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馥梅 > 夜半探香閨 > 第十章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夜半探香閨 第十章

作者︰馥梅

    循親王府的車隊進了逍遙親王府後,由于男客不適合進二門,因此凌綺荷換坐上逍遙親王府的軟轎後,便與父兄分開。

    大總管將凌綺荷交與內院管事嬤嬤後,開口解釋道︰「原本府里因為沒有女眷,所以二門一直形同虛設,不過眼下內院住了三位女客,就不方便讓王爺和世子、將軍進入了,還請王爺見諒。」

    「這是應當,大總管不用客氣。」循親王點頭,男客本就不該進二門,更何況他知道那三位女客是逍遙親王的師叔和師妹,是請來幫寶貝女兒的。

    大總管親自領著循親王前往住處,至于凌家兩兄弟,在凌綺荷進二門之後,便趕回軍營了。

    凌綺荷坐著軟轎,沿途听著管事嬤嬤介紹所經過的庭園樓閣水榭,終于來到了一處從外觀上看起來就很大氣豪華的庭園。

    看著院門上方石匾浮雕著「荷園」兩個字,凌綺荷說不出心里是什麼滋味。

    「這荷園二字,是王爺親手書寫命人雕刻的。」內院管事許嬤嬤順著凌綺荷的目光,見她看著那兩字,便出聲解說。

    「荷園是最近幾日趕工修整完成的,所有的家具也都換新,王爺希望郡主能住舒適愉悅。」

    許嬤嬤看著凌綺荷沉默不語的樣子,心蟣uo楓罰 磺逭庹鴉 ヅ韉男乃肌


    瞧自家主子為這位如此大費周章,顯然是上了心的,雖然對昭華郡主曾經差點成為主子的佷媳、後來又退過親覺得心里有點介意,但是只要自家主子瞧上了眼,他們這些府里的老人也都樂見其成。

    只是這昭華郡主似乎很冷淡啊!

    這一路上她不知說了多少主子的好話,也不見這位有多一點的表示,莫不是他家王爺一廂情願,自作多情了。

    想想也是,昭華郡主與恆郡王是從小一起長大,對恆郡王的深情是大家都知道的,十幾年的感情怎麼可能一下子就放開。

    雖然他們都覺得自家王爺看哪哪都好,比起那恆郡王強了不知道多少倍,但誰叫昭華郡主眼光差,珍珠魚目分不清。

    哎!這可怎麼辦呢?

    「郡主一路勞頓,奴婢就不再叨擾郡主,有什麼需要或缺失的,就派個奴才通知奴婢一聲。」許嬤嬤怕說太多反而造成反效果,于是決定暫時撤退。

    「嗯,勞煩許嬤嬤,翠玉,送許嬤嬤。」凌綺荷語調輕緩的說。

    「是。」翠玉一福,轉向許嬤嬤。「嬤嬤請。」

    「奴婢告退。」許嬤嬤退下。

    翠玉送許嬤嬤出門後,塞了一個荷包到許嬤嬤手里。

    「這些日子就麻煩許嬤嬤多費心了,我們家郡主身子還沒完全痊愈,所以吃食方面比較注意,我們柳嬤嬤是專門負責郡主吃食的,稍晚就要麻煩許嬤嬤領她到廚房去了。」

    許嬤嬤也沒推辭,收下了荷包,暗暗一捏,又輕又薄,她沒有失望,反而暗暗欣喜,這是銀票呢。

    「這是應當的,不過荷園里就設有小廚房,王爺交代,郡主一切吃食都在小廚房準備,需要什麼食材只需要開張單子派荷園的奴才送到大廚房,自會有人送來。」

    「這就太好了,多謝許嬤嬤了。」

    「哪里。沒事的話,我就下去忙了。」

    「許嬤嬤慢走。」翠玉送走許嬤嬤,轉身回到屋里。

    「郡主,太好了,這兒也有小廚房呢!」

    荷園的吃食一應由小廚房準備,不用經過大廚房呢,這下柳嬤嬤放心了吧。

    「這就好,奴婢正擔心呢!大廚房距離遠,咱郡主需要少食多餐,跑大廚房總是不方便。」

    柳嬤嬤安下心,微笑說著。

    「是逍遙親王想得周到,許嬤嬤說這些都是逍遙親王吩咐的。」翠玉笑道。

    凌綺荷靜靜的听著她們的談話,腦海里一直回放著一路上許嬤嬤說的話,心情有些復雜,他是認真的嗎?還是別有所圖?

    「郡主,您是不是不舒服?要不要請大夫?」守在凌綺荷身邊的琉璃見她一直沉默著,蹲下身子擔心的問。

    凌綺荷抬起頭來,見眾人聞言全都停止談話,關心的望著她,眼底的擔憂表露無遺。

    「我沒事,只是有一點點累而已。」她斜靠在床上,對她們微笑。「你們先去把行李都安置妥當,熟悉一下環境,我自個兒歇一下就行了,告訴另外三人,在這兒切記謹言慎行,若無必要,最好不要出荷園。」

    「是。」琉璃扶著她躺下,蓋好被子,放下床帳,幾人才悄聲退出臥房。

    凌綺荷靜靜的躺在床上,她確實是累了,所以閉上眼楮沒一會兒,便沉沉的睡去。

    再次清醒的瞬間,便敏感的感覺到身旁有人。

    本以為是翠玉或琉璃不放心所以進來守著,誰知一張開眼,尚未清晰的模糊視線看見了一道高大的身影,心髒猛地劇烈一跳,臉色微微發白,她是真的被嚇到了。

    身體反射性的往後一縮拉開距離,而這時也才看清原來是軒轅臻宸。

    同時,軒轅臻宸也發現他嚇到她了,連忙出聲安撫,「別怕,是我。」

    凌綺荷閉上眼深吸了幾口氣,才狠狠的瞪他一眼,慢慢的坐起身。

    軒轅臻宸摸摸鼻子,有些愧疚,伸手扶她坐起,在她身後墊上了軟墊。

    「我不知道會嚇到你,我以為你應該已經習慣了我的神出鬼沒。」軒轅臻宸輕笑。

    「你可真是大言不慚!」凌綺荷對于他的無賴已經無力反駁了。「你剛回來?」

    「嗯,剛從宮里回來。」軒轅臻宸笑望著她,就這樣細雨潤無聲的一點一滴讓她習慣了他的存在,最後總會手到擒來的。

    「你見過我師叔了嗎?」

    「尚未。」

    「晚一點我會請師叔過來看看你的情況,才好確定要怎麼做。」

    「好,麻煩你們了。」

    「不麻煩,能幫得上你,讓你少受些苦,我很歡喜。」所以他付出一個承諾的代價請師叔出手相助,要知道他逍遙親王的承諾不是那麼容易得到的。

    他在擾亂她的心,用這種蠶食的方法,一點一點的,掠奪。

    她察覺了,卻避無可避,可是……

    不行!他姓軒轅,他是皇家的人,他是那個軒轅煜恆的叔叔,退了佷子的親又和叔叔勾搭上,這名聲不好啊!

    退一步說,就算她不在乎自己的名聲,卻不能不在乎循親王府的名聲。

    「謝謝你,雖然我爹說你只是在幫自家晚輩收拾爛攤子,但是不管怎樣我還是謝謝你。」凌綺荷平靜的迎向他微沉的眸。

    「呵呵!」軒轅臻宸低低輕笑,充滿興味的望著她。

    「看什麼?」被看得久了,凌綺荷漸漸覺得不自在。

    「爛攤子。」軒轅臻宸聳聳肩。「我倒是第一次見到有人形容自己是爛攤子的。」

    凌綺荷一噎,卻又不知道該怎麼反駁,干脆閉上嘴,不說話了。

    「昭華郡主,你不用急著撇清關系,我不會逼你馬上以身相許的。」他笑道,知道此時不該繼續糾纏這個話題,于是轉移。「對了,方才循親王進宮去了。」

    「我爹進宮去了?」凌綺荷皺眉。「皇上不是準了我爹十天假嗎?這才第一天,怎麼又宣我爹進宮了?」

    「不用擔心,只是一點小事,不過還是需要循親王親自去處理,大概幾天就能回來。」軒轅臻宸拍拍她的手,循親王有張良計,他有他的過牆梯,他怎麼會讓循親王留在府里阻礙他和綺荷培養感呢?

    這種時候,皇上佷子就挺好用的。

    「真的?」凌綺荷不放心。

    「當然。」軒轅臻宸笑得很真誠。

    「為什麼我覺得你的笑不懷好意?」凌綺荷皺了皺眉。

    軒轅臻宸臉上的笑一收,嘖!感覺真是敏銳,不愧是他看上的人。

    「是嗎?你一定是看錯了。」他拍拍她的頭,一副你錯了可是我不會見怪的模樣,惹得凌綺荷忍不住瞪他一眼,他才笑道︰「如何?這里還滿意嗎?」

    「放心,本郡主並不挑剔。」凌綺荷笑說。

    「呵呵!真是萬幸。」這個小調皮,一句話都不肯讓步。「我住在隔壁的竹園,有事叫一聲,隨傳隨到。」不傳也到。

    「你也住在內院?」凌綺荷訝異,她以為內院住的都是女眷,像循親王府就是這樣,爹爹與兩位兄長的院落都在外院,以前娘親在的時候,爹爹才會回到內院過來。

    「竹園是屬于外院。」所以他才會大興土木,重新修整這處離他的竹園僅有一牆之隔的主園,把它改為荷園,劃入內院的範圍,還在隔牆上開了相通的門,出入也不會引起他人注意。

    「對了,兩院之間的院牆我開了一個門,你無聊的時候也可以來找我串門。」

    不用解釋得太清楚,凌綺荷稍作思考,再佐以沿途許嬤嬤的介紹,大概就知道這人的「用心良苦」了。

    「我以為你根本不需要門這種‘裝飾品’。」凌綺荷嘲諷。

    「的確,可是你需要啊!」他實得無賴。

    「我才不會去找你串門!」她又不是傻的,還自投羅網,自己送上門!

    「沒關系,我來找你也行。」

    「軒轅臻宸,你真討厭!」這個無賴。

    「你倒是很可愛。」

    最後,軒轅臻宸是被凌綺荷趕出門去的。

    「真是的!總有一天會被他氣死噎死各種死。」凌綺荷喃喃的抱怨,卻沒發現自己的嘴角一直是上揚的。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