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蘿絲小姐 > 良妻從天降 > 第二十九章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良妻從天降 第二十九章

作者︰蘿絲小姐

    「爹,娘,剛剛我看到他了,這表示我跟那個世界依然還有連結,我不相信一點辦法都沒有。」楚棠幽幽出聲。

    「那只是你的幻影,不要再胡思亂想。」高柏雖然也不舍女兒,但還是板著臉駁斥。

    「爹爹,難道我肚子里的孩子也是幻影嗎?」她半坐起身,在看到父親錯愕的神色時點頭,「沒錯,我肚子里有他的孩子了,這也證明著我跟那個世界的連結。」

    或許剛剛的景象便是因此而產生的?孩子也想念父親,所以才跨越時空的阻隔,讓他們相見嗎?

    這麼一想,她臉上露出了溫柔的神色,輕撫著自己的肚子。

    「你早就知道了?」高柏將目光望向沒有顯露震驚之色的妻子。

    管管抿緊唇,輕輕頷首,「已經三個月了……」

    三個月,那表示非生不可了?他的靈魂是從現代穿越過來附身在楚祈身上的,所以對于婚前性行為的觀念並不是那麼迂腐,但事情發生在自己女兒身上,竟然還是未婚生子,他一時之間也無法接受。

    況且這里不比現代社會,女子出嫁前就跟別人發生關系,這是要浸豬籠的啊。

    高柏痛心疾首的看著女兒,「你是故意拖到現在才告訴我的」否則為了女兒,他絕對不會讓她留下這個孩子。

    「爹,女兒對不起您,您的養育之恩今生無法回報,只待來生。」楚棠掙扎著下床,跪拜在地。

    管管趕緊扶起她,「你是有身孕的人,小心啊。」

    「娘……您也請受棠兒一拜。」她轉向管管叩拜。

    「我的女兒啊,娘舍不得你。」管管扶起女兒,與她相擁而泣。

    高柏的眸底也蓄了水氣,最後甩袖,無奈的道︰「罷了,我不管你了,你想干麼就干麼吧。」說完便轉身離開。

    楚棠看著父親的背影,知道這代表他的退讓,淚中帶笑,又朝他拜了一拜。

    「你爹怕你觸景傷情,命人藏起你當初回來時穿的衣物。」管管將洗淨疊好的衣褲交給女兒,「其實你爹最疼愛你了,他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你。」

    「我知道。」楚棠接過衣物,看著現代的服飾,在二十一世紀的生活瞬間又涌入腦海,恍如隔世。

    管管憐愛的摸摸女兒的臉頰,輕嘆口氣,轉身走了出去。

    一等母親離開,她忍不住將衣物緊緊擁在懷中,迫不及待地換上。

    自從父親的禁令解除之後,她就又回到埋首書堆的日子——當初父親只是將書收起,並未焚毀。

    這些日子,她發現有幾本書冊上都提到不管什麼方式,若要轉換空間,最重要的便是與當地的連結,這也證明她認為能與京波相見的情況,是因腹中孩子與滿月相應和所產生的結果。

    但只有孩子似乎還不足以打開時空之門,必須有更多的輔助物,所以她請求母親替她帶來當初她回到大楚時所穿著的現代衣物換上,或許在今晚這個滿月之日,她可以試著回到現代……

    重新打扮成現代人,楚棠手撫過腰際,正打算摸摸肚皮贊許寶寶的乖巧時,卻在掠過褲子口袋時感受到一個硬物的存在。

    她愣了下,連忙將手探進去,再伸出時,手掌上多了一個小盒子。

    她靈光一閃,突然想起當時京涓突然上門找她,所以她自枕下取出盒子之後就匆匆放入口袋,之後發生了一連串的事情,便徹底忘記它了。

    這里面放的會是什麼呢?為何京波要特地藏在枕下?

    楚棠好奇地將盒子打開,一顆閃爍著璀璨光芒的鑽石戒指映入眼簾,她拿起戒指,雖然不懂這東西的價值,卻被晶瑩剔透的光彩給深深吸引住。

    「好美……」她知道這叫做戒指,她曾在姑姑手上看過,但卻沒看過這麼美的戒指。

    難道……這是京波悄悄買來送給她的?

    楚棠還在臆測,目光卻瞄到盒子里折疊著一張小紙條。

    她將紙條打開,只見上面剛勁有力的字跡寫著——愛你,永生永世。

    是他的筆跡,是京波沒錯!

    淚水瞬間攻佔了眼眸,她內心激動不已,輕顫著將戒指套入手中。

    說時遲那時快,一道刺眼的白光突然自她的肚皮射出,與戒指迸出的光芒交纏輝映,在楚棠驚喜的神色中,將她整個人包圍……

    「換我了啦,你抱太久了。」楚婧抗議的聲音在房內響起。

    「等等,我才剛抱。」京岷頭一次不順著愛妻,反而將身子背對著她,大步走開。

    「京岷,你等等,把寶寶還給我——」楚婧跟著追上前,讓躺在床上的楚棠與陪在她身旁的京波忍不住輕笑出聲。

    「我去看看。」楚棠掀開棉被就要跟著走出去。

    「不行,你給我躺下好好休息。」

    「我已經躺一個多月了,就算是坐月子也該結束了,再躺我骨頭就要散了。」楚棠不依的嬌嗔。

    「你身體真的都沒有不舒服了?」京波邊說邊往門邊走去。

    「真的,你看我都被你養得肥了一圈,身體壯得跟頭牛似的。」這倒是真的,她都能感覺自己的腰好似掛上了一圈肥豬肉,誰讓她生產時失血過多,在鬼門關前晃了一圈,讓京波以為又要失去她,差點沒發瘋。

    所以產後他完全不讓她做事,茶來伸手,飯來張口,將她伺候得像皇後娘娘。

    「那就好。」京波點點頭,手卻在門把處按了下,傳來喀答的上鎖聲。

    「你干麼鎖門?」楚棠瞥見他壞壞的笑容,心髒不由得漏跳了好幾拍。

    「免得有人來打擾。」他爬上床在她身邊躺下,迫不及待將她擁入懷中。

    「你瘋了?爸媽都在外面……」她嬌羞抗議,身體卻誠實的朝他依偎過去。

    「他們現在眼中只有寶寶,不會想到我們。」京波雙掌捧起楚棠的臉蛋,深情的凝視著她。

    他的目光灼熱貪戀,彷佛永遠都看不夠她似的。

    楚棠迎上他纏綿悱惻的視線,鼻子不由得酸了起來——但是因為喜悅。

    那一天,她因為他對她濃烈真摯的愛情與體內孩子的呼應,沒有經歷任何危險就打開了穿越時空的閘道,順利回到這里後就急忙回到京家,並將一切告知張碩秋,哀求她出面證明自己就是程盈慧,張碩秋知道程盈慧已死,且是因為跟其他男人間的不倫糾葛而導致殺機,心里悲痛萬分,為了維護孫女最後的名聲,最終答應幫忙。

    不過事情能如此順利進行,還得多虧方言燁的暗中幫忙。

    或許是自覺曾對楚棠施暴而心懷愧疚,他私下運用關系將她的DNA檢體與女尸的DNA檢體掉包,更證實了她才是程盈慧,而那名女尸的身分就此成謎。

    京波即刻被釋放,他們總算得以團圓。

    至于傅紫峻,在楚棠向警方表示自己失蹤是傅紫峻所為,並且曾向她透漏殺害女子棄尸山區一事後,警方懷疑是傅紫峻為了報復京家反對他跟京涓交往而陷害京波,在不知不覺的狀況下取得京波的頭發放置在女尸上,以此誣陷他並脫罪。

    警方事後在大陸找到了他,卻發現他人已瘋癲,被強制關在精神病院中,嘴里不斷喃喃念著「見鬼了」、「尸體明明還在,人卻出現在眼前」等等的瘋言瘋語,鎮日驚恐地躲在棉被中拜托鬼魂不要找他報仇,因此也無法再查證什麼。

    京波後來查到,原來傅紫峻就是程盈慧好友口中那個她打算甩掉的牛郎,只是傅紫峻太狡猾,從一開始就是用假名與偽造的身分證,甚至在離職之後搬離租屋處,連容貌都整形過,刻意沒有留下任何痕跡,也難怪可以隱藏的這麼好而沒被發現。

    而程盈慧的尸體會被發現,應該就是他離開前忍不住心中疑惑,去挖開探看,大驚失色下匆忙逃離現場而無暇掩埋妥當的關系吧。

    京涓總算接受了傅紫峻是壞人的事實,但她並沒有傷心太久,很快就又投入另一段熱戀,這次是個外國人,來台灣教美語的,雖然依舊讓人不放心,但至少這個外國人是個單純的人。

    「沒想到我還能有這樣抱著你的一天。」京波宛若擁抱著珍寶,略微粗糙的指節摩娑著她的臉。

    「哼,有人還要我忘記他呢。」楚棠佯嗔的噘起唇。

    「我是為你好——」他的話被她抵在唇上的蔥白縴指給止住。

    「如果是為我好就答應我,不管什麼狀況,生同衾、死同穴,永遠不許你再說那種話了。」想起那陣子吃的苦頭,楚棠的眼眶忍不住紅了起來。

    「知道了,是我不好,別哭。」京波的心猛的抽緊,俊美的臉龐充滿自責。

    她點點頭,露出動人的粲笑,「我不哭。」淚水在分離時已經流盡,現在開始,她不再流淚。

    「會後悔嗎?」京波憐惜的問,她回來後經過張碩秋同意,便將古籍給焚毀,除了不希望古籍哪天外流被人利用,同時也算是跟大楚及爹娘告別的儀式。

    「不舍,但無悔。只有你在的地方,才是我最終的歸處。」她毫不遲疑地道,彎起唇瓣,輕喃,「愛你,永生永世。」那是他給她的承諾,也是她給他的回應。

    京波勾起一抹滿足的幸福笑容,低頭深深吻上了她的唇。

    生同衾,死同穴,魂魄亦相隨。跨越時空情緣繁,永生永世不分離。

    【全書完】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