蜂鳥小說網
簡體版
登入注冊
首頁 > 言情小說 > 井上青 > 心頭寶 > 尾聲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心頭寶 尾聲

作者︰井上青

半年後

站在山上別墅的二樓陽台,眺望屋旁一整片粉紅、藍紫交錯的魯冰花,步縴雲揚起幸福的笑容。

他說,這一整片魯冰花是送給她的結婚禮物,一個月前他就在這三片花海中向她求婚。

魯冰花的花語是苦澀,一如她的愛情,在古代時嘯天哥一心希望她能嫁給有錢人過富貴生活,一再將她往外推,來到現代,她好不容易找到自己的真愛,卻因為誤會和心愛的人分離……

她的愛情苦盡甘來,一如這魯冰花,苦澀的種子發芽,最後綻放美麗奪目的花幾木。

「在看什麼?」一雙強而有力的手臂,自她背後穿過腰際,在她平坦的小腹前扣緊,一記熱吻印上她左臉頰。

「看我們的愛情花海能維持多久。」她笑答。

「百生百世。」他自豪地說,「這批花謝了,就換下一批花上場,下一批花謝了,就換下下一批難不倒我這個有心人。」

她輕笑,可一想到半年前他因公受傷,末馬上就醫,反倒開車直奔東星百貨,執意要先對她說愛她到現在想起來,她的心還會揪疼。

「競天,答應我,以後不管你做任何事,都不要拿自己的生命開玩笑。」還好當時送醫後傷勢穩定下來,無生命危險,要不,現在她哪能幸福地偎在他懷中。

「我答應你,不過前提是你要一直愛著我。」

他知道那回嚇壞了她,當日他受傷,滿腦子想的都是她,摸到自己額頭上流血,第一個念頭不是馬上就醫,而是他想見她、想告訴她,他愛的人是她。

他問自己,如果不當面告訴她自己愛的人是她,就這麼死了,或者昏迷不醒,會不會有遺憾?會,缺憾肯定大到請女蝸大人來補都補不起來,于是,他毅然決然前往,不見到她的面,他不就醫。

還好他去了、還好他說出真心話。

她在醫院照顧他的那段期間,兩人深情交談,才知道彼此誤解了對方。一開始他以為她說愛他是在安慰他,後來他看過她補寫的日記本,才知他戰勝了虎嘯天那家伙!

當初他在老家社前听到她向灶神請求想回古代「一趟」,是想親眼看看虎嘯天那家伙有沒有和景心幽過著幸福美滿的生活,如此才能解她心頭愧疚,從此和他攜手共創美好未來。

都怪他遺傳到杜女士的急性子,人家的話還未說完他就走,才會誤以為她是想搬回古代「定居」。

一連串的誤會,如滾雪球般越滾越大,害得深愛彼此的兩人分隔兩地,痛苦相思。

所幸這一切如她所言,他們的愛情就如魯冰花的成長過程,苦盡甘來。

「親愛的老婆,請來享用我們倆獨處蜜月小屋最後一天的早餐吧!」

說到這事,他的心情就很不美麗,話說半個月前他們攜手走了紅毯,由于老婆鐘愛這片花海哪兒也不去,所以他就選擇在這兒度蜜月。

這里是他們倆愛的小屋,連他爸媽都不知道位置,他們的好奇心可能早被撩起,加上縴雲竟然棄國外的蜜月聖地選擇窩在愛的小屋,讓他們好奇心加倍,因此,在他們窩在愛的小屋半個月後,杜女士忍不住開口說要上山來看看,外加幫他們開一個蜜月派對。

乖順的縴雲當然說好,于是今天就成了他們甜蜜恩愛日子的最後一天。

「是烏龜下蛋。」看到他準備的早餐,她一臉驚喜,提拉米蘇和蛋塔,這組合有她來到現代和他第一次吃早餐的美好回憶。「是你昨天出門買的?」

「當然是去買的,我哪敢在關公面前耍大刀,不,是甜點西施面前做甜點。」

他老婆現在可是貴婦圈公認的甜點西施,要讓一堆自認青春不老的貴婦心甘情願認她為西施,那可是比到天上摘月亮還難,可見他老婆多深得人心。他輕笑,扶她入座。

因為不想讓人打擾,連佣人都沒請,餐點食材自然要自己采買,昨天下午他約她到山下購物,她說她頭很暈,于是他讓她休息,自己獨自下山采買填肚的食物,卻意外發現了某樣東西。

「除了這個,我還發現了一件讓人非常驚訝的事……」他神秘一笑。

正在喝咖啡的她,看著他一臉笑意,微笑的問︰「什麼事?」

「等我們把烏龜下蛋吃完,我再告訴你。這事太令人震驚、太匪夷所思,你看了之後,肯定會驚訝得連食欲都沒了。」

她笑睨他,「你說得讓我好奇極了。」

「那就快吃吧!」他拿起一個蛋塔喂她吃。

「你也吃。」她秀氣咬了口。

「那當然要。」他將蛋塔轉向自己,用力含住她咬過的地方,充滿曖昧的舉止,讓她羞紅了臉。

一來一往,不一會六個蛋塔全吃光,肚子飽足的她,嬌滴滴地懇求著,「競天,我吃不下了,可不可以……」

「可以。」他用力點頭,「吻我一下,我什麼都答應你。」

她嬌羞一笑,嘟起的紅唇往他臉上貼去,他表情卻像是不滿足,她紅唇一偏,吻上他的嘴,好一會兒他才滿意,起身自房間內拿來一本書。

「《古代的後宮野史》?」念著書名,她不明所以的看向他。

「你先翻書看看。」

她依他所言,隨意地翻開一頁,看到一篇後宮嬪妃私下使用媚藥迷惑皇上,房中情趣寫得極露骨……

羞惱地把書放回桌上,她細眉微聲問:「競天,你、你干麼要我看這個?」

「你看到什麼?」見她雙頰染紅,他好奇地把書拿過來看,「哇,原來書里還有這麼精彩的文章,早知道我昨晚就把整本書給看完。」

「競天,你……」

「開玩笑的,我當然不是要你看這個,我們隨便一個動作都比這篇文章寫得精彩多了……」

「競天。」她羞得捂住臉。

「你想哪兒去了,我是說吃蛋塔,只要我們兩情相悅,呆坐著互看對方,也很精彩。」他勾唇一笑,繼而把書翻到他要讓她看的那一頁,「真正的精彩的在這里。」

「我、我不要看。」

「你確定?好吧,那我念給你听。」他兩手抵在桌面,看著攤開的書,不正經地一笑,「昨晚夏競天鑽入被窩,摸到軟綿綿的……」

「我不要听,競天……不要說。」她脫著他嗔道。

「摸到枕頭也不可以說?」他一臉痛苦,「好吧,我不會說出去的。」

她又好氣又好笑的看他,他咧嘴一笑後,一派正色不再逗弄她,「縴雲,你仔細看一遍,這上頭有你的名字。」

「我的名字?」她一臉不信。

「還有景心幽和虎嘯天。」

他正經的說完,她半信半疑將書拉過來,定楮一看,書里果然有她的名字,上頭記載著她是因後宮斗爭被迫讓宮女抱離宮中,流落在外的長公主,她的弟弟登基後,母後思念她成疾,便暗中派人尋找她……

書里記載原先她在民間的閨名叫步縴雲,後來可能是想掩人耳目改成了景心幽,之後長公主嫁給了新科武狀元虎嘯天。

「嘯天哥真的考取武狀元了!」看到此,她露出驚喜表情,滿心安慰,內心的愧意,一掃而空。「競天,你怎麼找到這本書的?」

「這說來很玄,昨天中午我下山購物經過一家書店,想說買一本新的日記本送你便踏進店里。」停頓了下,他又續道︰「在書架上看到這本書,我想也沒想就把它取下翻看,這一翻,赫然發現上頭記載了這令人跌破眼鏡的一段野史。」她在意的事他也同樣擱在心上,也許冥冥之中有某種力量指引著他去翻書。

步縴雲再將文章重新看一遍,欣慰一笑,「可你昨晚為什麼不拿給我看?」

「我怕你看了太高興、太扼腕,會一整夜睡不著。」

「我是很替嘯天哥和心幽小姐高興,可是,為什麼我會扼腕?」她困惑。

「你若留在古代就是尊貴的長公主,這不令人扼腕?真是白白便宜景心幽了,她一點都沒有當公主的樣子,居然還和關馬虎嘯天開一百家連鎖豆腐店,不好好當公主,卻跟平民百姓搶生意。」

「他們賺的錢是用在濟弱扶貧。」她指著上頭寫明的事,忽地微笑柔情看他,「再說,我一點都不會為沒留在古代當長公主而扼腕,如果沒來現代沒遇見你,我才會覺得很遺憾。」

親愛的老婆這番真心無悔的表白,真是令人感動至極,不好好抱著她熱吻一番,那就太辜負了她的一片真心。

他落坐到她身邊,雙手圈住縴細柳腰,黑眸放送款款深情,一張俊臉緩緩逼近,天雷即將勾動地火之際,一陣刺耳的喇叭聲陡地響起。

叭——叭叭——

在這偏僻山上,幽靜的早晨時間,車子的喇叭聲听來格外刺耳。

暫停動作,兩人一同望向喇叭聲的來源,看到熟悉的房車,夏競天不禁懊惱低吼——

「媽!」他蹙眉,「她干麼一大早就過來?」

看到婆婆的車子,步縴雲慌忙彈起身,離開勾引區,面向陽台外,「可、可能是听我說這邊早上的晨霧很美,花海罩著一片霧美得像仙境,所以婆婆她……」

「這話是沒錯,可也不用這麼老實跟她說……也怪我,昨晚干麼提早跟她說上山的路線。」夏競天頗懊惱。

手機鈴聲突地響起,他進屋去接,杜女士興奮的聲音同時從手機彼端和大門處傳來,「競天,你是沒看到我的車呀,還不快開門讓我的車進去!」

「有,看到了,我就是進屋去拿遙控鑰匙的。」

結束通話,夏競天心不甘情不願地取大門的遙控鑰匙之際,忽地听到在陽台笑著和婆婆揮手的步縴雲驚呼,「競天,爸也來了,還有姑丈和Dylan師父的車,Mark也來了,後頭好像還有車……」

「Dylan和Mark也來了,他們平常瓜分我跟老婆相處的時間還不夠,連蜜月都不放過!」夏競天沖到陽台一看,按下大門遙控鑰匙,看清後頭跟進的車輛,不禁嘖嘖怪叫,「這個許大炮和蕭大軍跟來湊什麼熱鬧!我媽也真是的,還揪團來看兒媳度蜜月,哪個媽媽會像她這樣!」

「婆婆不是說了,晚上要開派對。」

「那也是晚上的事,一大早就來是怎樣,不打算抱孫子了就是!」

她紅著臉輕拍了他手臂一下。

見婆婆的車已經駛入前院停妥,步縴雲轉身拉著一臉不悅的夏競天,「競天,我們快下去。」

她拉著他進入一房內,拉整了衣服,準備下樓迎接貴客,他卻突然拉住她,將她緊緊擁入懷中,一副打算要繼續方才未完的天雷勾動地火情事——

「競天,媽他們已經進來了……」步縴雲顯得有點不安,萬一讓外面的人知道他們沒出去迎接是躲在房內親熱,那多羞呀!

「放心,他們一大早上山,沒有去看那片花海怎會值回票價!」

他一說完,前院突然吵鬧起來——

「哇,這里好漂亮,杜阿姨,我們先去看花。」

「可以采嗎?」

「蕭大軍,快過來扶我,我要進花田里去。」吳晶晶像麻雀般雀躍地嚷著。

「許大勇,相機呢?去車上把相機拿下來。」和許大勇正在交往中的安子婷,是第二只母麻雀。

「這山上空氣真是新鮮,一整片花海真是美。」

「噢,這片花田太美了,我想縴雲這段時間一定是拿這些花當實驗,要用花做點心……」Dylan高分貝的贊揚聲竄入耳中,听得步縴雲心虛惶恐。她未如Dylan師父說的那般胸懷大志,蜜月期間她除了賞花還是賞花,未想到那麼多。

見她心虛苦笑,他捂住她的耳朵,「別理他們,Dylan真是搞不清楚,我們是在度蜜月,不是來上烘焙課,虧他還動不動就丟下工作,跑去求婚,自以為浪漫。但說到浪漫,誰能比得上我們,是吧?」不理外頭那群不速之客,他吻了她一下,「直到我媽打電話催我開客廳的門之前,我們都不要分開。」

語落,熱吻降下,他圈緊她,兩人如膠似漆地火熱擁吻著,恩愛,分秒必爭。

時鐘滴答地響,兩人的蜜月時光,倒數計時中。

*欲知回到古代的景心幽如何改寫命運,與虎嘯天成就美滿姻緣,請看新月甜檸檬系列455愛妻駕到之一《憨夫別逃》。

【全書完】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