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沐向陽 > 壞甜心 > 第十章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壞甜心 第十章

作者︰沐向陽

    摩托車停住,姚若琳打量四周,熟悉的夜市,下班時的光景,人潮攢動,喧囂鼎沸。

    勒馳幫她摘下安全帽,鎖好車,拉她隨意走進一家小吃店。

    也不問她想吃什麼,喊來老板點了一碗陽春面。

    很快,面被端上來。

    他拆好免洗筷,塞進她手里,催促道︰「趁熱吃。」

    姚若琳皺眉,望著眼前的陽春面。

    湯上浮著厚厚一層油,孤單的漂幾粒蔥花,碗緣破了口,日積月累的油漬藏在里邊。

    撈起一根面條送進口中,勉強咽下,她放下筷子,胃口全無。

    雖然被老板娘一鬧,消耗了體力,肚子很餓,可這碗面做得太粗糙,她懷疑他在落井下石,否則怎會帶他來吃這麼難吃的面。

    「怎麼不吃?」勒馳問她。

    「你嘗嘗。」她將面推到他面前。

    他笑了,盯著面搖頭,「不用嘗,我知道湯很油、味很淡、蔥花不新鮮、面過硬、碗破了口,就像你所說的愛情。」

    看他抬眼看著自己,目光如炬,姚若琳心中一怔,說不出話。

    勒馳起身,放下錢,拉起她換去另外一家店。

    拐個彎,左手邊第三家,老譚面店。

    老板老譚遠遠看到他就打招呼,「今天走路?」

    「車停在街角。」

    挑個角落的位置坐下,老譚已經端來兩杯茶水,笑容可掬的問︰「女朋友?」

    勒馳笑著搖頭。「還不是。」

    「加油哦!」老譚笑著遞上菜單,「想吃什麼隨便點,你第一次帶喜歡的女孩子來,我請客。」

    「好。」他也不客氣,闔上菜單道︰「兩碗陽春面。」

    「就這些?」老譚吃驚,湊近他耳朵小聲地面授機宜,「追女孩子不能這樣哦少年仔,大方點,我請客。」

    勒馳笑道︰「下次,這回只要面就好,拿出老譚你一貫的精神,煮出最好的陽春面,給這位小姐品嘗好不好?」

    「好!你等著,馬上來。」不羅唆,老譚立刻轉身去煮面。

    勒馳笑著告訴她,「這家店開快三十年了,從我十幾年前吃到現在,幾乎每天都來,周圍的店倒了又開、開了又倒,唯獨老譚的店一直都在。」

    姚若琳環顧四下,發黃的壁紙和斑駁的桌面,都記錄著這家店的久遠。

    可即便舊,卻不髒,桌面和地板擦得一塵不染,筷子簍和調味料罐洗得閃閃發亮,電風扇潔白無塵,徐徐吹送涼風,阻隔廚房和用餐區的玻璃門清楚的倒映著顧客的身影,門里老譚儼然五星級飯店的大廚,戴著廚師帽系著雪白的圍裙,一絲不苟的操持料理。

    她由衷贊嘆,「真難得!」

    在這樣人潮攢動的夜市,居然還能保持這樣一份認真。

    「難得的是味道,三十年如一日,用新鮮大骨加獨門配方熬煮整整一晚上,面是老譚自己 的,比起機器制作的面條更有嚼勁,店里用的蔥和蔬菜也都是他在後院闢一片地自己種,不施農藥肥料,雖然長得慢,但味道鮮美,吃得也安心。」

    說話間,老譚從廚房出來,將兩碗陽春面小心翼翼的放在桌上,還熱情的多上了一碟小菜。

    「謝謝。」姚若琳被老板的善意打動。

    「不謝,慢用,呵呵。」老譚笑著鑽回廚房,留給兩人獨處的空間。

    遞給她筷子,勒馳笑著說︰「好面值得細細品味,吃吧。」

    姚若琳看著眼前的面。

    白釉瓷碗盛著湯面,奶白色的湯上不見一絲油葷,面靜靜的臥在碗中央,碧綠的一小撮蔥花浮在湯上,看了就有食欲。

    她挑起一筷子面,送入口中,濃郁的湯汁立刻在舌尖化開。面條煮得剛剛好,柔軟卻不失勁道,一口咬下去,融合湯頭的香濃,面條的彈、蔥花的新鮮口感,在嘴巴里完成一次奇妙的體驗,讓她忍不住立刻吃下第二口。

    一口接著一口,溫暖的湯汁和柔軟帶勁的面條填飽她饑腸轆轆的胃,也一點一點,填滿她空虛已久的心。

    她好像懂了,為什麼他會先帶她去吃別家,才帶她來這里。

    一碗陽春面,再簡單不過,六分面四分湯、幾粒蔥花,看似誰都能做,可卻因為料理人的用心程度,口感天差地別。

    他是想告訴她,愛情並不全是苦的,而是還有甜的,全看經營愛情的人是否用心。

    他想說,在她所篤定的那些愛情里,唯獨缺少這個「心」字。

    可是,復雜的人生又如何能和這一碗陽春面相比。

    她一口一口細嚼慢咽,全程一句話都不說,慢慢的吃面,慢慢的喝湯。

    夕陽透過被擦得明亮的玻璃,落在她縴細的肩頭。

    勒馳靜靜的看著,知道她一定感受到了,一碗滿是情意的面條,也能完整的傳遞主人想要表達的心意。

    吃完面,他們準備離開,老譚從廚房出來送客。

    看到勒馳放在桌上的錢,老譚抓起來硬塞還給他,一邊笑著對她解釋,「下次來,我請你吃更好的,這家伙就愛吃我這里的陽春面,所以你別以為是他小氣,他只是想先把最好吃的介紹給你。」

    「好啦,羅哩羅唆,這麼嘮叨誰還會想來啊。」勒馳笑著揶揄他。

    「你小子就是沒個正經,追女朋友就該有追求的樣子,下回帶去高級西餐廳,別來我這里,會把人家嚇跑的。」

    姚若琳主動表示,「不會,這里很好、很干淨,而且料理也絲毫不遜于高級西餐廳。」她說真的。

    老譚露出羞赧的笑容,一直謙虛地擺手。

    「走嘍。」勒馳道別,牽她走出老譚面店。

    陽光下,兩人的背影看起來無比協調,老譚不由得眼眶濕潤,自言自語道︰「老嘍老嘍,越來越容易感動了。」

    廚房的玻璃門被推開,一個坐著輪椅的中年婦人探頭喊道︰「老公,你在看什麼?」

    老譚擦干眼淚走過去,推著輪椅到餐桌邊,讓妻子一起看。

    「那個小子終于有喜歡的人了。」

    「就是那個每天晚上都來的陽春仔?」

    「嗯,那女孩不錯哦,也愛吃陽春面。」

    「那以後每晚可以多賣一碗嘍?」

    「呵呵,希望吧。」

    夫妻倆你一言、我一語,目送暮色中的人影走遠。

    「老譚的太太十年前因為車禍導致雙腿殘疾。」

    勒馳走在前,邊走邊告訴她老譚的故事。

    姚若琳驚訝,跟在他身後一步遠,默默的听。

    「出事後,老譚又要照顧太太又要顧店,店的生意大不如前,因為做出的料理沒有以前好吃,很多老主顧都感到失望,老譚太太阿琴發現後,要丈夫煮一碗店里招牌的陽春面給她吃,老譚煮出來,阿琴吃了一口,就像你之前的反應一樣,推到一邊不吃了。」

    「不吃了?」姚若琳困惑。要照顧妻子又要開店,心力交瘁,味道下降也是在所難免,身為老譚的妻子,應該最能體諒的。

    「嗯,不僅那一碗面沒吃,之後的兩天,阿琴都拒絕吃東西。」

    「為什麼?」她挑眉問。

    勒馳微笑,繼續說︰「不管老譚用什麼方法做各種吃的,都沒辦法讓妻子起來吃飯,後來他干脆關了店,和妻子對著干,甚至負氣的說要不一起餓死算了。」

    能夠體會老譚的辛酸和委屈,她追問︰「然後呢?」

    「然後阿琴說,你再煮一碗陽春面給我吃吧,如果這次再敷衍了事煮不出以前的味道,那我們就一起餓死算了,反正沒那份心,連最簡單的面都煮不好,久病床前的照顧更不用,不如現在兩人一起死了。」

    姚若琳听得心驚,「如此極端,不怕逼出人命?」

    勒馳笑道︰「想來阿琴是了解老譚才敢這麼說的。」

    「後來呢?面煮了嗎?」

    「煮了,老譚說那是他這輩子煮得最糟糕的一碗陽春面,因為手抖到幾乎無法撈起鍋里的面條,面煮到軟爛,可卻也是他煮得最用心的一次,他怕阿琴真的說到做到,所以很用心的熬湯、放調味料、切蔥花。」

    她可以想象,老譚膽戰心驚的在狹窄的廚房里,手忙腳亂的做一碗挽回老婆身心的陽春面,這樣的心意,怎麼可能打動不了吃面的人。

    「後來阿琴不僅吃完面,連湯也喝得一滴不剩,她告訴丈夫,雖然命運給了他們一道坎,但後面的路依然要走,而且要走得比以前還好,不然不如就此打住,免得怨天尤人抱憾終生。

    「後來老譚挨家挨戶去找那些老主顧,向他們道歉,請他們繼續光顧,並承諾以後不管發生什麼事,一定會照顧好阿琴,照顧好面店。」

    姚若琳听得眼眶濕潤。

    沒想到那間小小的面店,承載過這樣的跌宕起伏。

    「只要有心,就沒有跨不過去的坎,真心付出,即使一時無法打動對方,也對自己問心無愧。」他話鋒一轉,意有所指。

    姚若琳蹙眉,喃喃道︰「問心無愧?」

    如果真是那樣,那為什麼父親那麼愛母親,卻被拋棄?

    當年她自認問心無愧,卻也被傷害到體無完膚。

    「並不是所有的人都像老譚夫婦這樣真心對待彼此的,真心對待,遇到不珍惜的人,一樣會被辜負。」她和父親不就是最好的例子。

    「或許。」勒馳贊同她說的,「可前提是,我們必須全力以赴,才有機會去驗證對方,你不真心,又怎知對方是否真心?」

    他轉頭看她,望進那雙迷茫的眼楮,輕聲地問︰「在責備對方的同時,是否也能坦然自問,你的心遺失在哪里?」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