蜂鳥小說網
簡體版
登入注冊
首頁 > 言情小說 > 謝璃 > 懷璧 > 第五章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懷璧 第五章

作者︰謝璃

夏洛特不明白,一個微不足道的行政助理請辭,為何還得親自向研發長請辭?她暗自模擬了幾套對應說辭,免得等會兒辭窮。  

她注意過,這間氣派的辦公室進出的人士不是公司相關高層就是中心里的高級研究員,唯一走動的行政職員就是秘書,連清潔員都比她更頻繁造訪這里。  

她拿起筆,依序在各空白欄簽了名,交給理財專員。  

「我把爸爸的東西從保管箱取出來了。」夏于彰遞了一份厚實的資料匣給她,「應該對你的研究有幫助,好好保管。」  

夏洛特欣喜萬分,緊緊將資料揣在懷里,似如獲至寶;夏于彰見了,表情不自覺柔軟了些,轉了話鋒問道︰「在綠光還好吧?有試著說服紀遠志嗎?」一面見外地瞥了眼站在一旁的理財專員,對方識趣地帶著文件退出貴賓室。  

「見了——」她口氣略有退縮,但立即挺直背脊,鼓起勇氣說下去,「大姊,他那個人挺守原則的,脾氣也不小,那個……我現在暫時擔任助理研究員,有空就找別的對象試看看。我最近聯系了兩家外商公司,他們都答應和我談一談,不過我可能得透露一部分研究結果,讓他們先產生興趣——」  

「不可以。」夏于彰粉面一凜,美麗的眼楮怒張,「你不該自作主張。我說過了,綠光的條件最適合我們,合約最容易談下來。紀遠志有原則,那就讓他失去原則。我見多了有原則的男人,他們的原則跟全球氣候變遷一樣,隨時在變化調整,沒有你想象的堅定。你是做研究的人,難道不明白成功是失敗的累積?一次不行,那就下一次;這個方法不行,就換另一個。總有打動他的機會,這麼容易打退堂鼓,爸爸平時是這樣教化你的麼?」  

夏洛特目瞪口呆,第一次見識到夏于彰的疾言厲色,腦筋一時轉不過來。她全然不解,尋找合作對象應是極其單純之事,為何會陷入「非如此不可」的謬境?  

「從前凡事都有爸爸為你張羅一切,現在輪到你獨當一面了,你就不能全力以赴嗎?」  

她不安地移動坐姿,試著面對質疑,「我只是想,也許還有其它辦法,不一定得他……」  

「非他不可!」夏于彰斷然宣示,「這是爸爸的意思。」她瞟了眼手上的鑽表,挽起手袋,不再逗留,蹬著清脆的足音邁步離開。  

夏洛特孤單地坐著,楞怔了許久,依舊想不通其中道理。她缺乏處理人事的豐富經驗,鼓動他人改變意志比起在燒杯里擺弄那些元素溶液要困難好幾倍,起碼那些金屬或非金屬物能乖乖地任她擺放在實驗器血上;而且只要條件控制得宜,產生的反應多半能被預期;而人哪,往往是最不可預期的有機物。  

她抱著文件匣慢慢走出貴賓室,兀自盯著奶白色的地毯直線行走,行經轉角,神思不屬的她走過了頭,一發現走道布置陌生,立刻返身回頭,匆促間和迎面來人發生踫撞,對方體魄魁梧堅實,這一撞力道並不輕,她縴軀大幅偏斜,身姿狼狽。她不敢抬頭,匆匆說聲對不起,一手捂著撞痛的肩膊繼續前行;走不到幾步,肩頭被一股力道強力地扳轉,她不得不仰起面龐,和對方正面相逢,那張掛著鄙夷神情的臉就這麼無預警地出現了。  

「要你不出一點岔好像有點困難,是吧?夏小姐。」紀遠志從鼻孔哼出的氣息直接哼在她臉上;他兩手插在褲袋,領帶松松垂掛,下巴一層青髭,模樣比以前頹廢幾分。  

不知何故,他分明西裝筆挺,卻有那麼點走錯場景的味道;他若再手持生啤酒杯,可以毫不沖突地現身在酒吧里和好友把酒言歡,而不是出現在正經八百的銀行里。  

夏洛特看了眼他身後跟著的兩名男士。根據名牌顯示,較恭敬的那位是銀行襄理,無名牌亦無表情的應是紀遠志的部屬。她舉手示意︰「嗨——」大姊夏于彰的告誡方才新鮮入耳,她卻短瞬間腦海一片空白,失去對話能力。  

無言以對,她下意識旋身就逃,紀遠志訝然,長臂一伸又把她給拽回來,瞋怒道︰「喂!好歹我也算是你老板,不說句話就走像話嗎?」  

「不是……我看您正忙……」紀遠志大手還搭在她肩上,姿態委實不雅,她困窘不已,蒼白的臉逼出紅暈。  

紀遠志眯眼打量了她一回,豁然道︰「好,你先在樓下等,等我忙完了,我們談一談。」  

「談什麼?」她傻住。  

他掉頭不答,一行三人快速走向盡頭的襄理辦公室,獨留她在走道上。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