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季雨涼 > 追妻狼夫 > 第七章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追妻狼夫 第七章

作者︰季雨涼

    【第四章】

    向世寧的賓利車已經在VISA外停了半小時了,其實車開到一半的時候森琦就已經睡著了,但向世寧還是又多等了一會,因為他想等她睡得更熟一點,因為睡著了比較好干壞事。

    在確認了森琦正在深度睡眠中之後,他才輕手輕腳地把她抱下車,直接從另一個入口走進VISA,然後搭乘專用電梯來到地下室。

    向世寧將那里裝潢成了辦公室,比他的專屬包廂更正式,同時也能遠離樓上夜店的喧囂,但向世寧並不是經常在這里工作,也很少帶人過來,森琦算得上是這里的第一位女賓。

    因為是自家老板所用,所以這間地下室被裝修得格外舒適,根本不見原本的潮濕陰冷,這間夜店老板的辦公室被布置得更像是一個特工的工作室,各種電腦、顯示器、液晶螢幕,還有許多一般人不熟悉的儀器擺在這里。

    不過仔細看來,這間辦公室裝修得也有一定的格局,有辦公區域和休息區域,休息區有沙發和茶幾,沙發旁還有一個書架。

    向世寧將森琦放到了沙發上,將她安頓好之後,他垂下手臂松了口氣,他一面按摩著自己的手臂,一面在沙發前席地而坐,好了,大功告成,接著就等著森琦醒過來,然後自己再將她氣得儀態盡失。

    他看了眼時間,接著又側過身去看森琦,端詳了一會她的睡容之後,他忍不住湊進了一些,然後又湊近了一些……

    ……

    「寧哥,我……呃……」一個年輕男人從電梯里走下來,話剛說到一半就停了。

    正緊摟著的兩人彷佛被兜頭澆了盆冷水,都清醒了過來,向世寧下意識地將森琦嚴絲合縫地摟到懷里,又抓起沙發下面的西裝外套裹住她,接著幾乎抓狂地對著電梯前的男人咆哮︰「滾出去!」

    「呃,我……」年輕男人愣住了。

    向世寧忍無可忍地又拿起茶幾上的一個杯子扔過去,「還看,快滾!」

    年輕男人這才回神,迅速躲開飛來的玻璃杯,杯子飛進電梯撞碎,發出巨響,伴隨著這聲聲響,向世寧感覺到懷中的女人渾身一顫,而這時年輕男人也嚇得打了個激靈,「對、對不起!」說完就頭也不回地鑽進電梯。

    等電梯門重衛uo厴現 螅 蚴濫姑揮寫涌衽 謝厴瘢 橢淞思婦洌 幼琶偷叵瓶 宋髯埃 戳搜芻持械吶 耍 男×騁丫 社澈轂涑閃瞬園祝 齏澆裘潁 坪踉諶棠妥攀裁矗 蚴濫行┌環判牡匚剩骸改忝皇擄桑俊


    森琦看了他一會,然後又刷地閉上了眼楮,向世寧有些不明就里,須臾之後森琦又睜開眼看了看他,這次她的眼底浮出了驚慌,當眼楮再閉上的時候她狠狠地尖叫出聲︰「啊!」她她她做了什麼?他他他又做了什麼?天吶!

    向世寧幾乎要被她的尖叫聲刺穿耳膜,忍不住捂著耳朵翻身跳下沙發。

    向世寧看她驚慌失措、丟了魂的樣子,忍不住擰眉說︰「他已經走了,剛剛我擋得很好,沒有走光。」

    她背對著向世寧做了好幾個深呼吸,又順了順頭發,拉了拉裙擺之後她才低著頭轉過身來,「我、我走了。」說完頭也不敢抬地上前幾步,彎腰去撿掉在地上的包包。

    這時一雙大手出現抓住了她的手腕,森琦倒吸了一口氣,驚慌地抬起眼,正撞上向世寧探究的目光。

    「你怎麼了?」雖然這種事看到是滿尷尬的,但她是不是反應太大了?再說在剛剛那種時候,真的被打擾到的人可是他。

    向世寧一愣,森埼趁機抱著包包跑向電梯。

    向世寧一驚,「你跑什麼,隨身碟不要了?」他拉著拉鏈追了幾步,結果手一抖,拉鏈夾住了肉,向世寧狠狠地抽了口氣,劇痛拴住了他的腳步,他忽然停下步子,臉色變得鐵青。

    森琦也沒理他,悶頭鑽進電梯里,飛速地按了關門鍵。

    當她驚慌失措的小臉在縫隙間消失之後,他忍著痛還在想森琦到底是怎麼了,看樣子像是忽然醒過神來了。

    好吧,就算剛才她可能是半夢半醒,但醒神之後的反應也不該是這樣啊,尖叫之後給自己一個耳光不是更合理嗎?這樣驚慌失措地逃跑是怎麼一回事?好像是被嚇到了。

    可是嚇唬她、捉弄她,不才是自己的目的嗎?向世寧若有所思地看著電梯門,心頭的感覺怪怪的,他真的就那麼喜歡激怒森琦嗎?讓她抓狂真的是自己的目的?向世寧有些糊涂了,他確實喜歡欺負森琦沒錯,不過驅使他這麼做的動力已經不單單是報復那麼簡單了,他想要抱她、想要吻她,森琦令他著迷,也令他瘋狂。

    不過現在他還有另外一件事要做,向世寧忍著疼痛搭乘電梯來到樓上,剛剛走出VISA就瞥見遠遠地躲在對街的男人,那就是剛剛打擾他好事的男人。

    向世寧伸出手指了指他,眼中迸出了殺氣,「廖淳,你最好一輩子都躲在夏承斌那里,否則我一定會把你大卸八塊!」

    廖淳在對面大喊︰「對不起嘛!」

    他是夏承斌的助手,也是狼王府的一員,有頭腦、有能力、有膽色,偏偏就是嘴上缺了把門的,是個話多的,經過今天的事,他發現自己還缺點運氣,什麼時候闖進去不好,偏偏選在那時候,廖淳懊悔不已,真想拔腿就跑,可怎奈還有任務在身,「是大哥讓我來找你拿地址的,我真的不知道你……你還有客人。」

    向世寧從齒縫里擠出一個字,「滾!」

    「可是大哥他……」拿不到地址他怎麼能去交差,可一看到向世寧殺人般的目光,廖淳又識趣地後退了幾步,「我我走、我走,地址我讓封景哥來拿,寧哥,對不起,我走了。」說完就一溜煙跑得沒影了。

    向世寧瞪著廖淳消失的方向,狠狠地吐出口氣來,好不容易和森琦有了點進展,結果卻被廖淳破壞了,向世寧的心口憋著一口氣,不行,他一定要抽時間去找森琦把今天沒做完的事情做完。

    至于廖淳,之後真的有很長一段時間內再沒有出現在向世寧的面前,倒是夏承斌的另一個助手封景在第二天又來了一趟,拿走了那個夏承斌想要得到的地址。

    向世寧的算盤打得很好,但現實上卻是計劃趕不上變化,他本打算抽時間找森琦把沒有做完的事情做完的,可沒想到沒過幾天就因為急事必須要出差一趟。

    看來短期內他沒辦法再去纏著森琦,至于那個隨身碟,向世寧記得她說有個重要會議要用,為了不耽誤她的事,向世寧只好忍痛放棄了這個把柄,按照自己所說的謊言那樣,在出發之前讓助理把隨身碟送過去給森琦。

    隨身碟送來時,森琦正在辦公室里面發呆,最近她的狀態很糟糕,成天精神恍惚,她總是會想起那天在向世寧辦公室發生的事,那不是夢,自己所有的反應都是真實的。

    就算前半段她可以找借口說是自己頭腦不清晰,可後面呢?當向世寧輕喚她的名字,一面吻著她一面說這不是個夢的時候,她明明清醒了,可自己還是沒有抗拒,任由他貼著她的唇低喘、任由他拉著自己的手去摸他的……一想到這,森琦的臉又紅了起來。

    她怎麼那麼沒出息,她的理智呢?她的矜持呢?她的驕傲呢?一開始就知道向世寧這個男人有毒,明知道不該被他吸引,不該被他誘惑,可自己卻還是失去了理智,森琦懊惱地捂著臉,發出悶悶的沉吟,這下好了,隨身碟沒拿到,還差點把自己交了出去,現在她絕對是死也不要見向世寧了,那隨身碟……看來過幾天的會議一定會被她搞砸了。

    這時她辦公室的門被敲響了,森琦放下捂著臉手應聲,推門而入的是公司的櫃台小姐雪晴,「森主管。」

    森琦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表情,「雪晴,怎麼了?」

    雪晴笑盈盈地走上前,然後把一樣東西放到了她的辦公桌上,「剛剛有個人來公司,讓我把這個東西交給你。」

    森琦低頭看了眼,兩眼一亮,是隨身碟,不過喜色瞬間被警惕所代替,她抬眼,「他人呢?」

    雪晴道︰「已經走了。」

    走了?怎麼會走了,他不趁機來找自己的麻煩嗎?森琦又問︰「他有沒有說他是誰?」

    雪晴回道︰「他說他是向先生的助理。」

    森琦了然地點了點頭,怪不得沒來找麻煩,不過他還真的讓助理來了,她把隨身碟拿起來,對著雪晴笑了笑,「好,謝謝你。」

    等到雪晴走了之後她才將笑臉沉了下來,捏著隨身碟開始思考向世寧的葫蘆里賣的什麼藥,他怎麼那麼好心地把隨身碟還回來了?以他的性格,不應該藉此機會好好地刁難自己才對嗎?

    森埼捏著隨身碟想了一會,綜合了一下他一直以來對自己的所作所為,她覺得向世寧多半是上回佔了大便宜之後覺得膩了,不想再纏著她了,所以才會乖乖地把隨身碟送了回來,這表示什麼?是不是表示他不會再出現了?森琦把隨身碟放到桌上,托著下巴松了口氣,不過……

    森琦低下頭看了看自己的身體,她有這麼差嗎?會讓他經過那一次就對自己失去了興趣?雖然年紀不小,但森琦一直對自己的外貌很有信心的。

    不過她想這些做什麼,那個家伙永遠都不要出現才好呢,揮去亂七八糟的想法之後,她將隨身碟插進電腦檢查資料,打起精神開始專心工作,直到午飯時間才離開辦公室。

    她本打算去茶水間喝杯咖啡,可在她進去之前卻從里面的討論聲中听了自己的名字,于是情不自禁地停下了步子,並沒有立刻進去。

    「真的嗎?你確定是賓利?」

    「當然啦,我親眼看到的呢,那個男人開著一輛賓利車來接主管。」

    「喔,富二代嗎?」

    「看樣子不像,那個男人起碼也有二十八九了吧。」陸然說著說著就露出花痴狀,「又英俊又成熟,多半是黃金單身漢呢。」

    英俊、成熟?森琦簡直要去捶牆了,他分明就是一個流氓!

    「你瞧瞧人家森主管,都二十八歲了還有那麼大的魅力,人長得美就是好。」

    「是哦,我一直把琦琦姐當成偶像。」

    「但是話說回來,再美也已經快三十了,怎麼還這麼挑剔?女人老得那麼快,現在挑挑揀揀的,以後就只能要人家挑剩下的了。」

    「喂,不要那麼說琦琦姐啦!」

    听著陸然為自己抱不平,森琦卻下意識地摸了摸臉,她很挑剔嗎?

    其實她一點也不挑,森埼知道自己二十八歲了,到了適婚的年齡,所以對家里安排的相親一向來者不拒,因為她也想要盡快結婚,能夠擁有一個完整的家,因為爸媽的早逝,所以她渴望有一個家,渴望有一段像爸媽那樣幸福的婚姻,所以說其實她還是滿恨嫁的,只是遇不到好男人。

    森琦沒有走進茶水間,默默地又回到辦公室,將電腦上的隨身碟拔了下來,捏在指間端詳,她想著向世寧的反常,又想著剛剛听來的對話,忽然變得有些焦躁,難道她真的老了嗎?真的沒有魅力了嗎?

    她從包包里翻出了化妝包與化妝鏡,端詳了一下鏡子里的那個女人,歲月對她很寬容,並沒有在她的臉上留下什麼痕跡,她的容顏依舊姣好,看起來還不賴啊,為什麼向世寧他會……等等,她為什麼還在糾結這個問題?

    這時她的手機震動了起來,森琦看了眼,是簡訊,上次相親的陳皓發來的,他發簡訊來詢問她是否願意一起吃個晚飯,她很快就輸入了一句話,不好意思,我今晚……

    話還沒打完,森琦就停下了動作,她思考一下之後又將那句話刪除,重新輸入,好,晚上見。

    她應該為自己的生活尋找點樂趣了,要不是太無聊,又怎麼會懷念被向世寧糾纏的日子呢?要不是太缺愛,又怎麼會被向世寧的皮囊所吸引呢?

    她需要調劑一下生活,但向世寧這味調劑佐料太猛了,還是陳皓這種人比較適合,接到了她同意的簡訊之後陳皓又打了電話來,森琦打起精神和他聊了很久。

    就在她和陳皓通話的這段時間里,向世寧連續打了好幾通電話給她都是忙線,怎麼打不通呢?向世寧只是想要打電話問問她有沒有收到隨身碟,他擰眉看著手里的手機,想要再打一通。

    這時一旁的助理忍不住提醒道︰「老板,飛機快要起飛了。」

    向世寧抬頭,看了眼已經朝他走來,打算提醒他關機的空姐,接著輕嘆了口氣,將手機關了機,隨手塞回到口袋里,算了,本來這通電話就是沒必要打的,她肯定不會關心自己是不是出差了,如果一定要有些情緒,那也應該是慶幸吧。

    他將頭倚靠在位置上,從助理那拿過眼罩帶上,開始睡覺。

    十幾分鐘之後,森琦也掛斷了電話,她這時才注意到有向世寧的未接來電,如果她打算和陳皓好好試一試的話,那麼她就該徹底和向世寧斷絕關系,她想了想,將向世寧的號碼加入了黑名單。

    幾小時後,她下班了,走出公司大樓大門時,她看到了那個已經等在樓外的男人,還有他身後那輛不起眼的轎車,陳皓對著她揚起了笑容,溫和又羞澀,他和他的車子一樣低調平和沒有稜角,和向世寧的張揚邪魅迥然不同,這才是她想要的,她回以一笑,朝他走了過去。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