蜂鳥小說網
簡體版
登入注冊
夜間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相公有事嗎 番外

作者︰佟芯

那一瞬間,他抱住她,保護她的那一刻,他和她一起被那輛大卡車撞上。而在千萬分之一秒間,他向上薟祈求,不要讓她死。

徐恩緩緩睜開眼,感到身體極痛,但他確實在呼吸,他無法想象自己竟大難不死,他以為這是醫院,他該看到一片白茫茫的天花板和醫療設備,但,眼前竟擺著古裝戲里才有的家具。

這是哪里?他心里響起這句話。

這時,門開了,有個小廝打扮的下人進來,看到他醒了,興奮大喊道︰「少爺,你終于醒了,太好了!」

少爺?這怎麼回事?那個穿古裝戲服的人到底在說什麼?

「這是什麼地方?你又是誰?」徐恩納悶的直問,一出聲便被那比平常略低的嗓音給嚇了一跳,這不像是他的聲音。

「少爺,這是你的房間呀,奴才是小四,你怎麼會……」小廝一臉打擊的往後退,接著又匆匆跑了出去。

徐恩卻覺得深受打擊的人是他,他莫名其妙來到這個不知名的地方,還遇上了一個叫他少爺、自稱奴才的人,他真的像在演古裝戲了。

就在他撐坐起身,打算下床看看這是什麼地方時,毫無預警的,一個穿著綠色古裝服的少女跑進房里,年約十四、五歲,一臉稚氣甜美,神情歡喜的道︰「徹哥,小四說你醒了!」

徹哥?他並沒有妹妹。

徐恩依舊一臉困惑。

接著一個留著小胡子的中年男人跑進來,也是一臉欣喜。「少爺,太好了,你終于醒了!」

徐恩防備的看著這兩個古人,問道︰「你們是誰?為什麼要叫我少爺?為什麼我會在這里?你們為什麼穿成這樣?這里又是什麼地方?」

少女和中年男人面面相覷。

少女咬著手指道︰「徹哥,小四說你不記得他了,你也不記得我嗎?」

中年男人也憂心不已,「少爺,你是不是傷得太重,一時忘了我們……有听過這種說法的,大難不死的人,有時會忘了,些事。」

是說他失去記憶?他們硬是要把他當成他們的少爺就是了?

徐恩煩躁的想離開房間,他還不知道涵涵怎麼了,他得確認她的傷勢,確認她是否平安,然而當他一掀開被子,便忍不住倒抽了口氣,他看到自己竟然也穿著古裝,還留有一頭長發,上衣敞開,腹部用白布包裹著,還散發著濃郁的藥草味,太不對勁了……他怎麼會變成這樣?

徐恩心里有股強烈的不安,他得看看自己的臉,他馬上沖下床,卻因為拉扯到傷口而引起一陣劇痛,可是他此時無暇多管。

「哥,你還不能下床呀!」

「是啊,少爺,你要好好休養……」

少女和中年男子驚呼勸道,徐恩卻置若罔聞,當他從銅鏡中看到自己的左臉有一條抹了藥、約五公分的傷口時,腦里轟隆一響。

那不是他的臉,這個人是誰?他怎麼會變成這個人?

徐恩覺得這一切實在太荒謬了,他肯定是在作夢,絕對不是真的。

他沖出房間,任由少女和中年男子在背後追喊,也有其他人追了上來,他仍腳步不停地往前跑,一路上他看到的全是古代的建築,直到沖出紅色的大門,他才真正感到惶恐,因為他完全沒有看到一棟現代的建築物,這不是片場,他也沒看到一個現代人,該有的導演、場記,這是……徐恩腹間裹住的白布都被不斷冒出的鮮血染紅了,體力不支加上情緒太過激動,他向後一倒,又昏了過去。

這段期間他睡睡醒醒,每次醒來依然看到自己仍在這個地方,仍被喚作少爺,他才不得不相信,這不是一場夢,他是借尸還魂了。

他在這里,那涵涵呢?他的妻子在哪里?

徐恩可怕的意識到這個世界沒有她,她是生是死他都不知道,只曉得被卡車沖撞到的力道很重,他才身亡,恐怕她的情況也不樂觀。

他突然覺得好崩潰,若是他死了也就罷了,可是他卻活得好好的,要他怎麼接受沒有妻子的世界。

一天、二天、三天……半個月過去了,他喪失斗志,過得渾渾噩噩,直到他終于接受他回不去的事實,他成為了玄徹,他必須扮演玄徹這個角色,不得不振作起來。

徐恩其實並不想再汲汲營營于事業了,都怪他把公司看得太重,蘇侑涵才會想離開他,才會發生車禍,但玄風堂這個大商行不能一日無人領導,下面可是有數以千計仰賴他為生的員工,他不能倒下、不能逃避,他必須扛起玄徹的責任,而他原本就是個商人,做生意對他並不困難,他更將現代的行銷手法融入工作里,擴大營運,讓商行發展得更好。

後來他才知道原身娶過兩任妻子,都因意外而死,外面卻有八卦流言說是被他所殺,才知原來玄徹之前行事太囂張,做生意的手段太卑劣,得罪了同行而招來報復。

那更好了,劉總管總催著他再娶,說他必須有個賢內助替他管理府邸,他這下可以用這個理由來擋,看哪個女人敢嫁他。

他不會再娶的,他摯愛的妻子只有一個,她是生是死,他永遠不會知道,但他心里永遠都有她。

他故意留下臉上那條傷疤,玄徹相貌俊美,但長得好看有何用,他不想用這張臉吸引女人,最好能嚇得女人們都不敢靠近,涵涵不在了,他這張臉添上再多條難看的疤,也沒有任何關系。

失去妻子,他的世界漫無光亮,他只是為了背負玄徹的責任而活,即使活得像行尸走肉也都無所謂。

唯一支撐他的是思念,他總會在入睡前,躲在一個小房間里,偷偷畫著她,畫她笑著的模樣、睡著的模樣,回憶著前世她在他身邊的美好時光。

除此之外,他不知道他活著還有什麼意義?

不管他有多麼後悔、多麼想挽回他和她的感情,想對她許下承諾說他不會再讓她傷心,他會愛她一輩子,但這些他都永遠做不到了。

他只能思念她,用這種方式活著。

時間過得很快,兩年過去了,他依然在這個地方。

他以為他會繼續如空殼般活著,直到那一天——這天,徐恩來到一個叫漢陽縣的地方要談生意。

入住客棧後,因為還有點時間,覺得有點悶,他便帶著一名護衛到大街上散散心,就在這個時候,他看到了一個很不可思議的畫面。

「金剛腳!」

一個年輕女子正在追著一個男人,還用力踹向他的背。

「雷霆萬鈞閃電腳!」

男人臉朝地一倒,她立刻跳上他的背,用力亂踩。

「這招叫索命螳螂剪!」

接著她將男人的手往後反折,扭得男人唉痛尖叫。

徐恩心髒評評跳著,幾乎快要被狂喜的浪潮所淹沒。

蘇侑涵外表清秀甜美,看起來像個溫馴的鄰家女孩,但性子活潑外向,喜歡看動作片,愛打排球,私下的愛好是看摔角,她很可愛,還會自創摔角招式。

金剛腳、雷霆萬鈞閃電腳、索命螳螂剪,都是她自己取的摔角招式,他還記得她向他展現時,臉上那樂不可支的表情。

有可能……是她嗎?

既然他都借尸還魂、起死回生了,有沒有可能……這時,徐恩看到那個女人被對方捉住,眼見就要被揮巴掌了,于是想都沒想,直接拿起系在腰間的玉石,運用內力擲過去。

成為玄徹後,他莫名其妙有了武功,雖然不是武俠片中那種高手,但起碼可以防身。

他扔出的玉石打中了那男人的額頭,他痛得哇哇大叫。

徐恩跨出步伐,朝那女子的方向走去,他得親眼去確認。

這一刻,他鼓起極大的勇氣。

這一刻,他不斷向上蒼祈禱,把他的涵涵還給他。

這一刻,抱著這分期待的他,黑暗的世界微微透出了光亮。

全書完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