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有容 > 福妻到 > 第八章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福妻到 第八章

作者︰有容

    「我說錯了嗎?」他揚眉。「劉福的事情我都知道。我不曉得她是不是福星,可說她是衰星,我也無法認同。」

    「這女的如果是福星,我兒子在她旁邊就不會出事。」

    「照你的理論,真正的『福星』就是帶在身邊像穿了件金鐘罩鐵布衫一樣,到銀行搶劫,即使在槍林彈雨中也能全身而退;不守交通規則的闖了紅燈,被車撞也該是大貨車壞掉嘍?」

    「就算不是這樣,兩人一塊出門,為什麼是我兒子進加護病房,劉福卻毫發無傷?」

    「她沒闖安全島、沒闖快車道,會受傷才奇怪。」這世上的父母都是這樣嗎?除了自己的孩子是人,其他的都不是。「如果我是你,我就會想,還好那天是劉福在,所以即使兒子傷得重,也只是在加護病房躺了個把月就脫險,如果沒有她,也許連那一個多月也甭躺了。」

    「哼!」孟秋霞第一次說不過別人,只得恨恨的冷哼一聲。過了一會兒,她又不甘心的說︰「年輕人,別不信邪,我倒要看看你如何破除這女人衰星的命格。你難道都不覺得奇怪,像她這樣花兒般的女孩為什麼都乏人問津嗎?」

    「我不是人嗎?」這種歐巴桑他真的很不想理她,她讓他想到自己那個同樣迷信到不可理喻的祖母。

    「你會後悔!」

    「如果硬要說後悔……我唯一後悔的事就是,為什麼沒有在她遇到一群沒擔當又貪得無厭的追求者之前遇到她,讓她得飽受欲加之罪的流言之苦?」這些話雖是故意說出來氣這個歐巴桑,卻也是祁勛豐真實的心情。

    忍受著這不明是非的女人辱罵,劉福只是噙著淚沒多說什麼,直到對方污辱到她的家人,她才稍稍予以反擊,但他看得出她很無助、很害怕。她一直是個性子再溫和不過、如同小兔子般的女人,怎麼會有人舍得狠心一再相逼?

    劉福說過的故事就是她自己的經歷吧?一次又一次被有目的的追求,一次又一次莫名其妙被辱罵,最後還被安上「衰星」的罪名。一個十幾歲的小女生承受著這些狀況許多年,她怎麼會不痛?怎麼會不怕?

    看著她無助且孤立無援的樣子,他的心像是被什麼狠狠掐住,以往只會旁觀不插手的態度丕變,他像支拉滿弓的箭,巴不得馬上飛射向前去教訓傷害她的人。

    他牽起她的手。「走吧,新郎新娘都切好蛋糕了,我來找你一塊去吃的。」

    劉福一轉身,眼眶就紅了。「祁勛豐,不要對我這麼好。」

    「為什麼?」

    因為我會想依賴。劉福在心里回答,可說出來的話卻是另一種,「那位太太說的是真的。我是個災星,真的,追過我的人,每一個或多或少都出了事。」沒有人願意承認自己是災星,可因為發生了太多事,連她自己都覺得玄,也無法全盤否認和她沒關系。

    就算那位孟阿姨的兒子出事不關她的事,但其他人呢?為什麼其他人也都剛好是在她身邊或和她約會時出事?冥冥之中,是不是真有什麼奇怪的地方?

    「我跟你說的故事,那里頭的主人翁就是我。」

    「那又怎樣?對別人是災星,對我不是就好了。」

    「嗯,我們只要一直是朋友,我就會是你的福星。」這句話她本該說得愉快,可一掠而過的遺憾卻沖淡了這樣的心情。這話阻斷了他們有「其他關系」的可能。

    祁勛豐看著劉福,牽著她的手勁加重了些,終于明白當初她為什麼會說「不要喜歡上她」這種話。

    「好,你就一直當我的福星吧。」即使確認了自己的心意,他卻不急著告訴她,他感覺得出她以往被追求的不愉快經歷仍然深深困擾著她,他的告白不會讓她開心,反而只令她擔心害怕。

    時間很多,他可以慢慢來。

    今晚發生了太多事,劉福的心情大起大落,她現在最想要的只有回家。「祁勛豐,我想回家了,蛋糕我改天補請你。」

    「好啊,我送你。」

    兩人走出婚宴會場,祁勛豐要劉福在原地等他,自己走向停車場開車過來。忽然,有部停在路邊未熄火的車倏地轉出,以極快的速度沖向他——

    劉福親眼目睹,嚇得尖叫。「祁勛豐!」

    祁勛豐回過頭,千鈞一發的閃跳開來。

    車子沒有減速,前進後飛快的轉入巷弄。

    劉福心驚膽跳,放下摀住眼不敢看的手,見祁勛豐倒在一旁,急忙快步走過去,扶起倒地的他。「祁勛豐?祁勛豐,你沒事吧?沒事吧?」

    左手在撲到地上時重摔了下,祁勛豐痛到發麻,冷汗直流。

    劉福以為他怎麼了,抱著他,慌得聲音顫抖,語無倫次,「祁勛豐,你不要嚇我,趕快起來,快點……你要是怎麼了,我會自責一輩子,我一輩子也不會原諒自己,你听到沒有?听到沒有?」她好不容易才有他這個好朋友,不能出事,他絕不能出事。

    許久,祁勛豐才痛哼出聲,「我沒事,你先別那麼緊張。」瞧她嚇得聲音都抖得不成樣了。「沒事。只是手可能受傷了。」

    劉福的心還是慌成一團。「都是我害的,如果不是我急著想回去,也許就不會遇到這種事。」她不斷想著孟秋霞說的話,她真是是災星嗎?不但追求她的人出事,現在連朋友也不能幸免于難?

    「劉福,這跟你無關。」見她慌亂的樣子,他抬起還能動的右手撫著她的臉。「如果沒有你的叫喚,我才真的會出事。你是我的福星,你忘了嗎?」

    劉福望著他,從他沉穩堅定的眼中找到相信、安定的力量,忽然「哇」的一聲哭出來。

    福星、福星,如果她真的是福星,祁勛豐會毫發無傷,而不是這樣出事。她不是福星,不是,從來就不是,她沒有比這一刻更加確定這件事。

    她好怕,真的好怕他出事,在美國她有不少同性朋友,彼此的感情不錯,但也僅止于不錯,她並沒有什麼真正可以談心的好友。

    祁勛豐是她第一個異性友人,也是第一個想保護她、守護她的朋友,她可以跟他分享好多事。而他知道了她所有不好的事,也沒有嫌棄她、防著她,這樣的朋友如果沒了,她真的、真的會好寂寞。

    所以她要保護他,一定要保護他!

    祁勛豐一面安撫著劉福,一面想著方才的事。那部車明顯是沖著他來的,才會明知道前面有人卻絲毫不減速,見他倒地還加速離開。

    他最近在公司強行推展新制,影響不少人的權益,尤其是幾個大股東。有人還放話要他小心點,看來不只是嚇唬他,打算來真的了。

    公司中,誰的權益在他入主後受影響最大?誰又最怕他回來當家?

    經營的真本事沒多少,不入流的手段倒是層出不窮,這樣的「意外」只怕在未來只會更多不會少,他有什麼方法可以一勞永逸呢?

    梁心居——

    這里正是常在第四台卜算節目亮相、擁有眾多貴婦擁護者的神算——梁一心的住所。

    一入門,眾多神像置于舉頭三尺的角度,一旁的小幾上則放置著據說加持過的聚寶盆。

    擦得光潔的大檜木桌後有一個著長袍馬掛、年約六十的矮胖男子,正聚精會神的在紙上寫些什麼。好半晌,他才抬眼看了下坐在對面的貴婦。「這兩人八字是挺合的,女方命格清秀,能旺夫家,只不過……」他故意欲言又止的停了一下。

    「只不過什麼?」貴婦焦急的問。

    似乎很滿意貴婦的反應,他點點頭慢條斯理的說︰「女方名字過硬,字字克令郎,未來怕女強壓過男,令郎氣勢上會弱了點。」

    這話听在男方母親耳中,確實極為刺耳。「原來如此。怪不得我老覺得兒子被吃得死死的,還沒娶進門呢,就什麼都听那女人的。梁大師,兒子喜歡,我們當人家父母的也不能說什麼,不過感覺上總是差了點,沒什麼法子可解嗎?」

    「女方名字改一改就行了。」

    「那就麻煩大師了。」

    「小事。」

    貴婦千謝萬謝,留下一大包鼓鼓的紅包後離開,後頭依序又有人來問事。一連七人來訪後,梁一心關上大門,今天「門診」已滿,謝絕訪客。

    要知道,當大師的人不能太貪心,得立下規矩讓客人遵守,與其一天十幾個小時待在那里等客人上門,還不如立下一天只為七個客人服務的規矩。限時限量的東西才會教人搶破頭,否則百貨公司周年慶每日前十名的優惠,也不會教人前一天就守在門口排隊等第二天開門。

    因此,梁心居每日七診,客人已排到半年後。

    至于剩下的時間他在干麼?忙著上電視卜算節目、到第四台賣聚寶盆。當然,他也偶爾會被超級豪門請到家中作客,這種生意才真的金額驚人。豪門利益沖突多,只要懂得大戶心理,他便能左右逢源,大發利市。

    不過話又說回來,他這「神算」之名一開始被叫得挺心虛的,易經數術、紫微命盤這些基本知識和堪輿皮毛他是懂,因為好歹師承名師之下,但也僅止于此。若問他靈不靈?咳——不予置評。

    後來他發現,同業中其實不少人的功力也一般,可人家還不是憑著能言善道就上節目撈錢。這樣如果也可以,那他更具本事了。

    憑著他年輕時當過跑江湖賣藥騙老人,又當了幾年補習班老師騙小孩,之後再當贗品集團高級業務騙大人……累積了一二十年的經驗,他就憑一張嘴招搖撞騙,有數萬人見證且禍及老中青三代,他當然是神算的不二人選!

    然而,當神算也是有風險的,例如預言總統大選要選對邊、美艷紅星情歸何處也要猜對、某某女星會不會和大明星前夫復合更要小心發言……

    也許是他福至心靈,讓他幾乎沒有選錯邊過,于是他梁一心,就和「神算」兩字拆不開了。

    話說就他數十年來所見所遇的算命仙,大多和他一樣水準,唯一真稱得上半仙的,大概只有他在近二十年前正落魄時遇過的一個小女孩,小女孩身邊還跟了一個四、五十歲的高瘦中年人。

    那孩子十分可怕,一眼看出他在「跑路」,當他惡向膽邊生時,她卻告訴他,只不過是詐欺罪被通緝,有必要把自己的未來也賠進去嗎?莫忘了他家中還有老母。

    她賞了他一碗飯吃,還指引他往東走,說最遲該月底便可遇到改變他一生的貴人。結果該月最後一天,他還真的遇到恩師。

    那女孩小小年紀就如此了得,他原以為不出十年必是國內赫赫有名的命理師,但可能「天妒英才」,那名小神算也許沒來得及長大,要不怎麼這十幾年間,他去過無數堪輿靈學大師的聚會,見過不少本界名人,獨獨不曾再見到那名小女孩?

    只是見不著也不是壞事,萬一她認出他是當年那名通緝犯可就不好了。

    梁一心想著前塵往事,門鈴突然響了。都關上門了,仍會來按門鈴的,不是熟人便是「貴客」。他先看看監視螢幕上的影像,才按下開門鍵,起身相迎。

    不一會兒,祁芳明大步入內。

    「稀客啊,祁先生。」

    祁芳明在太師椅上坐下來。「我來,是接續上一回所講的事。」兩個月前,在母親約見梁一心之前,他早就先一步見過他,商議了一些事。

    那時梁一心建議老夫人,說祁勛豐的敗家運命格不是不可破,只要娶個鴻福齊天的福星就能破解。老夫人一听很高興,忙著問福星命格的女子哪里找,梁一心推說福星不容易出現,即使出現祁勛豐也未必肯娶,只承諾必定會替她留意,不會讓她失望。

    之後就是等待,等祁芳明把「福妻名單」送到他手上。

    在這兩個月中,老夫人很是殷勤,時不時打電話詢問,隔沒幾天就遣人送來女方的生辰八字。梁一心真的很想「喬太守亂點鴛鴦譜」,可是他收了祁芳明一百萬大紅包,只能等他送來名單。

    可是,如果祁芳明心中早有人選,為什麼又要等兩個月?

    祁芳明遞出一個生辰八字。「就這一個。」他可是費盡心力才找出這麼神似的人呢。

    他忽然很期待,當祁勛豐見到這位「福妻」時,會是什麼表情?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