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夏娃 > 床前明月光 > 第七章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床前明月光 第七章

作者︰夏娃

    【第四章】

    事實上呢,聖誕節那天,喬民揚自己跟她吵架了,所以這三天他都沒來找她。

    說起他找架吵的理由,實在是幼稚得她羞于啟齒。

    「喂喂,我找喬民揚。」她站在冷風呼呼吹過的路口,「我的羊肉爐」的招牌底下,拿著手機打他的手機。

    「他很忙!哪位找?」听他很沖的聲音吼來,差點震破她耳膜。

    「我是他可愛的小狐狸女朋友,我現在有一點點可憐地站在冷冷寒風中打電話給他。」她換了一只手听。

    「他說他正跟他的銀色小女友打得火熱,沒空接你的電話,看你是要繼續在冷冷寒風中有一點點可憐地罰站,還是自己來找他。」

    所以這只大野狼現在是在家里擦那台**小野狼嗎?听起來她扮可憐有讓他的心情好一點,听他的口氣沒那麼差勁了。

    聖誕節白天學校有公開義賣活動,所有的產品都是學生現學現賣的「得意之作」,學校每年都藉由這個義賣會來對外炫耀……不,是「推展」學生的學習成果,所以她就做了她的「得意之作」——一堆很可愛的小狐狸面包。

    因為喬民揚很早就告訴她,聖誕節他早上學校有活動,下午要到店里忙,晚上才有時間陪她,她也就沒告訴他有這個義賣活動。

    那天晚上,他請他店里的廚師煮了好多她愛吃的東西,帶著野餐盒,騎著**小野狼載她到山上看夜景,慶祝他們共同度過的第一個聖誕夜,還買了聖誕禮物送給她。

    她事前完全不知道他的「精心安排」,也沒有準備禮物,也不想把自己「打包」給他,只好送他兩串蕉。

    在那個「黑摸摸」的山上,喬民揚送給她一條很實用的圍巾,圍在她的脖子上時,「順便」對她「上下其手」,還把圍巾喬了老半天,最後他終于露出大野狼的本性撲向她,對她又親又吻。

    她本來基于只帶兩串蕉來的補償心態,默默由他「上下其手」兼「摸來摸去」,哪知他「不知節制」,「人性」變「獸性」,嚇得她大喊要回家。

    大野狼這時才變回「人性」,乖乖載她回來。

    她也不知道那天是月亮太圓的緣故,還是大野狼在山上吸收了太多月光精華,他一回到她的宿舍又上演「狼人大變身」,摟住她又想吻她。

    她一個晚上已經被他親了好幾次,臉頰上都是他的口水了,那些口水還立刻都在她火熱熱的臉頰上滾燙蒸發,她當然不肯再給他親。

    她推開他,頻頻揮手扇臉,只顧著澆熄臉上的熱度,沒瞧見他那個火爆脾氣已經在冒煙了。

    當他悶悶地轉頭發現她台燈下掛了一個可愛的小狐狸面包時,他好奇地拿起來看

    「這一坨是什麼……狗大便?」

    「……喬民揚先生,那是一只很可愛的小狐狸,是古月綾大師親自操刀的創世之作,請你朝畢卡索的方向發揮想象力,放感情用心欣賞,你將能看見那一只縮著毛茸茸的大尾巴在睡覺的可愛小狐狸。」

    「哈!一哈、哈、哈!我用力瞪到眼楮脫窗也看不出來這『坨』哪里像狐狸,真不愧是你狐狸大師的作品!放心!就算你混十年還畢不了業,等我功成名就當了大老板以後,我也不會嫌棄你!好吧,勉為其難當作你補給我的聖誕禮物,我勉強接收。」

    「……喬氏厚臉皮集團大老板,你手上那只『睡夢中的小狐狸』在白天造成熱賣搶購你知不知道?」為了維護「專業」,她決走不告訴他,這次義賣券超賣,生意太好,所有的產品都賣光光。

    竟然笑她的小狐狸是一坨狗大便,他的「聖誕禮物」沒了,她從他的手中搶回來,「這一個是古月綾大師留下來當明天早餐的,不給你。」

    「你白天有活動?」

    「有啊,學校借聖誕義賣辦成果展,我們每人都要負責做一種產品,還要幫忙推銷義賣券。」

    「為什麼沒找我?」他口氣突然很沖。

    「你又沒空。」

    「你沒告訴我,怎麼知道我沒空,我要是知道你學校有活動,我可以挪出時間!」

    「才不要,你來干硫?」

    「我是你男朋友!我不去誰去?」

    「……又沒有人知道,你沒去誰也不會知道。」

    「我就是要你的同學都知道我是你男朋友!你是不是故意不告訴我,不想讓我去?」

    廢話,誰會讓他去學校站在操場上大聲說「古月綾說她喜歡我,古月綾是我的女朋友」,她又不是頭殼壞去。

    「……你不覺得有些事情過了就算了嗎?其實做人不要太追根究柢……你的眼楮在冒火了,你要不要先回去睡覺?」

    她一點都沒有跟他吵架的意思,所以她滿臉笑容「婉轉」的勸說,只是希望他先回去冷靜一下,不要火氣這麼大,不幸又踩到他的地雷,他徹底發飆,氣她對他完全「不真心」、「不用心」、「不專心」,罵她三心兩意——「沒心意」兼「沒愛意」。

    他一個人對她吵完架以後,就甩門離開了,臨走之前還從她的手里把她隔日的早餐也搶走,害她隔天空著肚子到學校去覓食。

    本來就已經覺得他很幼稚,現在听過阿縱抖出三獄同學對小月兒的「默默守候」和「深情苦戀」後,她更覺得喬民揚對她的「愛」只是「愛計較」、「愛比較」。

    「可是,我不知道你家在哪里……」糟糕,無意中說出「實情」來,想起他「奉送」她的「三心兩意」,她就知道慘了,果然話才出口她又成炮灰。

    「所以我說一個人有沒有真心看這里就知道!交往這麼久你這只『不真心』、『不用心』、『不專心』的小狐狸連你心愛男朋友住在哪里都不曾打听過,這種『沒心意』、『沒愛意』的話你還真敢講!」

    听到他扯得喉嚨都快破了的聲音,她把手機拿開一點,站在「我的羊肉爐」的招牌底下縮了縮身子,拉緊圍巾。

    實在太冷了,知道他乖乖在家里擦亮他的小野狼,沒有「對不起」她的嫌疑,無法把他從「男朋友」的寶座拉下來,她現在只想要趕快回去喝碗熱湯,吃香噴噴的羊肉爐……

    「也沒有到心愛的地步,而且我們才交往不久。好吧,既然你在忙,那不打擾你了,我要回去吃羊肉爐了,再見。」她說完,只給他一秒鐘說「再見」的時間,听不到他的聲音就把電話給掛了。

    她急著回去啃羊肉爐,才踏進門去手機就響起了。

    「喂?」她邊走邊听。

    「小狐狸你敢掛我電話!」

    「……我沒有啊。」她有說「再見」。

    「這筆帳待會兒跟你算!你打電話來做什麼?你如果是想哭著懺悔我勉強可以接受!」

    「啊?」她停在人來人往的走道上,看桌上的一鍋羊肉爐已經被阿縱的無底胃「收拾」到只剩下湯底……「嗚……」

    「哼,你這只小狐狸總算還有點良心,知道要哭就好,你心愛男朋友我一向大人大量,我原諒你吧!你在哪?我去接你。」

    「我的羊肉爐……」沒了。

    「哦,我知道那家,一會兒到!」

    她听著電話切斷的聲音,雙眼含淚哀怨地望著阿縱這個沒良心……

    「綾綾寶貝兒,我剛才去廁所找不到你,還以為你回去了,害我吃得好撐。你是跑到外面去借廁所嗎?」

    「古月綾,你想吃什麼我去點。」李三獄站起來。

    她真想說,剛才點的全部都再來一輪,記阿縱的帳,可惜坐下來喝一口熱湯以後,腦袋有了溫度,想起喬民揚說他一會兒到,哀哀嘆了口氣說︰「謝謝,不用了。」

    有八卦阿縱在,大野狼的行跡不宜曝光,否則明天全學校都會知道她有男朋友……她臉皮薄,會害羞的。

    不過李三獄的貼心,還是溫暖了她。

    她望著李三獄忍不住想……他還真是個好男生啊,可惜不是她的男朋友。

    學期結束了,大野狼還是穩穩坐在「古月綾男朋友」的寶座上東抱怨、西抱怨,連生日沒幫他「大肆慶祝」他也抱怨,只不過就是「生日」而已,有什麼好慶祝,要不是他一再「明示」她,他跟他哥雙胞胎差一歲的由來,元旦那天她連蛋糕都不想買。

    連一個蛋糕他都能「找架吵」,她只是沒多看一眼,把生日蛋糕買錯,拿到彌月蛋糕,反正吃起來味道都一樣,也沒那麼嚴重吧?

    說什麼她「烘焙系」沒幫他親手做蛋糕,還隨便在蛋糕店拿一個彌月蛋糕來湊數,對他「五心六意」!

    所以她好心建議他,對她這麼「不滿意」,他大可以從「古月綾男朋友」的冷板凳上跳下來嘛,偏偏他不要,不要就算了,又狠狼把她刮一頓。

    他不肯下來,她又拉不下來,她也只好塞起耳朵,「順勢」和他走下去,隨他愛坐哪就坐哪了。

    懶得理他,當然也是因為寒假來到,她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那就是過年的「打工」。

    除夕到初五這幾天是打工賺錢的黃金時段,到處都在缺臨時工,時薪起碼雙倍起跳,每年她都賺得樂呵呵,恨不得多幾個分身來幫忙,讓她大撈一筆過年財。

    真是幸好,那件「多出來」的男朋友老家遠在天邊,太好了過年有「全家圍爐」如此良好傳統,希望她的大野狼男朋友好好待在老家等過完年——能過完寒假是更好——再回來。

    不幸的是,她忘了這件「多出來」的男朋友是老天爺看她不順眼派來惡整她的,當然不可能讓她順心如意。

    黃金時段的第一天,除夕,她在餐廳廚房當雜工,從早上十點忙到晚上十一點,正心滿意足的想回家好好睡一覺,準備明天繼續大發財時,回老家去圍爐的喬民揚突然出現了。

    古月綾瞠著「見鬼」的大眼楮見他一副等著看她「感動」的表情,她真的「快哭了」。

    除夕明明是一家人圍爐的大日子,大老遠的,大野狼回去吃年夜飯還趕回來……做什麼?

    「到了。」喬民揚停下機車,往身後看一眼。

    「啊?……好。」

    古月綾張開眼楮,兩手放開他,跨下**小野狼,從頭頂拿下安全帽,任由一頭亂發在深夜的寒風中飛揚。

    冷冷風迎面撲來,沉重的眼皮當下清醒。

    竟然只是因為她曾說,她不知道他家在哪里,大野狼趁著家人都回老家去,特地回來,帶她來「認識路」。

    愛記恨的大野狼……

    她看喬民揚掏鑰匙打開大門旁的小門,牽著小野狼進去,她還站在外頭吹冷風。

    「進來,把門關上。」

    古月綾這才慢慢踱進庭院,慢慢把門關上,轉頭看見黑漆漆的三層樓大別墅,她拿著安全帽站在原地,忍不住抬頭望向黑漫漫的天空。

    怎麼沒有月光的夜晚,她還听得到狼嚎聲?

    「其實,我也不一定要知道。」

    「再說一次!」一雙「狼眼」馬上回頭恐嚇她。

    古月綾只好改口說︰「我很想看看我的男朋友喬民揚可愛的『狼窩』,只要讓我站在門口看一秒鐘就好了,我馬上出來。」

    她很擔心晚一秒鐘出來就被他推進「狼口」關門上鎖。

    「你不用這麼客氣,今天晚上家里都沒人在,你大可留下來慢慢看。」喬民揚把車停好,拉住她的手,拖著上階梯。

    「我的民揚男朋友,很可惜我明天要上班,我只有一點點的時間,頂多能夠進去看『一秒鐘』,我必須回家洗澡睡覺,養足精神——」

    「我的小狐狸女朋友,你可以在我的房里洗澡睡覺,這麼冷的天有男朋友我幫你暖床,保證你明天白白胖胖、精神飽滿。好了,不要廢話,『除夕』快過了,快點進來。」他打開門,迫不及待把她拉進去。

    除夕快過了有什麼關系,「快點進去」才是他的主要目的吧?古月綾被他拖著手直往里頭沖,她連他家客廳長什麼樣子都來不及多看一眼,就被他「猴急」地拖進去!

    她想起聖誕節那個夜晚在黑蒙蒙的山上被他「摸來摸去」,最後大叫,那時草叢旁還有一堆人探出頭來,現在這個家里只有他們「孤男寡女」,她一進「狼窩」還能出得來嗎?

    她緊急拉住他的手用力往後拖,雖然不敵他的力氣也死命拖住。

    「我看夠了,你家很大、很漂亮,我可以想見你的房間也很『可觀』,所以我們不要一次就把『驚喜』用完,等明年……也許後年除夕我們再來慢慢參觀你的房間一一」

    「不要鬧了,快點跟我走!」喬民揚索性直接把她扛起來,大步朝里頭走去。

    「我不要——」

    古月綾被迫兩腳離地,被他堅決要把她扛進去「宰掉」的「氣勢」嚇得臉都燙到冒煙,生平第一次對她的「人生」有了「掙扎」的念頭,她決走不要這個男朋友了!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