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簡瓔 > 女王的秘密日記 > 第五章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女王的秘密日記 第五章

作者︰簡瓔

    「便當買回來嘍!」辦公室門口揚起一道清甜的聲音。「照燒雞腿飯一個、蒲燒鰻魚飯三個、鹽燒鱔魚飯一個、秋刀魚飯一個、味噌魚飯一個、鹽燒鯛魚飯一個、蒲燒鯛魚飯一個,總共九個!」

    單澤郁一听內容就知道是距離公司要走三十分鐘的「鰻屋燒烤便當」,因為有特色,每到用餐時間都人潮爆滿,去了至少要等半小時,又因為沒有另外設立等待座位,所以都要站著等。

    嘿嘿,這麼熱的天氣走過去再走回來,手上又提著九個便當,不就是要人命啊要人命,看來這個人情包袱很快就會嚇跑了。

    「總監,她就是新人白俊琬。」

    白俊琬?

    正在竊喜的單澤郁心弦猛然一震,整個人像觸電般怔住了。

    他相信自己耳力好得很,絕對沒听錯,而白俊琬這個名字又不是菜市場名.會那麼容易踫到第二個嗎?

    他越過辦公室里其他人看過去,正好看到她的明眸也直直的望著他,那雙閃亮如星的眼眸不是琬兒又會是誰?他目瞪口呆的看著她,眼珠子差點掉下來!

    老天!他被劉佩雯女士和朱美花女士聯合給要了嗎?

    原來她們介紹的人就是琬兒,自己還在那眾里尋他干百度的失眠什麼?還想著晚上無論如何一定要去找她,哪知道人就在他的地盤上!

    「怎麼了,總監,有什麼不對嗎?」李紋筠看他臉色在瞬間變幻莫測,忍不住問道。

    「什麼都不對!」他蹙著眉心粗暴的回答,把李紋筠嚇得退了一步。

    伴君如伴虎,這句話果然沒錯啊!

    不再理會她,單澤郁心急且疾步筆直的走向白俊琬。

    「白俊琬呢?」羅姞辦公室的門此時正巧打開了。「叫白俊琬進來替我整理資料櫃!」

    單澤郁回頭正要發難,卻驀然想到是自己要羅姞修理新人的,他好想捏死自己!

    「你怎麼在這里?」羅姞看到他也很意外。「什麼時候來的?是來找我的嗎?」

    「不是。」他撇了撇唇。「來看看新人表現得如何,你進去忙你的,不用管我。」

    「知道了。」他是要自己給新人難看吧?羅姞嫣然一笑,從善如流地關上辦公室的門。

    一等羅姞關上門,他的視線又回到白俊琬身上。

    這次他沒讓任何人事物阻擋,筆直來到她面前,雙眸迫切的盯著她。

    「好久不見了。」

    要命!他的聲音怎麼這樣?這麼沙啞、干澀,像個沒見過世面的小伙子,他可

    「對啊,好久不見。」白俊琬粉唇輕揚盯著他,感覺好微妙,他們竟然會再見面。

    搬走時,她真的以為他們再也不會見面了,沒人知道她為此每夜都偷偷的哭泣,自己也不知道為什麼離開單澤郁會讓她這麼難受,好久以後才接受搬家就再也見不到他的事實。

    「咳!我不知道我媽介紹的人就是你。」他的心跳無法控制的加快著,目光死盯著她的臉,緊張到連怎麼笑都忘了。

    「干麼這樣看我?」為什麼他一副打算把人吞下肚的侵略表情啊?她不由自主的退後丁一步,理直氣壯的說︰「是美花姨介紹我來的,我也不知道這是你的公司,早上遇到韓湘婷才知道。」

    他一點都不像個怪咖宅男,以前就那麼狂傲不羈,十分帥氣,現在則多了幾分男人味和飛揚的神采,有如運動員般的健美身材,名牌襯衫下的肌肉線條清晰可見,那一雙大手是她的兩倍,高大壯碩的身形似乎只要用一根手指頭就可以把她扳倒。

    要她說,他不是宅男,而是猛男才對。

    就在他們打量對方的同時,一道不識相的聲音忽然插了進來。

    「哈羅!听說我們總總監在這里!」手長腳長,身高一九O的司徒大德笑嘻嘻的晃進創意部,完全狀況外,只看見他要找的人。「好兄弟,你真的在這里啊!你不是要我幫你約那個混血辣模巧莉嗎?已經約到了!為了以防萬一,我還幫你訂了一問情調很好的摩鐵喔,我辦事,你放心。」

    單澤郁听得臉色一陣青一陣白。

    這個程晈金!放心個鬼!他從沒這麼想把司徒的嘴給縫起來過!

    「干麼這樣看我,我說錯什麼了嗎?」司徒大德莫名其妙的問。

    你說錯的太多了!他懊惱的在心底咒罵,心不甘情不願的粗聲開口,「你跟我出來。」

    再待下去,不知道司徒還會吐出什麼不三不四的渾話來,要先把這顆不定時炸彈給移走再說。

    他揪著好友的衣領往外走。

    司徒大德掙扎著。「什麼事啊?不要這樣拉我啦,很難看耶……」他好歹也是股東,這樣成何體統?

    目送他們拉拉扯扯的離去,白俊琬微微眯了下眼,抿著唇。

    可憐的單澤郁,是被未婚妻傷得多重,私下跟韓湘婷那樣的美女交往不夠,還要跟混血辣模約會?他是不是真的對感情很沒安全感啊?

    昨天晚上她在整理行李時,在雜物箱里看到他丟給她的竹蜻蜒。

    就是她搬家的那天,他從他房間窗戶丟給她的,還說有什麼問題就用竹蜻蜒呼叫他,又說如果把竹蜻蜒里里外外仔細看一遍就可比阿拉丁的神燈,什麼都可以實現。

    真好笑耶,竹蜻蜒又不是手機,要怎麼呼叫?他以為自己是哆啦A夢喔?真是個自以為帥氣的豬頭。

    不過,奇怪的是,那外型拙劣的竹蜻蜒,她倒是留了很久,一直都沒丟,到現在還放在她的抽屜里,這又是為什麼?

    晚上十點,紅色炫目的超跑一如往常的放慢了速度,駛進寧靜的幸福里。

    駕駛座上的單澤郁非常煩躁,想著等一下去美花姨家見到白俊琬時要怎麼跟她解釋混血辣模的事。

    她會相信他根本無意和混血辣模約會嗎?司徒說成那樣,任何人都會以為是他想約,所以才叫司徒去設法的。

    老天為什麼要這樣對待他?偏偏讓琬兒听到那種不堪入耳的話,讓她誤會他是個風流鬼……

    等等!那是什麼?

    因為時速只有十公里,他清楚看到車外一抹馬尾飛揚的熟悉倩影在追著人跑,跟他正好是反方向。

    這麼晚了,琬兒在追什麼人?

    巷子很窄,去前面空地把車掉頭再追上去肯定來不及,他當機立斷把車靠邊停下來,也跟著追上去。

    「小偷!小偷!」

    他听見她邊追邊喊,她的體力好得驚人,腳程就跟她的警察老爸一樣快,真是虎父無犬女。

    他平常有在運動,大學時又練劍道又練拳擊的,體力自然也不差,唯一會防礙他們抓小偷的是老天不作美,竟然下起雨來。

    小偷拼命往前跑,他看到琬兒絲毫沒有停下來的意思,他也跟上去,不能放她自己去追小偷,太危險了。

    話說,她難道不知道危險為何物嗎?不知道自己是個女人,而且是個很有吸引力的女人嗎?

    如果那個小偷把她引到偏僻處,反過來制伏她,對她做出什麼事怎麼辦?這個傻女人,違些都沒想過嗎?

    想到這里,他的下巴肌肉在抽動,身體像是吃了炸藥似的奮力往前奔,發揮他學生時代飛毛腿的實力,躍過了她,一把擒住小偷的後衣領,雙雙扭打在地。

    白俊琬壓根沒注意到有人跟在後面,被突發狀況嚇得驚呼了一聲。

    那是……單澤郁?他怎麼會跟在他們後面?

    「快報警!」單澤郁狠狠給了小偷下巴一拳,兩個人繼續在泥地里纏斗!

    白俊琬這才回過神來,飛快拿出口袋里的手機報警。

    等她打完電話,看到小偷已經躺平了,心里悚然一驚。

    「他、他怎麼了?你把他……打死了嗎?」

    想到警界常有失手誤殺逃犯的遺憾事件,加上小偷的體型又和高大的單澤郁不能比,她顫抖著做此猜測。

    「我只是把他打昏而已。」他皺眉。

    想也知道這一臉蒼白的傻女人在想什麼,難不成他會不小心把人給打死嗎?

    看看她,跑得那麼喘……要命!

    甩甩頭,甩掉腦中的遐思,他走過去,把西裝外套脫下來披在她頭上,雖然外表都是泥濘,但里面還很干淨,可以多少為她遼點雨。

    「謝謝你。」好奇怪的感覺,好像……有電,她的心跳得好快。

    「雨好大。」他瞬也不瞬的看著她,沒話找話的說︰「氣象報告不是說會一直熱到下星期四,一整個星期都是無雨的天氣嗎?」

    「呃……我沒看氣象預報的習慣。」她也好不到哪里去,不敢直視著他,耳朵好熱。

    沒撐傘站在大雨里聊天是件很奇怪的事,所以他們自然而然都沒再開口。

    雨越來越大了,四周連個可以遮雨的地方都沒有,這里已經不是幸福里,他們追人追到了安全里,可真會追啊。

    幸好警車很快就到,警察把小偷拷上車,要他們也一同上車回警局做筆錄。

    要他們這樣濕淋淋的去警局做筆錄?

    兩人對看一眼,同時想著這個夜晚肯定會很難忘!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