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芳妮 > 霸王獵艷 > 第七章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霸王獵艷 第七章

作者︰芳妮

    【第四章】

    想起那女人笨手笨腳跳舞的樣子,還有讓人忍不住發噱的「魅惑表情」,萬俟猛的唇線就是無法自主的往上揚著。

    這還是他第一次遇到這麼脫序跟脫線的女人,更特別的是,竟然還是一個絕世美女,這其中的矛盾與沖突,的的確確勾起了他很大的興趣。

    孟喬是嗎?

    萬俟猛用手摸了摸胡須,想起她竟然會伸手撥開他的胡須找他的嘴喂酒,就讓他忍不住又輕笑出聲。

    「猛,你的心情似乎很愉快?」鳳騰天稀奇的打量著萬俟猛。

    萬俟猛扯扯唇,沒有回應。

    「是因為你又讓紹帝白忙了一場嗎?」鳳騰天猜測。

    「他想跟我斗,就注定永遠是輸家。」萬俟猛豪氣道。

    「猛,千萬不可大意。」鳳騰天提醒,他可不希望自己的好友命喪黃泉。

    「放心,我知道自己在做什麼。」萬俟猛扯扯唇,一只手在桌上盤算什麼似的敲打著。

    「所以說,昨天那個女人,真的一點都不知道自己被卷入怎樣的計謀中?」鳳騰天有听萬俟猛稍微提起經過,對這樣的狀況也感到不合理。

    「看樣子,應該是紹帝的計謀中有某個環節出錯了。」萬俟猛緩緩道。

    「甄香閣在京中可是數一數二的青樓,尤以錦嵐為首,是個遠近馳名的名妓,再怎麼說,紹帝也不該派一個名不見經傳,又沒有任何技巧的生手來實行這個下毒的計謀。」鳳騰天想了想道。

    想到孟喬那不停道歉又慌亂的神色,萬俟猛忍不住又揚起了唇瓣,「應該說是比生手還要生澀太多了,她根本就不是那塊料。」

    鳳騰天看出萬俟猛臉上充滿興味的神色,好奇的挑眉,「真難得,你對她有興趣?」

    「嗤,我要怎樣的女人沒有,干麼對一個傻瓜有興趣?」萬俟猛否認,但那雙炯炯的黑眸中卻泄漏了相反的訊息。

    畢竟,這還是第一次有女人說他像大熊,也是第一次有女人敢當面教訓他的不是。

    「呵。」鳳騰天自鼻子哼笑出聲。

    「你那種笑是什麼意思?」萬俟猛白了鳳騰天一眼。

    「我是在想,就算你有興趣也沒用,這種成不了事又失去作用的棋子,想必會馬上被除掉。」鳳騰天道。

    鳳騰天的話讓萬似猛的眉間驟地打了好幾折,他說的沒錯,紹帝絕對會殺人滅口的。

    不知為何,想到孟喬那白皙的頸項染上鮮血的模樣,就讓萬俟猛非常的不爽。

    「你要去哪?」鳳騰天向突然站起身的萬俟猛問。

    「去找紹帝。」萬俟猛淡淡道。

    「找紹帝?你去找他干麼?喂,猛?」鳳騰天對著萬俟猛的背影喊著,但卻完全沒有減緩他的速度。

    這家伙又在打什麼主意?該不會去跟紹帝攤牌吧?

    鳳騰天搖頭嘆了口氣,趕緊快步跟上前。

    「臣拜見皇上。」鳳騰天單膝跪地。

    「萬俟猛見過皇上。」萬俟猛則是合掌微微屈身。

    「快平身。」紹帝滿臉堆笑,上前扶起了鳳騰天,又拍了拍萬俟猛。

    「謝皇上。」鳳騰天順勢起身。

    萬俟猛則是微微一笑,沒有謝恩。

    雖然紹帝微笑點點頭,但鳳騰天卻敏銳的發現,紹帝的目光在掃過萬俟猛的瞬間露出了不悅的光芒。

    唉,一山不容二虎,一個宮殿容不下兩個皇帝啊,鳳騰天在心中暗暗嘆了口氣。

    「兩位愛卿今日怎麼有空來探望朕呢?」紹帝轉身走上龍椅坐下,刻意突顯自己高高在上的地位。

    鳳騰天看了眼萬俟猛,暗暗盤算等下如果萬俟猛觸犯龍顏時,自己要如何出面打圓場。

    「皇上,本王是來跟你討一個人的。」萬俟猛不羅唆,開門見山。

    「喔?討人?」紹帝暗暗吁了口氣,至少他不是來找他興師問罪,不過就算真是要興師問罪,他也早想好了死不認帳,把錯全都推給甄香閣。

    討人?鳳騰天也好奇的看著萬俟猛,他怎麼不知道紹帝身邊有他想要拉攏的對象?

    「希望皇上應允。」萬俟猛目光炯炯的直視著紹帝。

    「這……這得看看你要的是誰啊?若是朕的丞相,那朕可萬萬不許喲。」紹帝皮笑肉不笑道。

    「放心,我要的是一個女人。」萬俟猛微微扯起了唇角。

    「女人?」紹帝頓了頓,隨即大笑道︰「朕素聞金蒙王後宮佳麗人數眾多,而且數位妃子都是絕色,沒想到還有女人可以吸引你啊?那麼,你是看上了哪個王公貴族的女兒啊?」

    不會吧,鳳騰天訝異的看著萬俟猛。雖然傳聞他好色鄙俗,但真正的他,完全不是個性好漁色之徒,就連上次去甄香閣,也是為了看看紹帝玩什麼把戲才答應邀約,什麼時候他會看上個女人,甚至動念向皇帝要人?

    「孟喬。」萬俟猛緩緩吐出了個名字。

    「孟喬?」紹帝皺皺眉,努力在腦海中搜尋這個名字,「這是哪家千金?朕怎麼沒印象。」他望向鳳騰天,得到的也是一個茫然困惑的表情。

    「甄香閣的孟喬,也就是昨天伺候我的姑娘。」萬俟猛的補充讓紹帝僵了表情。

    「呃……你是在說笑吧?」紹帝干笑了幾聲,心中卻打了個突,這金蒙王心里到底在盤算些什麼?

    「皇上,你應該很明白君無戲言吧?」萬俟猛慵懶的扯扯唇。

    紹帝的臉色變了變,這萬俟猛竟然將自己跟他這九五之尊相提並論?

    「皇上,金蒙王多次協助我朝平定邊境,是我朝最好的盟友,提出這樣的要求並不過分。」鳳騰天看出紹帝的不悅,趕緊出面進言。

    紹帝沉默了幾秒,似笑非笑道︰「騰天,你果然是朕的好子民,也是萬俟猛的好兄弟。」鳳騰天是京中首富,也很大方的資助朝廷補充糧草,朝中也有很多官員受他好處而被他收攏,他是挺欣賞他的,但他跟萬俟猛走得太近,已經讓他感到有點礙眼了。

    「這是臣應該做的。」鳳騰天中規中矩的回應。他當然知道自己已經成為紹帝疑慮的對象,但他鳳騰天一向我行我素,人不犯我、我不犯人,即使是皇帝,他也沒在怕的。

    「給不給,一句話。」萬俟猛逐漸失去了耐心。

    紹帝暗暗咬了咬牙,擠出抹虛偽的笑容道︰「給,當然給,不過是個小妓旦,你想要幾個都可以。」

    「多謝。」萬俟猛滿意的笑笑,簡單的抱拳行禮,隨即轉身大步走了出去。

    「臣代金蒙王叩謝聖恩。」這家伙,好歹是在人家地盤,也假裝一下嘛,鳳騰天邊抱怨邊替萬俟猛收尾。

    紹帝的拳頭已經緊緊的握在身側,有那麼一瞬間幾乎就要大喊來人,將狂妄的萬俟猛拿下,但他還是硬生生忍住了。

    「平身吧,你也退下。」紹帝僵硬的聲音還是稍微泄漏了他的情緒。

    「是,臣告退。」該有的君臣之禮,鳳騰天還是不會吝于遵守。

    一等鳳騰天的身影也消失在大殿上,紹帝的怒氣就再也無法維持的爆發,憤怒的重搥了下龍椅。

    「皇上息怒。」一直躲在殿內陰暗處的丞相王貴立刻跳了出來安撫紹帝。

    「你都看到了,這金蒙王傲慢自大,完全沒把朕放在眼里。」紹帝咬牙切齒道︰「朕非將他除去不可!」

    「王貴!」紹帝憤怒的瞪視著丞相道︰「為什麼沒有將朕交代的事情辦妥?」

    「臣惶恐,是甄香閣那些低賤的妓女陽奉陰違,沒有照著臣囑咐的計畫行事,臣本想派人封了甄香閣,又恐事情鬧大,所以僅僅抓了那個壞事的女人嚴懲,順便殺雞儆猴,警告其他人封口。」

    「孟喬?」紹帝皺了皺眉。

    「是……」

    「萬俟猛要的就是這個女人,她現在人呢?」

    「在天牢,恐怕已經被折磨得不成人形了。」

    「該死,這不就是此地無銀三百兩嗎?」紹帝懊惱道︰「干脆直接殺了她,告訴萬俟猛她身染惡疾猝死好了。」

    「皇上且慢,臣以為依照金蒙王的個性,絕對不會接受這樣的說詞的。」王貴道。

    「既是如此,說吧,你認為呢?」紹帝煩躁的坐回座位。

    「臣以為,這倒不失一個好機會,若能跟在萬俟猛的身邊,暗殺他的成功機率將會大增。」這就叫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獄無門你硬闖進來。

    紹帝想了想,點點頭道︰「這次只許成功不許失敗,否則,提你的腦袋來見朕。」

    王貴冒出一身冷汗,也只能恭敬道︰「臣遵旨。」

    「天,小孟,你沒事吧?」金蓮看著被架回甄香閣的孟喬,驚呼道。

    「金蓮姊。」孟喬渾身傷痕累累,硬是擠出抹笑容回應。

    「來來,快點在床上躺下。」金蓮招呼著來人將孟喬扶上了床。

    「我的老天爺,小孟,你究竟受了多少折磨啊?」金蓮是真的感到心疼,原本一個如花似玉的女孩兒,現在面容憔悴、血漬斑斑,只不過,她也挺訝異,孟喬居然還能活著走出牢籠。

    「我還好,我沒事。」孟喬虛弱的說道。

    「來,喝點水吧。」金蓮倒了杯水,坐在床沿協助她喝水。

    「謝謝。」孟喬艱困的半坐起身,**痛得讓她忍不住皺起了眉頭。

    「真是太殘忍了,怎麼可以把你打成這樣?」金蓮搖了搖頭。

    「都怪我自己,沒能好好招呼皇上的貴客,所以才會受此懲罰。」孟喬自責道,不過她也沒想到,怎麼會那個大熊一離開,就有一群人沖進房內將她帶走,然後就是一連串刑罰,連個審問都沒有。

    金蓮訝異的看著孟喬,她真的以為自己是因為這樣受罪的嗎?真是個傻瓜,也怪不了她當初推她出來頂替錦嵐了。

    「嗯,金蓮姊,酒都是我們甄香閣準備的嗎。」孟喬突然問。

    「是啊,怎麼了?」金蓮一凜,瞅著孟喬問。

    「沒、沒什麼。」孟喬搖搖頭,吞回了關于毒酒的疑問,一定是那個大熊搞錯了,甄香閣準備的酒怎麼可能會有毒,沒錯,肯定是想故意嚇她的。

    就在孟喬暗忖的同時,房門緩緩被打了開。

    「小孟。」甄荷走進房內,身後還跟了個男人。

    「娘……」孟喬想要起身,但又無力的癱下。

    「別起來了。」甄荷趕緊阻止她,轉向金蓮道︰「你先出去吧。」

    「娘,我想留下照顧小孟。」金蓮的眼神在甄荷身後的人影上瞟了一圈,拒絕離開。

    甄荷皺皺眉,然後朝身後的人影說了聲,「沒關系,她都知道。」

    「嗯。」站在甄荷身後的人影走了出來,是個嚴肅的老者。

    「這位是當朝王丞相。」甄荷輕聲介紹。

    金蓮一凜,立刻跪拜道︰「拜見丞相大人。」

    「這些禮數就免了,今天我到這里的事情是機密,千萬不可外泄。」王貴沉聲道。

    「民女遵旨。」金蓮緩緩站了起身。

    「你就是孟喬?」王貴的視線在孟喬身上打量著,雖然臉上布滿傷痕及血漬,依然可窺見她脫俗的美貌,只不過,那聲音還真不是普通的難听。

    難怪萬俟猛會想要了她,看來,這單純只是因為貪圖美色吧,若是如此,再次暗殺的計畫就更加萬無一失了。

    「是。」孟喬虛弱的應道。

    「真可憐。」王貴的臉色霎時轉為慈祥,「一個如花似玉的美人兒,怎麼受得了這些酷刑?」

    「民女知罪,只怪民女沒能讓金蒙王滿意,不小心打翻酒,弄髒了他的衣服不說,還拿擦過地板的髒絲帕在他身上擦拭,越擦越髒,這全都是民女的錯。」孟喬緩緩道出「罪行」,讓其他人越听眼楮瞠得越大。

    這丫頭,還真是不可思議的笨手笨腳加迷糊,這是另外三個人共同的心聲。

    「呵……呵呵,真有趣。」王貴笑了出聲,這麼說來,萬俟猛可能真對這個女人有特別的興趣,否則應該當場就會砍了她才是吧,哪還可能跟皇上要人。

    「民女不是故意的。」孟喬尷尬道。

    「其實皇上也不想拿你入牢,但也得做做樣子給金蒙王瞧瞧,不過多虧皇上宅心仁厚,替金蒙王為你求情,你才能活著走出牢門。」王貴臉不紅氣不喘的扯謊。

    「民女叩謝皇上。」孟喬試圖下床行禮,但雙腿無力,只能坐回床上。

    「不過金蒙王有個條件交換。」王貴伸出手示意她不用起身,繼續道︰「他要你跟他一起回國。」

    「什麼」金蓮驚呼的聲音比孟喬還大聲,趕緊尷尬的抿起唇。

    「听說金蒙王個性古怪殘暴,小孟這一去,我怕凶多吉少。」甄荷蹙了蹙眉,不過她很明白,孟喬在京中也待不下去了。

    「娘,其實他沒有這麼恐怖啦。」孟喬不覺那個男人有傳言中那般夸張。

    「你不要被騙了,他的確是個無惡不作的大壞蛋。」王貴緩緩道︰「況且,他也在密謀侵犯我朝。」

    「這是真的嗎?金蒙國不是跟我們一向友好,還幫助皇上平定了許多的邊境之亂?」孟喬不解。

    「這種蠻族之邦,沒人知道他們心里是怎麼想的。」王貴凝重起神色道︰「孟喬姑娘,老臣要代皇上請你幫忙做一件事。」

    「丞相請說。」孟喬直覺這不會是件小事。

    王貴與甄荷互覷了眼,由甄荷開口道︰「皇上希望你可以為了大局,找機會暗殺金蒙王。」

    「什、什麼」孟喬錯愕得差點從床上滾下來。

    「殺了他。」王貴的眼中閃爍著森冷的殺氣。

    「不、不可以,我做不到。」殺人她想到就發抖,況且,她一點也不想殺那個像個大熊的男人。

    甄荷給了王貴一個「我早跟你說過」的表情。

    「孟喬姑娘,這事關系國家存亡,你一定要做到不可。」王貴嚴肅道。

    「可是,我……我真的沒辦法……」孟喬咬緊了下唇。

    「你——」王貴動怒了。

    「丞相請息怒,可否借一步說話?我有法子。」金蓮突然開口。

    王貴瞥了眼金蓮,甩袖走了出去。

    「娘……對不起。」孟喬抱歉的朝甄荷道。

    「傻孩子,是娘對不起你。」甄荷坐到床沿,心疼的看著她身上的多處傷口,「你要體諒娘的苦衷。」

    孟喬搖搖頭表示不在意,微笑道︰「我沒事,我壯得跟牛一樣呢。」她舉起手想要證明自己很好,但卻不小心拉扯到傷處,又疼得齜牙咧嘴的。

    「還說沒事?」甄荷嘆口氣道︰「你就是這樣善良,所以娘才會對你特別心疼。」

    孟喬扯扯唇,隨即又遲疑的問︰「娘,所以,本來就是要殺了他才叫我去伺候的嗎?」

    甄荷愣了愣,心虛的搖頭道︰「當然不是,娘怎麼可能陷你于這種危險,娘也是第一次听到這個旨意。」她沒臉承認。

    「我就知道娘不是那種人。」果然,酒應該是沒毒的。

    看著孟喬信賴的眼神,甄荷的心一陣揪痛,更加說不出自己將她推進死路的實話來了。

    「又發燒了,她這燒退了又來,只怕她這麼縴細的身子要撐不住了。」

    「現在絕對不能讓她有事,否則就要換甄香閣有事了。」

    「大夫來了沒?快叫大夫再過來。」

    孟喬意識模糊中似乎听到了甄荷、錦嵐及金蓮的聲音,然後是一陣雜沓吵雜的聲音,身子忽地騰空而起,隨即被卷入了一堵堅硬卻溫暖的懷抱中。

    「呃,你不能這樣就帶走她啊。」

    「快等等,大王,請留步。」

    「小孟——」

    耳邊雜亂的聲音越來越遠,只剩下沉穩有力的心跳聲回蕩在燒燙得幾乎糊涂的腦袋瓜中。

    「看來你的命還挺大的。」熟悉的嘲謔聲音自緊貼的胸壁傳來。

    「是、是你?金蒙王……」不知為何,她一點害怕的感覺都沒有。

    看著她自然漾上唇角的笑容,萬俟猛的心不由得一悸,「你不害怕?」

    孟喬搖搖頭,白皙的臉龐因為發燒而燙紅著,「不怕,雖然因為冒犯你而受罰,不過我知道你不是壞人。」

    「因為冒犯我而受罰?」萬俟猛的眉頭蹙了蹙,原來這是他們將她打入獄的借口?

    「嗯……好熱……」孟喬點點頭,暫時清明的神智又開始飄忽了,長睫緩緩闔了起來。

    「女人,醒醒。」萬俟猛拍了拍她的臉頰。

    孟喬又費力的掀開了眼皮,朝他笑道︰「對了,酒沒毒……娘……不會騙我的……」

    「喂,孟喬?」萬俟猛瞅著孟喬昏睡過去的臉蛋好一會兒,眸底閃過一抹連自己都沒發現的憐惜。

    這女人真是好傻好天真,被賣掉可能還會幫忙數鈔票吧。

    萬俟猛擁著孟喬躍上馬,兩腳一夾馬腹,馬兒箭也似的沖出,他們兩人之間糾纏的命運齒輪,也無法停止的向前滑動了起來。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