著的那個神秘的包裹。

    「依依,你想知道我買了什麼東西嗎?」不等她開口,左竟便已興致盎然的率先問。

    「當然想。」

    「那走吧,我們進房間去看!」他眉開眼笑地搭著她的肩。

    「你是買什麼,需要到房間里看?客廳又沒有別人。」這下她更加好奇了,她敢肯定他一定是買了奇怪的東西。

    「在客廳看當然也可以,不過我怕你生性害羞,會不敢在客廳里看。」他半推半就地將她帶進房間,腳往後一勾,踢上房門,讓她沒有任何逃脫的機會。

    「這麼神秘啊?究竟是什麼東西?」

    「別急,我馬上滿足你的好奇心。」左竟輕揚的嘴角顯得十分曖昧地在她面前拆開那個剛收到的包裹。

    當包裹里的東西——呈現在唐依眼前時,她不禁睜大眼瞪著他勾在手指中的衣物。

    「這是……」

    「寶貝,這對你來說應該不陌生。」

    她艱澀地吞了吞口水,「你買這種東西……」

    「當然是要給你穿的!」

    「給我穿?你怎麼買這種東西給我穿?」她錯愕得下巴都快掉下來了。

    「因為你穿起來很迷人。」左竟將衣服塞進她手里。「依依,你現在先去試穿看看,看合不合身。」

    「這種衣服哪有合不合身的……」

    「那就去穿上,讓我看看它的效果。」他推著她往浴室走去。

    「啊?可以不要嗎?人家已經穿過一次類似的衣服了,很羞人耶……」

    唐依咬著唇,紅著臉瞠著被塞進手里的這套布料少得幾乎遮不住任何春光的衣服。

    嚴格來講,這根本稱不上是衣服,它是套情趣內衣。

    「那次是你為了設計我才穿的,不算!」左竟一臉沒得商量的模樣。

    「不要啦,真的很丟臉耶,竟……」她簡直不敢再想象她再次穿上這種衣服的模樣。

    「怎麼會丟臉?你穿這種衣服很性感,很可愛,那時我第一眼看到就差點噴鼻血,所以你快去把這套衣服換上吧!」左竟以非常渴望的眼神凝視著她。

    她臉紅心跳地承受他那熾熱的目光,渾身微微顫抖著。

    「快呀,你不是說現在不管我說什麼都要听我的嗎?」

    「可是……我覺得這種衣服有穿跟沒穿都一樣,最後還不是會被你脫光光……」她已經沒那個膽子再穿一次這種情qu|內|衣,尤其是在他面前。

    「那感覺不一樣,是情qu的問題。」

    「你真的喜歡看我穿這種角色扮演的衣服?」

    「我的小依依,你穿上它,就像一顆裹著漂亮包裝的好吃糖果,簡直讓我熱血沸騰。」左竟捧起她的為難的小臉,啄著她的紅唇誘哄道。

    「真的?」

    「這次就只是為我穿上它,沒有任何目的、條件,可以嗎?我想跟你好好玩一次這種角色扮演的游戲。」

    唐依還是滿臉別扭。「可是,我現在一想起來都覺得好難為情,當時我就像個色|女一樣。」

    「你只對我色,我開心都來不及,有什麼好難為情的?」他拍拍她,催她趕緊去換上。

    「好啦。」她心兒怦怦跳,拿著情qu|內|衣走進浴室。

    左竟趁著她換裝的時候,將放置在房里各個角落的香精蠟燭點燃,讓空氣中飄散著cui情的香氣。

    唐依以最快的速度淋浴,在鎖骨處和手腕點了些淡雅的香氛,然後穿上那套讓她臉紅心跳的衣服。

    看著映在鏡子中臉頰泛著紅潮的人影,她的心狂跳不已。

    這一身挑逗的裝扮,等于是邀請左竟直接一口吞了她。

    雖然他也常常在那種出乎人意料之外的地點將她一口吞了,可是現在在他面前穿起這種衣服再讓他將她吞下,那種感覺就是曖昧煽情得教人光是想象就臉紅心跳。

    她必須鼓起所有的勇氣,才有辦法走出浴室。

    「竟……」左竟一轉身,看見一個這麼大的驚喜呈現在他眼前,讓他忍不住吹了聲口哨。

    戴著一對紅粉色毛茸茸的兔子耳朵,搭配一對絨毛袖套,一身蕾絲比基尼兔女郎裝扮的唐依,像顆甜美的糖果。

    「寶貝,你模樣這比我想象中更為誘人,我真恨不得馬上把你吞下肚……」這令人無法抵擋的誘人風情,當下就勾引出左竟心中那沸騰如火的欲|望。

    「會很奇怪嗎?」她在他面前緩緩地轉了個身。

    在可愛的那件什麼也蓋不住的薄紗短裙不是兔女郎的小褲褲,背後居然還點綴著一顆俏皮的粉紅色絨毛尾巴。

    這讓他雙眼瞬間一亮,這個超級甜美的兔女郎,呈現出一種融合了性感與清純的誘惑,視覺上的刺激當場點燃他熊熊的欲|望火焰。

    「我甜美的小獵物,你最好有心理準備。」左竟低沉沙啞的音調令人心顫,唇角微揚的表情邪魅無比,一步步地緩緩朝她逼近。

    「獵物?」唐依無助地看著他。「你是演獵人嗎?」

    「錯,野狼。」他低下頭,在她的頸際灼熱地吐息。

    「野狼?听起來很恐怖。」

    瞪著他的笑臉,清楚看見他眼中的狡猞,她心底不覺泛起一陣戰栗,看來她今晚會被他修理得很慘。

    「今晚將是你度過最恐怖的一夜。」

    「不過,野狼不是該搭配著小紅帽來演的嗎?」唐依忽地推開他,忍不住提出疑惑。

    「我胃口很挑的,喜歡吞的是像你這樣年輕性感的小美女,可不想當小紅帽里那只只會吞老奶奶笨野狼。」他邪魅的舔著她白嫩的美頸。

    「啊?怎麼說?」

    「小紅帽的故事,有哪一個版本是小紅帽最後被大野狼吃下肚的?」

    「沒有。」她翻了翻白眼。

    「所以,可以認真專心一點扮演你可憐無辜小缸兔的角色了嗎?」他沒好氣的瞪她一眼。

    唐依瞠了眼他那凶惡的眼神,作勢要逃走。「啊!我被大野狼抓住了,好恐怖的大野狼,我好怕喔!」

    「小缸兔,你終于被我抓住了,你今天是逃不掉的!」他張牙舞爪,裝腔作勢地露出準備吃掉無辜小獵物的邪笑。

    「啊——救命啊——」

    「哼哼,我決定要嗜血的凌虐你,再狠狠吃掉你。」左竟扛起她走至床邊,將她拋到床上去。

    「野狼先生,拜托你放了我!」唐依的大眼里閃爍著楚楚可憐的光芒,跪坐著雙手握拳求饒。

    「你希望我怎麼吃掉你?嗯?」他捏捏她的下顎,笑得迷人。

    「我不想成為凶殘野狼的晚餐,可以放過我嗎?親愛的野狼先生……」她以嬌嗲的娃娃音求饒。

    她這模樣真是可愛得不得了,讓人想好好欺負她一番,難怪有那麼多情侶熱中于這種角色扮演的游戲!

    「不行。」他笑得更是邪惡狂浪。

    「救命啊!」她不住掙扎,推著他壯碩的身子。

    「你認命吧,就算你喊破了喉嚨,也不會有人來救你的。」

    「不要。」她配合情境,哽咽著說。

    「你可以尖叫sayno,或是大喊雅媚蝶。」他得意的提醒她。

    哇哩咧,尖叫?

    唐依瞪了眼興致高昂的他,不由得在心頭哀嘆,她這是自作自受嗎?

    ……

    歡愛後,左竟才將仍急促喘息的唐依手上的束縛解開,將渾身虛軟的她抱在懷中。

    待氣息逐漸平穩,睡意接著涌來,令她昏昏欲睡。

    在意識朦朧,半夢半醒之間,唐依忽然感覺到手指上好像多了個東西。

    她勉強睜開累得幾乎睜不開的眼楮一瞧,所有的瞌睡蟲全在這一瞬間被她無名指上那個綻放著璀璨光芒的鑽戒嚇跑。

    「呃,這是……」宛如快窒息般直抽氣,她倏地坐起身,驚愕不已地瞪住手上那只不知何時被戴上的戒指。

    她愕然的轉過頭看著一手枕在腦後,正似笑非笑地瞅著她的左竟。

    「誰說我沒有準備?早就幫你把它戴上去了,現在你想反悔都不行了。」

    「你是什麼時候幫我戴上去的,為什麼我不知道?」

    「這下被我緊緊的套住,看你還敢甩掉我嗎?」

    「原來你真的是向我求婚。」唐依傻愣愣地瞪著那枚戒指,眼淚卻不自覺地流下來。

    「求婚還有假的嗎?」左竟被她突如其來的淚水嚇著,連忙坐起身。

    「好好的怎麼突然哭了?」他趕緊手忙腳亂地將她摟在懷抱里安慰。

    真是的,她怎麼突然哭了?該不會是他沒有下跪求婚,所以她不開心吧?

    「你很壞耶,你這個壞心的大野狼這麼霸道,都沒有經過我同意就將戒指戴上,連最重要的。」

    「好,別哭,要不等一天我找人布置一個浪漫的場地,然後跪在你面前重新向你求婚,這樣好不好?」

    「誰要那種沒有驚喜的求婚啊,那根本不是重點好嗎?」

    「那你究竟答不答應當我一輩子的晚餐?」

    當然了,她自小就幻想著長大要嫁給他,如今兩人之間的誤會好不容易冰釋,就算他沒有正式向她求婚,她也心甘情願遵照父親的指示在百日內跟他完婚。

    只是……女人最想听的還是男人在求婚時說出那句話啊!

    「我愛你。」左竟忽地開口道。

    「啊?」唐依一呆。他是她肚子里的蛔蟲嗎,怎麼她在想什麼他都知道?

    討厭,害得她現在不想答應嫁給他都不行啦……

    【全書完】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