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果麗 > 涼母 > 第四章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涼母 第四章

作者︰果麗

    邢千洋拉著她在臥房里快速的繞了一圈,緊接著又繼續興奮的帶著她探訪著屋子里的每個角落,其中三樓的第一間房間勾起了她的記憶。

    她記得那間房間原本是邢雅人的臥房,而現在它成了空下的客房了。

    「爹地說這是他以前的房間,他從不讓朋友來到這里的,只除了一個朋友,但他又說那個人不是他的好朋友,他的說法好奇怪。」小臉的主人難得將注意力放到邢雅人身上,卻是朝著他做了個鬼臉。

    梁思思被刑千洋的鬼臉給逗笑了,但這並不表示她忽略了他剛才說的那番話。

    「不是好朋友,卻讓人家進出他的私人空間,他的說法確實奇怪。」是的,她其實明白那十幾歲的男孩並不是那麼好相處的人,他也說過不喜歡別人隨意進出他的房間,所以他從不曾邀請同學來到他的屋里、他的房里,可她是唯一的例外。

    她記得當她心情不好的時候,便會蹲在她家小前庭的牆角邊,那角落沒人看得見她,想發現她的存在,必須走近那低矮的外牆,而她家在最後一間,沒有鄰居會沒事特地走到她家前面,但有個大男孩卻是這麼做了。

    他發現了蹲在矮牆邊的她,發現了她的不快樂。

    「也沒有你們說的那麼奇怪,她不是我同學,也不是我的好朋友,所以我願意讓她進出我的私人空間。」因為喜歡她。

    听見邢雅人解釋的一大一小分別做出了不同的反應。

    小的一臉有听沒有懂的,小臉上也不甚在意,清楚顯示了他對這听不懂的話題也沒有進一步明白的意願。

    大的雖是听明白了這字面上的意思,但他沒說出口的話,她是知道的,只是不明白他當初喜歡她的那份心情是否仍存在。

    在被邢千洋那孩子拉到其他地方參觀前,梁思思看了邢雅人一眼,將心底的問題寫在眼底。

    無法將問題直接問出口,那麼至少她能為自己找到一個宣泄的方式,她並不冀望他能解讀,可她就是想要這麼做。

    邢雅人接到她投射過來的目光,但他只是維持著唇角微揚的高度,並未以任何形式給出任何回應,而她自然將一切視為他沒能解讀出她所扔出的無聲問號。

    她沒想到在邢家的屋內參觀可以很快的就過了一個小時,時間像是被快轉了,而按下這快轉按鈕的人便是眼前姓邢的兩個人。

    當房子的每個角落都留下了她的足跡之後,她表示自己該回家去了,但這時候,小手拉著她不肯松開,一臉乞求地看著她,而大男人則開口邀請她一塊晚餐,他的眼里也是擁有相同的期盼,他們深切的盼望她別拒絕這晚餐邀請。

    一大一小配合得天衣無縫,她甚至懷疑他們是否先行排演過,這才讓她無法狠下心拒絕這個邀請。

    好吧,她不能否認她抵擋不了這一大一小的柔情攻勢,也無法否認這個晚餐約會一方面或許是邢雅人想要表示對老朋友的友好,但她又忍不住偷偷地想著,他曾經喜歡她的心情是否仍是存在的?

    邢雅人親自開車載著邢千洋與梁思思來到餐廳里用餐,整整約莫九十分鐘的用餐時間里,餐桌上盡是歡樂溫馨的笑聲,直到用餐時間即將結束之前,一直為兩個大人帶來歡樂的小可愛突地說出了一句話,那句話讓她不知如何回應,也不知道該不該回應。

    「我們這樣真的好像是甜蜜快樂的一家人,隔壁桌的人一直偷看我們呢,他們肯定是羨慕著我們。」邢千洋可愛的小臉是多麼誠摯及驕傲,而這的確是他真實的感受。

    梁思思原本掛在唇角的笑容在乍听見他說出口的話,而略微僵凝住。

    —家人?

    好吧,乍看之下或許他們和樂的氣氛確實像是一家人,但只要旁人再仔細的瞧一瞧便會發現其中違和的部分。

    兩個百分之百的東方人怎會生出一個一看就是混血兒的孩子來呢?除非是領養來的,要不這絕對不會是真正的一家人。

    她不懷疑這孩子真心想要她成為家庭里的一分子,但邢雅人呢?是不是也這麼想的,她無法確定,甚至連個可能的方向也沒有,他表現得十分友善。

    沒錯,他展現出完全的友善,可僅止于如此。

    沒有曖昧的行為舉止,沒有曖昧的言語暗示,沒有制造任何曖昧的氛圍,這次的晚餐約會沒有讓人誤會的空間,一絲絲也沒有。

    他表示了彼此只是朋友關系,這個訊息,她完整地接收到了,但現在天真的孩子卻讓她陷入了尷尬里。

    「隔壁桌的人看我們,是因為你太可愛了。」梁思思很快的解除自己唇角僵化的狀況,善用孩子容易被針對個人的話題牽引的特性,將話題重心放到他身上,好讓他忽略剛才說過有關一家人的尷尬話題。

    她也不去看坐在男孩身旁的男人,強迫自己的視線只能落在刑千洋的身上。

    「大家都說因為我是混血兒,所以特別可愛,但我不喜歡別人說我可愛,只喜歡我喜歡的人說我可愛。還有,我也不喜歡那些大人們老是莫名的親我、抱我和捏我的臉,我不是玩具。」

    看著可愛的小臉在此刻皺成了一團,梁思思暗自松了口氣,她知道自己化解了一次尷尬,但她的目光仍是沒有立即的勇氣移向邢雅人身上。

    她不想知道他此時此刻的表情,不想知道他對孩子剛才的一番話有何反應,不知道,她便無須費心去猜想任何可能,這是目前最不需要的部分。

    「那是因為洋洋的可愛是事實,我也喜歡親你、抱你和捏你的小臉,大家都太愛你了,並沒有惡意,不過現在知道你不喜歡這樣被踫觸,以後我會多注意的。」誰教他真是個萌死人的萌寶一只,光是看著他那可愛的模樣,真的很難有人不手癢摸摸他、捏捏他,但現在這萌寶說出了真正的感受,他不喜歡大人們當他是可愛的玩具,隨意踫觸。

    「媽咪,你不用注意這一些事潔,因為我很喜歡你,就喜歡你這麼對我,你不在我討厭的名單里,這點你可以放心。」萌寶小太陽給了她一記燦爛的笑容,就怕她真的不再親他、抱他了。

    「謝謝你。」很好,現在她知道他還有一份討厭的名單了。

    「所以……」這一回萌寶的笑容里摻了更多的糖,甜啊!

    「嗯?」

    「我們可以是真正的家人。」刑千洋開心的宣布著。

    這不是征詢,而是定案。

    嗯……這是要她強迫中獎是嗎?

    尷尬的情況再一次的發生,梁思思一樣沒有勇氣看向邢雅人,她能做的,便是努力在最短的時間內,以不傷害幼小心靈的方法避開這讓人不自在的對話。

    真是糟糕,本以為扯開了「甜蜜的家」這話題,沒想到洋洋一句話就將一切打回了原形。

    快想啊,要怎麼回應呢?

    正當梁思思努力維持著臉上的微笑,同時在心底催促著自己快些再次轉移刑千洋的注意力,這時,邢雅人開了口為她解除了狀況。

    「走吧,買單回家了。」

    再簡單不過的一句話,牽連的動作讓小朋友的注意力完全中斷,輕松解除了她尷尬的狀況。

    或許他也覺得尷尬吧?

    在回家的路途上,梁思思想著,同時忍不住用眼角余光偷偷瞄著身旁正專注開車的男人。

    一頓晚餐的時間,讓她了解到邢雅人現在不僅是一名建築師,更自行開了間事務所,這也間接說明了他的工作有多麼忙碌,為何洋洋到米亞上課必須有保母與司機接送。

    他是個大忙人,但他今天的表現證明了只要他有空檔,他確實對孩子很好,是個好父親。

    很快的,車子穩穩地駛回社區內,邢雅人沒將車停在邢家與梁家的中間,好讓梁思思先行下車,他直接將車子停進自家車庫里。

    車里兩大一小下車後,邢雅人先對著小的說︰「你先進屋子里去,我五分鐘內回家。」

    「好。」邢千洋乖巧的點了點頭,隨即面對著梁思思展開了雙臂向她討抱。

    「晚安。」梁思思彎下腰,任憑著他將手臂收緊。

    「媽咪也晚安,我們明天見。」啵、啵。

    緊抱著還不夠,刑千洋順勢的在她左右兩頰上各自留下了一個響吻,之後便開開心心地進屋里去了。

    邢雅人陪著梁思思走到她家大門前,在她拿出鑰匙開門時開口說︰「關于洋洋總喊你媽咪這一點,我已經跟他談過了,但顯然成效不彰,真是對你不好意思了。」

    這個懸在梁思思心頭上的問題,她原想找個適當的時間點再向他提出,沒想到現在他反倒先提及了。

    而她也注意到了他語氣略顯疏離,這是想要將朋友關系定位確認是嗎?還是他擔心她會有所誤會,誤會他對她仍是有那麼點意思的,怕她這麼想著?

    「沒關系,孩子的思維邏輯有時候會莫名的固執,我知道你努力過了,因為我也是,但我想,我們還是別硬性強迫他,這對他沒好處,過一段時間,他就會自然修正了,孩子都是這樣的。」她給了邢雅人一個微笑,但笑容里沒有過多的溫度,那是一個客套的笑容,也暗示他別對孩子做出強硬的舉動。

    不,他多想了,她不會誤會的,一切都是小朋友的任性,他們兩個大人什麼想法也沒有。

    「我知道了,很謝謝你。」

    在邢雅人落下這句話的同時,梁思思手里的鑰匙也轉動了,她開啟了自家大門。

    「總之,我們知道洋洋只是喜歡這麼喊著我,我們之間不會有任何誤會,這只是過渡期,忍耐一下就好,晚安。」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