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沈韋 > 舞與倫比 > 第六章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舞與倫比 第六章

作者︰沈韋

    「你這話是什麼意思?本公主難道不能召見一個野女人?再則,你說君傲翊已歇下又是怎麼地?難不成是想氣死本公主?!」明珠公主氣得全身發抖。

    這無疑是君傲翊給她的最大羞辱,明擺著不要她這個金枝玉葉,寧可選擇其他的野女人。

    哼!還以為君傲翊對苑舞秋多痴心,結果他終究是男人,有他的需求,不過這件事也說明了,遠在京城的苑舞秋和她一樣都是輸家,一想到這兒,突然間就沒那麼生氣,邪惡的嘴角含笑,高揚起下巴。「如此有趣的事兒豈能不通知苑舞秋,寧公公,快幫本公主準備筆墨。」

    「公主殿下……」一身冷汗、疲累至極的寧公公在說與不說之間猶豫掙扎。

    寧公公的溫吞惹惱明珠公主,不快怒斥。「本公主不是要你準備筆墨嗎?你還愣在那兒做什麼?」

    「公主殿下無須通知苑姑娘。」寧公公心想早晚明珠公主都會知道實情,把心一橫大膽直言。

    「你這話是什麼意思?難不成你這太監也學男人憐香惜玉來著?」明珠公主壞心地冷嘲熱諷。

    低垂著頭的寧公公听出她的訕笑,怒火高漲,可長年在宮廷里打滾,已讓他練就一身隱藏真實情緒的好本事,他面色平靜地回答。「奴才不敢,只是……那苑姑娘正在此處。」

    明珠公主一听臉色立時鐵青,難看至極。「你這話是什麼意思?難不成君傲翊對外宣稱的妻子就是苑舞秋那個賤人?!」

    她情緒激動到胸脯不斷上下起伏,呼吸急促,幾乎要厥了過去。

    「正是如此。」寧公公愉悅回答。

    聞言,氣瘋了的明珠公主抱頭尖叫。「可惡!」

    明明就要到大漠了,苑舞秋偏生要出現,君傲翊還對眾人說苑舞秋是他的妻子,明明就沒明媒正娶,怎能私訂終身?這算什麼?!

    再想到此時此刻,他們兩人孤男寡女同床共枕,會發生什麼事已無須言喻,她氣急敗壞直往外沖。

    「本公主絕不讓那姓苑的賤女人再佔上風!咕公主絕對不是輸家!」

    寧公公立即向左右太監宮女使眼色,要他們幫忙攔人。「公主殿下,夜已深了,您還是先歇息,有什麼話明兒個再說也不遲。」

    太監宮女們跟著圍在明珠公主身邊幫腔。「是啊,公主殿下,您的花容月貌可不能出現半點倦容。」

    盛怒中的明珠公主瘋狂大喝。「哪個不長眼的敢再多說一個字,本公主要他人頭落地!」

    太監宮女們听她這般說,全都靜止不動,沒人膽敢拿項上人頭開玩笑,他們深信明珠公主說得出做得到。

    明珠公主重重哼了口氣,甩動衣袖直搗黃龍興師問罪去也。

    寧公公見大事不妙,又是搖頭又是嘆氣,感嘆自己臨老命運還如此乖舛,拖著老邁的身軀快步追上。

    將士與奴僕們見明珠公主臉色鐵青來勢洶洶朝君傲翊的營帳飆去,皆面面相覷,暗自猜測即將有事發生,所有人不敢安歇,聚精會神小心候著,以應付可能會發生的突發狀況。

    「參見公主殿下。」丁順石上前迎接,刻意揚高聲兒,好讓帳內的君傲翊听見。

    明珠公主橫了丁順石一眼,連回應都不願,燃著兩簇火焰的眼眸往旁一瞟,竟見帳蓬清楚映出帳內兩個貼身相擁的人影,一高一矮,一強健一縴細,她氣得倒吸了口涼氣,不待通報,徑自撥開擋在帳前的丁順石,直接闖入。「狗奴才,別擋著本公主的路。」

    帳內的君傲翊早已听見外頭的騷動,裝作什麼都沒听見,低頭吻上小舞柔軟誘人的唇瓣。

    張口欲言的舞秋被他吻個正著,合上眼簾,沉浸在他帶著佔有欲的溫柔親吻當中。

    闖入帳內的明珠公主見到君傲翊吻苑舞秋吻得纏綿誹惻,心頭猛地一揪,妒恨交加,雙眼泛起一陣紅霧,腦袋轟轟作響,一股腦兒沖到兩人身旁張牙舞爪。「快給本公主分開!」

    在她之後追進來的丁順石及寧公公心下大驚,忙沖上前擋在雙方中間,以防明珠公主不小心傷到苑舞秋或傷著她自己,那就不好了。

    舞秋受到驚嚇,猛地睜開眼,直覺反應更往傲哥哥懷里縮。

    君傲翊擁著心愛的小女人,氣定神閑地轉頭瞥向氣急敗壞的明珠公主,不疾不徐有禮請教。「不知公主殿下夤夜來訪,有何要事?」

    明珠公主一把推開寧公公與丁順石,上下打量君傲翊與苑舞秋,尤其是讓她恨得牙癢癢的苑舞秋,她更是一絲一毫都不願輕易放過。

    她從來沒喜歡過苑舞秋的長相,太過嬌軟、太過似水柔情,她貴為公主,全京城最美的女人應該是她才對,苑舞秋憑什麼奪走她的風采?憑什麼奪走她中意的男人?想到此,一把無名火更加涌上心口,熱辣灼燒。

    舞秋對素來囂張跋扈的明珠公主本就無所畏懼,甚至可說打從心里對明珠公主愛以身分欺人的態度不以為然,是以也任傲哥哥緊擁她,沒有退開的意思。

    「苑舞秋,你見到本公主還不行禮?」明珠公主開口,先來個下馬威。

    舞秋恬淡一笑,退出傲哥哥的胸膛,正式屈膝行禮,不卑不亢道︰「民女苑舞秋參見公主。」

    明珠公主眼看君傲翊與苑舞秋站在一塊兒,宛如一對恩愛儷人,刺眼得很,掀起唇角冷嘲。「君大人奉父皇之命護送本公主出嫁,但不知苑姑娘怎麼會突然出現?」

    「啟稟公主,舞秋乃下官的結發妻子,替下官送來家書一封,是以方會出現在此。」君傲翊臉不紅氣不喘地編造謊言。

    「哈,苑舞秋何時嫁予你為妻,本公主怎麼不曉得?你休想編造謊言欺騙本公主。」明珠公主用力嗤笑。

    「舞秋確實是下官的妻子,下官並未說謊。」君傲翊語氣堅定,並未動搖。

    「君傲翊,你身為堂堂鎮國大將軍的獨生愛子,苑舞秋又是戶部尚書的掌上明珠,你們兩人若要成親,定是京城的大事,豈會半點風聲都不透?」明珠公主指出疑點所在。

    「公主殿下言笑了,京中最重要的大事莫過于公主與契丹族四王子成親一事,所有人都沸沸揚揚地討論,為公主歡欣鼓舞,下官成親與否自然不受眾人關注。」他淡淡一笑,提醒明珠公主,此刻她該在意的是她與耶律岩的親事。

    明珠公主一想到自己即將嫁給粗魯不文的蠻子,臉色便一陣青一陣白,她惡狠狠地瞪著正處于幸福快樂、突顯她悲涼淒慘處境的兩人,她不甘心!

    「若公主沒事的話,請早點回帳休息。」君傲翊不給面子地下逐客令。

    明珠公主銀牙恨恨緊咬,垂在身側緊握成拳的掌心被尖銳的指甲刺痛,她不想走,她壓根兒就不信他們真成了親,因為據她得到的消息,君震霄可不屬意苑舞秋當他的媳婦兒。

    「君傲翊,你騙不過本公主的,除非你與苑舞秋是私訂終身,不然不會這麼悄然無聲。」她非要君傲翊承認自己說謊不可,否則今夜她絕對睡不著。

    君傲翊長嘆了聲,撫額輕笑。「公主殿下果然聰慧。」

    明珠公主听他認了,更是氣得頭昏眼花,萬萬都想不到君傲翊會為了苑舞秋不顧一切私訂終身。

    「下官與小舞以天地為媒、日月為證,立誓相偕白首,結為夫妻。」謊話說得愈多愈自然,他甚至開始考慮就這麼和小舞成親,他轉頭看了她一眼,深邃的眸底帶著詢問。

    他說得如此坦蕩,也是為了要讓明珠公主了解,不管明珠公主對他有多少情意,他的心里由始至終僅有小舞一人,明珠公主接不接受與他無關,在他保護之下,任何人皆不得擅動小舞一根寒毛。

    舞秋抬頭望進他的眼,看出他的詢問,粉唇揚起醉人的微笑,對他輕輕頷首,她不需要他們倆的婚事喧鬧到全城皆知,不需要他帶著貴重的聘禮,更不需要他領著八人大轎抬她進門,她只消有他就夠了。

    聞言,明珠公主全身一震,臉色死白,更多的恨意與妒意涌上心頭。「好,算你們狠!」

    話說完,碎了一地芳心的明珠公主便甩袖轉身離去,不願再看他們倆恩恩愛愛的畫面。

    一直尷尬守在一旁的寧公公與丁順石匆匆向君傲翊行禮後,便安靜退出帳外。

    閑雜人等都離開,終于還給他們一個清靜,君傲翊撫著她的臉。「你願意與我以天地為媒、日月為證,結為夫妻嗎?」

    「我願意。」她看著他,眸底盈滿笑意。

    他的指描過她柔軟的唇瓣,低問︰「不覺得委屈?」

    「只要有你,就不委屈。」她打從心里這麼認為。

    「我們不要管其他人,只要兩心相系便成。」隨爹娘去反對吧,他就是只要她一人。

    「嗯!」她用力頷首,明珠公主的敵意反而激發她對傲哥哥更多的佔有欲,她不許明珠公主再覬覦她的傲哥哥,不去想命運是否會再對她出手,她想要好好愛他,就只是愛他。

    「咱們倆找一個鳥語花香的好日子,以天地為媒、日月為證,在這美麗廣闊的大草原上結為夫妻。」他半眯著眼,幻想娶她為妻的情景。

    「好。」她衷心期待那天到來,柔若無骨地倚在他的胸膛,嬌嗓如夢似幻。「那一天肯定如詩般美麗。」

    而他,則會是她最英俊挺拔、無與倫比的夫婿。

    君傲翊將下巴擱放在她發心,雙臂縮緊,嘴角嚅著暖暖笑意,逸出幸福的喟嘆。

    「是啊,肯定如詩般美麗絕倫。」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