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沐向陽 > 壞甜心 > 第十二章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壞甜心 第十二章

作者︰沐向陽

    摩托車在市區一條幽靜的小巷停下,姚若琳皺眉,以為他會帶她去老譚面店。

    勒馳跳下車,扶她下車,幫她解去安全帽,不急著解答她滿眼的困惑,拉著她就往巷子里走。

    姚若琳皺眉,遠遠看到 Hotel 的霓虹燈,心跳加速。他不會是想……

    「那個,雖然……但是未免也太快了吧。」

    她漲紅臉,唯唯諾諾,口齒不清。

    他頭也不回,拉著她往前走,「什麼快?我早就等不及想帶你來了。」

    姚若琳更是皺眉了。

    雖然決定接受他,可他的節奏也未免太快,她還沒有準備……

    越過 Hotel 的霓虹燈,她驚訝。

    「不是—這里嗎?」

    勒馳停下腳步,看她手指著路邊的霓虹燈,一臉別扭的表情,再看霓虹燈上的字,他噗哧笑出聲,這才知道原來他們說了半天都是雞同鴨講。

    他壞壞的逗她,「如果你想,我無所謂啊。」

    她刷地紅了臉,想笑,又忍住笑的瞪他。

    勒馳哈哈大笑,摟著她往前方十公尺處指了指,「是那里。」

    她覺得害羞,好想找個地方躲起來。

    忍住笑,勒馳摟她走過去,一同在店門外站住。

    姚若琳抬頭。

    一片小小的櫥窗里,掛滿五彩斑斕的玻璃罐,大大小小琳瑯滿目,全部裝滿各式糖果,店里還有更多。

    她驚嘆,不知道這里居然還隱藏著這樣一家精致的糖果店。

    欣賞她驚喜的表情,勒馳低頭偷記吻,不等她反應,摟著人推門而入。

    姚若琳留意到,門上小小的燙印著一小串英文字母—帕帕手工糖果店。

    走進店里,撲面而來就是香甜的氣息,空氣中彌漫著各種水果和糖漿的味道,彷佛進入一個充滿甜蜜的世界。

    眼楮不夠用,因為店內有一整面牆的糖果架,從上到下,玻璃隔板上成排擺放著大小一致的玻璃罐,分裝不同顏色的糖果,紅橙黃綠藍靛紫,好像彩虹排列。

    另一邊,櫥窗下的長桌上,用軟木做成木樁,插滿各式各樣的棒棒糖,從手掌大小到比頭還要大的特大Size ,還有立體的玫瑰花棒棒糖,有紅黃藍紫多種顏色。

    吃了十幾年的糖,她卻從來不知道糖果可以這麼漂亮,像進入童話世界。

    這下子,姚若琳忙著東張西望。

    「這里有試吃品哦,小姐可以先嘗嘗,看你喜歡哪一種。」

    店員穿著印有「帕帕手工作糖果」Logo 的黑恤,腰間系白色滾邊法式圍裙,好像法國餐廳的服務生一樣,用精致的鉑金托盤端出一碟試吃品。

    「勒先生也來嘗嘗,今天有老板新研發的奶茶口味,還沒上市哦。」店員甜甜推薦。

    姚若琳驚訝,「你們認識?」

    店員笑道︰「這幾天勒先生可是常客哦,他說要做最好吃的糖果送女朋友,想來那位幸福的女朋友就是你吧。」

    她呆呆看他,心里默默感動。

    勒馳走近她,笑著問︰「敢不敢嘗嘗沒出師的手藝?」

    當然。她點頭。

    勒馳看了一笑,轉身問店員,「現在可以嗎?」

    「嗯,老板交代只要你來,什麼時候都可以,請稍等。」店員轉身走進員工休息室,脫下圍裙拿了包包出來,掏出鑰匙交給勒馳說︰「我下班了,店交給你,走時鎖好門,把鑰匙塞進門口信箱就可以了。」

    「這樣也可以?」姚若琳詫異。

    怎會有這麼隨便的店家,竟然將鑰匙輕易交給顧客?

    「不怕的,這條街很安全,街坊鄰居都很好,我先走嘍,祝你成功。」

    店員笑著朝勒馳眨眼楮,說罷真的離開店里,還貼心的將「營業中」的掛牌收起,關掉門廊上的燈,以免有顧客打擾他們。

    姚若琳被這些體貼的舉動打動,可有人卻不讓她感動太久。

    轉過她的下巴,勒馳看著她的眼楮霸道要求,「女人,從這一刻起,你的眼楮只能看我。」

    她笑,貝齒輕扣嘴唇。

    勒馳嘆氣。如果不是還有東西想給她看,他一定抱住她好好吻一吻。

    「走吧,來看看我的手藝。」他拉著她走向工作室。

    被置于店鋪後方的工作室,只有不到五坪大,四周用玻璃擋板做隔間,所以顯得並不狹小,反而因為流線設計的流理台和貼滿雪白瓷磚的牆壁,整個看起來干淨又舒適。

    牆上放滿一個個七彩玻璃罐,晶瑩剔透的草綠色、鮮紅色、亮黃色,正是制造糖果的食用色素及調味劑。

    勒馳指著各色調味劑一一介紹,「草莓、佛手柑、奇異果、西瓜、鳳梨還有檸檬,你喜歡吃哪一種口味?」

    姚若琳笑著,不相信他全會,選了最常見的一種,「草莓。」

    勒馳點頭,洗手,戴上專業的手套,開始做糖果。

    收起平時的隨意,他異常認真熬煮糖漿,將熾熱的糖漿倒入裝了冰水的鍋子,加入天然草莓制成的粉色糖粉,一下一下均勻的攪拌。

    糖漿緩慢凝固變成了糖膠,再將成形的糖膠掛在牆上反復拉扯,讓空氣充分融入,然後將扯好的糖膠放在接近攝氏一百度的熱台上,制成一顆草莓的形狀。

    姚若琳安靜的靠在流理台邊,借著明黃的燈光,打量這用心將她融化的男人。看他笨拙的手指小心翼翼的捏出一顆草莓的形狀,然後用力將糖團拉成圓筒形。

    細密的汗珠自他額頭滲出,在燈光下閃閃發亮,跌落在光潔的不袗熱台上,緩緩蒸發,和著草莓的甜香,彌漫在空氣中,竄進她的心房,瞬間填滿每個角落,隨著他的每個動作、每滴汗珠,一遍遍潤澤她干涸已久的心。

    「呼∼好了!」

    糖膠經冷凍台凝固成糖條,勒馳小心翼翼拿到她面前,看著自己的杰作,他得意的咧開嘴角。

    「雖然造型有待改善,但味道一定錯不了。」

    「為什麼想要學這個?」望著滿頭大汗的男人,她胸口被漲得滿滿。

    「比起在冰冷的生產線上制成的糖果,親手做給喜歡人的糖果,據說能吃出幸福的味道。」

    拿來切糖的工具,將糖條仔細擺好,清脆一聲,一小段糖果被他敲下。

    勒馳微笑著遞給她,「嘗嘗看。」

    她默默的接過,鄭重的含在嘴里,淡淡的糖粉在舌尖融化,混雜著糖漿的酸甜和果香席卷味蕾,也刺激她脆弱的淚腺,吃到了小時候的溫暖。

    久違的淚水,無聲無息滑落。

    「很難吃?」看她居然吃到眼淚掉下來,勒馳緊張地問。

    姚若琳用力搖頭,擦干眼淚,露出如草莓般甜美的笑容。

    這個男人將真心溶入,親手做糖果給她,一心想讓她吃到溫暖,她感覺到了。

    「這是我吃過最棒的糖果。」她真心贊美。

    勒馳松一口氣,對上她被淚水洗刷得亮晶晶的眼楮,里邊閃爍著溫暖和感動的光芒。

    他嘆息,脫掉手套,伸手拉她到身前,撫摸她發燙並濕潤的臉頰,彷佛喃喃自語的說︰「以後,只許吃我做的糖果。」

    為了讓她忘掉那些只在悲傷時才吃的苦澀,他願意做一輩子的糖果給她吃。

    她點頭,雙手搭在他堅實的肩頭。

    這次換她主動,吻他的唇,試探著,小心翼翼,卻很快變被動。

    他將她攬住,像被疾風暴雨席卷,卻又如糖漿綿延溫軟,讓她陷在無與倫比的甜蜜中。

    她知道會發生什麼,卻不願阻擋,想被他融化在這甜美的氣氛中。

    他滾燙的吻自唇角一路向下,點燃陌生的情愫,讓她既害怕又興奮。

    他的掌心像有魔力,所到之處熱辣辣的,又引起心陣陣顫栗著,她不由得輕輕抽氣,雙手攀住他堅硬的肩,將臉深深的埋在他肩窩。

    他的吻如蝶舞,落在她鎖骨的位置,停留不下。

    姚若琳緊繃,手不由自主的覆蓋住鎖骨。

    他抬頭,一雙眼溫柔的看她問︰「還疼嗎?」

    她僵硬的輕輕搖頭。不疼,十年前的傷,雖然淺,卻還在。

    勒馳微微一笑後,伸手握住她的,掌心相扣,再度吻上那道沿著鎖骨消退的疤痕,一下又一下,吻得那片肌膚發紅、發燙,卻也教她徹底釋懷。

    她慢慢放松,他越吻越深,她感覺自己每一寸肌膚都在顫栗著,連毛孔都緩緩張開,迎接他深沉的陷入。

    傷疤還在,但心牆剝落,過去如殘夢灰飛煙滅,在這熾熱的懷抱中,她獲得了重生。

    空氣里彌漫著草莓的芬芳,工作室的明黃燈管吱吱作響,白色瓷磚映襯讓人臉紅的火辣畫面。

    帕帕手工糖果店的霓虹燈無聲熄滅,在這條幽靜的小巷里,偶爾有車經過,木棉和洋槐並肩矗立,在夜風的迷蒙中,輕聲呢喃。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