蜂鳥小說網
簡體版
登入注冊
首頁 > 言情小說 > 簡瓔 > 天價桃花夫 > 第六章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天價桃花夫 第六章

作者︰簡瓔

海爵直到確定衛東人已經走遠才問︰「他是什麼時候來的?」  

「姊姊過世之後。」她平淡地說︰「可能是只剩我一個孩子吧,爸爸很擔心,就透過他的好朋友,找到業界風評最好的保鏢公司聘用他的,他是少林武校的菁英,品性信得過。」  

她蹙眉瞪著嘻皮笑臉的他,心中有數是怎麼回事,反正跟倪珊脫不了關系,等她從健身房回來再找倪珊算帳!  

他這是在干麼?  

雖然她一直知道健身房是個欲望流動的區域,但那名有點年紀的貴婦也做得太明顯了,她把手擱在海爵的肩上,還一臉曖昧,一直猛眨眼放電。  

而他,他是不懂得拒絕嗎?為什麼任由那年紀足以當他媽的女人對他調情?甚至好像也樂在其中?  

她就不懂了,是她來健身,他是來保護她的,是她的保鏢,為什麼他也要換上展現體魄的緊身健身衣?他要展示身材給誰看?給這里有錢有閑的貴婦們看嗎?  

「抱歉,我今天狀態不太好,就到這里吧!我再跟你約時間。」  

他搞得她無心健身,光看他那如魚得水的樣子她就火大!  

她憤然地朝他走過去,而他正專注的跟那名珠光寶氣的貴婦談天,絲毫沒感覺她靠近。  

「你這是三頭肌嗎?喔∼看到你這緊身衣下的結實肌肉,我全身都興奮起來了。」貴婦嬌滴滴地朝他眨眼。「你真的不是這里的教練嗎?可是我很想讓你指導耶……」  

海爵從容一笑。「您抬愛了,我真的不是健身教練。」  

貴婦用力嘟嘟唇賣萌道︰「討∼厭∼如果不是教練的話,那你是做什麼的?說說看啊,是在哪里表演猛男秀嗎?我可以找朋友去捧場喔。」  

海爵笑了笑。「我是保鏢。」  

「保鏢啊!」貴婦的手指順著海爵的胸膛一直往下摸。「哎喲∼保鏢的笑容怎麼會這麼迷人啊?真是陽光保鏢哩!」  

白姝娜氣結的瞪著他們,她好想打掉那女人的手,更想打掉海爵臉上的笑容!  

他到底在樂什麼?有必要那樣一直賣弄他的招牌微笑嗎?  

她憤然介入他們中間,犀利的看著海爵,存心給他難看,冷聲道︰「要走了,你在這里做什麼?你這樣算是有在保護我的生命安全嗎?」  

海爵故作訝異的看著她。「這麼快?時間到了嗎?」  

「時間還沒到就不能走嗎?」她冷然反問。  

「原來你就是他的雇主啊!」貴婦上下打量著她,立刻扞衛起海爵來,「你對他說話也客氣點,雖然他是你請的,但也有人權,這點道理你不會不懂吧?」  

白姝娜的表情更加難看了,才認識沒多久竟然就開始幫海爵說話,她真是開了眼界。  

她用冷得不能再冷的聲音問︰「夫人,請問你是哪一位?」  

貴婦傲然的抬起了下巴。「我是和雅美容SPA集團的董事長,我就是莊和雅本人。」  

裝和雅?這名字還真搞笑。  

她知道這個女人,二十年前喪夫,自己從小美容院做起,以低價取勝,現在已經是年營收破數億的美容集團,也開了好幾間非常高級的美容精品館,專門賺女人的錢,而她本身的癖好就是愛猛男,喜歡結交年輕的男人。  

「如果你只是她的保鏢,那麼我來包養你怎麼樣?」莊和雅無視他人的存在,直接對海爵調情。「我真的很中意你,你這發達的肌肉……」她又伸手捏捏海爵的肩膀,笑得花枝亂顫。「好有彈性喔,到底在哪練的?」  

「過獎了,夫人。」  

白姝娜不敢置信的瞪著他。  

他不嚇阻就算了,居然還欣然接受那女人的性騷擾,他真的要這樣自甘墮落嗎?她真的看不下去了……  

「我們坦白一點吧!我有錢,而你有年輕的……」莊和雅沒說完,但她用眼神將海爵從頭到腳很露骨的打量一遍,接著她也不拐彎抹角,很直接地說︰「我想包養你,你覺得怎麼樣?一個月一百萬夠不夠?當然,那只是零花,你住的地方、開的車子,我都會幫你安排。」  

白姝娜不禁惱怒起來。  

他們當她是透明人嗎?居然在她的面前談交易?  

「如果你有困難的話,我還可以先開張支票給你。」莊和雅大方地說︰「一千萬可以嗎?還是……」  

「不可以!」她猛然打斷了莊和雅。「我是他現在的雇主,要包養也是我先包養,我有優先權,就像房租到期時,原來的房客有優先續約權一樣,我可以優先包養他!」  

莊和雅無法理解的瞪著她。「你在說什麼啊小姐?你年紀輕輕又這麼漂亮,干麼包養男人?找個男朋友不是更好?」  

白姝娜揚起嘴角,以冰冷的聲音說︰「我對找男朋友沒興趣,也沒時間,我就是要包養他!」  

海爵笑了,他失笑地對她搖了搖頭,一副她在說天方夜譚的模樣。「不可能,你怎麼可能包養我?別說笑了,這是太陽打西邊出來都不會發生的事。」  

「為什麼不可能?你以為我還是當年那個青澀的小女孩嗎?」她一陣搶白。「這些年來我閱人無數,累積了豐富的經驗,只是包養一個男人根本沒什麼,除非是你在怕我,沒把握能滿足我,所以才不敢讓我包養你。」  

莊和雅頗為意外的嘖嘖兩聲,「想不到現在的小姐說話這麼大膽,時代真的變了,還以為只有我這種沒有老公的寡婦才要用錢買男人,原來你們年輕小姐的需求也這麼大啊。」  

白姝娜羞得耳根子都紅了,表面仍強作鎮定,內心卻不斷哀嚎。  

她究竟在說什麼?她要包養海爵?她是不是瘋了?還講什麼混話……真要命!現在後悔來得及嗎?  

「那麼,你打算用什麼價碼包養我?」海爵笑瞅著她,戲謔地問︰「這位夫人剛剛說每月一百萬的零花,加上房子、車子,以及有需要的話,可以先給我一千萬……嘖嘖,我不知道自己原來這麼值錢。」  

「是啊,你打算出多少?」莊和雅上下打量她。「不要只是空口白話,看你這麼年輕,應該也只是說說而已吧?」  

「莊董事長,這是我跟我保鏢之間的事,可以請你離開嗎?」白姝娜不客氣的說完,看著海爵,傲然道︰「一千萬美金,我用一千萬美金包養你,現在就可以開即期支票。」  

「一千萬美金?!」莊和雅屏息地瞪大了眼楮。「你在開玩笑嗎?」  

白姝娜冷淡的說︰「是玩笑與否,跟莊董事長好像沒關系吧?」她的目光移向海爵。「如何?你同意嗎?」  

「一千萬美金是嗎?」海爵嘴角噙著笑意,好像他才是那個包養她的金主。  

她不耐煩的瞪著他。「怎麼樣?你快點回答。」  

他微微一笑。「成交。」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