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簡薰 > 暖暖包女孩 > 第五章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暖暖包女孩 第五章

作者︰簡薰

    熱烈的討論中,凌天宇舉起手,「我拒絕。」

    「你不想去普吉島?」

    「不想。」

    眉娟很快的換了地點,「馬來西亞?或者黃金海岸?」

    「不想。」

    「關島?塞班?」

    等等,凌天宇的表情怪怪,不像對地點不滿意,而是……

    劉曉珊接著舉起手,「你是不是不想去海邊?」

    「正解。」

    她突然想到一個問題——海邊的夏日音樂錄影帶,絕對少不了男人敞開襯衫在沙灘奔跑的鏡頭。

    但要說起敞開襯衫,就一定要有完美的肌肉,胸肌腹肌都要漂亮而結實,凌天宇在國外悠閑了一年多,兩三年前拍寫真集時那漂亮的腹肌很有可能 因為安逸的生活早就不見,所以……

    噗。

    眉娟用筆戳了戳她,「想到什麼講出來,大家可以討論,不要一個人做怪表情。」

    她講出來就完了。

    劉曉珊強忍笑意,清清嗓子以掩飾自己想笑的沖動,「我覺得可以改變一下印象,既然已經去過海邊,而且是復數的次數,不如換一下地點,例如 湖泊或河流,『大河戀』那張海報就很美,看了也很舒服,雖然我已經不太記得電影里的季節,但海報的感覺很夏天。」

    看到頭期款的眉毛動了動,她知道自己做對了。

    幫藝人解決問題,就是保母的責任。

    「綠草也很夏天,像海德公園,如果一大早去取景,避開游客,再借一只黃金獵犬一起散步,應該會很好看。白襯衫、綠草地、黃狗狗,女主角穿 著水藍色的洋裝從對街走來……」

    石南生摸了摸下巴,「天宇,你覺得呢?」

    「我喜歡這個提案。」

    開玩笑,他現在的肚子就是普通的肚子,這樣子是要怎麼在海邊要帥呢?就算他的襯衫扣得緊緊的,也難保海風不會把衣擺吹起來,萬一如此……工作人員就會看到以好身材著稱的他沒有身材了。

    他絕對不允許這種事情發生。

    先去英國拍,等開始播放已經是七月以後的辜情,而這段時間足夠讓他去健身房喚回他的肌肉,到時再進棚拍攝幾組宣傳照就行。

    嗯,非常完美!

    顧姊問︰「劇本的事情呢?」

    「我過幾天跟沈柚星吃飯。」

    「那好,嗯……」

    「顧姊有話就說吧。」那種欲言又止的樣子看得他好難過,他最不喜歡看人這樣不干脆了。

    「我們去年有推了四組新人,有個還不錯,蘇經理希望你帶帶他。」

    「太麻煩了。」

    「就只是一起錄個歌而已。」

    凌天宇露出一個別有含意的笑,「是嗎?」

    他又不是第一天出道,怎麼可能就只是錄個歌,到時候會出現「就只是上個綜藝節目而已」、「就只是一起接受雜志訪問而已」、「就只是一起出 席活動而已」……族繁不及備載的衍生工作。

    公司的助理還會拜托對方的編輯,拜托新人的版面大一點,拜托新人的照片選好一點,他行程滿檔,但對他一點好處都沒有,都是為了宣傳新人。

    見他不願意,顧姊有些不高興,但卻也沒辦法。

    合作多年,大家早知道他的個性,不要就是不要,無法勉強。

    「曉珊。」

    「有。」

    「天宇目前排定的行程給我看一下。」

    「副總裁之前有交代,我已經放在雲端上了。」

    顧姊點點頭。

    凌天宇並不是個好帶的藝人,但曉珊目前為止做得還不錯。

    「我待會回辦公室再看。天宇,這個周末之前你至少要從備選曲,中選出 五首歌,最慢下星期要開始錄音,但是如果你喜歡的有八首、九首那當然更好。曉珊,星期五之前我要看到歌單跟錄音室安排。」

    「好。」

    「那今天到此為止,大家散會。」

    很快的,下星期到了,凌天宇竟把十二首歌選定了,這又讓造星小組的頭頭顧姊大大高興了一番。

    劉曉珊不得不承認凌天宇真的很厲害,不合作之後又給了一顆糖,顧姊果然馬上把那天的事情拋在腦後——

    十二首歌就是一張專輯的量,這代表他們 不用再在選歌、邀歌這塊花時間,對于相關的工作人員而且一日,至少可以省下兩三次會議,以及大筆文書往來的溝通時間。

    晚上六點多時,他們抵達了環東的錄音室樓層,總共有八間,給凌天宇空下的當然是最大的A室——其實根本不用那麼大,因為他一向是听著編曲錄歌 ,現場沒有樂團,但借用霈霈的話——地方大,看起來就爽。

    他們這間錄音室還有窗戶呢,可以俯瞰台北的夜景,真的是……爽。

    今天錄音室人不多,應該說非常少,就只有凌天宇、制作人兼錄音師阿派,以及她。

    經過補習,她知道阿派跟凌天宇已經合作多年一阿派習慣的是凡事自己來的一條龍作法,而凌天宇不喜歡人多,于是兩人一拍即合,一個負責唱歌,一個負責把母帶配出來。

    兩人先討論了一下,凌天宇就進去小玻璃間開始唱歌。

    劉曉珊戴了另一副耳機在听。真的是很不錯啊……不愧她這幾天特別注意他的飲食跟作息,聲音果然比剛回國時亮了許多……傲嗽,這個轉音贊。

    就這樣錄到晚上十點多,她很自動的出去幫忙買宵夜。

    才剛走到轉角,就意外看到熟人一是她之前帶的那個新人,叫做馬落斯。

    才十七歲,出道時公司想復制成一個少年版的林陽風,但是沒有成功。

    馬落斯的個性有點驕,給了她頗震撼的入門教育,相處的時光總體來說都不是什麼愉快的回憶,可以的話她是不太想敘舊啦,但見都見到了,基于禮貌,她還是點點頭當作招呼。

    沒想到對方居然飛撲而來,「曉珊姊。」

    她張大眼楮。曉珊姊?姊?「姊」耶!

    那臭小孩以前都是喊她「喂」的,老愛使喚她,怎麼突然這麼客氣?腦袋被門夾到?被掉包了嗎?

    「好久不見了,你好嗎?」

    「好……」好怪,「這麼巧啊。」

    「我在樓下拍照,剛好有空檔,听說曉珊姊帶人錄音,所以上來看看。」馬落斯笑著說,「現在是亞可在拍,我大概還要再等半小時,曉珊姊讓我參觀一下A室好嗎?」

    看這小孩笑得一派開心,劉曉珊突然有種難過的感覺。

    她知道馬落斯不會喜歡自己,但為了搭橋,他可以馬上變一個人,跟她敘舊、跟她很親熱,知道她心軟,于是笑得天真可愛,姊姊長姊姊短的,希望藉由她搭上凌天宇那條線,只要順利,一起合唱甚至在戲劇演出個角色都不成問題。

    凌天宇有一部電影的男三就是由圈中好友的弟弟演出,電影賣座上億,身為新人的弟弟知名度大開,這幾年雖然不是大紅,但也算順風順水,工作多多。

    她知道自己應該說些客套話,婉轉的推辭掉,但不知怎麼的她就是不想,掙扎了一下,她還是決定實話實說。

    「馬落斯,我知道這樣講你可能不高興,但是既然曾經帶過你,我就沒有辦法敷衍你。」劉曉珊深吸一口氣,「不要只想著利用別人,好啦,我可能比較笨,但你知道凌天宇是誰嗎?他已經出道十年了,你這點小稈戲騙不過他,他不喜歡人家這樣。」

    眼見計謀被拆穿,小孩一下就垮下臉,哼的一聲轉身就走。

    「馬落斯。」

    「干麼?」

    劉曉珊走過去,替他把領帶整理好,「藝人,要隨時注意服裝儀容,公司幫你借了幾萬塊的衣服,不是讓你這樣穿的,廠商看到以後可能不願意再借,歌迷看到會覺得你氣質不好。」

    小孩鼓著臉頰,「我現在又沒有歌迷。」

    「哪里沒有了?你以為你臉書上那些『贊』都是我每天創造新帳號去點的嗎?多還是少的問題而已,誰的歌迷不是慢慢累積起來的?」接著,她為他整理袖口,「小地方也要注意,你是新人,瀟灑不羈這種事情留給前輩就好了。你的形象是王子,王子就得有王子的樣子,要干淨、整齊,就算線頭只有零點五公分都不能被允許。」

    頓了頓,她又道:「你以為黎耀潤的弟弟是突然上線的?不是的,他準備好久了,他可以在十秒之內掉下眼淚,而且哭得全場拍手叫好。你啊,把心思用在基本功上,那才對你有幫助,蘇經理給你安排的鋼琴課跟戲劇課都要準時去上,把自己準備好,機運才會來找你。」

    小孩皺了皺眉,倒是沒再頂嘴,任她幫自己整理那一身沒穿好的歐美名牌。

    兩人太專注,沒發現就在轉角處有另外兩人正在看著。

    她說要出來買宵夜後,兩人突然想抽煙,跟著走出來,卻不小心听到小菜鳥跟小新人的對話。

    听完後,兩個大男人都是雙手環胸,一個笑得令人費解,一個笑得驚艷。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