蜂鳥小說網
簡體版
登入注冊
首頁 > 言情小說 > 井上青 > 大房寡婦 > 尾聲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大房寡婦 尾聲

作者︰井上青

三個月後——

午後的梅樹林里,傳來悠悠簫聲,吹簫者風姿瀟灑、玉樹臨風,不是別人,正是剛娶妻滿一個月的楚天闊。

「天闊,茶已泡好了,喝杯茶休息一會。」梅樹下擺了一張矮桌,坐在桌旁的茅芸香輕喚夫君,眼底盡是愛意。

愛妻招喚,簫聲頓止,楚天闊一個箭步來到妻子身旁,彎身奉上一記熱吻。

她笑睞他一眼,遞給他一杯茶,忽地仰首凝望樹上的枯枝,輕喟一聲。

「怎麼了?」他坐在她身邊,和她一起望著天際。

「時間過得真快,一轉眼梅樹已光禿,她開花、結果的時候我都沒欣賞到。」

「是我的錯。」拉起她的手,他笑中帶著歉意,「梅花開時,你正恨我怨我,一心只想把傅家制香坊經營好,壓根沒時間來賞花;花落結果、青梅茂盛時,你日日夜夜守在床前照顧我,沒空理青梅的呼喚……」

說到此,黑眸里盛滿感動,當初他傷重昏迷在床上,是她沒日沒夜悉心照顧他、呼喚他,他才得以「起死回生」。「芸香,謝謝你。」

她睨著他笑道︰「你又要向我言謝?你謝我,我又得謝你,我們的午後時光難不成要一直這麼謝下去?」

三個月前,他為護她而腳受傷,下山後又為了救她被傅東洋刺傷,她照顧他本就應該,他謝她的照顧,她還得反過來謝他的救命之恩呢。

彬許是他福大命大,那時他的傷勢連東藥鋪大夫都束手無策,僅能暫時幫他止血,錢管家只好跑去向楚老爺子,也就是她現在的公公稟報求助。

楚老爺子一得知兒子受傷命危,動用了所有人脈請來宮里御醫診治,還散盡大筆錢財買最好的藥材,再加上仙姑日夜在菩薩面前祈禱,昏迷好一段時日的他才終于醒了過來。

其實後來她發現,楚老爺子對楚天闊的疼愛不亞于相繼室所生的兒子,只是父子倆各自忙事業,一整年鮮少坐在一塊說上兩句話,要恢復父子情不難,但需要時間慢慢來。

仙姑依舊只願住在山上,習慣了山上的恬靜,她不愛城里的噪亂。這也無妨,仙姑不下山,他們就上山找仙姑,那也是一樣。

至于可惡的傅東洋,被逮後不知何故,未待判刑竟自己在牢里撞牆致死。她猜大概是他娘的情人為報砍刀之仇,私下教唆官差對他動刑所致。而不管原因如何,九陽城從此少了個大禍害,也是好事一樁。

他笑說︰「那……就別道謝了。」

「真不謝了?沒良心,果然是冷血無情的大奸商。」

她一說,他又開懷大笑。「我這個大奸商,不正好能襯托出你這個九陽城‘仙母’的善心。」

她狠瞪他一記,他真是哪壺不開提哪壺!

說到自己「仙母」這個新封號,真令她啼笑皆非,自從嫁給他成了楚家人,她便將傅家制香坊和祖宅交給蓮兒和阿生夫婦管理,制香坊的收入扣除給工人的薪資和紅利與一些雜費,其余剩款每個月便購買白米和發救濟金給九陽城的窮苦人家,若還有剩余白米,則再送給前來登記欲領白米的「臨時困苦戶」。

她的善心善行不亞于夫婿,因此人們便稱他們是九陽城的「善仙夫婦」。楚天闊是樂在其中啦,可這善仙听來仿佛在罵他們是「散仙」,令她每次听都不免苦笑。

這還不打緊,人們私下又給她一個「九陽城仙母」的封號,她對這個很有意見——為什麼不是「仙女」而是「仙母」?她比較想當「九陽城仙女」呀。

況且她婆婆是「仙姑」,她被稱「仙母」對老人家也太不敬了,沒想到她丈夫竟還說大不了日後見到他娘就喊「仙姑婆」,真是沒個正經!

玩笑歸玩笑,楚天闊摟住她,真心的說︰「明年我保證一定陪你賞花摘果,讓你盡興。」

「其實我最愛的是這些枯枝,這一大片的枯枝,是我們情意的源頭。」她說。

他點頭附和。

依偎在他懷中,茅芸香輕閉著眼,享受秋天午後的寂靜,想著如夢般的往事——

她在原本世界的平安夜里出了車禍,靈魂穿越來到古代這片梅樹林被他救起,直到她砍梅枝、他送梅枝,兩人的戀情也悄悄滋長,中間雖發生許多誤解之事,幸好終也撥雲見日……

「天闊,我先申明,以後我們夫妻倆絕不能有事瞞著對方,我最討厭被欺騙,而且是感情上的欺騙。」

許久未听到他的回覆,她睜開眼,發現他眉頭微蹙,不知在想什麼。

「你有事瞞我?」她可敏感了,他這號表情肯定是有事沒同她說。

「有件事……我不知該不該說,可我怕說了你不信,還會嚇著。」

「天底下還有我茅大膽怕的事?」他這樣分明是在吊她胃口。「說,我要听。」

「真要听?」

「絕不是在跟你說客氣話,快說!」

他爽朗一笑,忽地端著正經八百的表情道︰「我受傷昏迷時,看到了你趴在我床邊……」

「干麼突然頓住?我一直都在床邊守著你不是嗎?」除了洗澡、上茅房之外。

「但我也看到我自己躺在床上。」

她瞠目驚呼,「靈魂出竅?」

「你說什麼?」

「沒有,那……你……這情形有多久了?」

「我不確定,我好像飛到一個很遠很遠的地方,那里和九陽城很不一樣,有一個很大很大的東西在天上飛,房子也很奇特,一層一層的堆疊,仿佛要堆到天上似的……」他說話時眼中閃著異采,宛若大開眼界一般。「還有,路上有很多東西在跑,不是馬,那是……」

「車子……」她嚇傻了,他的靈魂該不會是穿越到「未來」去了吧?

「不是馬車,是一種跑得比馬車還快的東西……」

她焦急的問︰「那你是怎麼回來的?」是不是馬車不重要,他的靈魂有回來比較要緊。

「我听到你哭喊著,不斷不斷地叫我的名字……」他愛憐地撫摸她略顯焦急的臉龐,「我一回頭,眨眼間便又回到房里來,然後就覺得身子好沉好沉,再也飛不出去了,那感覺旁人無法體會的……跟你說這麼多,你嚇著了吧?還是別說了。」

「那感覺,我懂,我真的懂。」她愣愣的點頭,喃喃自語︰「還好你的靈魂有被我喚回,要不,就換你穿越了。」

「穿越?」

「對,穿越……穿越高山,穿越流水,穿越……穿越過梅樹林就可以到城里。」她轉得頗硬,一臉尷尬。

他狐疑的看向她,「芸香,你是不是有事瞞我?」

「我、我……」她穿越的事最好還是別說,否則要是傳出去,別人說不定會以為他們一家都是瘋子,「其實呀,有件事我不知該不該說,可我怕說了你不信,還會嚇著。」

百嘿,他們夫婦間最大的樂趣,就是拿對方前一秒說過的話回敬。

「有這等事?那我一定得听。」將她抱在懷中,他好整以暇,洗耳恭听。

她低頭絞著手指,忽地害羞起來,「我、我……我想,或許該請個大夫來家里一趟。」

「你人不舒服?」

她點頭,「那個沒來。」

他眉頭緊皺,「哪個?」

「噢,不是,我是說……那個、那個我可能是……懷、懷孕了。」

「真的?」

見他一臉驚訝,她故意糗他,「我就說嘛,說了你不信,還會嚇著呢!」

「不,我信、我信。」

她笑望著他,瞧他興奮不已,她也跟著雀躍,主動吻上他的臉頰,水眸里笑意深濃。

楚天闊吻了她一記,這個吻格外小心輕柔,「天色快暗了,我送你回府。今晚我們在‘芸香園’用餐,慶祝你懷孕。」

先前她問他府中庭園在造什麼大工程,他只淡笑說在整修,其實那時就已在為她打造一座專屬的「芸香園」了。

「有無身孕,還得大夫看過後說了算。」

「不管有沒有,今晚我們就‘芸香園’賞月,一整晚我都陪你。」他愛憐地輕吻她,呵護之情溢于言表。

茅芸香內心盈滿甜蜜,她穿越到古代來,遇到了這個將她捧在手心呵護的男人,得到了他專一的愛情,此生足矣……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