蜂鳥小說網
簡體版
登入注冊
夜間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真龍天子(上) 第一章

作者︰子紋

第一章

「爹,咱們不回家嗎?」宮雪霓跟著爹坐在一間破屋的台階上,分食著一顆討來的饅頭,小小年紀的她沒有抱怨,只是柔聲的問。

宮斯雲沉默著沒有回答,他很難開口向幼小的女兒解釋他們已經沒有家,原本幸福平靜的日子,在轉眼之間全都毀了。

他一臉陰郁,想起他死去的老父生前千叮萬囑要他好好守住宮家鏢局,但最後他不但沒將鏢局守住,還落得一個家破人亡的下場。

「爹,娘呢?」宮雪霓又開口,想要找娘。

「霓兒的娘去了很遠的地方。」宮斯雲輕聲的回答。

「什麼時候回來?」

「很快。」宮斯雲微揚了下嘴角,「霓兒乖的話,娘很快就回來了。」

宮雪霓欣喜的點著頭,「霓兒會很乖!」

看著她的笑容,宮斯雲的眼神微黯,他終究無法對女兒說出娘子的死訊。

「虎哥哥和嬤嬤他們呢?」吃了口饅頭,宮雪霓像是想起什麼似的又開了口。「他們也會很快回來嗎?」

「爹不知道。」宮斯雲的眼底閃過一抹怨恨,「或許他們現下已經回到他們的家了。」

「回家?」宮雪霓不解的搖著頭,「可是虎哥哥說,他沒有家,咱們的鏢局就是他的家。」

她喜歡虎哥哥,虎哥哥的娘和嬤嬤在她家鏢局的廚房幫忙,據說虎哥哥的娘剛生下虎哥哥沒多久,就被仇人追殺受了傷,因緣際會之下被她娘給救了。

她娘將虎哥哥他們全都帶回鏢局,還跟虎哥哥的娘成了感情很好的手帕交,從她有記憶以來,虎哥哥就一直陪伴在她的身邊,她娘還笑說有一天,她會成為虎哥哥的娘子,幸福快樂的過一輩子。

前陣子有一天,她家來了一堆人,說是虎哥哥的爹派人來找他,要把他帶回家去,虎哥哥的娘不肯,她爹最後還跟那些人打了起來,但那些人真的好厲害,打傷了她爹,在她爹臉上留下一道可怕的刀疤,最後還一把火燒了他們家。

最後,虎哥哥不見了,她的娘和虎哥哥的娘、嬤嬤也全不見了,然後她爹帶著她走了好遠好遠的路來到這里。

她不知道爹要去哪里,只是乖乖的跟著爹,因為她要乖乖听話,她相信只要乖乖听話,她娘和虎哥哥就會回來,他們可以一起過跟以前一樣開心快樂的日子。

宮斯雲揉了揉女兒的頭,食之無味的咬了口手中已冷的饅頭,目光若有所思的落在遠方。

當初一時善心,收留了那落難的母子三人,怎知竟落得一個家破人亡的下場,老天爺不公平,沒讓好心人有好報﹗想起他溫柔的娘子,他心中不禁憤恨起來。

他拿出懷中宮家鏢局的令牌,曾經的繁華,如今都成過眼雲煙,但他發誓,只要給他機會,他絕對要討回這筆血海深仇。他千里迢迢帶著女兒來到熱河,就是因為這是皇室每年的避暑之地,他早晚會等到機會找到殺他娘子的仇人。

一旁有個老乞丐拿著七弦琴,正撥弄琴弦用沙啞的聲音輕唱——

今朝有粥且充饑,哪得年年靠官府?

商量欲向異鄉投,攜男抱女充車牛。

縱然跋涉經千里,恐是逃人不肯收。

宮斯雲忍不住諷刺的揚起了嘴角,簡單的幾句道出了多少百姓的痛苦,蠻橫的權貴,無能的皇帝……

一曲才歇,一個小乞丐拿著辛苦了一個早上討來的飯菜跑了進來,直接坐到老乞丐身旁。

「阿年伯!」小乞兒喚了一聲,將手中的破碗給老乞丐。

被喚作阿年伯的老乞丐放下手中的七弦琴,接過了碗,「那你呢?」

「我有這個。」小乞兒拿出手中只有手掌一半大小的饅頭,「運氣好,在路上撿著的,不知哪個笨家伙吃了一半掉在地上,便宜我了。」

阿年伯一笑,吃了口冷飯,目光飄向不遠處的宮斯雲。

「那一大一小是新來的。」瘦弱小乞丐髒兮兮的臉上一對眼楮骨碌碌的轉動著,看到阿年伯目光流轉,他很盡責的報告,「我前幾天在街上看到他們,他們無處可去,身上也沒幾文錢,我就跟他們說,沒地方去的話,可以來這里。」

阿年伯的目光直盯著那對沉默的父女,這間破屋子坐落在城里最偏僻的地方,來來去去的都是些無家可歸的可憐人,也不圖什麼,只求在這里找個能擋風遮雨的角落窩著就好。

想當年,阿年伯可是個赫赫有名的相師,找他算命問卜的王公貴冑無數,直到幾年前,他被個不願透露身分的貴客半強迫的請到客棧去問卜算命……他原本就算到命中有此一劫,所以當下想要婉拒,但對方的權勢卻不容許他拒絕,既然逃不過,他也只能前往,看著對方送上的八字,就相論相,就卜論卜,老實說出貴客所卜算問題的答案。

貴客送上五份八字,奇的是這五份八字皆文武當權,貴不可言,其中一份還是可登大寶的九五之尊命格。

但縱使他就相論相,卻不夠慎言,話語觸怒了貴客,所以他被毒打了一頓,還狠心的被丟到城外樹林里等死,受了重傷的他,差點一命嗚呼,幸好因緣巧合的被個經過的流浪乞丐救起,只是雖然撿回一條命,卻也跛了只腳。

阿年伯很清楚自己得罪了不該也不能得罪的人,若要保住一條性命,往後得隱姓埋名。

他想或許是泄露天機太多,所以老天爺罰他,于是他決心不再替人卜卦、算命,跟著救他的乞丐一起在街上靠著乞討過日子。

正如他所吟唱的那些詩句,因為君王昏庸,外戚干政,十多年下來,天運日衰,土地多為富戶所佔,有權之人盡享榮華,無勢之人餓死荒郊,富者日富,貧者日貧,無家可歸之人流落街頭,乞討維生。

這群卑微的人,夜里躲在最不起眼的地方,白天出來沿街乞討,但只要一不如人意,被打被罵是再平常不過的事情。

在街頭討生活的阿年伯,發現街上有太多的可憐人,于是大發善心的把這破房子讓出來,收容那些沒地方住的乞兒,而這些乞兒也很感恩的將他奉為精神上的領袖,全都听令于他。

「衛華,」阿年伯喚了邊的孩子,這小家伙雖然年紀輕輕,但是特別聰明,只要交代給他的事他都能盡責的做好,「別小看這丫頭,她將來可不簡單。」盡管一身破爛的他,嘴里吃的是討來的飯菜,可他那對眼楮還是透露出不同于常人的睿智。

衛華只顧著吃饅頭,連點頭回應都沒有。

「你這小子!」阿年伯得不到回應,一轉頭看到他那沒出息的樣子,忍不住用力的打了下他的頭,「成天就只知道吃!」

小乞兒咬著饅頭,分心看著坐在不遠處的小丫頭,頂多三、五歲的小身軀乖巧的坐在一個大男人身旁,分食一顆饅頭。

「阿年伯,你看走眼了吧!」衛華不以為然的說︰「那小丫頭片子看起來挺普通的。」

「不!」阿年伯又將目光集中在宮雪霓身上,「依這丫頭的面相,她將來一定大富大貴。」

「大富大貴?!」衛華忍不住嘲諷的大笑起來,「看她那副瘦弱的樣子,沒有餓死,好好長大就已經阿彌陀佛了!你也說過我將來肯定官拜大將軍,但我只求天天有東西吃,我就心滿意足了。」

「你懂什麼——」

正要繼續說的阿年伯因為听到巷口響起的斥喝聲而閉了嘴,臉色大變。

「真是的!那些家伙成天就知道欺負咱們這些可憐人!」衛華也顧不得吃了,連忙起身,扶著跛一只腳的阿年伯就想走,「阿年伯,你快走吧!不然又要被毒打一頓了。」

阿年伯雖然甘願在街上當個乞丐,過平靜日子,可偏偏有人硬是要打他房子的主意。

要買他的房子也不打緊,但那些人因為瞧不起他是個老乞丐,所以買這屋子的銀兩連給他去吃頓好吃的都不夠,所以他不賣,最後就落了個讓他們三天兩頭上門找麻煩的下場。

前些日子,他因為閃躲不及被痛打了一頓,那傷還未痊癒,沒料到今日他們又來了。

「還想跑到哪里去?」帶頭的人很快的攔住了阿年伯的路,「腳都跛了還跑得挺快的啊!」

阿年伯使了個眼色,周遭的乞丐都四處尋找安全的地方躲藏。

他們這群人,老的老、小的小,根本無力與這群地痞流氓抗衡。

阿年伯陪著笑臉,「小哥,有事好商量。」

「當然好商量。」對方不懷好意的盯著他,「把房子賣了,我就不找麻煩了。」

「可是賣給你……」阿年伯指著四周,「大伙兒怎麼辦啊?」

「誰管你們這群臭乞丐要去哪里。」他厭惡的看著那一張張躲在暗處盯著他的髒兮兮臉龐,要不是拿人錢財與人消災,他還真不想來這個又臭又髒的破地方。「我只管怎麼拿到這房子!」

「大哥,你就行行好,放過我們這些可憐人吧!」阿年伯跪了下來,一直磕著頭。

他不留情的踢了阿年伯一腳,「今天若不把房子給大爺我,你這老家伙就別想見到明天的太陽。」

阿年伯被踢飛到一旁,抱著肚子著。

衛華連忙扶起阿年伯,心中涌起一股怨恨,忍不住大喊,「喂!你們怎麼隨便打人啊!有沒有王法,信不信我去告官!」

「去啊!」人家根本沒把他的威脅當成一回事,「這是咱們知府大人的兒子要的地,只怕你官還沒告成,就先斷了你這小鬼的一手一腳。」說著他伸出手,想去抓阿年伯。

衛華連忙拉住對方的手,在他的手臂上狠狠的咬了一大口。

對方痛呼了一聲,一巴掌就打過去,瘦弱的衛華被他一掌打倒在地,跌在宮雪霓的不遠處。

宮雪霓見了,小臉上沒有任何的恐懼,反而站起身不假思索的跑到衛華的身旁,「小哥哥,你還好吧?」

衛華痛得搖著頭,正要開口叫這傻丫頭走遠點,別惹了麻煩,但話還沒說出口,就驚恐的看到剛才打飛他的壞蛋大步上前,在他來不及反應前,一把將蹲在他身旁的宮雪霓給拎起來。

「不準動我女兒!」原本坐在一旁不動不語的宮斯雲喝了一聲。

流氓就像拎小雞似的拎著宮雪霓,不屑的看向宮斯雲,見他蓬頭垢面,一身狼狽,根本就不把他看在眼里,反而當著他的面,故意挑釁似的將手中的宮雪霓甩了出去。

原本坐著的宮斯雲,高壯的身軀似乎在眨眼之間就移動過來,宮雪霓在落地之前便安穩的落在他的懷里。

「爹!」被父親穩穩抱在懷中的宮雪霓抬頭對他一笑,臉上看不出一絲恐懼。

她不怕,因為打小娘就一直對她說,她的爹是全天下最勇猛、聰明的人,虎哥哥也說,只要有她爹在,什麼事都不用擔心。

宮斯雲原本冷凝的目光因為女兒而一柔,他的臉上雖然多了一道長長的刀疤,但無損于他的英俊,雖然衣衫襤褸,卻散發著一種不同于市井小民的高貴氣質。

「在我動怒前,滾!」他的黑發在陽光照射之下黑得發亮,銳利的眼神彷佛可以把人撕裂。

「什麼東西,不過就是個乞丐罷了,口氣還真大——」其中一人氣不過,直接動手。

宮斯雲動了氣,單手抱著宮雪霓,只用一只手,輕輕松松的幾招就將撲上來的幾個地痞流氓打得落花流水。

「你——」被打得爬著離開的流氓,走前還不忘撂下狠話,「別走!有膽子別走!我一定會再帶人回來燒了這屋子!」

听到威脅,宮斯雲依然面無表情,只顧安撫懷中的宮雪霓,在失去了一切之後,全天下他只在乎這個寶貝。

「哇!」原本縮在一旁的乞丐全都跑了出來,圍到宮斯雲父女身旁,「你好厲害!」

「你怎麼辦到的?」

「這身功夫跟誰學的,可不可教我們啊?」

贊嘆聲不絕于耳,宮斯雲卻沒有大太的反應,低頭撿起宮雪霓方才掉在地上的饅頭,拍了拍上頭的灰塵,交到她的手中。

宮雪霓窩在爹的懷里,滿足的吃了一口。

宮斯雲抱著她,再次坐回台階上。

「阿年伯,」衛華擦掉嘴角的血跡,眼底閃著佩服的光亮,「他真的好厲害啊!」

「當然,這人來頭不簡單。」阿年伯被踢了一腳,痛得齜牙咧嘴,目光卻若有所思的看著那對新來的父女。

瞧那男人的身手絕對不難找到一個活兒,還有那談吐舉止,瞎子都看得出他絕非等閑之輩,為何會淪落于此?

看著那道醒目的刀疤,阿年伯站起身,拖著腳走向宮斯雲,跪了下來。

他突兀的動作引起四周乞兒的注意。

「請大俠當咱們的頭兒吧!」阿年伯誠懇的跪求,「你看看,咱們這兒老的老、小的小、殘的殘,討不到東西填肚子也就算了,那些人還三天兩頭來找麻煩,若大俠不幫忙,我這破房子也保不住了。」

宮斯雲依然面無表情,兀自吃著饅頭。

「求你啊!」老乞兒用力的磕著頭,還示意周遭的乞兒照著做。

才一會兒工夫,破屋子里的乞兒全都跪在宮斯雲面前磕頭。

「爹啊!」宮雪霓拉了拉宮斯雲的衣襟。

宮斯雲這才垂下眸子,看向女兒。

「幫幫他們吧!」她柔聲要求。

宮斯雲看著女兒小小眼瞳里閃動的光芒,這丫頭長得像極她死去的娘親,連個性也像。想起妻子,他的心頭一擰,為了手帕交,她祈求他出手相助,最後卻令宮家家破人亡,還賠上了自己的一條命——

但他不怨她,此生都不會怨她!只是怨恨命運捉弄,他抬頭看著眼前那一張張熱切的臉,這個勉強可以擋風避雨之處,難道就是他帶著女兒最後落腳的地方?

他嘆了口氣,伸手揉了揉宮雪霓的頭,「好吧!爹答應你。」

他簡單的一句話,使得圍在四周的乞兒全都歡呼出聲,有這麼一個武功高強的人在,他們總算可以不用害怕別人找麻煩,安穩的過幾天好日子了。

宮雪霓笑得很甜,對阿年伯眨了眨眼楮。

阿年伯也回她一笑,這丫頭雖然年紀小小,但那雙靈動的眸子顯示了她的不凡,這小女娃將來不單有著傾國傾城之貌,還會坐擁至高無上的權力。

「頭兒,」阿年伯恭敬的喚著宮斯雲,「這丫頭將來非富即貴啊!」

宮斯雲听到阿年伯的話,定定的看著他。

「頭兒,」阿年伯語氣輕柔的進一步表示,「那貴還是貴為一國之母的貴啊!」

宮斯雲臉色一沉,此生他最不願的便是跟皇室之人有任何的牽扯。

「從今爾後,」他的手滑過臉上的疤,冷冷的開口,「別再讓我听到類似的話。」

阿年伯心一驚,看著宮斯雲不經意的動作,那臉上的刀疤似乎跟皇室有關聯,他立刻識趣的點點頭。

不過雖然嘴巴不說,但阿年伯心里清楚明白,該來的終究會來,不是說逃就能逃得開。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