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石秀 > 花錢買老婆 > 第十三章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花錢買老婆 第十三章

作者︰石秀

    酒吧里,楚逸朗與一群好友在喝酒,當然他身邊也有一些新物色到的女人。

    董華坐到楚逸朗身邊,「最近听說你在鬧緋聞,那女生是上次在酒吧救的那個吧,還住進你別墅了,怎麼回事?愛上她了?」

    楚逸朗笑了笑,「只是跟她玩玩,玩膩了再用錢打發。」

    一旁的女人听到他這樣說,靠近楚逸朗,在他衣領上印上一枚紅色唇印,並狐魅地一笑。

    楚逸朗並沒有在意這些,只是隨手將那女人推開。

    「我擔心你是對她有感情,只是你不知道而已。」董華輕輕一笑。

    這一句話讓楚逸朗若有所思地搖搖頭。

    他拒絕對任何一個女人產生感情,他抗拒婚姻,一切不過是他的三分鐘熱度罷了,新鮮感一退他就會結束一切,而他不知道,他家廚房里,葉小清穿著圍裙正在忙碌著。

    最近這段時間,她買了幾本食譜很認真地研究,她要用心地為楚逸朗做他喜歡吃的菜,她听說過,要得到一個男人的心,要先抓住他的胃。

    葉小清早早從市場買回最新鮮的食材,就是想要做一桌最好吃的菜,可是眼下已經是她浪費的第七份食材了,實驗失敗,她剛掌握了火候,可是鹽又放多了。

    手背往臉上抹了一下,她繼續切著食材,她知道楚逸朗快要回來了,因為心急,她不小心切到了手指,把手指含在嘴里,緊接著又繼續忙碌。

    「切記,可不要再多放鹽了。」她自言自語叮囑著自己。

    把油倒進鍋里,等油熱了,她把切好的牛肉放進去慢炒,等牛肉七分熟,她把各種調味料放進去,最後她適當地加了點鹽,關火裝盤,她挾起一小塊嘗了一下,味道剛剛好。

    她沒有想到她能夠做出這樣色香味全的炒牛肉片出來,開心得哼起歌來。

    把菜放到桌面上,盛好飯、擺好筷子,一切準備就緒,她撥通了楚逸朗的電話,但電話那頭有很悅耳的音樂,好像還有女人的聲音且距離很近。

    「我還在酒吧,晚點再回去。」

    「可是……」葉小清望了她精心做的飯菜一眼,顯得有一絲失望,「那你早點回來。」

    「知道了。」那頭掛了電話。

    葉小清坐在飯桌前,一次又一次地把涼了的菜加熱,然後等著楚逸朗。

    最後幾乎是在餐桌上趴著睡著了,她才在一陣開門聲中醒來。

    「怎麼還沒睡?」楚逸朗邊把外套脫掉,邊疑惑地望著葉小清。

    「啊……已經涼了!」葉小清站起來,端起飯菜想要加熱。

    楚逸朗走了過來,看一看她做的飯菜,「不用加熱了,我已經吃過了。」

    「可是這是我很用心做了一個晚上的。」葉小清很委屈地說。

    楚逸朗望了她一眼,他知道最近的葉小清有點奇怪,比如問他很多他根本不去考慮的問題,比如做一些他本來並不強求她做的事,他知道她在越陷越深,可是他真的不喜歡受束縛。

    「把那些菜倒了吧,我不想吃。」楚逸朗冷冷地丟下這麼一句。

    葉小清將菜放到桌面上,快步走到楚逸朗面前,一番熱情被辜負的感覺讓她很氣憤,「你跟別的女生吃飯喝酒,我可以無所謂,可是為什麼要對我這麼冷淡?」

    「我都說我已經吃了,你還想要我怎麼樣?」

    葉小清看到他白色襯衫領口上那抹唇印,頓時覺得觸目驚心,她伸出手去抓住他的衣領,「這是什麼?」

    楚逸朗低頭一瞥,想起這是酒吧里那個女人刻意靠近他,故意弄上的唇印,但他拒絕被葉小清管,握著她的手,「葉小清,你會不會管太多了?」他力氣太大,她痛叫一聲,將手縮回。

    楚逸朗有一瞬間的緊張,蹙著眉頭看著她,繼而扭過臉去,「很晚了,什麼事明天再說吧。」

    那一刻,他的漠不關心讓葉小清感覺心里好冷,「我想現在跟你講清楚。」

    「如果是談感情就免了,我不想談這個,我已經跟你說過,我還沒有打算結婚。」

    「好,既然我們沒有以後,你只是在玩我,我也總算明白了,我走了。」葉小清流淚看著他的背影。

    「放心,想走的話,現在走更不會虧,我會給你錢,只要你以後不來糾纏我就好。」

    楚逸朗隨即給了她一張支票。

    葉小清終于明白,她真的會錯意了,一直以來是她太天真了,楚逸朗根本沒有對她付出過感情,表面上他那些讓她幸福到夢里的寵溺,不過是物質與金錢堆出來的,他根本沒有用心愛過她。

    而此刻沒想到他真的會那麼冷血無情對她,她的心都快要碎了,淚水在她眼眶里打轉,一眨眼一行淚水便滑下,「你放心,我不要你的錢,以後我更不會纏你!」葉小清說完,轉過身快步離開了別墅。

    楚逸朗站在原地,他不喜歡貪心的女人,而葉小清想要的太多了,超出了他目前能給的,況且他一開始就沒打算跟她結婚。

    燈紅酒綠、霓虹燈閃爍的夜晚,楚逸朗開車在熱鬧的大街上,剛從公司加班出來,幾個平時玩得開的死黨便讓他快速到酒吧。

    自從葉小清那晚離開他的家,他又回歸過往的生活。

    等紅燈的時候,他一手握著方向盤,另一只手肘支著車窗托著下巴,望了望前方熙熙攘攘的人群,這個城市那麼大,有時候想念一張面孔卻無法尋覓。

    但他又不免自嘲,因為他不知道他是想念那張面孔,還是想念她在床上迎合他,反正不管是辦公室的沙發上,還是家里的大床上,他們纏綿的片段總是在他腦海浮現,欲罷不能,最可笑的是,他習慣了她泡的咖啡、她煮的飯菜,還有她在他身體下的感覺。

    她離開將近一周,他除了應付母親安排的相親,其它時間他都加班至深夜,然後與三五好友大醉一場,回去以後可以倒頭就睡,不然對她身體的渴求總會在無聲無息之中啃噬著他。

    「見鬼|」看著前方斑馬線走過一抹身影,他差點又看成是她,于是忍不住低罵一句。

    開動車子,一旁的手機響起,他戴上耳機。

    「怎麼還不過來?都等著你呢,美色、美酒已經就緒,只欠你了。」死黨在那頭嚷嚷。

    「知道了,馬上到。」楚逸朗說完切斷電話,他寧願去醉生夢死,也不想待在安靜的住處,讓那個影子出來折磨他。

    當他趕到酒吧,幾個死黨正與一群打扮得很性感的女人玩得正歡,楚逸朗坐在中間的位置,接過一旁一個美女遞來的酒一而盡。

    「逸朗,怎麼那麼晚才來嘛,都想死你了。」一只柔軟的手臂纏上他,那個女人也緊靠著他。

    楚逸朗側過臉看著她,伸出一只手臂擁著她的肩膀,「想我嗎?有多想?」

    那女人受寵若驚,據她所知,楚逸朗並不是一個會跟青睞他的女人搭話的人,所以她努力地讓她豐滿的身體靠近他,臉湊到楚逸朗耳邊,與他耳鬢廝磨。

    「每一分每一秒都在想。」

    「如果今天我不到場,你會跟在座的誰說這一句話?」楚逸朗的聲音只有她听得到,卻讓她在他衣襟前游移的手頓了頓。

    那女人訕笑著,「怎麼會,這句話我只對你說。」

    感覺很乏味,這女人完全勾不起他下半身半點性致,楚逸朗將那女人推離自己的身體,端起烈酒一個人獨酌。

    如果他不趕緊麻醉自己,葉小清很快就會佔據他的思緒,讓他更加難受,他會想知道她在哪里、跟什麼人在一起、在做什麼,可是卻放不下一貫的驕傲,主動去找她。

    喝了幾杯酒,楚逸朗已經有了些醉意,一旁一個穿著性感長裙的女人經過,他一把拉住了她,因為只有擁抱其它女人,才能忘記葉小清那張臉。

    可是他這一舉措嚇了他幾個死黨一跳,因為在幾個死黨的印象當中,楚逸朗還沒有饑不擇食到這種地步,見到女人就往自己的懷里拉。

    楚逸朗擁著那個女人,恍惚之間,他將想念的那張臉與眼前這張臉重迭,慢慢地傾身上前,他想要吻她。

    「先生,要不要來點啤酒?」一道熟悉的聲音傳來。

    楚逸朗驀然睜大雙眼,回過頭去,茫然四顧,燈光閃爍之中,他難以置信葉小清那張臉會出現在他眼前,他一把推開懷里那個女人,一臉驚訝地看著在鄰桌賣酒的葉小清,看到她剛離開他身邊又回來賣酒,頓時間很火大。

    而幾個死黨臉上訝異的程度不亞于楚逸朗,那個上位三分鐘的女人被楚逸朗硬生生推倒在地上,一臉不爽地爬起來,身上狼狽不堪,可是又不敢對楚逸朗表達任何不滿。

    她一出來玩就知道楚逸朗這個人,也知道楚逸朗沒人敢惹,他想要的女人隨時可以到手,他不想要的女人會被他當垃圾一樣丟掉,她自認倒霉,本來以為被楚逸朗看上,誰知道只看上她三分鐘就被他拋棄了。

    看著他正怔怔地看著一個賣酒的女生,她坐在一旁,想知道到底是什麼情況。

    葉小清臉上是一抹甜美的笑容,她站在酒席旁向客人推銷酒水,卻沒有看到楚逸朗一雙冷峻的眼緊盯著她。

    「小姐,我留意你好久了,過來這邊坐,我把你的酒都買下了。」一個看起來很多金的男人對著葉小清拍拍身邊的座位。

    在這個地方,有錢不賺的是傻瓜,葉小清陪著笑坐到他身邊,反正最多讓他抱一下,她也不會有什麼損失。

    「小姐,你叫什麼名字?我看這里那麼多女生,就你身材最棒、長得最好看了,而且我天天到這里來,其實都是為了見你一面……」那男人手搭在葉小清的肩上,湊到她耳邊說著話。

    這一幕讓楚逸朗眼中如同迸出火焰來。

    幾個死黨不明就里,明明是被楚逸朗甩了的女人,他竟然反應那麼強烈,只感覺大事不妙,可是又按捺不住想要看好戲的沖動,只好一致看著楚逸朗,看他接下來會怎麼做。

    「我叫……你叫我小清就好了,來,我們干一杯好不好?」為了錢、為了讓他以後多跟她買酒,葉小清萬般討好那個有意追她的客人。

    沒想到她沒拒絕他就算了,還刻意討好他,獨佔欲很強的楚逸朗怒火中燒,站起身來。

    「你倒過得很開心啊。」楚逸朗站到那一桌前,語氣滿是諷刺意味。

    葉小清抬起頭,臉上的笑容僵住,她沒想到楚逸朗竟然會站在眼前,頓時一顆心滿是傷感,她很想他,但想到他對她的冷淡,她就不想理他,繼續對著她的客人綻放笑容。

    楚逸朗被她晾在一邊,他捏緊了拳頭,將正在陪著笑的葉小清從那個客人身邊硬是拉了過來。

    「喂,你這人怎麼這樣,她先來陪我的。」想要追葉小清的那個男人站了起來,握著葉小清的手腕想要把葉小清搶回來。

    「拿開你的髒手,別踫她。」楚逸朗從牙縫中擠出這麼一句。

    「你講不講道理,她明明是先來陪我的。」那個男人根本不願意放手。

    下一刻,楚逸朗便朝他的臉揍了一拳,頓時尖叫聲一片,場面混亂起來。

    楚逸朗一臉憤怒地看著葉小清那張似乎受了驚嚇的小臉,他的心里久久無法平靜,他從來沒有這樣為玩過的女人在誰懷里而憤怒過,葉小清是第一個,他不明白也不想明白,只想抓緊她的手,不讓她再從眼前溜走。

    不得不承認,葉小清很意外會在這里踫上他,原本在「時光走廊」做得好好的,也有不少老顧客了,可是為了不踫上他,她故意換了家酒吧,沒想到還是踫上了。

    離開他的這段時間,她對他的思念也如影隨形,她喜歡他,但一直提醒自己不要再靠近他,因為知道差距太大,而離開後距離雖遠,但總會在忙碌之余,腦子里浮現他那張臉。

    因為對他的想念,她好幾個夜晚都徹夜難眠,但天性開朗的她第二天還是會安排好滿滿的工作,藉此遺忘對他的想念。

    工作的時候會全身心投入工作,把讓她難過的感情放在夜里,一個人獨自品嘗,是她一向的處事態度,所以她的笑容總掛在臉上,無論何時何地,她都是大大剌剌、樂觀開朗的樣子。

    「好痛,放手。」葉小清緊蹙眉頭想要掙脫他的手,卻冷淡地不去看他的臉,將他當陌生人看待,她只想努力地與他劃清界線,不要再理會他,她不想再傷心一次。

    楚逸朗眸底有幾分寒意,眼前讓他變得不像自己的罪魁禍首,竟然連看他一眼都不屑。

    酒吧內幾個死黨也終于知道,最近關于楚逸朗的緋聞不是空穴來風,果然是中了情毒才夜夜賣醉,而那個想弄明白真相的女人也悻悻然離席,去別處找樂子。

    楚逸朗不理會周圍的目光,強行將葉小清帶走。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