蜂鳥小說網
簡體版
登入注冊
首頁 > 言情小說 > 官穎 > 驕妻請進門 > 第四章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驕妻請進門 第四章

作者︰官穎

「浪費?」時歆慧冷靜一笑,輕松的暗諷回去。「所以我應該省吃儉用,再找個男人依附在他的羽翼下生活,就能幫助我天天容光煥發嘍?」  

「我的意思是跟喜歡的男人談戀愛,你會活得更快樂。」杜珊亞不以為然的糾正。  

「你﹙你﹚好。」他們異口同聲的打招呼。  

話一說完,時歆慧又發現他的手機也跟她是一樣的廠牌、同款的機種……這也太巧了吧!  

他們明明不對盤,怎麼眼光和喜好會這麼接近?真教人意外!  

溫為凡也一樣,看見這些巧合時,眼中同樣閃著驚訝的光芒。  

雖然兩人穿著一樣,但同樣是紅黑格子襯衫配上緊身牛仔褲,她卻穿出了不一樣的感覺。  

整身造型襯出了她玲瓏有致的曲線,以及完美的腿部比例;天使般的美麗臉孔配上魔鬼般的身材,教他一時看傻了,無法移開目光,心髒也跟著亂跳一通。  

直到電梯的門滑開,見她收起手機,邁開步伐往外走才回過神,連忙跟著出去。  

時歆慧走到捷運站,才剛進車廂,就看見一個行動遲緩的老婆婆正要坐在博愛座的位子,突然一道人影卻搶先一**坐了下去。  

他定楮一看,坐下去的是個年輕男人,大約二十出頭,穿著T恤、七分褲和人字拖,戴著耳機,手里拿著智能型手機,搖頭晃腦的沉浸在音樂中,完全無視別人的存在。  

時歆慧走向前,抑住怒氣,輕拍了那人的肩膀。「弟弟,請起來。」  

「為什麼?」他抬頭,輕挑的反問她。  

「這里有一位年紀很大的老婆婆,她需要坐這個位子。」兔崽子,不懂得敬老尊賢,真想把他抓起來過肩摔。  

聞言,年輕男人故意別開眼楮,依舊玩著手機,假裝沒看到。  

時歆慧見狀更加火大。「你沒看到這里是博愛座嗎?」  

年輕人干脆閉上眼,搖頭晃腦的哼著他的歌,佯裝沒看到,也沒听到。  

好哇,居然給我裝襲作啞?她就不信治不了這種社會敗類、機車人渣!  

未幾,年輕人感覺到他的頭上被某種硬殼包用力K了一下,他痛叫一聲,登時睜開眼,偏偏左看右瞧就是沒人理他,只听見鄰座的人發出竊笑聲。  

「好痛!誰,是誰打我的頭?」  

他嚴重懷疑是剛剛那個說話的凶女人偷襲他的,于是抬頭瞄了她一眼,語氣不善的問︰「是你偷襲我嗎?」  

時歆慧神情悠閑,姿態優雅地看看自己的指甲,再看向窗外,也不做回應。  

年輕人沒轍,只好摸摸鼻子自認倒霉,繼續低頭玩著自己的手機。  

不一會兒,他感覺腳趾突然傳來劇痛,「啊—— 我的腳!」低頭只來得及瞥見是雙駝色高跟鞋的鞋跟踩到了他,他受不了的跳了起來,發出痛叫。  

而他才起身,下一秒就被一股力量推開,有人坐進了他的位子。  

「老婆婆,這邊有位子了,快坐!」時歆慧趕忙拉老婆婆就座。  

「謝謝你啊,小姐。」老婆婆忙不迭的道謝。  

「就是你這八婆!」年輕人見時歆慧穿著駝色高跟鞋,發現她就是剛踩他腳的凶手,揚手就要揍人。  

眼看他的拳頭就要落在時歆慧身上,空中突然伸來一只強而有力的大掌將年輕人的手握住。  

她回過頭,驚訝的望著及時出手相助的溫為凡,他怎麼也跟自己一樣搭捷運,還坐同一個車廂?  

溫為凡眼中閃著冷酷的光芒,接著一個用力,將對方的手臂往後一拽,年輕人頓時痛得大叫。「啊!快斷了—— 」  

「你年紀輕輕跑去坐博愛座,不認錯就算了,還想打人?」他冷冷地說,手上的力氣又加重幾分。  

「對不起啦,大哥,啊——」年輕人痛得快飆淚了。  

「你自己跟這位小姐和老婆婆道歉吧。」溫為凡說著。  

「對不起,請你們原諒我,我下回不敢了。」年輕人哭喪著臉,整個人還差點跪了下來。  

「最好別再讓我看到你這樣不懂敬老尊賢,否則下次有你好看的。」時歆慧語出警告。  

年輕人胡亂點著頭,等車門一開便飛也似的沖下車。  

「溫為凡,看不出來你力氣那麼大,謝謝你的幫忙。」逃過一劫的時歆慧好奇的看著他,很難相信長得斯文白淨的男人,居然有力氣可以制「哪里,就算沒有我,你那麼恰,應該也會拿包包把他打到下車吧!」溫為凡打趣道。  

這女人真不怕死,連小混混都敢惹,只顧著幫老婆婆爭取博愛座,卻不顧自己的安危,他在旁邊都不自覺的替她捏一把冷汗。  

「呵呵——」時歆慧突然發出銀鈴般的笑聲。「你真了解我,我生平最看不慣這種欺善怕惡的俗辣了。」很高興他跟她的想法一樣,維護正義「你都不怕對方預藏凶器啊?」說也奇怪,他明明不是那種愛管閑事的人,但他就是無法看著她遭受危險。  

「怕的話我就不叫時歆慧了。」  

「像你那麼凶的女人,誰敢娶你啊!」他半開玩笑的說著。  

「你說什麼?」時歆慧的笑臉倏地收起。  

「喔,沒有。」溫為凡看見她微慍的紅頰,聰明的換了個話題。「你今天不用工作嗎?」  

「我想去圖書館找一些資料,這算是工作的一部分。」  

聞言,溫為凡懷疑的看著她。  

「怎麼了?」  

「你剛剛才修理了一個男人,現在卻要去圖書館借書,很難聯想這是同一個人會做的事。拿包包打人的凶女人和文學涵養的氣質女,你到底她又笑了出來。「我本來就是很矛盾的人,有人說我的聲音感性,說話卻犀利如刀,毫不留情;我很重視工作的專業性,可是私下卻是個生書籍,卻稱不上有什麼文學涵養,純粹就是喜歡,你說我像哪種女人呢?」  

溫為凡頗具興味的看著她,思索了下,似在研究。「你是個難以捉摸的女人。」  

她外表看起來嬌悍,卻不會盛氣凌人;會修理佔住博愛座的小混混,私下卻大剌剌的,不拘小節;她投入工作時非常積極,卻常常忘了照顧是個可愛的傻大姊性格。  

她微微一怔,再次揚起笑容。「呵呵——你呢?外表看起來白淨斯文,沒想到卻孔武有力,真是人不可貌相!」  

「跟你比起來我少了好幾項,至少男人還是比較好懂,對吧?」他反問她。  

「不對,要相處才知道。」她很好奇他的行蹤,該不會又跟她一樣吧!「對了,你要去哪里?」  

「我跟朋友約了一起吃飯,因為餐廳就在捷運站附近,所以搭捷運比較方便。」  

「喔,溫為凡,你的生活不是烤肉賞月,就是聚餐和朋友聊天,日子過得可真悠閑。」她斜睇著他,「你是豪門貴公子,還是閑閑美代子?溫為凡笑著,「都不是。」  

怎麼可能不是呢?她看著他,開始產生了一些興趣,剛想追問,捷運已經到站。  

「我到站了,再見。」溫為凡下車,而她也跟著下車。  

「你也在這一站。」  

「嗯。」  

兩人就這樣並肩走著,話題也沒停過。  

自從和他共撐一把傘之後,她發現溫為凡有著貼心溫暖的一面,這次在捷運里他又出手救她,讓心中對他存有的成見迅速消退,不自覺的對這是除了前男友外,第一次有男人可以跟她一起天南地北的聊,這樣自在的侃侃而談她有多久沒有經歷過了?  

一走出捷運站,兩人就揮手道別,時歆慧心里有那麼點遺憾,感覺這段路太短了……  

兩天後,時歆慧坐在錄音室里,戴著耳機、對著麥克風和听眾互動,回答問題。  

「Lily,你說自己的打扮以舒適自在為主,可男朋友老嫌你胖,說你的腰像水桶一樣,還說你的穿著妨礙市容!  

「如果男朋友這樣說,何妨問問你其他的朋友,看看他們是否也認為你的穿著真的不好看,抑或是男友的想法太主觀了?穿衣服呢,有人喜材,有人喜歡寬松的,以舒適為主的,但憑個人喜好,而愛情有時候也像穿衣服一樣,勉強穿著緊繃不舒適的衣服,行動真的自在嗎?  

「穿一件合身的衣服,就像找到真正適合自己的男人,他會讓你感覺自在喜悅、有被欣賞尊重的感覺,如果沒有,那麼,何必非擠進討好男呢?」  

感性的嗓音加上知性的解釋,使Lily听完立刻說出感謝。「謝謝歆慧姊。」  

Lily掛斷後,時歆慧立刻又接听下一通電話。  

「接下來,我們來接一通沙文的電話,沙文請說。」  

「時小姐,我是圓仔的男朋友。」對方的聲音沙啞又緊繃,顯得有些不耐。  

「圓仔?!」她思索了一下,在腦中Google這名字。  

「我的圓仔前陣子有來請教過時小姐,我們該不該分手的問題。」  

「嗯哼,我知道圓仔,你們現在的狀況如何?」  

「托你的福,自從我女朋友听了你的話後,本來想跟我提分手卻一直失眠睡不著,因為她舍不得離開我,陷入掙扎之中,最後她請教了一位好好溝通才沒有分手的。」沙文的語氣顯得有些激動不平。  

「那麼沙文先生來電的意思是……」時歆慧問著。  

「時小姐,你老勸相愛的人分手做什麼?你真的是愛情專家嗎?」  

面對沙文的質問,時歆慧耐心而機警的反問。「沙文先生,請不要激動,如果你們真心相愛,圓仔也甘之如飴,相信她不會打電話問我該不沙文頓時被堵得不知如何開口,幾秒後,他惱羞成怒的說︰「幸好我女朋友後來再去請教幸福診所的主治醫生,他理性溫和多了,不然我們口中,什麼專家,我看你根本是專門糊弄人家!」說完便忿忿地掛了電話。  

理性溫和?!所以他是影射她回答問題不經大腦思考嗎?  

節目還在進行中,時歆慧保持冷靜,深吸一口氣後,鎮定的說︰「剛剛沙文先生有些激動,我可以理解他的心情,伴侶要長久在一起,一定受,經驗能教人聰明,真心祝福圓仔和沙文能找到幸福,接下來,我們來听這首歌……」  

一到放音樂的空檔,她立刻拿下耳機,走出錄音室去找工作人員,「怎麼沒有先過濾電話,轉接這個沙文進來?」  

由于是現場錄音,這個大男人當著廣大听眾直接在電台撒野咆哮,听眾們對她的專業性和判斷力也會產生質疑。  

「對不起,歆慧姊,因為他剛才打來時的態度不是這樣的,怎麼知道一上線態度就一百八十度轉變,我們也始料未及。」  

她知道,沙文是故意來找碴的。  

像這種專制霸道的大男人,在知道女友要和他提分手後,會找她嗆聲、口頭算帳,也是可以想象的。「算了!」  

只不過,沙文口中那位挽救他戀情,讓他和圓仔免于分手的幸福診所醫生到底是誰呢?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