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貞子 > 愛你假不了 > 第四章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愛你假不了 第四章

作者︰貞子

    【第三章】

    「咕嚕咕嚕咕嚕……」

    站在白色的廚房里,童央喜捧著一大杯開水一飲而盡。

    這時候就算在朱爾雅面前,她也管不了什麼形象了。

    「你這麼渴?」朱爾雅斜倚在餐桌邊看著她,漂亮的唇魚噙著笑。

    她瞄到了也更渴了。

    明明他都把衣服穿上了,可是那些肌怎麼還在她的腦袋瓜里跑來跑去?

    這時候她真是恨死了自己過目不忘的超強記憶力!

    「還有水嗎?」她問。

    「喝水不如喝咖啡吧。」他提議。

    「咖啡?好啊!」反正只要能讓她保持清醒都好啦!

    「那你先坐一下,這里還有昨天護士送給我的點心,等一下一起吃。」朱爾雅讓她坐在客廳,隨後在她面前放上一個精美的紙盒。

    「護士送的?」她打開盒子,里面躺著一塊大蛋糕,上面還畫了一顆心呢!

    惡!敢情他這是在炫耀他現在的行情一樣好?童央喜酸溜溜地想著,一記白眼偷偷去到了男人的背上。

    哪里知道這一去,她的眼楮就又離不問他了。

    寬肩瘦腰,寬松的衣褲也無法掩飾他體魄的力與美。

    男人煮咖啡的背影都這麼性感嗎?怎麼她去了幾百趟星巴克都沒現在這麼有FU?

    可是這個對象不對,看看就好!看看就好!

    「你這麼受女生歡迎,應該已經有女朋友了吧?」感情可是訪談的大重點,她怎麼會放過。

    「你想知道我有沒有女朋友?」

    「是讀者想知道。」她冷眼看著他的背影。

    結果正在忙著裝咖啡豆的朱爾雅冷不防回眸一笑,丟出正解: 「目前沒有。」

    講話就講話,笑什麼笑?

    她迅速調轉視線,然後用刀切割著蛋糕上的那顆心。

    沒多久,咖啡香彌慢了整間屋子,他端著兩杯熱騰騰的咖啡坐到她身邊來。

    三人沙發坐了一個她跟一個他應該不擁擠才對,可是她怎麼開始覺得空氣有點稀埂。

    「我來切蛋糕。」他拿來了一支刀子。

    她看著他準確地把蛋糕切成平均的六塊,清靈的眼珠子只在修長的指頭上打轉。

    他的手真漂亮……

    「可以了。」他說。

    她的視線停留在他的手上幾秒鐘以後才拿起一塊蛋糕送進嘴里,吃相是絕對的淑女。

    「你這麼優秀怎麼還有感情空窗啊?」她放下蛋糕,咳了一口咖啡。

    嗯,這咖啡味道好特別!看來他手藝挺不錯的嘛!

    就算她跟他有私人恩怨,她也不得不承認,他的確長得帥、身材好、家世棒,而且現在還多了煮咖啡這個優點。

    這樣的新好男人怎麼可能會單身?

    「你覺得我很優秀?」他沒吃蛋糕,咖啡卻是喝了一大口。

    「大家都覺得你很優秀啊!」童央喜避重就輕地回道,視線在咖啡杯緣上面流轉。

    「那你呢?」

    「我?我當然也覺得你很優秀啊,簡直是母校之光!」說完她繼續喝咖啡。

    「我是說,你也很優秀,男朋友沒斷過吧?」

    「嗯,當然。」這時候當然打腫臉也要充胖子啊!

    「我有點好奇你會跟什麼樣類型的男生交往?跟我——」

    「跟你不一樣!」她脫口而出,然後立刻干巴巴地說: 「我是說夢想跟現實總是有些差距,你太夢幻了,我前男友們沒有你這麼好啦!」

    噢!她到底在胡說些什麼啊!

    「你的意思是,我還是你的夢想?」朱爾雅候地挪過來,大腿幾乎要踫到她的,他身上的皂香味也瞬間籠罩住她。

    「你……」童央喜瞪大眼楮,動彈不得,任由他的大手摸上她的臉龐,那熱燙的溫度讓她幾乎以為自己就要融化。

    她感覺到他的拇指撫過她的唇瓣,她渾身不由得緊繃起來,卻又情不自禁地發顫。

    「你這里有蛋糕屑,吃成這樣,你是小孩子嗎?」他低啞的聲音就像是戀人的呢喃,口吻卻又寵愛得幾乎要將她溺斃。

    然而他的手並沒有在她臉上停留太久,幾乎是一下子就拿開了,可見得他對她完全沒有非分之想。

    可是她有!

    為什麼?她該抗拒的。

    可是為什麼非要抗拒?她好奇,如果他們一一

    然而她這才發現了嘴里的酒香。

    「咖啡里有放酒?」她看向坐回沙發另一端的男人。

    「愛爾蘭咖啡,我只放了一些威士忌,你不會醉了吧?」

    「不,我沒醉。」童央喜像要證明一樣把杯子里的咖啡一飲而盡。

    她需要一點酒精壯膽。

    「你?」他對自動靠上來的她似乎很是驚訝。

    「我決定我還是想要跟你討個紀念品,可以嗎?」她爬進了男人的懷里。

    就在話落的那一瞬間,含著酒香的小嘴不顧一切地壓上顯得有些得意的薄磨。

    朱爾雅一心只想著教訓|童央喜這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女人!

    她竟然擺了他一道?

    她在麥當勞跟朋友討論的那些內容全被他听到了!沒想到外表清純如她,內心卻是個不折不扣的肉食女!

    那好啊,他就投其所好。

    當然酒精幫了不少忙,微醺的她變得更大膽,也更可愛了,而且誠實很多。

    ……

    【第四章】

    這天傍晚,當童央喜趕到餐廳包廂的時候,一桌子醫生包括朱爾雅都已經圍在圓桌邊等她了。

    「對不起,我遲到了。」

    「現在的記者真大牌!」暗戀朱爾雅的女醫師也在。

    她是麻醉科莊主任,穿了一件跟她口紅一樣紅的緊身洋裝,就坐在朱爾雅的右手邊,朱爾雅的左手則是C大院長。

    那她坐哪里?

    正當童央喜一臉茫然的時候,一名穿著條紋襯衫的男子朝她招招手。

    「童小姐,不介意的話過來坐這里吧。」

    「喔,好!」她趕緊走過去,一**坐在男子的右手邊。

    才剛坐下,她很快就弄清楚了這個眼熟的條紋男叫王彥宇,是小兒科的主治醫師,跟朱爾雅交情甚篤。

    他有張娃娃臉,鼻梁上架了副眼鏡,看上去很年輕。

    「通知服務生可以上菜了。」院長說。

    「肚子快餓死了!怎麼連聚餐也要報導啊?」莊主任噘著紅唇抱怨,當然不忘用妝點明媚的眼角掃了罪魁禍首一眼。

    童央喜低頭喝茶,懶得理她。

    「真是抱歉,畢竟我答應了童小姐讓她貼身采訪,她說她想知道我的一些私人行程,我就請她過來了。」

    「我——」童央喜含在嘴里的一口茶差點噴出來。

    要是噴出來絕對是噴血啊!

    「我說得不對嗎?」朱爾雅對她笑得好溫和。

    「不,你說的沒錯。不好意思,下一次我絕對不會這樣麻煩各位了。」天殺的!她牙根都要咬碎了!

    這個陰險的男人!明明是他在電話里威脅恐嚇她要是不到場,這個專訪就作廢,她才不得不坐計程車飛奔過來的好不好!

    短短十五分鐘,要她從這城市的東區趕到西區,這根本就是故意要整她嘛!

    像他這種雙面人,誰愛上他就是天底下最大的不幸!

    打從他們在「談判破裂」之後,他對她冷得像座移動冰山。反正冰山她們出版社就有一座,怕他喔!

    只要這個專訪能順利結束就好,之後他們就一拍兩散各不相干了!至于那一晚,純屬意外,成年人都不該在意才對!

    「童小姐,阿雅應該是你采訪過最好采訪的對象吧?」王彥宇笑問。

    「呵呵,是啊。」假笑她最在行了。

    「當然啦!朱醫師這麼一表人才,待人又親切!」莊主任毫不掩飾對朱爾雅的欣賞,朱爾雅面帶微笑地替她的杯子斟滿了荼水。

    「一表人才?當心人財兩失。」童央喜忍住翻白眼的沖動。

    是不是每個投懷送抱的女人他都照單全收?他們搞不好早就在醫院的哪個陰暗角落做過什麼事了吧?

    童央喜覺得剛喝下肚的荼水全都變成了醋,酸得她渾身不舒服。

    「你說什麼?」王彥宇低頭靠過來。

    「我說這荼真好喝。」

    「荼好喝也不能空腹一直喝。」王彥宇說著說著竟想拿走她的杯子,然後又一臉赫然地把杯子還給她。

    「抱歉,我每天面對小孩子習慣了。」

    「沒關系,能面對小孩子你一定很有耐性。」童央喜一邊說一邊將自己的外套脫下,王彥宇使自動接過手幫她把外套掛在椅背上。

    「謝謝。」她順手整整如雲的長發,然後對他露出一抹微笑,稍後她的全副注意力便被一盤盤送上來的佳肴給吸引了過去,絲毫沒注意到王彥宇眼中的火花。

    但是有一個人注意到了,就是從頭到尾目光都緊鎖著童央喜的朱爾雅。

    王彥宇喜歡她!那她呢?

    她剛剛還對他搔首弄姿,還對他笑!

    她嫌他無聊,難道王彥宇就不無聊?算了,在這問題上認真的自己才真的是無聊吧!

    既然她想當現代豪放女,他自然樂得不用負責任,只不過,不再無聊的她倒是讓他有點驚喜。

    那一晚的滋味讓他意猶未盡……

    「朱醫師,你怎麼不動筷子?來!這個很好吃的,你長年旅居國外肯定很少吃到中國菜吧?」莊主任夾了一塊東坡肉放到朱爾雅的碟子上,後者也不避諱地夾來吃。

    吃這麼大口當心噎死你!童央喜嘴里扒著飯,忿忿地想著。

    「童小姐,你別只顧著吃飯,多夾點菜,別客氣。」王彥宇說道。

    似乎是以為童央喜生性羞怯,席間王彥宇很是主動幫她布菜,她肚子正餓自然不會拒絕他的好意。

    「其實我們醫生下了班最常做的休閑活動就是像這樣的餐會了。」王彥宇是個很健談的人,總能不斷挑起新話題,讓他跟童央喜之間毫無冷場。

    「真的難道沒有其它……嗯,健康一點的,比如運動?」

    「我有空會去打打球。」

    「喔。」

    「不過你應該是更想知道阿雅的休閑嗜好吧?這樣才多點東西可以報導。」王彥宇這樣說的時候,沒人注意到對面的朱爾雅喝湯的動作稍微頓了一下。

    「喔,我已經猜到他的休閑嗜好了。」

    「哦?你猜是什麼?」在座的人似乎都很感興趣,朱爾雅也是。

    他記得他從來沒透露過自己這方面的喜好給她知道。

    「當然是機車啊!」童央喜從飯碗里抬起臉來,笑得好不天真無邪。

    「機車?」眾人不禁聯想到會不會是影射朱爾雅的個性……

    「對啊!而且還是重型機車!我想他一定騎得很好吧!」這死男人,敢整她?接招吧!

    「我不記得我有告訴你我的嗜好是這個,況且我的嗜好也確實不是這個。」朱爾雅勉強維持著臉上的笑容。

    這女人絕對是故意的!

    「咦?可是我在你家理看到好幾本重機的雜志啊?」

    「那你一定是看錯了,請你實事求是,我希望我的專訪能夠確實沒有半點偏頗。」

    「當然當然,可是我記得我真的有看到,難道那些雜志的重點不在重機,在那些穿很少的泳裝美女上?」童央喜的小臉布滿了迷茫,臉頰泛著羞怯的紅光,就像是最純真的少女一樣。

    純真個鬼!

    「你!」再一次敗陣的男人恨不能將這個表里不一的小惡魔給抓來打。

    「朱醫師,你別顧著說話嘛,菜都要涼了!」莊主任急著挽回心上人的注意力,她的熱情迅速在朱爾雅的碟子堆成了一座小山。

    這一邊,王彥宇做的事情也跟她一樣八九不離十,童央喜吃得心滿意足。

    可是當她一抬眼,看見某人一樣吃得滿嘴油光的時候,她就不高興了。

    我干嘛這麼在乎?

    在心底恨恨吼了自己一句,童央喜放下碗筷,舉著一杯紅酒灌了一大口。

    「沒想到童小姐這麼會喝,那陪我來喝幾杯吧!」坐在童央喜右邊的胖子忽地抓起她的手,幫她斟了滿滿一杯的紅酒。

    「我……」她干笑著直想把手抽出來。

    「童小姐不會這麼不賣給我面子吧?我可是ICU的主任哦!」胖子已經喝得兩頰酷紅,渾然不覺自己的脫序。

    童央喜咬咬嘴唇,下意識往對面的朱爾雅看過去,豈料他正在跟女醫生交頭接耳,壓根沒心思理會她這邊的十萬火急。

    難道他當她是傳播妹,隨call隨到還陪酒喔?

    「你怎麼不喝?快喝啊!要干杯喔!」右邊的肥臉越貼越近,甚至還傳來酒臭味,簡直令人作嘔。

    為了堵住那張臭嘴,童央喜牙根一咬,把酒紅色的液體全數灌下肚子里。

    很快的,火辣辣的燒灼感讓她頭暈目眩……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