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七季 > 老婆送上門 > 第九章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老婆送上門 第九章

作者︰七季

    【第七章】

    ……

    事後,陸風華穿著睡衣,坐在沙發上喝水。樂斯年穿著整齊的西裝,站在離她五步遠的地方看她喝水。

    樂斯年這輩子沒像現在這樣緊張過,他局促不安,隨時準備好接陸風華扔過來的水杯。

    結果陸風華只是把杯子放回了茶幾。

    「你在那站著干什麼?準備要回去了嗎?」

    她的態度讓他更加不安了。樂斯年先表示自己不走,而後戰戰兢兢地坐在陸風華旁邊的單人沙發上,看著她。

    她的眉眼還是他熟悉的陸風華,在那盞燈的映照下她的樣子一點都沒變。

    變的是他看她的眼光。

    雖然給他的時間不多,但他已經做好的決定,他絕對會給她一個滿意的交代。他們之間的關系已經跟之前不一樣了,而他很高興自己並沒因這種改變而產生後悔的情緒。

    甚至,他松了口氣,因他們之間的牽絆又更近了一步,每一次的靠近都讓他更加放心。他現在苦惱的一點是該怎麼開口跟她說這件事,畢竟……還是會不好意思啊!

    「風華……」

    「好了,睡覺吧!」陸風華說,嚇了樂斯年一跳,她笑道︰「你在想什麼?不是你說今天不走的嗎,所以只能委屈你睡沙發了。」

    她起身,伸了個懶腰,表示自己很困了。

    「我哪還睡得著?」他真看不出來她是不是在開玩笑了,「風華,你不覺得我們應該好好談談嗎?」

    「有什麼可談的?」陸風華問他,看上去真的和平常沒什麼不同,「你是指剛才的事?」

    點頭如搗蒜。

    「那件事嘛,當然是當成一場誤會了!」她一派輕松,「只不過以後我可不敢再跟你提找男人的事了,你這種不服輸的性格也未免太可怕了,身為公司的管理者這麼輕易就燒昏了腦袋怎麼行?」

    「誤會?燒昏腦袋?」樂斯年簡直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可怕字眼是出自她的口中,「風華,那怎麼能是誤會呢?雖然確實有一點激動……但發生了就是發生了不是嗎?」

    陸風華的眼一下冷了下來。搞什麼,他還不依不撓的,「那你是怎麼想的?難不成要跟我交往嗎?」

    他剛要點頭,就听她又接著說︰「你跟林如錦上了一次床,也說要對她負責,結果好不容易有了一個真正的女朋友。現在跟我上了床,又想要對我負責了?」

    樂斯年有些啞口無言。

    「你別傻了!」陸風華笑他,「對林如錦是因為你先喜歡上人家,進而才發展出關系的吧。而我則正好相反,你並不喜歡我但還是在氣氛使然下發生了關系,那就叫誤會。」

    「我當然喜歡你啊!」他反駁。

    「但我不需要你的這種喜歡!」她厲聲罵他,他所謂的「喜歡」根本不是她想要的,「我也不需要你為難自己對我負什麼責,這種你情我願的事,當成一段小插曲看就好了,說出去也不怕被人笑話!」

    「怎麼會被笑話?」樂斯年不理解了。

    「因為我們從小就在一起長大,街坊鄰居全都看在眼里,在他們眼中你我就跟真正的兄妹沒什麼區別,而你對我更是一直如親人般對待。我們已經習慣了這種相處,又何必硬要去改變?」

    她說得句句有理,好像他們兩個在一起真成了什麼天理不容的事情似的。

    可實際上,他根本沒想那麼多啊!為什麼他說想跟她在一起就是可笑的?為什麼他說喜歡她就是不需要的?

    到頭來根本是她無心接受這種新關系而已,還給自己找什麼理由!

    「你說怎樣就怎樣好了!反正我從來都說不過你!」他像個打了敗仗的士兵,灰頭土臉地。

    陸風華沒有說話,他更加不自在起來,「那你的意思就是當沒這回事了?」

    「對!」

    「我做不到!而且也不想那麼做!」樂斯年忿忿地起身,「但如果你希望這樣,那我會盡量努力的!我先回去了!」

    「不住下來了?」

    「我怕會再對你做出什麼讓人笑話的事!還是算了吧!」

    樂斯年氣沖沖地走了。

    陸風華邊敲著自己的頭邊哭了起來,她真是個大笨蛋!大笨蛋!特大的笨蛋!

    三天的假期轉瞬即逝,重新上班的人大多還沒從跨年的喜悅中走出來,每個人臉上都是一張笑臉。

    除了總經理和總經理秘書。

    樂斯年的臉全天都是繃著的,除非必要,所有人都繞著他走,其中也包括了陸風華。

    這樣生不如死的日子過了不知道多少天,樂斯年覺得自己快被憋瘋了。

    他在辦公室里翹著腿,食指有一下沒一下地敲著桌面解悶,一雙眼楮死死地盯著辦公室的門,好像盯的時間長了,陸風華就會從那進來一樣。

    還說什麼把那天的事當沒發生,當成笑話?他配合了,可她辦到了嗎?

    樂斯年在沒人的辦公室哼了聲,她最近連玩笑都不跟他開了!也不再對他碎碎念,除了工作的事她幾乎不會主動找他,被他撞到也是找理由推托然後溜走。

    她打算像只小老鼠躲他到什麼時候?如果他的配合換來的結果是她對他的視而不見,那傻瓜才會再配合她呢!

    他的手往桌上一拍,心里有了定論。他可不能眼看他們一天天這麼過去而什麼都不做!

    樂斯年決定去找陸風華,可一出辦公室他愣住了。

    本該陸風華待的位置,坐著的是個他看著眼熟,但叫不出名字的女人。好像也是秘書科的,叫什麼來著……那個無所謂啦!

    「陸秘書呢?」他嚇了那個女人一跳。

    「陸秘書去會客室了!叫我幫她代一會班,她馬上就回來!」那女人從坐位上跳了起來,沒想到自己只是代班一下而已就叫她撞見了樂斯年。

    「會客室?」樂斯年想了半天也想不出她能有什麼客人,還緊急到會來公司找她的,而她竟然還去見了,「是什麼人來找她?」

    「我也不清楚啊,看上去是個很年輕的男性。」

    「長得怎麼樣?」

    「還不錯!」

    年輕男人長得還不錯?難不成是那個小缸臉還不死心,又回來纏著她?當下樂斯年只能想到這個可能性,不然怎麼可能這麼巧在這個微妙的時期會有漂亮的年輕男人來找她?

    陸風華不接受他,多半也是跟對那個小缸臉舊情難忘有關系!要是任由他們再死灰復燃那還得了?

    樂斯年當下直奔會客室,可他總不能在全公司上下面前上演「捉奸」。到了會客室門口,他的速度反而慢了下來。

    對著那扇關得嚴密的門,樂斯年啐了聲。他整理了下領帶,好像散步一樣慢慢地從會客室的門前跺過,走過一定距離,再一個轉身,再緩慢地溜回來。

    等到樓道里的人少些,樂斯年左右瞧瞧,小心地在門側停下,將那扇門輕聲地推開一條縫,側著身子往里窺伺。

    在他視線所及的地方,陸風華和一個男人面對面坐著。他的角度只能看到陸風華的背影,但好在能看到那個男人的全貌。

    那是個穿著干淨,顯得文質彬彬的男人。的確年輕且英俊,但不是唐敬明。

    樂斯年在自己的記憶中搜索著這張臉,他有自信陸風華交際圈里的所有人他都能一一細數上來,可這張臉他確實沒有見過。

    他是誰?哪冒出來的?憑什麼跟陸風華聊得很開心的樣子?

    這時,樂斯年看到那男人從包里拿出一封牛皮紙袋交給了陸風華,兩人還說了什麼,但他實在听不清楚。

    那又是什麼玩意?樂斯年看得太專注,沒注意到他的鬼祟行為已經引起了旁人的注意。

    他背後一個人盯著他瞧了半天,看他好像遇到什麼難題的樣子,覺得這是個討好上司的好機會。在他背後爽朗地喊了聲︰「總經理好!」

    這一喊差點沒把樂斯年的魂給叫出來,以至于他掌握不好力道,那扇本來只被推開一條縫的門被他如大錘的手狠狠地推了開來。

    門撞到牆上,發出了很大的響聲。

    室里,陸風華和那個不認識的男人都被這聲音嚇了一跳,他們一起看過來,就看到樂斯年如天神降臨堵在門前。

    樂斯年抿著嘴,偷偷掃了眼,發現陸風華正在瞪他。

    「咳……」他整理了一下領帶,跨著大步進了會客室,然後指著那扇門跟那個和他打招呼的年輕人說︰「我發現這扇門好像有點問題,該找人來修一下了!」

    「哦,是!」那個年輕人不敢不回答,但他真的不是維修部的啊……

    樂斯年又掃了下會客室里的其他物品,就是不敢去看陸風華的臉,然後又對那個年輕人居高臨下地說︰「其他設施沒什麼問題,就不用換了。」

    「哦,是……」

    「那麼,再跟我去檢查下一處。」他故意說得很大聲,「每年的初都要保證公司內設施的良好,這有助于下一年有個好的開始,明白嗎!」

    「明白了總經理!」

    「因為對這點很重視,所以每年都要我親自到各處檢查。今天一定要巡視完整間公司,不然不許下班!」

    樂斯年拉著那個壞他好事的年輕人,急急忙忙地離開了會客室。

    那邊,坐在陸風華對面的年輕人打趣地說︰「貴公司的經理真的很親切呢。」

    「親切個鬼……」陸風華捂著頭,真是好氣又好笑。

    送走了那個人,她剛回去就被代班的人告知,樂斯年叫她進去找他。

    這也是意料之中的事。她敲門進去,樂斯年的臉從電腦熒幕間抬起來。

    「檢查公司設施的事這麼快就結束了?」她問。

    「交給別人去做了,畢竟今年可是很忙的!」樂斯年給自己找理由,就算知道已經被陸風華識破也還是死不承認。他轉而問她︰「那個人是誰?」

    「我哪知道,看上去是很得你寵的部下。」

    「我說的是來公司找你的那個男人!」樂斯年的臉皮透出可疑的暗紅。

    「我爸以前的學生。」陸風華言簡意駭地說。

    她爸爸退休前在大學任教,說是她爸爸以前的學生倒也沒什麼不可能。但是樂斯年怎麼可能對這個回答滿意,他問︰「你爸爸的學生來找你做什麼?還是找到公司來了。」

    「我爸現在不是人在北海道嗎?他有事聯系不上他,就讓我代為聯系了。」陸風華看他,「你不會對我爸的私事也有興趣吧?」

    樂斯年閉了嘴,她都把家長搬出來了,他還能說什麼。

    但他就是覺得不對勁,時機實在是太巧合了,而且陸風華的回答也過于干脆,像是提前想好用來應付他的一樣。

    可如果她真的已經想好一套說辭應付他,就算他再怎麼問也沒用的。想到這里,樂斯年也表現出一副自己已經明了的樣子,叫她回去了。

    可是,他才不是這麼容易就打發掉的。

    當天下班後,大多數人都在例行加班,本來陸風華是沒什麼事的,她剛準備要走就被樂斯年叫住了。

    他說要看五年前公司和工廠那邊簽訂的交貨協議。

    陸風華過了一會才反應過來他要的是什麼東西,先不說那份東西有沒有用,關鍵在于那是五年前的東西了,那時他們都還沒有進公司,他這突然要看,叫她去哪里找?于是她問明天再給他可不可以,卻被果斷地拒絕了。

    樂斯年只說了句︰「那份協議很重要,我今天一定要看到,你去給我找來,我在這等著。」,然後,就沒有然後了……

    陸風華把整理好的東西又放了回去,這真是天外飛來的橫禍。

    樂斯年一直貼著辦公室門听外面的動靜,等確定她應該已經去找那份他都不知道還有沒有的東西時,他打開門,輕手輕腳地溜了出去。

    果然她已經離開了,樂斯年沒有經過任何的心理掙扎,只確認了下此時此地沒有別人,就快速地跑到陸風華的桌前翻弄了起來。

    他翻找了半天,最後把目光放在她的包包上。果然,他在那里翻出了那份牛皮紙袋。

    樂斯年利落地打開那封紙袋,將里面厚厚一迭紙取了出來。他發誓他只是看看而已,這叫做關心,跟偷雞摸狗的勾當可是完全不同的!

    樂斯年只掃了那迭文件一眼,整個人就像中了定身術一樣,拿著那些紙不能動彈。

    「你在干什麼?」

    那邊,陸風華擰著眉,憤怒地看著他。

    她把秘書室的鑰匙忘在了包里,等進了電梯才想起來,又急著跑回來拿,結果就踫上了這麼一幕。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