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梅貝兒 > 二手妻(上)︰恩恩相報 > 第二十九章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二手妻(上)︰恩恩相報 第二十九章

作者︰梅貝兒

    「哇……」沒過多久,阿貴猛地驚醒過來,連忙甩了甩腦袋,趕緊找一些事來做,于是提起茶壺,朝睿仙比劃兩下,意思是要去燒水泡茶。

    睿仙原本覺得有些不妥,因為這麼一來,艙房內就只剩下她和炎承霄,孤男寡女共處一室,總是不太好,可是又想只要坦坦蕩蕩,別人又能說什麼,于是輕頷了下首,表示知道了。

    待阿貴一走,她很自然地睇向坐在對面的男人,不知何時,炎承霄已經換了姿勢,把頭趴在桌上,用手當枕,就這麼睡著了。

    「怎麼連他也睡著了?」睿仙失笑地說。

    看著趴在桌上熟睡的男人,睿仙又想起要回華亭縣探親和掃墓的事,既然他早晚都會知道真相,還是該由自己親口來說。

    她合上看了一半的書,不禁考慮,是在到江臨府之前提比較好,還是等辦完正事之後再說。

    「呃……嗯……」突然之間,炎承霄發出一連串斷斷續續的夢囈。「不……不要……唔……走開……」

    「四爺?」她喚了一聲,對方並沒有醒來。

    在睡夢當中,炎承霄看到好幾道強烈的白光出現在眼前,冰冷、刺眼,讓他全身打顫,不禁害怕地閉上眼皮,以為這樣就看不到了。

    「不……不要……唔……殺她……」他口中不住地喃道。

    睿仙見他似乎作了惡夢,不禁起身,走到炎承霄身旁,接著伸出小手,輕拍兩下肩頭,試圖叫醒他。

    「四爺!四爺!」

    眼看叫不醒,睿仙索性多用點力氣來推。「四爺……」

    「喝!」炎承霄倒抽一口涼氣,猛地坐直身軀,也下意識地抓住她的手腕,彷佛是溺水的人,總算抓到浮木,終于得救了。

    見他額頭布滿冷汗,俊臉上還殘留一絲懼意,睿仙連忙安撫。「只不過是夢,已經沒事了……」

    炎承霄喘了好幾口氣,也回到現實。「我睡著了?」

    「是。」她輕問。「是作了什麼樣的夢?」

    他想了一下。「我不記得了。」

    睿仙還是第一次見他臉上露出驚惶之色。「可惜我听不清楚四爺方才說了些什麼,不過那個夢應該很嚇人。」

    「阿貴也說自從我受傷之後,夜里就常作惡夢,不過一醒來就不記得了。」他的呼吸總算漸漸平穩下來,不再那麼急促,不過余悸猶存,連自己都不禁要問,究竟是什麼夢,把自己嚇成這樣?

    她心中一動。「那真是夢嗎?」

    「什麼意思?」炎承霄心想夢不就是夢,還會是什麼?

    「因為表姨父曾經說過四爺的雙眼之所以突然失明,又找不出原因,應是心理創傷所致,會不會跟所作的夢有關?」睿仙不禁把兩者聯想在一起。

    炎承霄失笑一聲。「那不過是夢,又豈能傷得了我。」

    「若是曾經發生過的事呢?」就好像她經常作重生之前的夢,那些都是曾經發生過的事實。

    他認真地想了一下。「就算如此,我也不記得夢的內容。」

    「下回四爺再作同樣的夢,可得要記住才行。」睿仙打趣地說。

    「我盡力。」這個建議讓他不禁笑了。

    睿仙這時才注意到自己的右手腕還被他抓著,想把它抽回去,可炎承霄偏偏不肯松開。「四爺……該放手了!」

    「要是我不放呢?」炎承霄話中有話。

    她又使了點力,還是抽不回來。「要是讓人看見……」

    「我娶你!」他脫口而出,不過等到真的說出口,也更加確信自己的心意。

    「不是納來當妾,而是娶為正室。」

    「四爺……」睿仙頓時有些慌了,因為還沒說出有關自己的過去,好讓他有時間考慮清楚,將來要面對多大的阻力和困難。

    炎承霄以為她還是不願意。「我是真心的,也相信你死去的相公,他會希望有個男人來照顧你下半輩子。」

    「四爺先放手……」這樣她沒辦法說話。

    他索性從椅上起來。「還是你嫌棄我是個瞎子?」

    「當然不是!」睿仙立刻加以駁斥。

    「既然不是,那麼又是為什麼?」他向來自恃甚高,認為沒有一個女子會拒絕自己的求親,可是面對姚氏,卻有相當大的不確定,只因她口口聲聲說忘不了死去的相公,要為他守寡,跟一個死掉的男人爭,是很難贏得了的。「你對我……就真的一點都不動心?」

    睿仙眼圈一熱,心跟著軟了,自然也松了口。「若真是一點都不動心,那事情就好辦多了。」

    「你是說……」听她親口承認對自己的心意,炎承霄俊臉不禁透出濃濃的喜色,簡直快要飛上天了,另一只手則握住她的肩頭,非得到一個答案不可。「那麼你在擔心什麼?擔心別人指責你無法為死去的丈夫守節?」

    她搖了下螓首。「不是。」

    「那麼究竟為什麼?」他非問個清楚不可。

    「因為我對四爺,還有其他的人都說了謊,其實我並非是個寡婦……」睿仙喉頭一梗,向他坦白。「而是被休離的棄婦。」

    聞言,炎承霄當場愣住。「你說什麼?」

    「因為表姨母顧慮到我的名節,才跟所有人說我是個寡婦,其實我是個犯了七出之罪,被夫家嫌棄、相公休離的女子,怎麼配得上四爺。」她終于親口道出實情,對于女子來說,這個污點是一輩子也洗不掉。

    炎承霄本能地松開了手,再確認一次。「你真的不是寡婦,而是……」

    「而是棄婦。」她主動接下他說不出的字眼。

    寡婦可以再嫁,不過若能一生守節,更會受人敬重,可是棄婦就不同了,不管是和離或休離,都會讓人瞧不起,兩者有很大的差別。

    他嘴巴一開一合。「為何不早點告訴我?」

    「既然不打算再嫁,說不說出來都無關緊要,就算真的對四爺動了心,也只想放在心里,不敢奢望有開花結果的一天……」睿仙強忍淚水地說。「可是四爺卻開口求親了,那麼我就不得不說實話。」

    聞言,炎承霄不禁跌坐回椅上,俊臉有些蒼白。「……你該早點說的。」語氣中帶著幾分指責的意味。

    睿仙心口一陣緊縮,眼淚登時滾落下來,不過唇畔還是噙了抹微顫的笑意。

    「四爺盡管放心,艙房里就只有咱們兩個人,你不說、我不說,便不會有人知道,就當作這件事不曾發生過,把它忘了吧。」

    說完,她便強迫自己移動腳步,然後開門出去,回到隔壁艙房之後,當門扉關上那一瞬間,便扶著門板,跪倒在地。

    「嗚……嗚……」圍堵不了的哭聲頓時從睿仙口中傾瀉而出。

    天底下有哪一個女子想當棄婦,可是她不這麼做,接下來的命運只會更加悲慘,又有誰能夠理解自己的苦衷,憑什麼責怪她?

    不過這樣也好,四爺可以不必再左右為難,也不必煞費苦心,一一去說服皇上和家人同意娶她為正室,更不必因為娶了個棄婦而遭人在背後恥笑,睿仙更不必覺得虧欠。

    無論是四郎哥,還是四爺,她都不能嫁。

    就算五娘說過自己將來會嫁給四爺,成為她的四嬸,可若老天爺又從中作梗,或者他們之中有人退縮、反悔了,命運隨時都有可能出現不一樣的變化,不可能再照著原本的人生走。

    當她哭到眼淚都干了,只剩下微弱的抽噎,才慢慢地站起身,先去洗了把臉,免得眼皮紅腫,無法見人。

    「不是都決定這輩子不再嫁人了嗎?又為何哭成這樣?」睿仙不禁罵自己沒用。「比起重生之前,帶著遺憾死去,這又算得了什麼……」

    老天爺已經待她不薄,不該奢求太多,那是會遭天譴的。

    只不過是一點小事,她可以熬過去的。

    「……小姐,你在里頭嗎?小姐快開門……」春梅終于把瞌睡蟲趕跑,卻不見主子的身影,問四爺,四爺不說話,臉色也不太對,趕忙回艙房來。

    睿仙做了幾個深呼吸,才把門閂拉開。

    「小姐怎麼哭了?」她驚問。

    「沒有,只不過是書看太久,眼楮很不舒服。」她隨便編了個借口。

    春梅半信半疑,因為怎麼看都像哭過了。「那小姐就別看了。」

    「嗯。」低落的心情,讓睿仙連說話都失去力氣。

    請看橘子說1085《二手妻下:不離不棄》。

    【上部完,請看下部】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