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石秀 > 花錢買老婆 > 第八章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花錢買老婆 第八章

作者︰石秀

    「小清,你想吃什麼?」楚逸朗一只手摟在葉小清的腰際,和她看同一本菜單。

    「楚……」楚逸朗那只握在她腰側的手有些不規矩,葉小清剛想讓他不要將手放在她那位置,可是楚逸朗投以她意味深長的一眼,她急忙改口。

    「逸朗,我還不是很餓,不如你先點。」葉小清臉上澀紅,很不自在,恨不得馬上把戲演完,好讓她狠狠地踹他一腳。

    「那先點喝的,等想到要吃什麼了再點,好嗎?」楚逸朗難得的溫柔對她,害她差點產生錯覺。

    「好,我就喝杯熱奶茶吧。」葉小清的手指點在熱這一欄。

    「服務生,兩杯熱奶茶。」楚逸朗吩咐一旁的服務生。

    李婉如看著他們演戲,當她的眼神掠過楚逸朗的領帶,那顏色不是楚逸朗喜歡的,她有一絲疑惑,楚逸朗從來不會用不喜歡的東西,眉頭一皺,她心生一計。

    「逸朗,你怎麼會系這條領帶,這不是你最不喜歡的色系嗎?」自從楚逸朗從國外歸來後,她在一次應酬上再次看到楚逸朗,得知童年玩伴的他還單身,她便認定是他了,當然和她爭的還有周子媚,她從小到大一路明爭暗斗的玩伴。

    當時幾個小孩因為父母生意上的合作,經常走到一塊,所以相當熟悉,但自從楚逸朗出國,她就轉移了注意力,沒想到他回來以後,已經由當初那個帥氣驕傲、目中無人的男孩,變成一個成熟穩重、更有擔當的優質男人,她又不惜一切和一直暗戀他的周子媚進行爭奪之戰。

    只要是有關于他的,從飲食偏好到衣著品味,事無巨細,她全都調查過,她的個性好勝,根本不在乎他身邊有多少女人,她的目標是有朝一日成為他明媒正娶的妻子,馳名海外的金品集團未來的女主人。

    楚逸朗低頭看了一眼領帶,這是葉小清早上為他選的,自從葉小清成為他的兼職女友,他原來整齊有序的品味與習慣也迅速發生了變化,就連這條差點被他扔進垃圾桶的領帶都會莫名其妙地掛在他的脖子上。

    「咳咳咳……」端起服務生送來的奶茶,剛喝過一口的葉小清听到這些嗆了一下,開始拼命地咳嗽,畢竟楚逸朗系的領帶是她的杰作。

    「本來是應該扔進垃圾桶的,可是因為是我親愛的女友為我系上的,所以我反而喜歡上它了,沒辦法,經過她手的東西都會轉廢為寶。」楚逸朗輕輕地擰一下領結,想起早上葉小清隨手就拿起這條領帶幫他系上,而他竟然沒留意。

    「對啊,我早上為他系好的時候,他還說我系得很好看呢。」葉小清決定不要讓自己那麼被動,她開始進入角色,伸手在楚逸朗襟前的領帶上撫過,握著他的衣襟,一臉的笑顏。

    李婉如臉色一沉,「你們住在一起了?」據她所知,沒有女人可以住進他的私人別墅,她相信葉小清絕不可能是個例外。

    「有問題嗎?她會是我以後的老婆,提前同居沒什麼好奇怪的。」楚逸朗充滿愛意的眼神望著葉小清,一只手輕輕地揉著她的肩頭。

    葉小清雙眼一亮,卻又覺得楚逸朗戲演得有些過了,嘴角微微有些抽動,什麼以後的老婆,還只是兼職的冒牌女友好不好。

    李婉如再也受不了了,她明明知道楚逸朗不會對一個女人那麼親密,還讓她住進他的別墅,可是眼前的一切她不得不相信,她倏地站起來,「逸朗,你知道我很喜歡你,不管你是不是跟別的女人在一起,我都相信我深得你父母的喜愛,我才會是你的終身伴侶。」

    楚逸朗的臉一下子變得陰沉,如果不是母親總拿她在他耳邊煩他,他也不會出此下策,用葉小清當擋箭牌,好讓她死心。

    「好,那我們就一次把話說清楚,我已經有想要的女人了,請你不要再來煩我,別自取其辱。」楚逸朗臉色不是很好看。

    「難道你心里就一點都沒有我嗎?不然你又為什麼大費周章地找人來演戲,想氣跑我?」李婉如生氣地說。

    「我很明白地告訴你,這不是在演戲,這段時間我不得不佩服你的手腕,懂得權衡時弊、討好我的父母,說實話,我的父親是以利益為重,恨不得讓兩家聯姻,可是你別忘了,娶不娶你,最終要點頭的那個人是我,而我很明確告訴你,別白費心機了,你不是我想要的那盤菜。」

    看到李婉如的臉色越來越不好看,他擔心她受不了刺激會發瘋,楚逸朗站起身,牽著葉小清離開了她訂的席位。

    飯店門外,楚逸朗松開了葉小清的手,重重地舒了口氣。

    「這樣做……真的可以嗎?」葉小清抬頭看著楚逸朗的臉,有些擔心後續問題。

    「不用擔心,李婉如這個人爭強好勝,就是要有人挫挫她的銳氣,畢竟不喜歡就是不喜歡,拖下去對彼此都沒好處。」

    「那還好。」葉小清松了口氣。

    「剛才你的動作很生硬,差點就穿幫了,下次不準你有這樣的情況出現。」

    「我第一次被男生摟著腰,真的很不舒服嘛。」葉小清整理一下自己的衣服。

    「再摟幾次你就習慣了,要知道,另一半的薪水要你配合得好才有得領。」楚逸朗一手插口袋,等服務生把他的車子開過來。

    「真是黑心老板,有夠挑剔。」葉小清指著楚逸朗的胸口,忽然她瞪圓了雙眼,怔怔地望著楚逸朗身後的方向。

    「她、她來了。」葉小清結結巴巴的,因為緊張,短短的一句話都說得艱難。

    「傻瓜,她又不是鬼,那麼緊張干嘛?」楚逸朗邊微笑說著,下一秒,葉小清便身不由己地被楚逸朗一把摟進懷里,他的唇也很快覆上了她的,灼熱如火般燃燒著她。

    突如其來的吻殺葉小清一個措手不及,楚逸朗的大掌緊按在她身後,讓她緊貼他的懷抱。

    葉小清緊抓著他的衣襟,他的吻險些讓她背過氣去,可是她連掙脫的力氣都沒有,全身像是虛脫了一般,整個人被他吻得暈頭轉向。

    他嫻熟的吻技很快讓她感覺如痴如醉,不再是一開始的抗拒,但理智告訴她周圍的人很多,她必須阻止,半推半就之間,給他一種欲拒還迎的錯覺,他吻得更加激烈。

    直到服務生把車子開到身邊,李婉如也氣得從他身後跑遠,楚逸朗才意猶未盡地松開懷里的人兒,讓她上車。

    啟動車子,楚逸朗看了看一旁驚魂未定的葉小清,品嘗過她的甜美,差點欲罷不能。

    「還好嗎?」楚逸朗伸出一只手握著她的手。

    葉小清抬眸看他一眼,忙縮回自己的手,「你犯規了!」

    「這是特殊情況,我也是被逼的,但我希望你是享受這個過程的,不過是嘴唇踫一下而已,沒什麼大不了。」楚逸朗微笑。

    「如果只是嘴唇踫一下還好,可是在我看來那是接吻,接吻耶!是戀人之間才會發生的事情好不好,而且不是說好不可以有男女朋友之實嗎?不是說好不可以做身體接觸嗎?」

    葉小清連聲質問他。

    「傻瓜,很多需要應變的情況,可能你還不懂,接個吻不算什麼,我們之間的關系你忘了嗎?就當是演戲好了,你必須要有敬業精神。」

    「如果每演一次戲都要讓你親一下,我……我不是虧死了?」葉小清非常地不樂意。

    「那是你的榮幸才對,不知道有多少女人為了要我一個吻而爭得頭破血流,甚至成為她們一輩子的白日夢。」楚逸朗指尖輕敲著方向盤。

    「可是我不是那些女人之一,我只是跟你簽合約工作,不是讓你隨便親的。」葉小清越想越氣。

    忽然車子一個急煞,葉小清嚇得驚叫一聲,而楚逸朗一手握著方向盤,另一只手臂正擋在她胸前,做出保護她的姿勢。

    葉小清驚魂甫定地看著眼前那輛違規的車子開走,低下頭瞪大雙眼,看著正護著她的那只手臂,不知為什麼,竟然有種滿滿的安全感在心里流淌。

    楚逸朗收回手臂,盯著那逃逸的車子,再回過頭望著葉小清,「你沒事吧?」

    「嗯,還好。」葉小清微微一笑,有點難以理解他在意料不及的危險關頭會對她那麼關心。

    「那好,我們言歸正傳,人的心緒難以捉摸、變幻無常,所以有的時候我可能會做出一些驚人的舉動,放心,我會對你做出補償的,今天晚上我藉吻你這種做法讓那位纏人的大小姐離開,那這個吻帶給你的精神與名譽損傷,我會賠你一千塊,反正你明白你的身分就好。」

    「這些是可以用錢來衡量的嗎?」而且還是標價一千,葉小清把他的好暫拋一邊,為他沒有道理的話氣得杏目圓睜。

    楚逸朗無來由地愉悅,「那我可以還你一個吻,那就不拖不欠了,怎樣?」

    「不行!吻都吻了,我要錢。」葉小清仰起小臉,她才不會那麼笨,有錢不拿。

    「先記下來,到時一並還你。」楚逸朗悠閑地開著車。

    葉小清氣結,「你的意思是這種吻還會有第二次、第三次嗎?」

    「看情況吧。」楚逸朗漫不經心的口吻。

    「我不同意。」葉小清一雙手交叉橫在面前。

    楚逸朗將車子開到路邊停下、解下安全帶,傾身將葉小清圈在她的座位上,一張臉湊近她,神情很嚴肅的樣子。

    「你想干嘛?」葉小清怯怯地問。

    楚逸朗忽然露齒一笑,用曖昧的眼神著她,看到葉小清眼里閃爍的怯意,楚逸朗端正地坐好,系好安全帶繼續開車。

    「好吧,我盡量控制。」

    「你先送我回去吧,我還有工作沒做完。」葉小清望著他的側臉。

    「我們先回公司二樓餐廳吃飯,然後到樓下的超市去采購,反正冰箱也沒什麼食材了,到時候我會讓司機送你回去。」楚逸朗將車子駛向自己公司的方向。

    楚逸朗與葉小清吃過飯剛到一樓超市,一行工作人員便緊隨他身後,好像要馬上進入工作狀態。

    葉小清感覺自己站在楚逸朗身邊有點格格不入,想要溜走卻被楚逸朗一把抓住她,將她拉回他身邊。

    楚逸朗的嘴巴貼近她耳邊,「沒有經過我的允許,你怎麼可以離開我身邊?」

    「我……我不想影響你工作嘛,呵呵。」葉小清被他牽制著,只能傻笑敷衍他。

    「跟著我,如果不跟我在一起,你怎麼知道我的口味、我的習慣?怎麼去采購我想吃的東西?」楚逸朗松開她卻緊扣她的手,儼然是戀人在逛超市的樣子。

    身後的助理很識趣地拉來一輛購物車跟在他們身後。

    幾個下屬對總經理又有新獵物心照不宣,紛紛拿著筆記本,一邊跟隨他們,一邊听著楚逸朗總結的意見。

    從顧客的需求到顧客的滿意度,他們都一一了解,最後他們才被楚逸朗打發,留下推著滿載物品的助理充當他們的佣人。

    當葉小清被楚逸朗送上車並讓他的司機送回家,她終于明白那個男人有多難搞。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