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桔子 > 薔薇魔男的誘脅 > 第五章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薔薇魔男的誘脅 第五章

作者︰桔子

    【第五章】

    收拾好店內的雜物,清潔打掃完畢後,賈沁歆揉揉有些酸疼的腰背,然後關掉咖啡廳的燈,沿著樓梯拾階而上。

    不知為什麼,今天她覺得特別疲累。

    她掏出鑰匙,正要摸上門把,不知從哪伸出的大手,從她身後緊緊抱住她。「如意,你還在我的生氣嗎?」

    早已有被突襲的準備,萬如意冷冷斥責,「放開!」她現在的心情差到極點,一點都不想跟他說話。

    他就知道,如意又再生他的氣了。

    「不要!不要用這種冷漠疏離的態度把我推得遠遠的。」賈沁歆抱緊她,就怕她連理都不肯理他。

    「你寧願相信那些子虛烏有的報導,也不願相信我嗎?」若要說他不痛心,那是騙人的。

    全世界的人都不信他也無所謂,但他就是不能失去如意的信任。

    「為什麼要跟我解釋?!」她冷眼以待。

    「為什麼我不用解釋?」他提高音調,不敢置信她仍是這般冷漠、毫不在乎的口吻。

    為什麼這雙眼不再因他而生氣?為什麼不再因他而沸騰?為什麼竟是這般無情的冰冷?

    太多太多的為什麼已經快逼瘋他了。

    萬如意用力扳開他的手,一字一句的警告他。

    「賈沁歆,我和你之間到底是什麼關系?我需要在意嗎?我又有什麼立場生氣?」他們之間根本什麼都不是,到底要她說什麼?他還想要怎樣?以此為手段,

    莫非是想刺激她,以求得什麼目的嗎?

    夠了,這麼多年了,他本性之惡劣,她此任何人都還要清楚,他根本不需要這般試探她。

    賈沁歆臉色瞬間變得陰暗,拖過她的手臂,踢開自家大門,又揚手一甩關上大門。

    「如意,你讓我好心寒,我們是什麼關系?這句話你也問得出口?!」將她抵在牆上,賈沁歆心里不是滋味的朝她質問。

    對她而言,他還是什麼都不是嗎?

    對她而言,他的存在依然沒有任何意義嗎?

    「最多不過是多年的同窗之誼罷了。」不經意脫口而出的話語,卻讓萬如意百般後悔她胡謅的關系竟是那麼的諷刺。

    什麼時候她需要用這種借口,來描述他們兩人現在這種四不像的關系?

    「同窗之誼?萬如意,你是故意的嗎?你到底知不知道自己在說什麼?」一拳猛然落在門板上,賈沁歆氣急敗壞,心情瞬間直降冰點。

    「不然還能有什麼?」根本什麼都不是……況且這句話應該由她來問不是嗎?這麼多年來他將她放在哪個位置?

    她也不能理解。

    為何他會踏進那個五光十色的世界里?

    花邊新聞從來不曾斷過,他仍然樂在其中,毫不吝惜在大眾面前展露他的美麗和風情,光鮮亮麗得讓她不敢再向前靠近他。

    「你還想否認?對我們有過的親密也想抗拒承認嗎?不要說你全都忘了!」明知道他的話傷人,賈沁歆仍是被激怒的口不擇言。

    他怎麼能這樣說?

    「賈沁歆!你不要太過分!」萬如意舉起手,泛紅的眼楮像是被狠狠刺痛般酸楚。

    已經快要到極限了,她快要受不了了……

    「打我啊!動手啊!若你在意,就打我、罵我、揍我,至少好過悶不吭聲的樣子!」賈沁歆痛苦不堪的朝她怒吼。

    至少也好過她這樣死氣沉沉不解風情的模樣。

    他已經厭倦了!

    硬是強求她的下場,就注定他得受這樣的折磨嗎?

    「我受夠了!為什麼要這樣傷害我……」萬如意痛苦掩耳,心上最後一道冷靜防線幾乎快要崩潰。

    他的話怎能如此傷人?讓她覺得那顆被纏上的心盲目淪陷是那般的不堪。

    她替自己所失去的一切感到無比悲哀。

    賈沁歆拿開她微顫的小手,「我再說一次,周刊報導都不是真的,請你相信我,只是為了談合作的事情,公司的人也在場……」

    「那不重要,我要回去了。」抽回自己的手,萬如意轉過身往大門而去。

    「為什麼不信?」一記壓抑警告的低沉嗓音,猛然撲向她軟弱的頸項,有種讓人不寒而栗的詭譎氣氛。

    賈沁歆大剌剌堵在門前,阻止她離去的企圖再明白不過。

    「請你讓開。」萬如意悶吼道,她已失去耐性。

    「不要!死都不讓!」若是不讓她好好听進他的解釋,她肯定會好幾天都不搭理他,他不要這樣!

    仍是這般幼稚霸道的男人,從不顧慮她的心情,她到底喜歡上這個男人哪一點?

    萬如意閉上眼,頹然輕笑起來。

    「我該否認什麼呢?還不是乖乖的讓你抱?我該這麼不知好歹嗎?」她的語氣里有著無比輕蔑。

    她早已被他看得那麼不堪,還有什麼可以失去?她全都無所謂了。

    ……

    翌日,晴朗無雲的早晨。

    「裴凱若!你怎會在這里?!」傅紹懷指著她大吼。

    「沒辦法,如意說她下不了床,所以上午請我幫她代班。」裴凱若臉色也不比他好看到哪去。

    「等等,」傅紹懷不信任的看著她,「你煮的咖啡能喝嗎?」

    他記得她有一手調酒的好功夫,可是從沒听過她會煮咖啡。

    「請大家將就一下羅!」裴凱若聳聳肩,一副「我有什麼辦法」的無奈表情。

    傅紹懷忍無可忍,「可惡!那個死模特兒……」若是害他今天少賺了一塊錢,他肯定直接上門跟他要去!

    「親愛的房東先生,你可以想個辦法嗎?如意哭了,我快看不下去了!話說回來,這個時候至少也出現個第三者,好拯救陷入水深火熱的如意才是呀!」裴凱若氣憤道。

    今早話筒那端傳來隱約哽咽沙啞的聲音,她連懷疑都不用懷疑,就知道一定又是那個空有臉皮的死家伙所干的好事。

    「寫故事的人都很不切實際,現實生活中哪能期待有人會憑空出現?又不是每天都有掉下來的禮物那麼好康,還不如由自己制造機會比較快!」

    「好像有道理……」真沒想到惡房東也能說出有點建樹的話來。

    「所以,你不會直接去拜托住在頂樓那個很閑的家伙,找他來刺激一下那個模特兒,這樣不就好了?」

    「那家伙晝伏夜出,比你想象中還要沒空!還有,我跟他一點關系都沒有!」一听到那個人,向來好相處的裴凱若馬上臉色大變。

    「看來你的友誼也不過這麼一點而已。」傅紹懷冷哼。

    「可惡,你不要激我……」裴凱若內心頗為掙扎。

    「瞿況,你有沒有口袋人選?」賈棠心用可憐兮兮口吻問道。再這樣下去,如意姐真的會被她大哥給整死的。

    「好吧。」向來不愛湊熱鬧的瞿況,也不得不向她屈服。

    傅紹懷懷疑的問,「你真有人選?」這位大作家不是很自閉鮮少出門嗎?能有什麼好人選?

    瞿況只是輕松一笑,利落按下手機號碼,劈頭就道︰「連恩,我卡稿了!快過來送死吧!」然後連听都沒听對方哀號,直接掛了電話。

    「這招夠狠!」出賣自己人,真是高招呀!

    一群人莫不紛紛點頭稱道。

    不過還是別跟這種人做朋友,要不然哪天被賣了還不知道呢!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