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金萱 > 紫衣 > 第十章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紫衣 第十章

作者︰金萱

    等待著愛人出現時,羅朔無聊的把玩著手中的手鐲。

    那是一個以雙條白金瓖住七顆不同色彩的稀有寶石所設計出來的手鐲,獨特而且精致美麗。那七顆寶石的顏色分別是紅、橙、黃、綠、藍、靛、紫,也就是彩虹的七種顏色。光是由這一點來看,便知這個手鐲造價不凡。

    而這個手鐲是他親手設計,並央請法國知名珠寶公司特地為他打造來送給紫衣,做為求婚的定情之物。

    因為這個手鐲造型獨特的關系,該公司在接受了他的委托之後,曾經嘗試的想向他買下設計權,卻被他給拒絕了。

    他拒絕的原因只有一個,那就是紫衣在他眼中是獨一無二的,自然也該配上一個獨一無二的定情物,而這也是他當初決定自己設計這個手鐲的原因。

    除了手鐲之外,他們的結婚戒指也正在趕制中了。

    「好漂亮的手鐲,可以請問你是在哪兒買的嗎?」專門負責香緣二樓管理的經理葉美慈,走進包廂時看見了他手中的手鐲,極度感興趣的問道。

    她是一個年約二十七、八歲的美麗女人,除了美貌之外,經營頭腦更是令人贊賞。這是羅朔在接觸到她,與她聊天後的感想。一個很不錯的女人。

    「抱歉,這是我請人做的。」

    「原來是特別訂做的,難怪造型能這麼獨特。」葉美慈微笑道,「想必這是要送給我們今天的女主角的?」

    羅朔點點頭。

    「看樣子羅先生一定非常的愛你女朋友,不然又怎麼會央請我來演你的臨時女朋友刺激她呢?」

    「葉經理對別人的愛情一向都這麼好奇嗎?」羅朔嘴角微揚,不答反問。

    「不。」葉美慈微笑的搖頭,但卻聰明的沒再開口多問一句話,因為她知道什麼叫適可而止。

    餅了一會兒,一名服務生恭敬的走到她身邊。

    「經理,客人已經抵達了。」

    「我知道了,請大家照計畫進行。」她交代著。

    「是。」

    「待會兒麻煩妳了。」羅朔將手鐲收進口袋中,抬起頭來慎重的對她說。

    「哪兒的話,讓有情人能夠終成眷屬就是我們香緣西餐廳的經營理念。能夠幫上您的忙,是我們最大的榮幸。」葉美慈揚起專業的微笑響應。

    接著,她朝他輕點了下頭之後,便拉開羅朔身旁的座椅,儀態優雅的入座。入座後,她順勢而自然的端起桌面上的水杯,輕啜了一口。並在輕輕放下水杯的瞬間揚起頭給了他一記微笑,那笑容與剛剛充滿專業與客套的感覺完全不同,感覺就像她是在對自己的情人撒嬌的模樣。

    「這樣的表現還行嗎?」她笑睨著他問。

    「很不賴。」羅朔嘴角微揚。

    「你也這樣覺得嗎?所以我才常威脅我老板別對我太苛刻,小心我會辭職去當女演員。」她開著玩笑,笑靨如花。

    「他接受了妳的威脅了嗎?」羅朔好奇的問。

    「沒有,因為他知道我絕對不可能會辭職的。」

    「為什麼?」

    「他手上握有人質在。」

    「什麼人質?」

    「我們的女兒。」

    「你們的……」羅朔一呆,頓時大笑出聲,他怎麼猜也想不到她會冒出這麼一個出乎預料之外的答案,真是夠絕了。

    正當他仰頭哈哈大笑的時候,岳紫衣在服務人員的帶領下,正巧踏進包廂中。

    她難以置信的瞠大了雙眼,整個人有如被雷劈到般的僵在入口處,再也無法往前踏出一步。

    羅朔在哈哈大笑,他竟然笑得這麼開心、這麼愉快,在那個女人面前。她以為這麼輕松愜意的他只有她看得到,她以為他只會在她面前這樣恣意的大笑,她以為他的這一面是獨屬于她的,她以為……

    「紫衣?」羅朔訝然的叫道,一副沒想到她會出現在這里的模樣。

    岳紫衣命令自己冷靜下來,再度舉步走向他,直到他面前才停下來。

    「妳怎麼跑到這里來?」羅朔皺眉問道。

    「我有話要跟你說。」她連試了好幾次,才成功的將這句話平順的說出來。

    羅朔看了葉美慈一眼,無言的告訴她該是她退場的時候了。

    葉美慈收到訊息,立刻合作的出聲道︰「我去下洗手問。」然後起身離開,功成身退。

    「妳想說什麼?」一干閑雜人等全都退出了包廂之後,羅朔好整以暇的盤起雙手開口問。

    「她是你的女朋友嗎?」

    羅朔不置可否的聳聳肩,沒有回答。但看在岳紫衣眼里卻成了默認。

    「如果她是你的女朋友,那我呢?」她目不轉楮的凝視著他,啞然問道。

    「妳不是說妳愛妳爸、妳媽、妳哥,就是不愛我?」

    「所以你就決定要放棄我?還是,你根本從頭到尾都不曾喜歡過我、不曾愛過我?」

    「妳呢?妳愛我嗎?」

    愛。但是她現在再說這些有什麼用,因為他都已經選擇放棄她,而另外交了一個能讓他開心,讓他不惜血本來討好的女朋友了,她再說愛他又有什麼用?

    包何況他真的不知道她愛他嗎?

    不,他絕對不可能不知道的,因為她都已經愛了他二十年了,再愚笨、反應再遲頓的人也該會有所感覺,更何況是像他這麼聰明的人。

    他一定知道她愛他,只是不想承認、不願接受、不想和她共度一生而已。

    他不愛妳。岳紫衣,是妳該接受這個事實的時候了。

    「你可以回答我一個問題嗎?」

    「什麼問題?」真是的,她怎麼還不說她愛他呢?這個倔強小妞!

    「既然你不愛我,為什麼還要和我上床,對你而言我和你那些床伴一樣,都只是你排解**的工具而已?」

    「什麼?」沒料到她會說出這種話,羅朔一時之間呆住了。

    淚水模糊了視線,威脅著要滴落下來。岳紫衣再也無法待在這個地方面對他,她倏然轉身就跑。

    「等一下,紫衣!」羅朔一驚,猛然從座位上跳了起來,在她沖出包廂之前將她抱住。

    岳紫衣掙扎的想將他推開,怎知他卻絲毫不肯松手,還將她旋轉過身面對著他。

    「別哭,我只是在跟妳開玩笑而已。」他柔聲的對她說。

    「你騙人,而且這個玩笑一點也不好笑。」她抬起頭,抽抽噎噎的泣訴。

    「妳明知道Jeff對妳有企圖,妳還不斷主動的去接近他,這個玩笑對我而言也是一點都不好笑。」他直視著她的雙眼說。

    岳紫襩uo讀艘幌攏 橢 浪歡ㄓ鋅醇

    「那並不是玩笑而是工作。」她辯解著。

    「那件案子我已經放棄了。」

    「你都花了那麼長的時間和精神做準備了,我不能讓你因為我而浪費那些努力。」

    羅朔皺起眉頭,「這一切肯定又是岳子告訴妳的?」

    岳紫衣點頭。

    「該死的家伙!」他忍不住詛咒一聲。

    「羅朔,你剛剛所說的話都是真的嗎?一切都只是個玩笑而已?」岳紫衣淚光閃閃的凝視著他。

    他對她點頭,而她在看了他一會兒之後,卻對他搖頭。

    「你剛剛笑了。」她說。

    羅朔一臉莫名其妙的表情。他笑很奇怪嗎?

    「你平常並不愛笑,但剛剛和那女人在一起的時候卻笑得很開心。」

    「那是因為她剛剛跟我說了一個不難笑的笑話,而我又剛好看到妳正要走進來,所以才會笑得特別開心。」

    「是這樣嗎?如果她不是你所在意的女人,你又怎麼會特別為她訂下這個包廂呢?」

    「誰說我訂下這個包廂是為了她?」

    「不是她?難道還有別的女人?」岳紫衣立刻左右張望的在包廂內尋找著可以藏身的地方。

    「不用找了,這個包廂里現在就只有Onlyone,妳一個女人而已。」羅朔又好笑又好氣的將她的臉扳正道。

    「只有我而已?那你還說你不是為了剛剛那女人訂的?」

    「她是這里的經理,若我真要請她吃飯,會選在這個她每逃詡必須待上十二個小時以上的工作場所嗎?」

    「她是這里的經理?」

    「妳若不信的話,妳可以到外頭隨便抓個服務生問。」

    「可是如果不是她,那你訂這個包廂到底是為了誰?」

    「妳覺得呢?」羅朔凝視著她,似笑非笑的問。

    岳紫衣發現自己的心跳速度愈來愈快、愈來愈快。他的眼神其實已經在告訴她答案了,但是她仍然不太敢妄想。

    是她嗎?他訂下香緣這間貴到爆的包廂是為了她嗎?

    「答案都已經昭然若揭了,妳還猜不到嗎?」

    她搖頭。即使猜到了,也沒有勇氣將它說出口,因為她害怕這會是一場夢。

    「如果這個包廂的客人早已到齊了,妳以為服務生還會讓妳進來嗎?妳以為我在這里等了三個小時,餐桌上會連一道菜都沒上嗎?妳這個笨蛋!」說著羅朔忍不住伸手輕敲了她的腦袋瓜一下。

    岳紫襩uo躲兜目醋潘 劭糝脅揮勺災韉姆撼魷布 睦崴  旖僑慈灘蛔∩敵Γ 緯梢桓魷嗟庇腥ヂ趾眯Φ幕 媯 旱寐匏吩僖踩灘蛔〉男α似鵠礎

    「傻瓜。」他揉亂她的長發笑罵道,然後走向包廂的門口向在外等候的服務生點了點頭,示意他們可以準備上菜了。

    在知道羅朔訂下這間包廂竟然是為了她之後,岳紫衣的心情便一直處在心花怒放的狀態下,完全不能自己。

    「妳很高興?」看她連吃東西的時候,嘴角都高高的揚起,羅朔得意的開口問。

    嘴巴里仍含著美味十足的食物,岳紫衣只能用力點頭來回答。

    「看我花這麼多錢妳很高興?」羅朔突然冷冷的問。

    岳紫襩uo蹲。 仁撬 墼差  緩蠼粽諾撓昧σ⊥罰 幼拋彀馱蚴遣歡系鼐捉雷攀澄錚 薏壞迷謐畽痰氖奔淠誚 澄鍶 探搶錚 盟淖彀陀鋅湛梢韻蛩饈汀

    她絕對沒有因為他為她花了那麼多錢而高興,絕對沒有!

    她又慌又急又搞笑的表情逗樂了羅朔,只見他嘴巴「噗」的先噴出一口氣之後,忍不住哈哈大笑起來。

    「哈哈……」

    岳紫衣被他突如其來的大笑聲嚇了一跳,呆愣的看了他一會兒,這才發現自己剛剛又被他戲弄了。

    真是奇怪,他到底是從何時開始變得這麼愛逗她了?不過看在他對她是真心的份上,她就不跟他計較這些了。

    他笑他的,而她則繼續吃她的。這麼好吃又這麼貴的料理,是一丁點不吃都覺得浪費的。

    「現在妳願意說妳愛我了嗎?」好不容易止住了笑聲,羅朔的話題突然變得好正經。

    岳紫衣眨眨眼,仔細的確定他這回是不是又想戲弄她?不過看見的卻是他無比認真而堅定的神情。

    他是認真的,但是很抱歉,她仍無法給他一個他想要的回答。

    「NO。」她搖頭說。

    「為什麼?」

    「自己去想。」她朝他搖搖食指微笑道。

    「如果我一輩子都想不出來,妳是不是打算一輩子都不肯承認妳愛我?」羅朔沉默了一會兒,看著她開口問。

    「有可能。」她拿喬的說。

    「真慘。」他忽然搖頭。

    「什麼?」她愣了一下。

    「我說真慘。」

    「什麼意思?」好端端的,他干麼突然冒出這兩個字來?

    羅朔若有所思的瞄了她一眼,然後嘆息道︰「意思就是我竟然會想向一個不肯說愛我的女人求婚,妳說慘不慘?」

    岳紫衣這回不止愣住,還被驚嚇得瞠目結舌。

    「你剛剛說什麼?求……求……」她說不出那最後的一個字。

    「求婚。」他很好心的幫她把話說完。

    「求……婚?」她咽了咽口水,臉上仍然充滿了不可置信與驚喜摻雜著驚嚇的表情。

    「對,求婚。」他笑睨她。

    「你想向……向我……求婚?」

    岳紫衣緊張到口吃,她怎麼也想不到他會向她求婚,因為他連一句愛她或喜歡她的話都沒說過,怎麼就這麼突如其來的跳到了求婚這個步驟呢?他真的把她嚇到了,但是不可否認的,她也高興到快要死了。

    「嗯哼。不過我想還是算了。」

    「什麼?算了?!」她倏然雙眼圓瞠的大叫道,雙手則緊緊的抓著他的上衣,整個人差點沒貼到他身上去的大吼,「怎麼可以算了?不行,絕對不行。」

    「但是妳不肯說愛我。」

    「我愛你!」她立即大聲宣告。

    一陣靜默,羅朔倏然哈哈大笑。

    「哈哈……妳真的很想嫁給我對不對,紫衣?」

    「你又在戲弄我了對不對?你根本就沒有想要向我求婚對不對?」岳紫衣瞇起眼盯著他說,接著她突然放手松開他的上衣,坐回自己的座位上,目不斜視的繼續吃她的晚餐。

    只是說也奇怪,剛剛美味十足的料理,現在吃起來卻一點味道都沒有,反而還讓她有種食不下咽的感覺。這是怎麼一回事?

    「生氣了?」

    她置若罔聞的繼續將食物送進嘴巴里,好象在研究東西怎麼會突然變難吃了的模樣,專心到沒听見他在跟她說話。

    「紫衣。」他喚她。

    她仍然置之不理。

    「我有個東西要給妳。」他將手鐲從口袋里拿出來送到她面前,怎知她卻始終維持著低頭吃東西的姿勢,理都不理他。

    「妳要我把東西放進妳碗里嗎?」他威脅的問。

    岳紫衣倏地抬頭瞪他,不相信他連這麼幼稚的惡劣招式都想得到。他不知道浪費食物是會被天打雷劈的嗎?尤其是一口就要上百元的食物!

    一陣突如其來的七色彩光,燦爛奪目的讓她恍神了一下。

    一個造型獨特、漂亮又耀眼的手鐲赫然出現在她面前,讓她不由自主的被它吸去全部的注意力。好漂亮的手鐲喔!

    「喜歡嗎?送給妳。」

    他的話讓她驚喜的抬起頭來看他。

    「來,我幫妳戴上。」無視她臉上充滿疑問的神情,他將手鐲的扣環解開,然後替她戴上。

    「為什麼要送我這個手鐲?」她一臉茫然的望著他問。她的生日又還沒到,不是嗎?

    「妳先看看手鐲內側刻了什麼字。」他微笑的對她說。

    岳紫衣聞言,依照著他的指示將手鐲內側翻開來看,只見上頭刻了一串字,前頭是簡單的英文字寫著︰EtoA,而後頭則是……

    因為字體太小,又是復雜的中文字的關系,她不得不將手鐲再拉近些距離來看,然後慢慢地念出緊跟在EtoA後頭的四個中文字--

    「鐘、情、一、生。」

    然後,她整個人呆住。

    「現在妳還想問為什麼嗎?」他微笑的凝望著她,眼中毫不隱藏的漾著對她的溫柔與深情。

    岳紫衣再也忍不住的喜極而泣。

    羅朔的英文名字是Eric,而她的則是Ally,所以手鐲上所刻的EtoA就是羅朔送給紫衣,然後,鐘情一生。

    「雖然我知道接下來我要說的話有些多余,但是我還是想說。」他緩慢的開口道。

    她淚眼汪汪的看著他。

    「紫衣,妳願意嫁給我嗎?」他溫柔的問。

    淚水不斷地從她眼眶中掉落,卻仍無法表達她此刻心中激動與喜悅的萬分之一,她吸著鼻子用力的點頭。

    「我愛妳。」他對她說。

    她再也克制不住的投入他懷中緊緊的環抱住他,顫抖的哭泣著。而他只是輕輕地揉著她的長發,憐愛的親吻她的發心,溫柔的擁抱著她。

    愛情像道彩虹般的環繞在人們身邊,美麗而讓人向往,而一旦有幸抓到了,千萬別放手,因為幸福的寶藏可能就藏在那後頭。

    【全書完】

    憊有其它精彩的青梅竹馬故事,請看--

    *金萱花園系列375彩虹之一《紅線》

    *寄秋花園系列383彩虹之二《橙火》

    *金萱花園系列386彩虹之三《黃紗》

    *簡燻花園系列394彩虹之四《綠園》

    *金萱花園系列398彩虹之五《藍月》

    *簡瓔花園系列405彩虹之六《靛星》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