蜂鳥小說網
簡體版
登入注冊
夜間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狐狸新娘與黑道少主 第十章

作者︰夙雲

清瀧玉羽凝視正在聚精會神地學習品茶的宋薇。

「這是什麼?」矢野問。

「雲南普洱茶。」

「這是什麼?」

「日本清茶。」

矢野小村子感到很滿意,少主夫人的進步程度,令人刮目相看,她相信假以時日,必定會大有所為。

宋薇也學習得津津有味,因為,再次練習品茶時,她都可以忙里偷閑,偷偷喝個痛快。「全世界的茶,不只這些吧!趕坑つ拿一些來讓我品嘗,這樣,我才更能博學。」宋薇命令。

「是!」矢野鞠躬,隨即旋身下令女僕們快去準備。

清瀧玉羽不屑一顧地盯著宋薇,多討厭的媳婦啊!奇怪!怎麼現在還「混」得如魚得水?她讓宋薇吃得很不好,可是,宋薇卻明顯地豐腴起來,一點也沒有如預期中的削瘦下來,怎麼會這樣?

清瀧玉羽每逃詡心懷不軌,她總是想著要如何「整」宋薇。不過,宋薇是道地的小包狸,除了很會裝模作樣,虛張聲勢外,甚至,有時也會大膽地開開婆婆的玩笑。

那時,她很謙卑地走在清瀧玉羽的後面,因為,長幼有序嘛!她跟著清瀧玉羽一起到餐廳用餐。

宋薇垂著首,望著婆婆身穿和服,長長的服尾,拖在地板上,宋薇不動聲色地抬出腳,壓住衣擺,下一秒,清瀧玉羽已被絆倒在地。

那時的場面自然是人人手忙腳亂。

宋薇假裝聲淚俱下地喊道︰「婆婆,你還好嗎,還可以走路嗎?求你一定要平安無事……」

巴清瀧玉羽一起用下午茶時,宋薇總是被要求做媳婦要端茶給婆婆喝。

清瀧玉羽應允了。

結果,宋薇將最好的上等好茶,泡茶水卻被換成了洗腳水,再用她的洗腳水泡茶,然後,再遞給清瀧玉羽喝︰「婆婆,請用茶!」

清瀧玉羽尊貴地喝了一口,沒想到卻不斷地稱贊好喝,宋薇臉上含笑,心中卻是惡毒地笑。

她可以肯定,清瀧玉羽晚上不僅會鬧胃痛,而且,還會拉肚子呢,太棒了,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

此時的宋薇,會覺得玩這些「小把戲」,稍微可以去除生活的苦悶。

日子飛逝,轉眼間,四月已到了,又是日本櫻花盛開的季節,春暖花開,綠意盎然。

宋薇算算時間,哇!好不容易,終于待一個月了。她覺得每天日子都很難挨,若不是有剛澤,她早就待不下了。

今夜,等女僕們離開後,宋薇躺在床上滿心欣喜地等候剛澤。

沒想到,左等右等,卻遲遲未見剛澤的人影,宋薇同顆心突然七上八下,慌亂不已。

怎麼了?剛澤怎麼還沒來?發生了什麼事?這輩子宋薇還不會如此心驚肉跳過。他會不會不意外?看看牆上的鐘,已是凌晨兩點了,宋薇肯定今夜剛澤不會來了。她索性躺在床上,盯著開花板發呆。

一夜無眠,隔天,她期待與剛澤共度早餐時光,無奈餐桌上只有她和清瀧玉羽兩人。

第二天的情況也是相同,第三天也是,宋薇再也按捺不住擔憂的心,她佯裝不在乎地問矢野︰「剛澤去哪了?」

矢野冰冷地照實回答︰「清瀧少主在北海道,據說,那里地方黑道組織火拼,他連夜趕去調解,沒想到,一去就是三天,一點消息也沒有。」

接下來的話,宋薇一個字也沒听進去,她的意識全凝聚成一句話︰「剛澤有生命危險——

夜里,宋薇睜大雙眼,垂淚到天明。

沒有了剛澤,宋薇真的是不想活了。

宋薇在失神的狀態中,不知過了多久。有那麼一剎那,宋薇覺得上帝听見了她的禱告,因為,她听見了玻璃的敲擊聲。她回過眼,立刻見到了仿佛從逃邙降的剛澤。

宋薇差點要興奮得昏倒,她沖過去打開窗戶,在剛澤跳下來的剎間,宋薇緊緊擁住他,淚流不止。

「剛澤,你……你活著,你沒死……我正高興……我不能失去你……」宋薇淚眼朦朧道。

接著她連忙抬頭,從頭至尾地打量剛澤。「你有沒有受傷?黑道弟兄有沒有傷你——」驀地,她驚嚷︰「剛澤,你的手臂……」她看見一大塊白紗布,上面還有明顯的血跡。「你受傷了?」

「只是小傷,別擔心——」剛澤苦中作樂地道。「有個弟兄跟我單挑,他拿刀刺我的手臂,放心吧,身體有傷痕,才是堂堂男子漢!」

原本只想安慰宋薇,誰知宋薇反而哀嚎大哭起來。「你竟把自己的生命當玩笑,不把我當一回事……我愛你啊!我這麼愛你,萬一你……走了,我……怎麼辦?宋薇氣急敗壞的用她的粉拳捶打剛澤。

罷澤用力摟住宋薇。「寶貝,天知道我有多麼想你。」他的雙眼寫滿了對她的渴望與需求。

下一秒,她已被放在床上,剛澤深情地撲在她身上……

之後,剛澤一直與她相擁而眠不肯分開。

「你知道什麼是‘驚人之舉’嗎?」宋薇像小野貓一樣在剛澤身上磨蹭。剛澤搖首。

「剛才你的表現,就是驚人之舉。」宋薇正經道。「老實說,我打六十分,你及格了。」

「才六十分?」剛澤抱怨。「我百分之百的完美演出,才及格而已?沒關系,先讓我休息十分鐘,到時一定要你求饒!」

「等你恢復?太遜了,現在,換我展現驚人之舉——」

一切是那麼地令剛澤感到措手不及,他感覺自己燃燒起來——

她的雙唇生澀地在他大腿內側繞圈,並伸手撫模他的胡須、凌亂的頭發和粗獷的臉,她帶給他銷魂的狂喜。

「薇……」剛澤著,激情實在是太誘人了。他們再次以同樣熱烈的激情共赴狂喜的高峰……

房門的敲擊聲震醒了宋薇。「少主夫人,起床了,別鎖門——」矢野又在門外開始吼叫。「不是告誡過你嗎,不能把門上鎖?你忘了嗎?快開門——」

「剛澤,你睡過頭了,快醒啊!」宋薇拚命地搖醒他,剛澤一股腦地跳下來,連衣服也來不及穿,只能抓著和服跳出窗外。

「等會兒——」他又踅回來。「被單上有血跡,要拿走!」他把床單掀過來,弄成一團提走。

宋薇爬下床。「你的墨鏡呢?」她雙腳一落地,腳跟一踩,玻璃碎聲登時響起。「我的天!你的墨鏡破了!」

「沒關系,我先溜了,晚上再來找你。」剛澤撿起破碎的墨鏡,他戀戀不舍地親吻著宋薇。「快回床上躺好,別被發現了。」

罷澤真的把宋薇搞得很慘。

當女僕為她整衣、打扮時,宋薇一絲不掛地站在落地鏡前面,她差點沒爆笑出來。

她全身都是齒痕、吻痕……她頓時服了這些女僕們竟然有本事裝作視而不見。這功夫真是了得。

她換上一件和服,連忙往餐廳的方向走去,她知道,她不能遲到,不然,清瀧玉羽鐵定會找麻煩。

早餐一如往常的沉默。

罷澤離她好遙遠,一副高高在上、神聖不可侵犯的模樣,宋薇低首,暗笑在心底,她心中升起前所未有的驕傲,因為她昨夜征服了這不可一世的男人。

她的心情好極了,想必剛澤也是一樣吧!所以,完全忽略了滴水未進,連一口早餐都沒吃的清瀧玉羽。

清瀧玉羽盡量在控制狂亂的心。

罷澤今日的墨鏡呢?他為何沒戴墨鏡?這不是她的兒子啊?難道是剛澤背叛她了?清瀧玉羽猜忌著。

宋薇用完早點,她向清瀧玉羽鞠個躬,優雅地欠起身,隨即走出餐廳。

清瀧玉羽愕然地瞪大雙眼盯著宋薇的背影——

不!她僵硬的步伐,走路的姿勢……難道,她和剛澤已經暗通款曲,成為有名有實的夫妻?

一股瘋狂的恨意,像龍卷風般襲向清龍玉羽。

她喪心病狂地計劃著……

下午,宋薇被喚進清瀧玉羽的閨房內。清瀧玉羽的理由是︰喝下午茶。

宋薇全副武裝,準備應戰。

她輕敲房門,她萬萬沒料到,居然是清瀧玉羽親自開的門。

「婆婆——」宋薇以微笑遮掩自己的不安。「女僕們去哪里了,怎麼勞駕婆婆您為我開門——」

「我把女僕遣走了,現在,這房內,只有你和我。」清瀧玉羽表情陰沉似魅魑。「坐吧。」

「是。」宋薇跪在榻米上。「婆婆——」

清瀧玉羽單刀直入說︰「你是不是和剛澤上床了?」

宋薇雙頰臊紅,但仍是臨危不亂地應付道︰「我們在台灣結婚時,第一天,他就照你的吩咐的佔有了我……回到日本後,我們沒有再同床——」

「啪——」冷不防,清瀧玉羽甩了宋薇一耳光。「剛澤騙我,我可以原諒他,因為他是我生的!可是,媳婦騙我,我就不能輕饒她,因為她是我仇人的女兒。」清瀧玉羽咬牙切齒。「我也是女人啊,所以,你是女孩還是少女,是騙不了我的!」彈指間,清瀧玉羽已野蠻的撕開宋薇的衣襟,宋薇胸前全是咬痕、吻痕,清瀧玉羽一覽無遺。

「你說謊——」清瀧玉羽霍地推開宋薇,令宋薇摔倒在地上。「我無法忍受剛澤愛上你。上天真不公平,我的女兒、兒子,全都被你們宋家的孩子騙走了——」清瀧玉羽面色青黑。「我不會讓你有好日子過的!」

宋薇欠起身說道︰「你讓仇恨蒙蔽了心智,所以才看不出這個簡單的道理——愛能融化仇恨,所以,剛澤會愛上我,而紫薇會愛上宋洋,我和宋洋心中都充滿了愛,所以才能讓剛澤和紫薇沉溺其中,無法自拔——」看著清瀧玉羽一步一步地逼進,她逐一的往後退。

「你知道仇恨的終點是什麼嗎?你知道我可以為所欲為的殺人嗎?沒有人能管得住我,我是日本黑道的女頭頭——」清瀧玉羽邪惡地笑著。

宋薇已被逼到牆角邊,她已毫無退路了。

「你會死的,而且我可以告訴你,你的下場是——餓死。仇恨的終點就是——死亡。」

宋薇在尖叫聲中,摔進一個石洞的地窖中,清瀧玉羽在上頭盯住宋薇,放聲大笑。

「等我把石門關上,任你呼天喊地,都不會有人听見,你的結果就是死。而且,會死無全尸,因為,地窖有數不清的老鼠,只要你閉上雙眼,毫無氣息時,老鼠就把你啃得一點都不剩,你可以試試看,哈哈哈!喔——還有,等大門關上,你的視覺適應黑暗後,看清楚你的周圍,因為清瀧家人的骷髏頭顱都放在上面,保重,我的媳婦,再——見——」

「不!」宋薇望著逐漸消失的光線,她抓住門線大喊︰「剛澤,剛澤,救我——」恐懼頓時襲上她全身。

宋薇拚命擊打石牆,直到雙手瘀血,傷痕累累為止。周圍的骷髏令她花容失色,尖叫聲不斷回蕩在地窖中。

晚餐時,宋薇缺席了。

罷澤犀利地盯住清瀧玉羽,清瀧玉羽任然怡然自得地吃著生魚片。在面對母親時,剛澤永遠是卑躬屈膝的乖兒子,不過清瀧玉羽已主動為剛澤解惑。

「我讓她消失掉了,這是你的報應,也是對你的懲罰,因為,你欺騙了我。」清瀧玉羽狠狠地瞪著兒子。「我要她死——」

「媽——」剛澤失控地起身。

「黑道的律法是背叛者——得死。偏偏你是少主,那你的妻子就得代你死了。」清瀧玉羽輕描淡寫地說道。

罷澤握緊雙拳,立即走出大廳,清瀧玉羽警告卻在背後響起。「別想找她,若你不從,也就是不把我的命令當一回事,到時,我會撤除你的地位,將黑道少主的身份取走。別逼我這麼做。」

罷澤突然轉身。「媽媽,我很歡迎你這麼做。」他嘴角上揚。「很抱歉,我背叛了你的命令,我也背叛了我的‘誓言’,因為我愛上宋薇了,無怨無悔地愛上她了,她比我的生命、地位還重要千倍。」他語重心長地道。

「剛澤——」清瀧玉羽尖聲嘶吼道。「我不會讓你找到她的,我不會讓你找到她的——」她發誓。

清瀧剛澤動用了全日本的黑道兄弟,包括天龍家族的弟兄,尋遍全日本,就是尋不著宋薇。

天龍府內。

罷澤急得直跺腳,他將近四十八小時未曾合眼。

「怎麼辦?母親到底將她藏到哪去了?」剛澤垂頭喪氣地道。「她會將小薇送到國外嗎?」

「不可能。我查過出入境管理局的檔案,都沒有宋薇的資料。」天龍剛澈道。「宋薇一定還在日本。」

「我要失去她了,我要失去她了……」剛澤快發瘋了。「小薇,你在哪里?」剛澤痛苦極了。

「冷靜點!剛澤,別自亂陣腳——」剛澈沉默半晌,建議道︰「打電話給紫薇吧,紫薇是清瀧玉羽最疼愛的孩子,我想,紫薇一定很了解清瀧玉羽的性情,她或許會有線索。」剛澈分析著。

罷澤點首。事不宜遲,他火速撥電話給台灣的紫薇。

「紫薇,怎麼辦?你認為媽媽會把小薇藏到哪里?」剛澤話中充滿焦急。

「我不知道,我也要想一想。另外,我會盡快趕回日本,向媽媽求情——」紫薇道。她在與剛澤通電話時,宋家的人都擠在電話听筒旁邊。尤其是宋咒凡和岳夜欣,知道女兒失蹤了,兩老都快昏倒了。

咒凡連忙開口︰「我也要去日本,這麼多年來的恩怨情仇,總該有個了斷。」

「咒凡——」夜欣抓住了他的手臂,相到可憐的女兒,她的淚水仍不禁簌簌滑落。

在極度緊張之下,剛澤的心一直繃在弦上,他坐立難安,剛澈實在是看不下去了,只好硬把他安撫在皮椅上。

「小薇,你在哪里?」剛澤恍恍惚惚地喚道。

蚌然,他感到一陣昏眩,閉上雙眸時,他居然看見了小薇——

四周一片黑暗,布滿了骷髏,還有……老鼠?小薇躲在一旁的角落,一直呼喊︰「剛澤,救我!我快死了,我快死了……」恐懼幾乎快使她瘋狂了。

「小薇——」剛澤猛地醒過來。「小薇——」他欠起身,四周又恢復了明亮寬敞的空間。

「你太累了,剛澤,先睡個覺吧,不然,你自己也會因體力無法負荷而累垮的。」剛澈道。

「不!沒有找到小薇,我不會善罷甘休的。」剛澤堅決道。「剛澈,我真的看到小薇了——」

「真的?」剛澈不可思議地道。

「電話給我,我要打給紫薇。」剛澤命令。

罷澤告訴紫薇︰「我看見小薇了,在……一個有許多頭顱的暗室里,還有老鼠……

「是不是在石室內?」

「是的。」剛澤激動地道。「她被關在石室里,她的手受傷了,大概是一直敲打石頭吧!」他心疼。

紫薇左思右想。「有了!我知道小薇在哪了,一定在媽媽的閨房內——下面有一個地窖,清瀧家歷代祖先的骷髏都放在那里。」紫薇大喊。「一定是的,一定是的。最危險的地方,也是最安全的地方。」

「我被媽媽唬了!怪不得我找遍全日本,也找不到小薇。」剛澤聲音冷冽,右手緊握听筒。

「哥!等等我!明天一早我們會回日本,到了清瀧家我們再向媽媽求情——」

罷澤哽咽道︰「我無法再等了,我要立即采取行動。」

「哥——」

「放心吧!明天,你們到了日本後,馬上去天龍家,我會帶小薇去與你們踫面。」

「哥——」紫薇還來不及說什麼,剛澤已掛上電話。

他命令全清瀧家的弟兄們待命。

罷澈有些顧慮。「這樣人手夠嗎?你不怕弟兄們窩里反?畢竟清瀧玉羽權力很大,我看,必須再加上天龍家的黑道兄弟和荷蘭幫派才足以應付。」

「謝謝你,剛澈。」剛澤無法言語。「患難見真情。」這是他僅能說的。「我欠你一個人情。」

「唉!這都是命。」剛澈感嘆。「黑道的人下場都是淒涼吧!清瀧玉羽一定沒想過,她也會有這麼一天——兒子竟殺母。」

罷澤雙眸泛起霧氣。「這怨不得人,是她逼我的,」

為了小薇,剛澤卯上了。

「三更半夜,兒子,你還有閑情逸致找我喝茶?」清瀧玉羽坐在閨房內的龍椅上,高傲地說。

「是的。」天龍剛澈坐在剛澤的一旁。「是我要求剛澤的。畢竟,我是天龍幫未來繼承人,總是要多與清龍夫人您套套交情。」剛澈虛偽道。

「喔——」清瀧玉羽不以為然。「談任何事都可以,至于我媳婦的下落——免談!」

「媽——」剛澤跪在地上。「我再次請求您,放了小薇吧!她到底在哪?」

「你還是忘不了她?那我就更不能放過她了,我想,現在老鼠大概在咬她的雙足、雙手吧!」清瀧玉羽奸笑著。

「媽,我求您,放了她——」

「不可能!」

「媽!請您別逼我。」剛澤再次問道。「我求您——」

「免——談——」清瀧玉羽連看也不看兒子一眼。

罷澤雙唇一抿。「好就別怪我不客氣了。」火速地,他執起懷中的手槍,對準清瀧玉羽。「對不起,媽媽。」

「你——要殺我?」清瀧玉羽不可置信。「想不到為了一個賤女人,你會拿槍對我?我們今日會落得母子相殘?」清瀧玉羽感觸。「你三十二年來所受的黑道教育全都忘了,你竟敢違抗我?」

「我沒有違背。無情無愛這四字,我只是表現在你的身上罷了。」剛澤頗無奈道。「是你逼我的。」

「是嗎?你是我的兒子,你敵不過我的,沒有我,就不會有你,你該知道背叛的下場貶如何。」清瀧玉羽狠心道。

「我這——還有一把槍。」剛澈從口袋取出一把槍。「用兩把槍對付你,夠不夠?」

「兒子!你太小看我了吧,兩把槍就想叫我屈服?」清瀧玉羽揮揮手。「看窗戶外面。」

數百把的長槍正對著剛澤和剛澈的胸膛。

「我一聲命下,他們就可以把你們打成蜂窩。」清瀧玉羽無情地道。「你們斗不過我的。」她冷笑著。

「唉!真可惜,我想,答案就要揭曉了!」天龍剛澈忽地把槍丟在地上。「清瀧夫人,很抱歉,這場游戲,你輸定了,這是我的手令,當我把槍丟到地上時,我的弟兄們就會——」剛澈側過首。「我請您看看落地窗外——」他相當有「禮貌」地說。

「你們——」上千把的槍正好對準清瀧玉羽。雖然驚愕不已,但她仍極力克制著,不讓對方看出自己的情緒,真不愧為一代黑道女魔頭。天龍剛澈拾起地上的槍枝。「剛澤,快打開地窖,救小薇,這里有我,放心吧!」

罷澤傷心地看了母親一眼,他有些歉咎地說︰「對不起,媽媽!」他奔到房間一角,忐忑不安地拉開地窖門板,當光線透到暗室時,剛澤頓時感到一陣鼻酸。

宋薇縮在門板下面,與夢境中完全相同,她已奄奄一息,手上到處都是刮傷,腳拇趾正飽受老鼠的啃噬。

「小薇——」剛澤跳下石窖,心碎地橫抱起她。

因為三十六個鐘頭滴水未進,所以宋薇全身月兌水,她正逐漸失去知覺,口中還是喃喃念道︰「剛澤……剛澤……」

罷澤抱起宋薇,堅決地往前走。他要帶著宋薇遠走高飛。

是的,我要帶你到一個沒有暴力、沒有恐懼的地方,清瀧玉羽將不再糾纏你,小薇,你會完全月兌離苦難。

北後傳來清瀧玉羽的尖叫聲。「宋咒凡,岳夜欣,我恨你們!我恨你們!我恨你們……」眼睜睜地看著兒子拋棄她,滿腔恨意像洪水般涌了出來。

然而,剛澤已決定要放下所有的包袱、所有的責任、所有的黑道教條……他甚至願意拋卻「清瀧」這個名震全日本的姓氏。

將來,他或許只是個普通的花商,再也沒有呼風喚雨的能力了。但他卻甘之如飴。

他可能再也見不到剛澈了,但他知道,剛澈一直盯住他離去的背影。

「我們還會再見面的。」對著他的背景影,剛澈忽然用荷語說出這句話,他又繼續道︰「我可以想像你的生活——」

在荷蘭鄉間,他會和小薇手牽著手在花海中散步,他會成為一個成功的商業巨子。

清瀧黑道幫派第八十一代的掌門人——清瀧剛澈,從此以後銷聲匿跡,無影無蹤……

尾聲

當宋薇醒來時,她發現她的右手正吊著點滴,她感到好疲憊,手足全被包扎著,陣陣藥水味撲鼻而來。

她不禁啼哭起來。「有好多骷髏頭,還有老鼠……我什麼都看不見,我好怕,我快死了,我一定會死……」她顯然還未完全月兌離夢靨。「剛澤——」

罷澤的唇貼近宋薇。「寶貝,快醒來,沒事了,都沒事了,看看我是誰,我是你最愛的人剛澤啊,我就在你身旁,我發誓,一生一世都不會再離開你。」

「剛澤——」

紫薇不禁偷偷地笑了起來,她小聲對宋家的人說︰「哥哥好猴急喔!小薇還在生病呢!他死皮賴臉地一直吻人家——」

咒凡和夜欣相視一笑。

咒凡道︰「我總算放下心中一塊大石頭,剛澤是真愛小薇的,有這樣的女婿,我沒話說了。」

「是的。」夜欣感慨地說道。「當初為了贖罪,我們擅自作主促成了這一樁婚事,我想上天一定是可憐我們,所以才把絕望變成希望,讓他們兩人相愛,我真的好高興。」

「而且,我們也多了個妹婿。」宋耀對宋騰、宋洋道。

「是的——」宋洋調侃道。「我和小薇一定料不到我們都敗在清瀧千金及少主的手中。」

紫薇不以為然地喊道︰「抗議!是我和剛澤輸在你和小薇手上吧!」大家哈哈大笑。夜欣一語驚人道︰「反正,看誰的愛心較多,就一定能融化誰。」

雖然知道自己幸運地從鬼門關回來,但宋薇依然驚魂未定。「剛澤,你不要做黑道少主,好不好?」恢復神智後,宋薇哭哭啼啼地要求。「我好怕——」

罷澤攬著她。「好,老婆大人,我答應大使館,從現在起,我與清瀧家族無關,我只是宋薇的丈夫。」

「你這麼簡單就月兌離黑道?」宋薇覺得很不可思議。「那你以後要做什麼,你能洗手不干嗎?」

「其實,我名下有許多白道的企業,與黑道毫不相干,像荷蘭的花卉公司,就是專門把花種子外銷到世界各地去,我想,退出黑道後,你願意與我一起到荷蘭發展嗎?」剛澤深情地問道。

「我願意。」宋薇的臉微微泛著幸福的光彩。

「事情終于到了一段落了,剛澤,你和你媽——」咒凡有意有所指地說。「清瀧玉羽——」

罷澤欠身。「爸!媽——」叫岳父岳母時,他的語調仍有些生澀。

「哥!這三天,你一直在照顧昏迷的小薇,可能不知道事態嚴重性,其實——唉!這是今早的報紙。」紫薇似乎有難言之隱,她把報紙拿給剛澤。「媽媽可能已——」

偌大的日本字體,刺激著剛澤。

「日本有始以來最瘋狂的黑道夫人!」

昨夜清晨,清瀧府發生大火,據說,是清瀧玉羽老夫人所縱的火,火勢從清瀧玉羽的閨房傳出,火勢一發不可收拾,所幸,黑道兄弟即時搶救,清瀧玉羽只受輕傷……預估清瀧府的財產損失達上億元以上……」

「我的天!」夜欣愕然不已。「她充滿怨恨,這種恨就如同熊熊烈火,她再也承受不住,所以她才會試圖燒死自己——」

「唉!情字難解。」咒凡仿佛下定決心,他用力握緊雙拳說道。「剛澤,紫薇,你們可以幫我一個忙嗎?我要見清瀧玉羽。」

「咒凡——」夜欣握住丈夫的手。「我很高興,你終于肯面對她了。我支持你。」

「奇怪!你怎麼都不會吃醋呢?她是你的情敵呢!」咒凡不解。

夜欣搖首。「我對你太有信心了,我相信你我永不會變心。」夜欣笑道。

咒凡這老頭子居然臉紅了。「都被你看穿了。」

看咒凡害羞的模樣,每個孩子都忍不住掩面竊笑。

第二天黃昏,咒凡和夜欣到清瀧玉羽的病房內探望。

真不知如何形容這種尷尬的場面。

清瀧玉羽面色憔悴,恍若一夜之間蒼老了十歲。

「玉羽——」咒凡輕喚著她的名字,隨即在床沿坐下。「你身體好……些了嗎?」

「為什麼宋家的小阿,仿佛都有魔力似的,不斷誘惑我的孩子,為何紫薇和剛澤見了宋洋和宋薇,他們就交出了自己的心。」清瀧玉羽虛弱地道。

「別想太多了——」咒凡神態有些困窘。「讓一切隨風而逝吧!」

「不!」清瀧玉羽狂亂地握住咒凡的手。「這些年,你的心中難道都沒有我嗎?一絲一毫都沒有嗎?你……可曾有一點點愛我?」

「我——」天曉得,咒凡從來不說謊話,他杵愣了好久,突然間——

一只手放在他的肩上,是夜欣的巧手。她像是在無言地應允咒凡說出善意的「謊言」。

咒凡咳嗽了一聲,才緩聲說道︰「玉羽……這麼多年……無時無刻,你的倩影都會浮上我的心田……不過,時間過得真快……轉眼間,我們都七老八十了……」

「真的?」清瀧笑了,眼中盛滿了淚水。「抱住我,好不好?陪我一起看夕陽——」

「這——」即使有一千萬個不願,咒凡還是將她摟在懷中,面對落地窗,一起欣賞東京夜景的來臨。

直到華燈初上,漆黑的夜空來臨……

夜欣坐在一角,安靜得可以,好像隱形人一樣。她不願打擾丈夫及清瀧玉羽。

牆上的鐘敲了十二下,提醒清瀧玉羽——「時間」到了。

「十二點了!」清瀧玉羽盯住咒凡。「你一直抱著我,會不會很累?」

「會。」咒凡老實地道。「我已不是年輕人,都一把老骨頭了。」清瀧玉羽微笑地說︰「那你回家吧!」

「真的?」清瀧玉羽這麼快就要放他走?原本咒凡還擔心甩不掉她。「你——」咒凡安慰她。「你要好好照顧自己,中國人有句話︰人生七十才開始,所以說你現在還很年輕呢!」

「我會的,你放心吧!」她又握住咒凡的手。「你也要保重。」

咒凡欠身,清瀧玉羽仿佛這時才看見夜欣。夜欣的神情相當平靜,眼神中沒有怨恨,只有釋然。

「夜欣——」清瀧玉羽直喚夜欣的名字。「以後,剛澤和紫薇,就麻煩你照顧了,這輩子我恐怕難再與他們相見了。身為黑道世家,我們都有不得已的苦衷,或許,這就是我的命吧!還有,替我向宋薇道歉,我真是對不起她。不過,她還是贏了,因為她得到了剛澤。」

「你——」夜欣不知如何言語。

「夜欣,謝謝你!」清瀧玉羽鼓足勇氣出這三個字,令夜欣不知所措。

清瀧玉羽微微一笑。「你們走吧!」

望著咒凡和夜欣離去的背影,清瀧玉羽再次沉沒在黑暗的病房中。她雖然輕視岳夜欣這種傳統的女人,不過,也由衷的佩服她,因為,單純的人總是可以很快樂地活著。

俗語說︰「天公疼憨人。」所以,好運都集在岳夜欣的身上。也由于岳夜欣的寬容與善良,才能感化她滿身的仇恨。

這一刻,清瀧玉羽清楚的感覺到自己不再怨恨夜欣了。一切都結束了。

病房外。

「夜欣——」咒凡急急辯解。「我從沒愛過她喔,我也不想抱她,這輩子,我只愛你一人——」

「說完了沒?」夜欣無所謂地笑笑。「其實,我反而覺得你很偉大,剛剛那一刻,我看到了無私的愛——」夜欣感悟地說。「你什麼都不用說,我都明白,我也不怪你。」

「夜欣——」世間上會有這麼寬宏大量的女人嗎?咒凡簡直不敢相信。

「我擁有你四十多年,並不差那幾個小時,真的。」最後,夜欣真誠地送上五個字︰「這——樣——就——夠——了。」

是的,這樣就夠了。

罷澤寸步不離,無微不至地照顧著宋薇。

「剛澤,我依然覺得好害怕,我一閉上眼楮,就會看到骷髏,還有老鼠……」宋薇到現在還是心有余悸,她躲在剛澤的懷里。

「噓——」剛澤溫柔地抱住她。「明天,我們就回台灣,這一切不愉快的事,都不會再發生了,我們會有全新的生活。」

宋薇嘴巴翹得好高。「口說無憑!你要拿出唬我的本領,當一個妻子楚楚可憐地向你尋求慰藉時,那表示什麼意思?你——反應遲鈍。」

「喔——」剛澤恍然大悟。「‘小包狸’!你很賊喔!」他忽地撲到她身上。「你最好實話實說,不然,咱們有的耗了!」

「給我一點自尊,好不好?」宋薇佯裝可憐地求饒。

「不行!說實話。」

「真是沙文豬!沒關系,等會兒我會要你向我求饒的!」轉眼間,她已露出溫柔似水的笑容,嗲聲說︰「在你的懷中,我就會忘記一切,那一切的不愉快,都會化成雲煙……」

他這才听出了她的弦外之音,立即俯身親吻她、撫模她,她也忘情地反應著。

她柔軟的身軀,不斷挑戰著他的極限。

他忍不住發出歡愉的叫喊……

宋薇將他逼到瘋狂的邊緣。結論是︰

小包狸真的戰勝日本沙文豬了,看來狐狸新娘與黑道少主的另一場床上大戰正要熱鬧上演呢……

—完—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