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貞子 > 愛你假不了 > 尾聲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愛你假不了 尾聲

作者︰貞子

    六個月後 倫敦

    一家連鎖快餐店內,童央喜毫無形象大映著香噴噴的烤雞。

    坐在她對面的是一只熊,喔不,是長得像熊的男人。

    「這真有這麼好吃?」熊男皺眉。

    「當然!你又不是沒吃過!」再柔美的五官在啃雞腿這種時候都會變得揮揮,但是童央喜才不管那麼多。

    小嘴一張,雞腿肉已經少了一大半。

    「就是吃過才不覺得有好吃到可以一次吃掉三份。」熊男繼續皺眉。

    「三份又沒多少。」

    「一份半只雞,三份等于一點五只雞。」

    「那我可以叫第四份嗎?湊兩只!」去下最後一根雞骨頭,童央喜意猶未盡地舔舔拇指。

    「其實你吃幾只都可以,不過……」熊男似乎面有難色。

    「不過什麼?」

    「讓他繼續貼在這里真的沒關系嗎?」熊男食指一伸,指向窗外的一張臉。

    那張臉幾乎貼在玻璃上了,臉上除了胡碴眼狼狽,就只剩下一雙炯炯有神的大眼楮直直盯著坐在窗邊的童央喜。

    童央喜當然認得出來那是誰,不就是逼她滿世界玩躲貓貓的渾蛋男人?

    自從美國那一別之後,她就回台灣款包袱投奔即將在英國舉行婚禮的楊小英。婚禮過後,她沒有立刻回台灣,而是在歐洲到處旅行又名療情傷。

    情傷有沒有療愈她自己是不怎麼清楚啦,不過當她在意大利的廁所發現驗孕棒出現兩條線的時候,她就不能再當個舟車勞頓的背包客了。

    回台灣?不!她才不會讓他這麼輕易找到她一一為什麼她知道他在找她?冰山社長告訴她的。

    不過她知道並不代表她原諒,一想起他在緊要關頭的猶豫跟不信任,她就一肚子火,這讓她決定在她高興之前她都要繼續躲他!

    幸好小魚嫁給一只很有本事的熊,輕而易舉就讓她順利而且秘密地在英國待產。偶爾她會去住他們在英國北部的別墅,偶爾住在劍橋的古堡,直到懷孕快七個月才終于回到倫敦。

    朱爾雅的本事也不小,一路上他都緊跟著她,在她住處附近探頭探腦,但是礙于熊男安排的保鏢,他跟她一句話都說不上。

    好幾次,遠遠看著他越來越憔悴的模樣,她都忍不住心軟,差點放他進門,不過理智終究佔了上風。

    他的爸爸不喜歡她,他又老在緊要關頭倒她的台,她嫁給他會有好日子過嗎?

    哼!

    「他愛貼就讓他貼啊,我沒差。」童央喜喝了一大口可樂,一臉滿不在乎。

    「但是我有差,影響食欲!」難怪他一個高大威猛的熊男到現在也只吃掉半包薯條。

    「喔,那要趕他走也可以,隨便你。」她眼神游移,似乎在滿桌的食物間尋找下一個目標。

    「你真舍得,我就讓人把他帶走。」

    「我當然舍得!」她摸摸氣球一樣的肚皮,忽然有點負罪感。

    她居然在寶寶面前說謊!

    「那好吧。」熊男比了個手勢,窗外的街道迅速出現三個壯漢把朱爾雅架間。

    「要把他扔哪里好?泰唔士河?」

    「我……」她隔著玻璃跟被架住的男人對望。

    一向溫文儒雅的他怎麼變得這麼頹廢?衣服也不好好穿,這都秋天了,沒穿外套不會冷嗎?

    停!她怎麼可以擔心他?

    他這是活該!

    就在童央喜陷入懊惱的時候,窗外的朱爾雅掙脫了壯漢的束縛,一舉沖進快餐店里。

    「央喜,你原諒我吧!」

    「我為什麼要原諒你?」她低頭喝可樂。

    「我知道錯了!我以後絕對不會反應這麼慢了!」

    「你應該說,以後絕對不會不相信我了吧?」厚!她差點被可樂嗆死!

    「我一直都相信你啊!我相信你不會做出那些事情,只是我反應不夠快才把你氣走。」

    「那還怪我走太快?」孕婦是不能講道理的。

    「當然不是!跟我回去吧,還有我們的寶寶!」看著她隆起的肚皮,朱爾雅傻兮兮地笑了。

    「誰說要跟你回去?我就要在這里住下來了,跟他!」童央喜忽然指著熊男,熊男面不改色地繼續吃薯條。

    「央喜,你就算要氣我,也不能隨便找一只熊濫竿充數啊!我們的寶寶更不能認熊作父!」這會兒,他的反應倒是挺快的。

    「你說什麼你!」熊男薯條一扔,桌子一拍,一站起來足足高了朱爾雅半顆頭。

    「就說你!你配不上央喜!」

    「她有什麼好?當初不是嫌她無聊?」

    「那是我還不了解她!」

    「所以你愛她的表里不一?有病嗎你?」熊男一臉看白痴的樣子看他。

    被他當成白痴的男人卻是大方承認: 「如果愛她是有病,那我心甘情願病得不輕!」

    「你閉嘴啦!」孕婦臉紅了。

    「你愛她有個屁用?連你自己老爸都搞不定。」熊男似乎對他們之間發生過的事情很清楚。

    光是猜想著她跟這頭熊有多親密才會對他訴說,心事,他就嫉妒得要發狂了!

    「誰說搞不定?我老爸都跟著我追過來了!」朱爾雅往窗外一指,路邊停靠的一輛汽車內竟然是朱爸爸跟朱媽媽。

    「他們怎麼也來了?」童央喜傻眼。

    「在我逼小紅承認那段錄音是造假的之後,我爸就後悔了,他說他看得出來你是個好媳婦,所以決定跟我一起把你追回來。」

    「她只是像好媳婦,這樣也可以?」熊男很不客氣地吐糟。

    「當然可以!」不知何時,朱家兩老已經踏進店門口。

    「朱爸爸,朱媽媽。」童央喜不忘該有的禮貌,連忙起身問候。

    「快坐下!」不只朱媽媽,就連朱爸爸對她笑得也好親切,特別是目光掃到她的肚子的時候。

    而且從他們光鮮亮麗的打扮看來,朱爾雅這一身的頹廢肯定是苦肉計。

    可是管他的,至少他願意為她用心機是不是?

    「咦?媳婦,你這樣就原諒他了喔?」忽地一道聲音冒出來,熊男立刻以一種驚人的速度飄到聲音的主人身邊。

    那是一個嬌小的女人,肚子比童央喜的還要大。

    「你怎麼來了?」熊男立刻化為繞指柔。

    「寶寶說他也想吃烤雞。」孕婦說什麼都是對的。

    「你還有老婆?」朱爾雅用一種看陳世美的眼光瞪著熊男。

    「你干嘛瞪我老公?」嬌小的女人很火爆。

    「老公?你們?」朱爾雅困惑地看看這又看看那。

    「對啦!她是我同事小魚,他是她老公,就叫大熊吧!」童央喜這才替雙方做介紹。

    「所以你沒有移情別戀?」只能說關心則亂,他竟然沒把這件事查清楚,白白揪心了半年。

    「你別太高興喔!我可不是為了要等你,那是因為一一唔!」她的小嘴被火熱的吻給堵住了。

    他們不約而同都滿足得想要嘆息,又好舍不得放開彼此,直到餐廳里的鼓噪歡呼才把兩人分開。

    「熊燱之。」熊男這時候才朝朱爾雅伸出手。

    「朱爾雅。」

    「老公……」小魚戳戳熊男的腰際。

    「我知道,先來兩份烤雞對吧?」伺候兩位熱愛烤雞的孕婦長達半年的熊燱之無比了解愛妻的用餐習慣。

    「不是啦!」

    「那是?」

    「我肚子好像怪怪的耶!」

    「怪怪的?」

    眾人跟著熊燱之的目光看下去,就發現楊小英的雙腿之間流下了透明的液體。

    「羊水破了!」唯一有生產經驗的朱媽媽大喊。

    一語驚醒夢中人,大家開始急得團團轉。

    「快!快!醫院!」

    「會不會來不及在半路生下來啊?」熊燱之慌張地抓過朱爾雅,完全沒了剛剛的沉穩。

    「我不知道。」

    「你怎麼不知道?你不是醫生?」

    「我的專業是整形外科。」

    「那你老爸?」

    「我是腦科。」朱爸爸答道。

    「整形跟腦科有個屁用啊?怎麼不去念婦產科!」熊燱之大吼大叫把自家老婆抱上車子,然後像箭一樣沖出去。

    餐廳里被留下來的眾人面面相覷。

    「看來我真的得去進修婦產科。」朱爾雅苦笑。

    「你說的沒錯。」朱爸爸點頭如搗蒜。

    「那個……」本來坐回椅子上的童央喜忽然舉手。

    「怎麼了?」朱爾雅立刻坐到她身邊,然後無比眷戀地親吻著她的手。

    久別勝新婚啊!

    這樣是很浪漫啦!可是……

    「我肚子好痛!」

    「肚子痛?!」三人驚呼。

    這下子,朱爾雅的反應跟熊燱之完全如出一轍,先是呆愣,再然後就是打橫抱起童央喜急著在原地打轉。

    「醫院!快去醫院!」朱媽媽推著他出門。

    然後,一行人緊接著熊燱之夫婦之後抵達最近的醫院急診室。

    再然後,楊小英生下了小熊男,母子均安。

    然後的然後,懷孕不過七個月的童央喜只是因為烤雞吃多了消化不良才會肚子痛,這讓朱家三人哭笑不得。

    最後,童央喜在兩個半月後真的被推進了產房。

    她的遭遇比楊小英悲慘得多,在催生陣痛三十七個小時之後不得不放棄自然產,然後剖腹才生下了白白胖胖的小壯丁。

    看著心愛的老婆生得這麼辛苦,朱爾雅更是卯足全力研讀婦產學。

    于是,就在他們兒子剛學會叫爸爸的時候,舉世聞名的名醫朱爾雅除了整形外科之外又成了婦產科的一顆新星。

    幸福,就此定格。

    這次是真的。

    【全書完】

    注︰相關書籍推薦︰

    01、達人風之一《大熊愛吃魚》;

    02、達人風之二《愛你假不了》;

    03、達人風之三《力拔山河假公主》;

    04、達人風之四《冰山缺錢用》。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