蜂鳥小說網
簡體版
登入注冊
首頁 > 言情小說 > 七喜 > 純情花美男 > 第八章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純情花美男 第八章

作者︰七喜

「那個汪小模曾來這里找過我,但我只讓她待在樓下的接待室,從那天起,我就知道我對我的領域有十足的佔有欲,我不喜歡別人進到我的屋子來。」而她,顏里花,當樓下的管理員跟他說,她來找他時,他想都不想地便打開大門,讓她侵門踏戶地進來,所以他想,顏里花之于他而言,應該是非比尋常的存在吧?  

「里花,我當初到底有多愛你?」要不然他對她何以如此特別?  

「為什麼你想吃,我就得學著煮?」  

「感恩圖報這四個字你懂吧?」  

這個小人,在跟她討恩來了。里花裝傻,搖頭說︰「我不懂。」  

「我給你母親錢……」  

「那是你自己願意給的。」干嘛把帳算到她頭上來!  

「可是你父母養你到這麼大,你要懂得知恩圖報。」  

「我每個月都會給她們六千當生活費。」  

「你母親說不夠。」  

「所以你不只給六千?」里花臉色丕變。  

「是啊。」方喬韋點頭。  

顏里花听了差點暈倒,「那你給多少?」  

「我沒數,皮夾里有多少,就全給你母親了。」  

「全給了?!」這個凱子!她真的會被他給氣死。里花掄起拳頭想揍人了,偏偏方喬韋立刻又裝得一副病懨懨的模樣,她只好收起拳頭,改用她煮的白粥去荼毒他的味蕾。  

方喬韋這會兒倒是不再抱怨了,任由里花將那難吃的粥一口一口地喂進他的嘴里。事實上,那碗粥煮得十分難吃,但他吃起來卻覺得格外幸福。  

他想要里花一直在他身邊,于是就算他吃了粥之後,已稍有體力,可他還是裝得一副極虛弱的模樣。  

看他這個樣子,里花不放心讓他一個人在家,所以為了方便照顧他,那天里花在方家打地鋪。  

方喬韋不懂,他的床那麼大,她干嘛打地鋪?  

「我們可以一起睡啊。」他讓出左邊的床位,卻被里花狠狠地瞪了一眼。  

她才不要跟他一起睡。  

「你以為我虛弱成這個樣子,還能對你怎麼樣嗎?」  

「我不是懷疑你會對我怎麼樣。」而且他曾說過,她前不凸後不翹,身材不火辣,她壓根兒就不是他的菜,所以她不會往自個兒臉上貼金,認為他在邀她上床。  

她不跟他同睡一張床,單純的只是認為隨隨便便爬上男人的床,也不是個好女孩會做的事,因此她嚴守自己的身分,劃開她跟他之間的距離,她打地鋪。  

可到了早上,里花睜開眼時,卻發現方喬韋躺在她身側,他也打地鋪,睡在地上!  

這個人是怎麼一回事?  

里花嚇得火速地從被窩里爬起來。  

她的大動作驚醒了方喬韋,他一睜眼,就沖著里花笑。  

里花沒空理他的笑,逕自問他,「為什麼睡到地上來?」  

「我不好意思讓你一個人打地鋪,所以就陪你一起睡在地上。」  

「你這個瘋子,你是病人耶,怎麼可以睡在地上?要是再著涼了,怎麼辦?」她要他上床去,現在、立刻、馬上。  

「我沒事,我覺得我好多了。」  

「好多了?」  

「嗯,好多了,不信的話,你摸摸。」他抓著里花的手往自己的胸口擱。  

他這個神經病!  

「你讓我摸哪里啊!」干嘛要她摸他的胸口?她臉紅耳赤地連忙把手抽回來。  

她的心卜通卜通地狂跳著。  

她病了是不是?  

要不,這人是方喬韋耶,她干嘛心跳得如此快速?  

「我……去幫你買早餐。」  

「我也去。」他跟著里花,急忙從地板上跳起來。  

「你不是還病著?」  

「病著也得出去呼吸一下新鮮空氣吧?你等我。」他進浴室簡單的梳洗一下,然後神清氣爽地陪她出門。  

「你想吃什麼?」  

「豆漿、油條還有蛋餅。」里花一口氣說了三樣。  

方喬韋驚呼著,「你胃口這麼好?吃這麼多!」  

「你都不知道我昨晚有多累,我每小時幫你量一次體溫,又換冰枕又換衣服的。」所以昨晚她根本沒睡好,直到早上,她才小眯一會兒,沒想到她才眯那麼一會兒的工夫,他就爬到她身側,陪她打地鋪了。  

「你看看我,看看我。」里花穾地把臉湊近。  

方喬韋的心髒小小地撞了一下,照顧了他一晚的里花美好得像是朝露下的一朵小缸花,清純得讓他好想咬她的臉。  

「看你什麼?」他忍住心頭的心猿意馬,眼神認真地問她。  

「看我的黑眼圈。」她指著自己的眼眶。  

方喬韋認真地看了一眼。她眼眶下的確是黑了一圈。  

「看起來的確像是沒睡好的模樣。」  

「所以說羅,我累死了,今天當然得吃多一點,好補充體力。」至于方喬韋……她昂著臉問他,「你想吃什麼?」  

「想喝蔬菜湯。」  

「可是現在這個時間根本沒人賣蔬菜湯。」  

「所以待會兒你吃飽喝足了,得陪我去超市。」方喬韋握住里花的手,兩個人走出電梯。  

里花不覺有異,手讓方喬韋握著,「去超市干嘛?」  

「買蔬菜做蔬菜湯。」  

蔬菜湯?!  

「誰煮啊?」  

「當然是你。」  

「我煮?」  

「對啊。」  

「方喬韋,你不怕吃壞肚子是不是?」她說過,她廚藝很差,而且他昨晚不是才見識過?而他都見識過了,竟然還想再嘗試?他真是不怕死。  

「我會教你,所以你別擔心你會搞砸了。」  

「你會煮?」  

「當然會,我去美國讀書的時候,天天自己下廚。」只是在台灣,吃什麼都方便,他就不常進廚房了。  

「那你就自己煮啊,干嘛多此一舉來教我?」這樣沒比較快好嗎?  

「我是病人耶。」所以怎麼能讓他自己煮?  

「可是你的氣色看起來不錯。」  

「哪有?我的頭還暈著,我懷疑我一定還在發燒,不信的話,你摸摸。」他抓著她的手,又要往自己的胸口探去。  

「你這個變態!干嘛一直要我摸你?」里花紅著臉,連忙縮回手之外,還四處張望,深怕方喬韋的變態行徑讓旁人見著了,那她還要做人嗎?「快走啦,不是要去吃早餐,還要去超市?」  

里花硬是把愛調戲她的方喬韋給推出門,殊不知他們倆的打打鬧鬧早落進旁人眼里。  

管理室的保全人員梁大丘有個女兒今年二十二歲,也讀C大,跟里花同校不同系。  

今天父親要去另一家保全公司面試,所以母親讓她幫父親送另一套西裝襯衫過來,卻不期然地撞見里花跟方喬韋斗嘴的那一幕。  

她問父親,方喬韋跟里花的關系,父親說,里花是方喬韋的女人,還說他們倆在一起三年了。  

三年了?這怎麼可能!  

「顏里花跟瑞信在交往耶。」  

「瑞信?跟你一起長大的瑞信?」  

「對啊。」梁仁茵確定地點頭。  

梁大丘卻更迷糊了,因為這三年來,里花一直住在這里,讓方喬韋疼寵著……  

「還是方先生跟顏小姐分手了?」  

「分手?你看他們剛剛的樣子,像是分手的模樣嗎?」  

「的確是不像。」  

「所以顏里花劈腿,她腳踏兩條船。」梁仁茵想都不想地便幫里花定了罪。  

她得把這件事告訴元瑞信,那單純的家伙讓里花給騙了,還以為里花有多清純呢。  

于是梁仁茵以十萬火急的速度撥了通電話給元瑞信,跟他約了一起吃早餐,還說有個秘密要告訴他,那個秘密十分重要,所以他不準遲到。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