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季雨涼 > 枕邊妒夫 > 第八章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枕邊妒夫 第八章

作者︰季雨涼

    家宴將散,老宅門口聚了一些準備離開的人。

    宿盛允和宿盛陽堂兄弟倆在門里與幾位長輩說話,而喬安妮則是拉著向珍珍在門外說悄悄話。

    喬安妮往門里看了一眼,只見官彤在和三叔母說話,她撇撇嘴,扭臉過來埋怨地看著向珍珍,「珍姐,剛剛吃飯時你攔我干嘛啦!」

    剛剛晚飯時官彤是和他們坐在一桌的,她是那樣的美麗大方、談笑風生,和大家都相處得很好,連嚴肅的宿爺爺都不禁和她多聊了幾句,只有喬安妮一直陰陽怪氣的,對官彤不冷不熱,雖然大家覺得很奇怪,但礙于喬安妮是孕婦又不好說什麼,向珍珍覺得有些不合適,還忍不住悄悄地拽了拽喬安妮的衣袖。

    喬安妮一想到這個就生氣,「珍姐,你怎麼那麼老實?就算不說什麼,好歹也要表現得和大哥親昵些,彰顯下正室的身分嘛,怎麼能總是悶頭不說話呢?我怎麼給你使眼色都看不到,然後還……哼。」喬安妮後面的話因為款款走來的官彤而變成了一句冷哼。

    官彤對她禮貌一笑,但喬安妮卻沒作理會,轉身離開了。

    官彤不以為意,轉而看向向珍珍,「珍珍,今天多謝你的款待。」

    向珍珍生怕官彤看出不對,連忙擺擺手表示沒關系,然後笑道︰「不用客氣,這麼晚了,官小姐要怎麼回去?!」

    要不要讓允哥送你回去?後半句話在舌尖滾了一圈,最終還是被向珍珍吞回去了。

    官彤甩了甩手中的車鑰匙,「我開車來的。」

    向珍珍悄悄地松了口氣,然後暗罵自己好小氣……

    官彤沒發覺她的小心思,繼續說︰「怎麼還叫我官小姐呢?叫我小彤就好。」

    向珍珍笑著點了點頭,剛想說些什麼就感覺到一個人走到了自己身邊,她偏頭看了看,是宿盛允,他看也沒看自己,對官彤說︰「這麼晚了,我們送你一程嗎?車子放在這里,我叫人明天來取。」

    「不用啦。」官彤眨眼一笑,「你們夫妻倆一起,我怎麼好做電燈泡?我自己回去就可以。」

    宿盛允也沒再多讓,「那好,到家打個電話。」

    官彤睨他一眼,「總是拿我當小孩子,我還能丟了嗎?」說完扭向向珍珍,親昵地拉住她的手,小聲嘀咕︰「有這樣婆媽的丈夫是不是很累?」見向珍珍沒作反應,她俏皮地笑了笑,繼而松手,「那我先走了。」

    向珍珍勉強地露出笑容,「路上小心。」

    官彤點頭,接著便轉身走向自己的車子。

    宿盛允這才轉身看了眼向珍珍,「我們也走吧。」

    向珍珍哦了一聲,又說︰「我去和安妮說一下……」

    宿盛允眉頭一擰,「有必要向她報告嗎?」說完一拉她的手腕,「回家。」

    向珍珍沒再反抗,乖乖地被宿盛允拉走又塞進車子里,關上車門後,她看著窗外幽幽地嘆了一口氣,剛剛盛允是在關心官彤吧?還要官彤到家後打個電話報平安,而官彤也和他相處得十分輕松自然,根本和他們夫妻的相處模式不一樣,向珍珍的心空落落的,無數個亂七八糟的想法又從腦海深處竄出來。

    有這樣婆媽的丈夫是不是很累?向珍珍苦笑了一下,官彤應該問,有這樣不愛自己的丈夫是不是很累;有這樣一個被自己深愛著,卻不給任何反應的丈夫是不是很累;有這樣優秀到自己似乎不配站到他身邊的丈夫是不是很累,向珍珍輕輕地嘆了口氣,是啊,她好累……

    在等紅燈的時候,宿盛允抽空看了她一眼,「喂。」

    向珍珍陷在自己混亂的思考中,並沒有听到他說話。

    宿盛允擰眉,猛地一按喇叭,「叭!」

    向珍珍被嚇了一跳,茫然地抬眼,只見前面那輛車子瞬間就開走了,「出了什麼事?前面那輛車……」

    宿盛允不太高興地打斷她,「在想什麼?」

    向珍珍立刻說︰「沒想什麼啊,只是在發呆而已。」

    宿盛允明顯不相信她,「你怪怪的。」

    向珍珍別開臉,「哪有……」

    宿盛允雖然感覺出她很奇怪,但卻想不出為什麼,「是不是因為喬安妮?」

    因為喬安妮?關人家什麼事啦,是因為官彤好嗎!向珍珍腹誹了一下,接著思索該怎麼回答他的問題。

    但宿盛允卻將她的沉默當成是默認,「我就知道,你以後少和她在一起,會被教壞。」怪不得他總覺得向珍珍最近不正常。

    為什麼安妮會教壞她?向珍珍有些不解,「安妮人很好的。」

    都敢頂嘴了?果然不該和喬安妮在一起!他的這個堂弟媳和堂弟一樣讓人頭疼,因為想到今天下午宿盛陽的忠告,宿盛允黑著臉丟給她兩個字,「听話。」

    言簡意賅的兩個字成功地讓向珍珍抿住嘴不再說些什麼了,三年的婚姻生活所教給她的恐怕也只有听話了,這時她感覺到口袋里的手機一震,于是沉默著掏出手機來瞧了一眼,

    是簡訊,安妮發來的,簡訊的內容很簡單,只有,句話外加三個驚嘆號,珍姐,加油哦——「誰發來的簡訊?」

    「廣、廣告。」向珍珍立刻捂住手機,干笑,「問我缺不缺房子。」

    宿盛允沒說話,忽然將車子停了下來。

    突如其來的剎車令向珍珍的身子猛地向前一傾,車子停穩之後,她一臉慌張地攥緊了安全帶,是不是他看出自己說謊了,唔,為什麼忽然停車,生氣了嗎?向珍珍屏住呼吸,甚至不敢去看宿盛允的側臉。

    宿盛允沉聲道︰「下車。」

    向珍珍咬唇,手心都出了冷汗,為什麼這麼生氣啊?

    已經解下安全帶的宿盛允奇怪地看她一眼,「又怎麼了?」

    向珍珍小心地貓他,卻沒在他臉上瞧出憤怒的情緒,咦,沒生氣嗎?那為什麼忽然停車了?疑惑代替驚慌浮上眼眸,她轉頭朝車窗外看了看,二十四小時便利商店的招牌出現在眼前,向珍珍恍然大悟,啊,原來是要去便利商店啊,她放心下來,松了口氣之後轉而看向宿盛允,卻發現對方已經開門下車了,她連忙解下安全帶,開門下車追了過去。

    宿盛允頭也沒回,伸手按了下遙控器將車門鎖上。

    向珍珍小心地貼到他身邊,兩人的手臂蹭了一下,然後宿盛允自然地握住了她的小手,向珍珍一驚,然後呆呆地看向兩人交握的雙手,接著目光緩緩上移看向身邊挺拔男人的側影,接著有一絲絲的甜蜜泛上心頭,他的大手這樣暖,令她所有的猜忌都消失在一瞬,向珍珍忍不住將另一只手臂纏上去,抱住了宿盛允的手臂。

    對方因她的動作微有一驚,「怎麼了?」

    向珍珍仰視他,「沒事,這樣可以嗎?」

    宿盛允別過頭去看著身側的貨架,含含糊糊地說︰「嗯。」

    這個女人果然就是奇奇怪怪的,真是的,總做出這些讓人搞不懂的舉動,宿盛允在心里叨啥了半天,但唇角還是忍不住勾出了一抹弧度,他忍住笑,隨手丟了幾樣東西在購物籃里,接著直接拉著向珍珍目的性極強地往一處走去。

    向珍珍的手一緊。

    察覺到身旁女人的異樣,宿盛允看她一眼,擰眉,「不喜歡?」

    向珍珍說︰「沒、沒有……」

    、

    「二十八歲的人了,還那麼容易害羞。」宿盛允忍著笑,結婚那麼久了,卻還像個小女孩一樣。

    向珍珍並沒有被他的好心情所感染,是啊,她都二十八歲了,再過幾年,或許想要寶寶都不是那麼容易懷孕了,她低落地垂下頭,看著兩個人交握的雙手,低落的情緒又化作了一絲希冀,其實宿盛允是在意她的吧?在三年之前,向珍珍可以有這樣良好的自我感覺,但現在她卻不敢確定了。

    因為那時她認為宿盛允還是當初的那個年輕人,他冷峻、少言,但卻十分善良,只是太嘴硬、太不擅于表達自己的感情。

    可結婚三年,向珍珍逐漸發現宿盛允已經不是當初的他了,他完全成長為一個成熟男人,堅毅冷硬如盤石,向珍珍試圖靠近他,可每次都只能觸踫到他的外殼,她覺得挫敗而不安,可向珍珍還是想給他一個機會,也給自己一個機會,在糾結了一路之後,向珍珍終于下定了決心再試一次。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