蜂鳥小說網
簡體版
登入注冊
夜間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愛妻帶種逃 終章

作者︰陽光晴子

這是一個充滿著激情與憤怒的吻,卻太突然了。

倪杏兒整個人怔住,腦袋亂烘烘的,完全無法思考。

直到她看到眼前這張不同于丈夫的臉,她頓時倒抽了口涼氣,「放……唔……放開我!」

她想掙扎,但他抱得更緊,她掙月兌不了,只能咬破他的舌。

「噢,該死的!」

他低咒一聲,真的氣昏頭了,但在看到她要奪門而出時,他又快步的上前拉住她,嚇得她拚命打他、踹他。

原來杏兒有當潑婦的本錢!「夠了!別打、別踢了,是我、是我,杏兒!」他只能快快撕下臉上那「楚希瑜」的人皮面具,免得被補得身子太好的妻子打到吐血。

倪木口兒毫無預警的見到穆元煦那張熟悉的俊顏,登時呆了、傻了!

「怎、怎麼會?!」

「噢……疼啊,痛痛痛……」

房間里,穆元煦乖乖坐在床上讓親親愛妻拿著藥這里涂涂、那里抹抹的,其實不怎麼痛的,但誰教她想三度帶種逃,他就是要她愧疚。

倪杏兒是真的很抱歉,但怪得了她嗎?他沒事搞一張人皮面具陪在她身邊干啥?

「還不相信我愛你嗎?即使只能靜靜守候,我也選擇留在你身邊,你在我生命中的意義絕對是無人可以取代的。」抹完了藥,他將她抱在懷里,再也不肯放了。

「可是,我不希望你是因為責任……」

「你對自己有信心一點,你是我最在乎的人啊,」他看她仍不信的皺著柳眉,簡直快瘋了,「該死的,你孩子都生完了,能把你的理智找回來了吧?不是說只有懷孕的女人才會胡思亂想嗎?」

她苦笑,「我只是希望你快樂,所以就算心很痛很痛,仍一退再退……」

「別再退了,我追得很辛苦。」

「你是因為愧疚才自欺欺人吧?」她強忍住淚水,「雖然我生了孩子,但我可以自己教養他,你跟公主在一起我才能心安理得,我不要也不能獨佔別人的幸福。」

「但我不快樂!」他發覺他不能說得太復雜,他得冷靜,才能讓她的腦袋清醒止了因為她太愧疚了,以為是自己的存在阻礙了他的幸福。

「你要快樂,你追了兩世的摯愛終于找到了,只要去求皇上——」

「我不快樂,是因為你不在。」

她淚眼迷蒙,「你要的不是我。」

「是你!我的心告訴我,你不在,再多的美好也不在,快樂也一並被抹煞了,我是如此的愛你,就算碧雲公主以采薇的身分出現時,我也只有愧疚,但對你的愛卻不曾動搖餅分毫,我的心就是如此告訴我的,而事實上,碧雲公主也不是采薇轉世。」他將事情的來龍去脈說給她听。

「但不是她,也可能不是我……」她對兩人的愛情沒有自信,畢竟他是看到她手腕上的胎記才開始愛她的。

「對,所以我不找了,因為我許了你一生一世,曾經的困惑、怨懟、氣憤及種種磨難都讓我看明白了,我要的就只是你,讓我真心深愛的你而己。」

知道她仍有太多的不信,他繼續給她洗腦,「我對采薇的愛可以埋藏在心里很深很深的地方,但對你的不可以,你義無反顧的愛我、為我付出,我不想讓你受委屈、不想讓你孤獨一個人,但那與采薇無關,那都只是因為我真的很愛你。」

他長長的嘆了一聲,「听著,我也不想再自以為是,」他握著她的手,直到她願意直視自己火熱而赤果果的深情眼眸,接著,他見到她眼眶的淚水滾落臉頰,不忍地伸手為好拭去。

「這一次,我將選擇權交給你,但我拒當下堂夫,你只有兩條路,一個就是讓我以穆元煦的身分留在你跟孩子的身邊,另一個就是戴上面具成為楚希瑜,靜靜的守護你跟孩子。」

她咬著下唇,喉頭哽咽。

「我不在乎等待,你可以不用現在給我答案,我等了兩世才等到了你,所以我不介意繼續等下去,只要你能在我的視線內,這就是我最大的幸福。」

即使很煎熬,不能抱、不能親,只能看著……任由下月復的灼熱繼續焚燒,任由想擁抱她的雙手握拳再握拳,他都會咬牙忍下。

他的一字一句全都敲進她的心坎里去了,她听明白了,他不要盼來世,他只要這一世,所以,他苦苦壓抑不想逼她,只想靜靜守候。

但這一切都只因為她太患得患失,她對他們之間的愛情太沒有自信,而她也不夠勇敢,才迫得他不得不這樣小心翼翼。

這是不對的,她愛他啊,她不要愛到生死相許、不要愛到再求來世,那太辛苦了,在尋尋覓覓中,也浪費了太多的真情與時間,所以,她不貪心,她只求今生。

而他,已用了多大的耐心來等待她的回眸?這幾個月,他過得很辛苦吧?

她的眼中盈滿了感動的熱淚,然後搖搖頭。「你等得夠久了,我不要你再等,我也舍不得你等如果說,你曾經自以為是做了最好的決定而錯過了一生的摯愛,那我比你幸運的是,我也自以為是做了對你最好的安排,」她哽咽一笑,「但你願意給我另一次機會,讓我可以再擁抱幸福,而我怎麼會笨得把幸福往外推呢?」

他心弦一動,終于放心的笑了。

他輕柔的吻著、廝磨著久違的紅唇,再往下吻著她細女敕的脖頸,好久,好久了……天啊,他是如此的渴望她。

點燃的如煉原的野火,在兩人的四肢百骸間流竄,他溫柔的讓她躺在床上,再褪去了衣物與她相擁,愛戀的黑眸凝視著她的,兩人的體溫熨燙著,他終于可以愛她,一寸一寸的回味,用他的手、他的唇,再親密深入的糾纏。

她輕喘,跟隨著他,如法炮制他的激情,與他纏綿繾綣。

三生石上,看現在、看過去,看得站在一旁的月老與孟婆臉兒紅紅,基于非禮勿視,兩人移身到另一邊的亭台坐下。

「穆元煦跟倪杏兒這兩個娃兒,真的很麻煩。」孟婆一想到小倆口,真的是又好氣又好笑,「而我呢,是愈幫愈忙。」

「可不是嘛。」月老也笑了出來。

天賜良緣啊,難得孟婆主動來找他,請他成全薛辰劭與韓采薇這對有情人,他才替轉世的兩人系了紅線,在姻緣簿上寫了名,沒想到他們的情路還是一樣顛簸,到這會兒才讓他們兩人將心上的石頭放了下來。

「話說回來,薛辰劭這個痴情種也是月老你哪里沒處理好,才會讓他沒法子跟韓采薇幸福到老吧?」孟婆突然翻起舊帳。

「孟老婆子,你怎麼扯到這兒來,我可一口就答應你的請求了,不然那兩個人今生哪來的女圭女圭親?」月老哇哇大叫。

「有因才有果啊,要是那兩人當年就幸福到老,就沒有後面的事了,我也不會一時不忍讓那臭小子沒喝孟婆湯就投胎,還被天庭記上一筆,得到人間去帶個娃兒受苦受難,還得住在家徒四壁的房里吃得又寒酸……」

「都過去了嘛,來來來,我備一桌好吃的補償你啊。」月老手一揮,一桌山珍海味就出現了。

孟婆笑了,月老也笑了,兩人同時看向三生石,穆家兩老也正笑咪咪的抱著金孫,笑得闔不攏嘴,至于穆元煦跟倪杏兒,還在努力的增產報國呢。

全書完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