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沈韋 > 舞與倫比 > 第四章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舞與倫比 第四章

作者︰沈韋

    滿天星子點綴夜空,冷風呼嘯而至,一簇簇橘紅營火點亮黑夜,溫暖疲憊的人們。

    扎營後將士們三三兩兩或坐或躺在營火旁,邊喝小酒邊聊天,時而高談連月來發生的大小事,時而低論明珠公主的臭脾氣。

    舞秋他們三人就扎營在送親隊伍不遠處,春雨坐在營火旁看顧火架上的烤雞,烤雞烤得呈金黃色,肥美油汁滴落火中滋滋作響,香氣四溢,教人食指大動。

    負責看顧他們的小鍋奉君傲翊之命送來肥美的雞只和新鮮蔬果及面食,數量不多,但該有的皆一應俱全。

    小鍋送上膳食之後,便又到一旁忙著張羅他們晚上住宿的帳篷。

    坐在枯木上的舞秋膝上放了一小碗已洗淨的青嫩葡萄,她輕巧捻起一顆放入口中咀嚼,皮薄多汁的葡萄立即在口中化開,散發出香甜氣味,好吃到教她眼角眉梢皆帶著笑意。

    她嘴里吃著葡萄,心里想著他,再晚一點,他們就能見面了,屆時他們倆可以一同漫步在星空下,或許細數天上繁星,或許什麼都不說,僅僅是坐在樹下,感受彼此陪伴。

    春雨見到小姐完全沉浸在幸福中的模樣,噗哧一笑。

    負責翻烤雞只的鐵爺爺一臉茫然地轉過頭看著笑得開懷的春雨。「春雨姑娘是見到什麼有趣的事嗎?」

    正開心吃著葡萄的舞秋,同樣一臉不解看著春雨。

    「說是有趣的事倒也稱不上,而是我見小姐吃葡萄吃得一臉幸福,為小姐感到開心,這君少爺對我家小姐真是關懷備至,小姐的喜好他無一不知,特地命人送來各式新鮮蔬果,就是不想讓小姐再啃冷硬的干糧。」君傲翊對小姐是上了心的,所有事皆不馬虎。

    鐵爺爺為雞只翻面,笑呵呵道︰「听起來,君大人果然對小姐極為呵護寵愛。」

    「可不是,現在咱們是在偏僻的草原,倘若是在京城,君少爺早將所有新奇好玩的事物送到我家小姐面前哄她開心了。」春雨唯恐鐵爺爺不曉得君傲翊對小姐的好,加強語氣說明君傲翊是如何寵愛小姐。

    害羞的舞秋拈起一顆葡萄塞進春雨嘴里,嬌嗔。「好了,不許你再取笑我。」

    春雨吃了甜美的葡萄笑眯了眼,笑嘻嘻再調侃。「哎,不好,這葡萄可是君少爺特別命人送來給小姐吃的,里頭滿滿皆是君少爺對小姐的深情厚愛,奴婢可是沒資格吃。」

    「春雨!」舞秋羞得跺了下腳,雙頰如遭烈火焚過,紅淞淞煞是動人。

    「奴婢不好,奴婢太多嘴了,怎能將事實說得人盡皆知呢?」春雨俏皮的吐了吐舌頭,她喜歡看小姐開心,喜歡看小姐羞紅臉,再也不願見小姐意志消沉、一心求死的模樣,那太可怕了,既然君傲翊能將歡笑再帶回小姐生命中,她自是舉雙手贊成他們倆在一起。

    「你這丫頭愈來愈大膽,連主子都敢戲耍,不怕我整治你?」舞秋故意擺出凶狠模樣,嚇唬春雨。

    「哎,求小姐饒了奴婢一回哪。」春雨故意做出害怕的表情,隨即又笑開來,完全沒將小姐的佯怒放在眼里,畢竟小姐是啥性情她了解得很,從不罰人的小姐不會真的翻臉。

    舞秋說不過口齒伶俐的春雨,僅能好氣又好笑的白她一眼。

    春雨眉開眼笑挨到她身邊,拿起小姐碗中的葡萄道︰「小姐,你可要多吃點,如此君少爺才會開心。」

    「雞已經烤好了。」就在此時,鐵爺爺拿起香氣逼人的烤雞宣告道。

    「太好了。」春雨拍手歡呼。

    在林中鳴啼的夜梟鳥雀似受到什麼驚擾,紛紛飛竄逃離,陰暗的草叢後隱隱發出沙沙聲響,細微的悶哼聲傳出,緊接著是重物倒地的聲音。

    那聲音大到舞秋、春雨及鐵爺爺等人都听見了,三人轉過頭看,只見原本在一旁幫忙搭帳蓬的小鍋已倒地氣絕,三名穿著灰布袍的高大男子手扛沾血的大刀沖出樹林。

    舞秋嚇白了臉,打翻手中的葡萄。

    春雨馬上擋在她面前,怒問︰「你們想做什麼?」

    老邁的鐵爺爺也搶到兩人身前,展開雙臂,聲音微顫。「這里不是你們該來的地方,快走!」

    「哼!就憑你這個糟老頭也想攔住我們,老子勸你照子放亮點,乖乖交出身上所有錢財,閃到一旁去,否則就讓你們一起下地府見閻羅。」為首的男子不懷好意打量他們三人,目光特別停留在被護在最後頭的苑舞秋身上。

    「我勸你們最好別亂來,這里可不止我們三人。」鐵爺爺堅持不退開,發出警告。

    春雨見情況不對,立刻拉開嗓子尖叫。「有盜賊出現,快來人哪!」

    「該死!他奶奶的!」為首的男子哼了口唾液,咒罵。「把他們三個都給老子宰了。」

    身後兩名大漢聞言,立即面目猙獰提刀向他們砍去。

    「小姐,快逃!」春雨沒想到這三名惡盜竟敢恣意行凶,嚇得心驚膽跳。

    「春雨,我們一起逃。」舞秋說什麼都不願自顧自逃跑,緊緊拉著春雨的手。

    「你們一個都別想逃。」為首的男子目標是苑舞秋,他趁駐扎在不遠處的軍隊尚未听到聲響趕過來時,一腳踢開春雨,亮晃晃的大刀陰狠對準苑舞秋。

    舞秋受到牽制,重重跌倒在地,美眸圓瞠,下意識地以雙手護住頭,閉上眼等待劇痛,在死亡來臨前,浮現在腦海中的是那總是對她溫柔微笑的英挺身影,她再也見不到他了,她絕望呼喚︰「傲哥哥……」

    春雨跌在一旁,眼見那把無情的大刀就要砍在小姐身上,驚聲大叫︰「不要啊!」

    鐵爺爺被另一名男人纏住,鞭長莫及,僅能眼睜睜看著苑舞秋即將命喪黃泉。

    鏗鏘!刀劍重重相互撞擊的聲響傳來,激出火光。

    星空下,橘紅的火堆清楚照耀出一身銀白戎裝、滿臉肅殺氣息的君傲翊,他臉色黑沉,猶如來自地府的惡鬼,招招狠戾,腦袋氣得隆隆作響,不敢想象假如他沒因思念提早過來見小舞,迎接他的將會是怎麼個撕心扯肺,比殺了他還教他痛苦萬分的畫面。

    抵擋住敵人刀鋒的長劍因受到重擊,震得他虎口生疼,由此可知對方根本就是欲置小舞于死地,雙眸燃燒兩簇怒焰,招式變幻快速莫測,每一劍刺出皆帶著殺意。

    「該死!」突然殺出程咬金,讓本來打算得手就迅速離開的男子氣得怒咒了聲。

    刀劍相互的撞擊聲與不滿的咒罵聲使舞秋意識到自己並未身首異處,驚魂未定地睜開眼,即見傲哥哥如同神祗護守在她身前,眼眶不由自主泛起一層薄霧。

    「你是誰?為何到此行凶?」君傲翊字字含怒,渾身氣息冷凝,長劍如游龍竄出,叮叮咚咚以教人眼花了亂的速度擊去。

    男人抿唇不搭理君傲翊的疑問,一退再退地狼狽應付,他的兩名手下見狀,撇下鐵爺爺與春雨,幫忙對付武藝高超的君傲翊。

    男人對手下使了個眼色,要他們乘隙殺了苑舞秋,兩名手下意會,馬上轉移目標砍向苑舞秋。

    君傲翊發現他們的惡行皆是針對小舞而來,益是怒火奔騰,使出的劍法如一張密網一一阻擋還擊,縱然是以一擋三,仍防得滴水不漏,不讓他們有機會傷到小舞分毫。

    「宰了他!」幾番強攻不下,身上還被刺了好幾個窟窿,男人氣得發出怒吼。

    「若有本事就盡管來。」君傲翊冷哼了聲,一招一勢皆又狠又重,銳利刺傷三人。

    坐在地上的舞秋連連深吸了好幾口氣,一顆心揪著、怕著,不發一言目不轉楮看著保護她的偉詩身影,唯恐出聲會使他分神。

    她知道他不會讓她受到任何傷害,只是她擔心他一心一意顧著保護她,全然忘了守護自己,飛濺在半空中的艷紅鮮血,究竟屬于敵人?抑或屬于他?她希望是前者,她不要他受傷,不要!

    「啊——快來人救命哪!」春雨沒法靠近,又沒辦法救小姐,唯一想到的辦法就是放聲尖叫,好引來更多人。

    駐扎不遠的軍隊听見打斗及尖叫聲,撥出一小隊人馬趕過來一探究竟,甫發現與人對陣的是君傲翊時,立即提刀劍加入戰局。

    「撤!」傷痕累累的三名盜匪見情勢不利,不敢戀戰,拼命想擺脫君傲翊的糾纏。

    「想走?沒那麼容易。」君傲翊冷冷一笑,長劍疾出,糾纏住為首的男子,他斷定對方非普通盜賊,若是一般盜賊,早取了財物走人,不會執意非殺小舞不可,他們究竟是受何人教唆?又怎麼會曉得小舞在此?是否打她離京時就盯上她了?太多疑問讓他無法痛下殺手。

    苦無脫身機會的男子恨得咬牙切齒。「今日老子若要命喪此地,非拖你陪葬不可。」

    他的兩名手下被趕來的小鍋困住,同樣分身乏術。

    「有本事盡管使出來。」雙方交手好半晌,對方有幾兩重,君傲翊清楚得很,使出狠招,意欲生挾對方。

    被瞧輕讓男子瘋狂出招,一再被驚險避過,盡管身上已受了大大小小許多傷,卻總是無法傷到君傲翊,讓他愈打愈氣餒,不得不正視到,他確實無法拉著君傲翊一塊兒陪葬。

    他還不能死,銳利的眸光瞄到苑舞秋,心下登時有了主意,袖中滑出一把匕首,陰狠擲向苑舞秋心口——

    「老子有沒有本事,你就睜大雙眼看清楚!」

    君傲翊一見匕首擲向小舞,立即收劍擊開匕首,如蒼鷹般利落撲向坐在地上的小女人,將她緊緊護在懷里。

    男人趁此機會毅然決然縱身離去。

    兩名被圍困的手下見他安然脫身,相互看了一眼,點了下頭,便咬碎藏在嘴里的毒藥,雙雙倒地氣絕身亡,速度之快,讓人來不及阻止。

    舞秋被緊緊護在君傲翊懷中,沒看見發生了什麼事,只擔心他有沒有受傷,緊張地追問︰「傲哥哥,你還好嗎?有沒有受傷?」

    「我沒事,一點事都沒有,你呢?」雙手努力克制著不顫抖,輕捧雪白小臉,低啞著聲問。

    「我也沒事。」

    「差一點……我就來不及……」話說到此,梗在喉頭,可怕的畫面不斷在腦海中回蕩,她是他的致命弱點,他不能沒有她……

    「不會有那種事發生,你總是在我最危急的那一刻趕到,不是嗎?」她淺淺笑著,抬手輕撥他的發絲,柔聲撫慰他的驚懼。

    「不管有多艱困,我都會趕到你身邊,我一定會拼命趕到。」他是在對她許諾,也是在暗地里向上蒼祈求,不要再有類似的事發生。

    為何總會有人想自他身邊奪走她?這批人到底是受誰指使?幕後主使者的目的到底是什麼?

    「我相信你。」粉唇始終念著美麗的笑靨,依偎在他懷中,聆听他強而有力的心跳。

    撲通!撲通!一聲接一聲,堅定地告訴她,他安然無恙。

    她要的很簡單,他好就好。

    至于她會如何,其實並不是很重要,真的。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