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蕾絲糖 > 周五限定秘戀 > 第七章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周五限定秘戀 第七章

作者︰蕾絲糖

    隔日,衛邵軍不知羞恥地敲她的房門,蹭早飯吃。

    「我為什麼要做早餐給你吃啊?」打開門,睡眼惺忪的陳瑞玉一臉不爽地問。

    昨天她是為了敦親睦鄰才做那份早餐的,不代表她會天天這麼好心做給他吃,她哪有那種閑工夫。

    他露出了一抹讓人難以拒絕的迷人笑容,「因為你昨天做得很好吃,讓我難忘,我還想再吃一次,可以嗎?」

    陳瑞玉聞言,用閃亮的眼神問︰「……真的很好吃?」不可否認的,女人在料理上就是有一種虛榮心。

    「當然,不然我今天怎麼還會厚著臉皮希望你再做一次呢?」知道自己找對了理由,他微笑著鼓吹她跳下陷阱。

    因為被稱贊,她不禁有些害羞地用食指輕刮面頰,想也沒想地邀請他進門。

    「好吧,你進來吧,我做給你吃,下不為例喔。」

    她心情雀躍地往廚房走,衛邵軍借機環顧了一下她的住處,干淨整潔,沒有男人住進的痕跡。

    注意到他的眼神東看西看,她立刻有危機意識到他面前把書房門關上。

    他故作無辜地問︰「為什麼要關起來?」

    「書房里放我工作的東西,不方便給別人看。」她干笑,突然覺得自己剛才因為一時心情太好放他進來真是失策,萬一讓他看見她書房里都是畫冊和畫稿就尷尬了,到時候還得跟他說明自己說謊的原因。

    但既然將他請進門,也不好再趕他出去,她指著客廳沙發的位置,「麻煩你在那里坐一下。」

    「好。」他沒有為難她,乖巧地移動到沙發那邊。

    陳瑞玉見狀,安心地回廚房動手做兩人份的早餐。

    當她端著盤子回到客廳時,看著手長腳長,身高至少有一八0的他窩在她狹小的紅色沙發上,手腳有點卡,看起來居然有幾分可憐。

    她有點想笑,也有點恍然,看著他出現在她的套房里,她居然有一種不可思議,恍如隔世的感覺。

    即便是重逢那一刻,還是昨天的敦親睦鄰,她對于他的回國都還沒有很實質的感覺,直到現在。

    可能因為現在是在房里單獨相處,他的存在感更令人無法忽視的關系吧……

    衛邵軍,這男人居然再次出現在她的生活里,這是以前她絕對無法想象的……

    不知何時,他的眼神已經看向她,表情溫柔地輕聲問︰「怎麼一直看著我?」

    「……沒什麼。」她扯出一抹復雜的笑,掩藏起心事,將裝有三明治的盤子放到他面前的茶幾上,自己也在沙發上坐下,「吃吧。」

    他沒有逼問,他知道要讓她適應他的出現,不是一兩天可以做到的,畢竟都過了八年,她對于他應該心情復雜吧……

    他拿起三明治咬了一口,出聲打破沉默,「我的經紀人有幫我在台灣租琴房,讓我能在演奏前練習演奏曲目,你可以陪我去嗎?我對台灣的路不熟。」

    沒想到他會提出這個要求,陳瑞玉微愣。其它要求她都不會覺得為難,但陪他去琴房,她……

    他溫聲問︰「你不是說,有什麼困難可以找你幫忙?」

    這時,門鈴聲響起,她像是得救一樣,連忙起身去開門。

    因此,她忽略了他在她轉身時,眼眸閃過的一抹黯談。

    陳瑞玉一開門,看見站在門口的人是誰,就像看見蟑螂一樣嫌惡,「劉子杰,你干麼不打聲招呼就來啊!」說起跟這個人長久的孽緣,她就想扶額嘆氣。

    高中畢業典禮結束後,本以為不會再見到他了,哪知道,那年暑假正好台灣跆拳道國家代表隊贏了獎牌回來,國內掀起了練跆拳道的風潮,她家道館學生變多,哥哥以前的社團教練推薦劉子杰來她家當道館助教,那時他已經有女朋友了,因此她和他相處得還算自然。

    之後,劉子杰打工結束後去上大學,她清淨了一陣子,哪知道她離家上台北念藝術大學,大學聯誼時不湊巧跟師大體育系聯誼,剛好他也在行列中,因此又是一段牽扯不清的吵鬧日子,不過就僅只是朋友,在大學期間他又交了兩三任女友,在女生中人氣很高。

    畢業後她留在台北自力更生,他恰巧在附近的學校任職體育老師,她哥哥就拜托他關照她,因此只要他老家有寄蔬菜或水果上來,他就會跑來救濟她這個窮人。

    「我可是趁著教學空檔殺過來的,你也不感激我,真是好心被雷親!」劉子杰手中提著兩大袋塑料袋,里面裝了高麗菜和菠蘿,「說起來我上次給你的水果你後來有沒有吃啊?不常吃水果,小心宿便!」

    陳瑞玉又羞又怒。這男人怎麼每次講話都這麼讓人討厭啊,害她就算想感謝他常送她免費的食物也說不出口。「我有吃啦,你真的很唆耶!」

    劉子杰在她把塑料袋接過去的同時,欠打的問︰「你好像有胖了一點?」

    「你才胖了!」她伸手打了一下他的手臂發泄不滿。

    他搖頭嘆氣,「就跟你建議了好幾次,每天早上跟我一起練跑,你就是不听,循環代謝不好又運動量不足的後果,就是變……」

    「你再說一次『胖』這個字,我現在就把你摔出去。」陳瑞玉眯起眼眸殺氣騰騰的警告。

    「真凶,禁不起男人講實話,難怪到現在都沒有男朋友。」劉子杰一臉無奈的攤手,眼角貓到衛邵軍站在陳瑞玉背後不遠處,帶了敵意的看著他,「為什麼會有男人在你套房里?」

    陳瑞玉慢半拍的注意到自己剛才居然顧著和劉子杰吵架,不小心把衛邵軍當空氣了,不禁有點不好意思。都怪劉子杰啦,愛講那種氣死人不償命的話。

    她亡羊補牢地替他們兩人做介紹,「衛邵軍,這個人是我高中時跆拳道社的劉子杰學長,目前是體育老師,在這附近教書;劉子杰,還記得衛邵軍嗎,他是我們高中時的學生會長,現在是知名的鋼琴家,回台準備演奏會的事情,暫時住在我隔壁。」

    兩個男人意味不明地互看了一眼,露出不怎麼有誠意的微笑。

    「高中時就耳聞過你跆拳道的戰績,真是很優秀的人呢。」

    劉子杰不理會衛邵軍的打招呼,徑自按住陳瑞玉的肩膀,語重心長的說,「你很不象樣耶,居然隨便讓男人進你的租處,在我面前胡涂沒關系,但是對別的男人沒戒心就是不應該。」

    「會長才不是你想的那種人,他是正派的正人君子,所以讓他進門一點關系也沒有!」陳瑞玉用力推他往樓梯口走,「你不是還要上課嗎,趕快回去啦!」

    一直損她,太過分了,都不了解她必須和衛邵軍做一段日子的鄰居,被他這麼一講,她面對衛邵軍時怎麼能不尷尬!

    「真是無情的女人,居然趕我回去。」劉子杰還不放過她,看了衛邵軍手中那明顯是親手做的早餐一眼,「連你的『新鄰居』都有早餐可以吃,那我的付出算什麼,悍嬌虎你好狠的心。」

    陳瑞玉被虧得滿臉通紅,「不要再一直喊我高中的綽號!我晚一點就買飲料去照料你負責指導的跆拳道學生報答你啦!」

    「這還差不多。」劉子杰滿意的吹著口哨離去,離去前還斜眼多看了一眼衛邵軍,嘴角微揚帶了一點挑釁。

    衛邵軍冷靜地淡淡挑眉。他清楚劉子杰剛才那一連串的行為,是故意向他宣示他和陳瑞玉的關系非比尋常。

    不可否認的,他心里很不爽,也對于他們熟稔的程度感到嫉妒,不過如果把情緒表現出來,格調就輸劉子杰了。

    送走劉子杰後,陳瑞玉心里把劉子杰罵了奶表情尷尬的回頭,「抱歉,他這個人就是很沒禮貌又不客氣——」

    衛邵軍笑容可掬地打斷她的話,「為什麼要幫他道歉呢?做錯事的不是你不是嗎?」

    「呃……」她有點困惑,隱約覺得他的口氣好像有點不悅,可是不太明顯,應該是錯覺吧。「但是,他是我認識的人……」

    他,你是你,不能混為一談,以後別替他向我道歉了,知道嗎?」他像個循循善誘的老師溫柔地糾正她。

    「喔,好……」她雖然一頭霧水,但既然他這麼說她也只能尊重。

    衛邵軍的眸光有些高深莫測,「對了,你說晚一點要買飲料去看望社團學生是吧?也可以帶上我嗎?我想順便認識一下這附近的環境。」

    「欸,你不是要去琴房?」

    「我晚一點去也沒關系,因為我經紀人是幫我租全天,直至演奏會的那天,我什麼時候去都可以。」

    既然對方下了戰帖,他怎麼能不去親自實地觀察一下,為何對方有當面挑戰他的自信呢?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