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夏娃 > 床前明月光 > 第九章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床前明月光 第九章

作者︰夏娃

    「……如果你說是一走嫁給我的話,我就不勉強跟你要紅包了。」喬民揚看她細嚼慢咽吃著他家的年夜飯,問她︰「一定嫁給我嗎?」

    「嗯,一定。」她邊吃邊點頭,感覺像應酬,毫無「誠信」。

    喬民揚深深地揚起笑容來,手指搔過她光滑的臉皮……摸起來比狐狸皮還要「滑溜」,真想咬一口。

    「今年畢業我要當兵了,你不會給我兵變吧?」他趁機威脅她。

    「不會,我一定等你回來。」古月綾舉頭望一眼「三尺神明」,趕緊低頭免得神明認出她的臉來。她怎麼能說,「人生」變來變去,她都沒預期到這麼快就交男朋友,她哪能預期未來的事,她這個人一向順勢而走。

    「好,紅包就算了,現在來算小狐狸打工佔用我和女朋友溫存的時間,從除夕到初五一共六天,我有女朋友等于沒有女朋友得一個人過年,小狐狸應當賠償給我的『心靈空虛損失費』,我稍微算一下,我理當分得小狐狸打工費的一半。」他玩著她的頭發,看她的耳根子熱紅就手癢摸向她的耳垂。

    古月綾頓時神經緊繃,從耳垂到全身慢慢僵硬起來,忍不住低聲喃喃自語說︰「『大野狼』還學人說人話,說『空虛』我還相信你。」

    「你說什麼啊?」喬民揚湊近她,听到她的「低聲喃喃自語」,直接抱住她的頭,把臉貼住她的臉摩擦。

    「我說喬民揚,小狐狸打工很辛苦,而且那些錢要支付生活費,剩下的也是拿來貢獻你家的釣蝦場,請你『高抬貴手,放我一馬』吧。」她被他抱住不能動了。

    「你剛才好像不是這麼說的吧?我看你今天晚上很不想回去啊?」喬民揚輕拍她柔嫩的臉。

    古月綾聞言,頓時睜亮眼楮,「沒這回事,我要回去!」

    「你別開玩笑了,天氣這麼冷,我怎麼忍心放你單身女子一個人回去蓋被子。」喬民揚面對她燃起希望的臉,很惡質地笑說。

    「我的男友是『狼人』,唉。」古月綾甩不掉他的臉擠過來,干脆夾起一塊年糕塞進他嘴里。

    大野狼嘴里吃著年糕,看她的眼神卻愈來愈「饑渴」,把她看得「心慌慌」。

    「……算了,不鬧你,你吃吧,吃飽去洗澡睡覺。你睡客房。」喬民揚放開她,看她一整個晚上都在防他「變身」,著實還有火氣。

    只是想到她明天還要打工,需要好好休息,他暫時不跟她計較。

    「……大過年的,你就發燒了嗎?」她睡客房?一點都不像「大野狼」的作風!古月綾驚訝看他,忍不住放下碗筷,摸他額頭。

    喬民揚瞪住她的手。

    古月綾一見他的眼楮在變「色」,趕緊抽回來,雙手捧起碗筷,起身換了一個位子,「乖順」說道︰「我把這碗吃完就去客房洗澡睡覺,等一下我會收,你先去睡吧,晚安。」

    喬民揚單手擺在椅背上,看她繞到對面去,和他隔著一張圓桌坐,他繼續瞪著她看……

    到底是她太純淨,還是他表現得太明顯?看她火紅的臉皮燒著,他真想撲過去咬一口——

    喬民揚猛然站起來,古月綾端著碗整個人往椅背亮,兩眼看著他……

    「客房在二樓,樓梯上去左轉角落那間,我去拿小喬的衣服給你穿。」

    古月綾看他一臉火氣轉身走出餐廳,視線落到一桌子的「年夜飯」,忽然覺得自己好像……是有點太沒良心。

    外頭冷風呼呼吹著,吹過天邊的一朵烏雲,那朵烏雲看起來像一頭垂頭喪氣的狼。

    古月綾拉起窗簾,離開窗口,爬到床上,拉起棉被時低頭瞥一眼穿在身上的粉紅色毛巾布連身睡衣,上頭三顆黃色小花的鈕扣,兩側有口袋,還滾了蕾絲邊,打蝴蝶結,她看一眼就忍不住打了冷顫,趕緊鑽進被子里,關燈睡覺。

    「小喬妹妹的睡衣都這麼可愛嗎?看起來像新的沒穿過……」她閉起眼楮,喃喃邊睡,卻像被下了詛咒似的,翻來覆去都睡不著。

    她一直想把「男朋友」踢回「好朋友」的位置去,對他「不用心」、「不真心」、「不關心」,還對他用「小人之心」,結果他還是對她用心、關心又真心……

    ……你不怕心里不安,晚上睡不著嗎?

    大野狼真愛詛咒她,這下慘了,她真的要失眠,明天要掛著熊貓眼去上班了。

    哎……就算她有心去「懺悔」,她也不知道「狼窩」在哪一間。

    所以說,她「有心」就好了,這麼晚那頭狼已經睡了,她最不應該去打擾人家的睡覺時間。

    好,睡覺——

    砰!

    古月綾拉高棉被蓋住頭,突然听到房門被打開,她拉下被子時,已經滿室燈光大亮——

    砰!

    喬民揚不只開門很大聲,關門也很用力。

    她不知道他是在宣泄他的火氣,還是在告訴她,他是「光明正大」進來的,她爬起來,坐在床上看著他。

    「**小野狼的主人喬民揚……你是不是打算說『小紅帽與大野狼』的故事給我听?不過這麼晚了,我們『孤男寡女』,我『單身女子』一個人听了會害怕,你能不能回去睡覺,明天再說呢?」古月綾眼看著他大搖大擺走過來,站在床前瞪著她看,她趕緊扮笑臉。

    「回去哪里睡?我沒告訴你,我今天也睡客房嗎?」喬民揚拉起大野狼的笑容,一只腳跨上床,連同她和被子一起壓住說︰「這麼晚了,你『單身女子』滿十八歲還听『童話故事』太無聊了,我們『孤男寡女』不如來『研究』一點『內容』吧?」

    「……你很機車耶。」古月綾看見他故意惡整她的賊惡笑容,一瞬間狂飆的心跳才稍微穩下來,但也被他嚇得接不上話了。

    「我就是不爽你這只小狐狸安安穩穩的睡,一點都沒把我放在心上!」大野狼把小紅帽連同被子一起緊緊抱住,隔著被子死命壓她。

    「好重……咳咳……我喘不過氣了……」古月綾快被他壓扁了。

    喬民揚這才甘心松開她,起身爬下床。

    「睡覺,晚安!」

    古月綾爬起來,看著大野狼的背影,有點受到譴責的良心動搖……

    「你答應不要『摸來摸去』……」

    「那有什麼問題!」大野狼晃到門口,馬上關門上鎖,爬回床上來。

    古月綾張著嘴巴,她的話都還沒說完,大野狼已經鑽進被子,躺到她身邊來了……算了,她好困。

    「我明天還要上班,你真的不要吵我。」

    「放心,你睡你的,我不會出聲吵你。」

    說歸說,她一躺下來,大野狼的四肢就馬上化成章魚腳巴住她了。

    「……你可不可以『全身』都不要吵我?」她滾燙著臉皮後悔一時的心軟,這只惡質大野狼老是說一套,做一套。

    「一個吻。」他嘟出嘴唇。

    賴皮大野狼……古月綾緩緩亮近他的唇,飛快地輕點一下,就轉開臉去。

    「我感受不到一點熱度,嘴唇的柔軟度也沒嘗到,毫無心跳的感動。我買不到車票,站兩個多小時,今年紅包也飛了,損失這麼大,只值你這種敷衍的吻嗎?」

    他連抱怨都讓她臉紅,白他一眼才重新又吻他一下……

    喬民揚忍著欲望看她微眯著眼,兩片濃長的眼睫毛扇動著羞澀的節拍,火熱的呼吸帶著顫抖的溫度貼到他嘴唇上,他終于嘗到她柔軟的嘴唇微濕微顫、微微輕啟……

    喬民揚眼底毫無掙扎,直接泛出「狡詐」的光芒,正準備「鑽漏洞」熱吻她,小狐狸早一步「洞察機先」,捂住嘴巴轉開臉去。

    「……可惡,差一步。」大野狼意猶未盡地抱怨。

    古月綾當作沒听見,直接轉開話題說︰「你哥他好像跟我同學在交往了。」

    喬民揚扯起眉頭,瞅著她紅通通的臉色,可愛到極點的模樣,只好氣配合她的步調。

    「他又換女朋友了嗎?哪一個?」

    「就是喜歡吃蝦的那一個。」古月綾緩緩放下手來,從他的懷里稍微退開,只差沒把枕頭擱到兩人中間了。她維持若無其事的聲調說︰「我們之前討論過你哥透過熟人輸給我釣蝦券的用意,果然我猜對了你哥是喜歡小月兒才這麼做。」

    喬民揚回憶起聖誕節那一晚的甜蜜,兩人躺在草地上,她嬌羞地在他的懷里輕顫,他拉開她外套的拉鏈,她就嚇得驚叫,到現在都把他當「狼人」在防……

    「我看是你同學喜歡我哥,才跟你說她喜歡吃蝦子的吧?不然會有哪個傻蛋肯餓著肚子等你這個只顧著釣蝦的大話王,從晚餐等到宵夜。我跟你說過我哥公私分明,他不可能做這種事,一走是你同學倒追我哥。」他手指輕輕撫過她長長的眼睫毛,瞅著她閉起的眼楮,水嫩的臉頰,緩緩靠近她紅潤的嘴唇……

    「嗯……」古月綾翻過身去,不久就傳來均勻的呼吸聲。

    ……愛你。

    年夜飯上她嬌羞的情話根本是在返他的吧!連一個熱情一點的吻都不給他。

    喬民揚瞪著她後腦杓,克制直接搖醒她的沖動。

    「……要睡了嗎?」

    「……嗯。」

    喬民揚摸著她柔軟的頭發,深深吸了口氣,緊緊抱住她香甜的身子……折磨人的小狐狸!

    ……愛你。

    他忍不住勾起甜甜的笑意。

    小狐狸,終于肯拿出真心來了。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