蜂鳥小說網
簡體版
登入注冊
首頁 > 言情小說 > 謝璃 > 雪藏茉莉 > 第八章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雪藏茉莉 第八章

作者︰謝璃

「哎呀,不提臭男人了,言歸正傳,」範明萱轉向魏家珍︰「不是要談拍照的計劃?」  

「計劃?」梁茉莉不明所以。  

他仔細端詳她,發現她和以前有丁點不同,至于哪里不同,一時也分辨不出來,但從前的冶艷風情確實找不到了,他忍不住自語︰「你真的變了。」  

「你別轉移話題。請你轉告魏小姐,另外找人拍照,我無法奉陪。」  

他摩挲下巴,揚眉笑了起來。「原來是為了這事。你如何認定我有決定權呢?這種女人才有興趣的小事我不會干涉,她開心我也省事,你找錯對象了。」  

「你撒謊!那間民宿是你推薦的,你存的是什麼心?重游舊地?」她愈說愈惱火,抓緊帽緣的手指節泛白。  

「重游舊地?我不記得了,可以提醒一下麼?」他不慍不火道︰「你老是對舊事念念不忘怎麼行啊?」  

啊,他想氣死我!她閉眼兩秒,做一遍腹式深呼吸後,對他道︰「好,不記得最好。那麼我可以麻煩你和魏小姐取消這個決定,另外找人接拍嗎?我想她一定樂意听你的。」  

他狀似認真思考,好奇地問︰「請問梁小姐,你是以什麼身分要求我幫你的?前女友?舊情人?老朋友?我們之間還有任何瓜葛嗎?如果我答應你,那算什麼?顧念舊情嗎?你呢?你做任何決定前顧念舊情了麼?」  

她耐心听完,眼底閃著藍焰。「你非得這麼說不可嗎?」  

「那你希望我怎麼說?」他仍然哂笑不停,鼻尖就要踫觸她的前額,聲音刻意放柔道︰「唔……這樣好了,就一五一十告訴魏家珍吧。我這個人百無禁忌,敢做敢當,說穿了不過是舊情人,她教養良好,絕不會有不當反應,怕是有人管不住自己,不小心失態,這點我就愛莫能助了。」  

她再次閉眼屏住氣息,極力遏止已成形的念頭,但就兩秒,她已忍不住出手,那只抓著安全帽的手,高高擎起再用力向他摜去,沉悶一響,他胸腹突遭襲擊,往後踉蹌了一大步,腳跟抵觸沙發椅腳,他人高腿長,一時失去重心,先仰跌在扶手上,再斜偏墜地。  

梁茉莉繃緊一張陰沉的臉,快步直追過去,不顧一切跨坐在他小腹上,拿起安全帽繼續朝他身上痛扁,他揮臂擋擊,大為驚怒︰「你發什麼瘋?!還不住手!」  

她听若罔聞,安全帽打在肉軀及骨節上發出咚咚響,最後一擊掃過他的額角,帽子彈落到遠遠一邊,這古怪的騷動驚擾了門外眾人,均面面相覷作不得聲。  

李思齊眉骨吃痛,眼冒金星,兩手在空中盲目一撈,終于捉住她臂膀,勉強制住她一發不可收拾的蠻勁,他出聲嚇阻︰「你竟敢在我地盤動手!我叫警衛了——」他企圖撐起上半身反壓制她,她反應快,一股積埋已久的憤怨再度被激發,她奮力掙脫右手,徒手朝他臉上揮上一拳,怒喝︰「你這個渾蛋!渾蛋!」  

他眼前立即出現一片星系,天旋地轉間,馬上被削弱了反擊力道,暗想應該躲不開第二拳了,卻適時听見有人大喊︰「天哪!快來人哪!快抓住那女人!老板快被打死了——」  

他听出是新助理的叫喊聲,他不記得梁茉莉是怎麼被人架出辦公室的,只感到她被眾人拉開時毫不留情地賞了他胸肋骨一腳,那股昏眩現象盤桓整個腦袋長久未消退,他被幾個部屬扶躺到沙發上觀察傷勢。他想他流了點血,因為有人弄了條毛巾緊按在他額角痛處,他第一個念頭是,他一定要炒了這個口沒遮欄的助理,竟罔顧他的顏面大肆喧嚷;第二個念頭是,這個心狠手辣的梁茉莉根本不是沈玫瑰;第三個念頭是,他不會破了相吧?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