蜂鳥小說網
簡體版
登入注冊
首頁 > 言情小說 > 瑪奇朵 > 下品無鹽妃 > 第八章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下品無鹽妃 第八章

作者︰瑪奇朵

過了好半晌,宛蕭瀟都沒听見他的回應,忍不住抬頭望向他,突然一道黑影籠罩著她,她還沒回過神來,就發現身子連著被子硬被扯了起來,一雙健觀拽著她的腰,讓她和他幾乎是面對面的望著,身子若不是隔著被褥,也是緊緊相貼。  

「你這是做什麼,還不趕快放開我?!」她捶打著他的胸口,使勁的掙扎著。  

這幾天,她每日都戰戰兢兢的,深怕好像完全變了一個人的元龍武又出現,說那些她不想听的話。  

她完全不能理解,她膚色不白、身材干扁、嘴也不巧,還破了相,對他不是諷刺就是大吼,半點沒有姑娘家的氣質,到底是哪里得了他的青睞?  

如果說是她看上他,那一點也不奇怪,他本來就面貌俊美,據他的小廝說來也是才高八斗的人物,加上他家世不錯,年紀輕輕也有了官位,這樣的男人,只怕愛慕的女子都可以排上一長條街。  

但,他又為什麼看上她?  

不過自從那天之後,接下來幾天他除了天天派人送藥材和補品過來,人倒是再也沒出現過,讓她既是松了口氣,又覺得心中怪怪的。  

或許,那日他不過是對著她開了個玩笑吧,她忍不住這麼想著。  

這樣的念頭,在病好了兩、三天,鋪子又重新做生意的時候,全都給打消了。  

宛蕭瀟愣愣的看著在自家鋪子斜對面的一間大店鋪,明目張膽的掛著她家鋪子的招牌時,又見兩名伙計和帳房老叔都跑了過去,只覺得腦子一暈,一下子回不了神。  

「這……這是怎麼一回事?」她瞠大了眼,臉上滿是不可置信。  

昨日都還好好的,等她病好了就能夠開店,怎麼今早全變了樣了?  

秦素娘從對街走了進來,就看到女兒傻愣愣的呆站在門口,忍不住笑道︰「你不是要忙著開店嗎,怎麼還站在這兒?」  

宛蕭瀟連忙急急的問︰「娘,怎麼店里人手跑了,我們的招牌也跟著跑了?」  

秦素娘見女兒一臉茫然的樣子,反倒更加疑惑的說︰「怎麼,阿武那孩子沒跟你說?他說咱們鋪子東西好,在京城里也算是數得上來的,就只做那樣的小鋪子可惜了,剛好他在這里也有一間鋪子,一直都空著,不妨挪給我們做生意用,娘去看過了,那鋪子樓下廳堂寬廣,光看著就大概有我們鋪子的兩倍大,樓上還有幾間雅間,也整理得干淨別致,後方還有座小宅院,也比咱們現在住的大多了,他也說等你想好舊鋪子要怎麼處理,再告訴他。」  

宛蕭瀟越听,眉頭皺得越緊,倉促的道︰「娘,他無緣無故讓咱家的鋪子搬到他那里去做啥?我們在這里做得好好的,生意也過得去。」  

而且那天他說了那樣的話,接著就搬了她的鋪子,怎麼想都覺得不懷好意。  

秦素娘看著這些年越發逞強如男子的女兒,忍不住嘆了口氣,拉起她的手往後方走去,滿是愧疚的說︰「這些年,是娘對不起你……」  

已經許久沒听到娘用這樣的口氣說話,她有些無措的打斷,「娘,你別這樣,這外頭的事,和你現在說的這些有什麼關系!」  

秦素娘拍拍她的手,「怎麼沒有關系了?」輕嘆口氣後,繼續說道︰「還在小河村的時候,我一個女人帶著孩子本來就不好過,家里的那些活計,除了早些年還做過一些,後來不管是家里還是田里的活兒,竟全都是你一個人照應,本來我還有些愧疚,然而日子久了,我竟然也忘了你不過是個十來歲的姑娘,本該是打扮得漂漂亮亮的,等著說親嫁人,而不是像個男子一樣,挑起一家的家計。」  

「娘……」宛蕭瀟感到有些別扭,不知道娘今兒個怎麼突然說起這些來。  

秦素娘溫柔的眉眼看著她。早先那個看起來像個假小子般的姑娘,如今也有幾分姑娘樣子了,甚至眼里也染上了少女的愁緒。  

「別急,听娘說完。」她握著她的手,感受著那雙年輕的手甚至比她的還要粗糙幾分,心中的感慨越是深。「那些年,娘活著卻跟死了差不多,整天就只想著你爹,卻忽略了你,女兒家該學的從來沒好好說給你听過,若不是五年前我們娘兒倆被趕出了村子,只怕……唉!不說那些,今兒個,就讓我這個當娘的好好的盡一次責,把一些話好好的跟你說說。」  

秦素娘看著她,輕輕撥開了她遮擋住柑痕的瀏海。  

「蕭瀟,那一年,阿武來到我們村子的時候,看著那穿著打扮還有那輛馬車,我就明白這是我們一輩子都攀不上的貴人,若是平常,我自然不會希望你主動去攀著他,但是後來我並未攔著你們來往,不為別的,就只是因為在阿武面前,你才有點孩子樣,所以那年,你和他出去,我從來沒有過問。  

「我知道,你以前就已經打定了主意,要陪著我一起等著你爹回來,否則也不說親。只是傻孩子,我們都等了十八年了,你現在還能說是青春年少,再過幾年,你還能說上什麼好親?阿武人好,娘也看得出他有誠意,對你也有意,如果緣分真的到了,那你也別躊躇,懂嗎?」  

宛蕭瀟知道娘親向來是個天真的個性,以前約莫是她爹寵出來的,後來是她。只是,就算再天真也該知道,她和他,根本就沒有可能啊!  

人家說低門娶媳,高門嫁女,但是這低門也不能差得太多,就她這樣的姑娘,甚至還破了相,怎麼配得上他?  

就連賣肉的那個劉屠夫,長得五大三粗又是鰥夫再娶,都跟媒婆要求續娶的對象非得要頭臉齊整的,還要看起來白嫩好生養,更何況是條件比劉屠夫不知好上幾百倍的元龍武呢?  

她搖頭嘆氣,也不試著說服,只淡淡說︰「娘,別去想這些,我配不上人家,就該斷了這念想,不!應該說這念頭打開始就不能有!」  

這次換秦素娘搖頭了,「別說不能想,而是看著他為了你做了什麼,再去好好想想吧!我知道你覺得自己長得不好,臉上又有疤,除了你自己學來的一手好廚藝外,沒有別的好驕傲的,但是你又知道阿武是怎麼想的了?或許對他來說,你的其他條件都不重要,重要的就只有你這個人呢?」  

這話她說得很有底氣,早在阿武說要給鋪子換個地方時,他就已經老實招了,這輩子他就認準了蕭瀟一個,現在蕭瀟怕流言所苦,那他就幫她換個地方,他可以避開人過來,讓別人不能再說那些閑話來傷她的心。  

對她這做娘的來說,做到這樣的地步,難道還不能夠證明他的心意嗎?  

宛蕭瀟沉默著,不知道該說什麼,她本想著元龍武或許只是開個玩笑,今天娘卻告訴她要坦然面對兩個人的緣分。  

她輕輕的嘆了口氣,心煩意亂的情緒讓她感覺像是走在一條雙岔路口前,不知道該如何選擇。  

只是現在,似乎已經不是她選不選擇的問題了,因為他已經一步步逼著她說出答案來。  

她沉默許久,最後在娘期盼的眼神下,只得緩緩點頭,「我知道了,我會好好想想的。」  

秦素娘溫柔的笑看著她,用著像哄孩子的語氣輕輕的說︰「是該好好想想,蕭瀟,這輩子能夠遇到一個人願意真心待你好、你又能夠上心的人不容易,天下這麼大,卻有了這樣的緣分,怎麼能夠輕易錯過呢?」  

宛蕭瀟一震,看著娘親眼里多年來從不曾化開的愛戀,心有所感之際,卻同時有種不安不斷拉扯著她。  

只是,這時候,她還不知道那樣的不安所為何來,直到那樣的不安成了現實的時候,她才驚覺明白得太晚。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