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曉參 > 傲寶貝 > 第十二章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傲寶貝 第十二章

作者︰曉參

    甩了甩頭,她將那晚的記憶拋到一邊,凝著臉色看他。

    「那就先同意這回的企劃案。」之後他想去哪吃飯或者跟誰吃飯,她全都沒有意見。

    「等看過再說。」雷冬奇回得直接,並且拉著她的手走下樓,一出工作室,就看到她的司機在路旁等待。

    司機原本要拉開車門,卻又看到雷冬奇像上回那樣拉著楊錦文出來,他開門的動作因此而遲疑。

    拉著她經過司機面前時,他交代道︰「你先回去吧,我會送她回去。」

    听到這話的楊錦文馬上怒道︰「你憑什麼!」

    雷冬奇沒有理她,逕自拉著她走到停在前面的車,然後拉開一邊的車門。

    這樣的舉動終于讓她忍不住,硬是停下了腳步,「我為什麼要—」

    「那好吧!」他突然放開手,覷著她,在她把話說完以前開口打斷,「既然你不打算找地方坐下來討論,那你帶著企劃書回去吧。」

    正以為他要妥協的楊錦文為他的言下之意,頓時又是一怔。

    見他一副把責任都推給她的態度,她心里有氣,卻又無法反駁。

    別無選擇之下,她心頭一惱,索性拉開副駕駛座的車門自己坐進去。

    車外的雷冬奇自然也知道自己的舉動已經惹惱了她,但是他不能再由著她,在明白她打算將他排拒在她心門外後,他必須要更強勢才行。

    餐廳里,被迫要坐下來跟雷冬奇吃飯的楊錦文早忘了原有的難堪,此刻心里只有對他的熊熊怒火。

    無奈為了盡早將企劃案定下來,她不得不咽下這口氣,硬是熬到點完菜,她的情緒也勉強冷靜下來後,才隨即拿出企劃案,「關于這回的企劃……」

    都還來不及翻開,就听到雷冬奇打斷她道︰「吃飯時間聊公事,會消化不良。」

    什麼她不敢置信的瞪著他,明明就是他說要先找地方坐下來再談的!

    「案子很急,沒有多余的時間可以浪費。」會這麼說當然也是因為她想要盡早結束這個工作。

    「知道了,吃過飯再說。」

    楊錦文呼吸一窒,懷疑這家伙根本就沒有把她的話給听進去。

    見他一副打定了主意,明白自己拿他沒轍,只能不情願的收起企劃,同時賭氣地不再搭理他。

    只是她雖然這麼打算,卻不代表雷冬奇會願意受到冷落。

    餐點送上來不久,他便先起了個頭,打開話題,「知道我為什麼會答應這件案子?」

    突然听到他問起,楊錦文微微一怔,但是她沒作聲,在心里記著不要去搭理他。

    明白她執意保持沉默的雷冬奇也不覺得怎樣,逕自往下道︰「這幾年簡叔他們一直不放棄,要將我拉進奔雷的經營團隊里。」

    這番話頓時讓她憶起先前自己對他背景的好奇,以及他跟簡仲磊等人的關系。

    「他們最終的目的,是要讓我接手奔雷的經營。」

    一听,楊錦文的臉色詫異,全然忘記自己剛才在心里還決定不搭理他,脫口就問道︰「為什麼?」

    「因為我爸。」雷冬奇勾了嘴角。

    「你爸?」

    「簡叔他們受過我爸的照顧,所以他們一直希望能將奔雷企業交給我。」至于其中的淵源,簡單帶過就好。

    沒有意識到自己已被話題引上鉤的楊錦文,專心听著他接下來的話。

    「但是因為我一直不肯接受,逃了好幾次,結果在上回耿叔才會用非常手段把我騙到SPA中心想硬逼我答應。」

    「所以你才會躲到我那間按摩室?」她直覺就接口。

    他笑看著她,像是對那回的意外感到滿意。

    而在他這抹笑意里,她才猛地想起在那之後發生的事,臉頰倏地漲紅,忍不住面露尷尬。

    明白她想到什麼的雷冬奇,臉上笑意更加鮮明,他對于當時的情況也仍是記憶猶新。

    看他這樣,楊錦文更感困窘,連忙轉移話題道︰「那你為什麼不接受?」

    奔雷可是國內赫赫有名的大企業,若是能夠接掌這家公司對多少人來說根本就是天上掉下來的禮物,她實在不明白他為何拒絕。

    看著她,雷冬奇並跟著沒有回答她的問題,反而是毫無預警的問︰「你希望我接受?」

    這和預期要听到的回答完全不同,她沒想到他會這麼突然一問,皺眉道︰「這跟我希不希望有什麼關系?」

    她好奇的是他自己的答案。

    「如果是你希望,也許我會認真考慮。」

    這話帶著幾分玩笑,然而她對上他的神情,卻自他眼中看見認真,她的心里頓時掠過一抹異樣的情緒。

    像是有意回避似地,她冷著嗓說道︰「沒有人能替你決定。」她才不想涉入他的問題里。

    沒有得到預期效果的雷冬奇並不以為意,他依舊勾著嘴角,讓他看來竟有幾分邪氣。

    再度因為他這樣的表情而感到不自在,她轉開視線。片刻她才突然想起某件事,「那你明知道是有人存心將你拐回去,為何還接下這個案子?」

    雷冬奇沒有回答,有意讓她去想。

    楊錦文亦是看著他不說話,卻發現他只是勾著笑,像是沖著她……

    等等!敢情他想表達的,是存心針對她的意思?

    他想說的就是這個?他會答應這件案子就是故意要找她麻煩?這可惡的家伙!

    看著她倏然又惱起的神情,他不用多想也能猜到,她顯然是想歪了。

    不過他並不急于解釋,比起她先前的刻意疏離,他還寧願看見她激動的情緒。

    接下來的時間里雷冬奇都是一臉欣然的用餐,反觀楊錦文,因為認定他是存心找碴,整頓飯吃下來她都在惱瞪著他。

    結果一頓飯下來,兩人壓根就沒談到半點公事。

    離開餐廳後,雷冬奇親自開車送她回到住處樓下。

    「上去吧!」笑容還掛在臉上,看得出來他一晚上心情都不錯。

    楊錦文正要解開身上的安全帶,突然又想起一件事,「等等!」

    意外听到她會留他,雷冬奇好整以暇的挑了下眉。

    「你還沒有跟我討論企劃案?」她總算記起跟他耗了一個晚上的目的了,隨即一臉殺氣的瞪向他。

    「除非你想……請我上去。」他這語帶玄機。

    什麼?愣了一下才反應過來,她頓時語塞。

    「那好吧,看來只能再找時間了。」

    他一副勉為其難的表情,讓她看了很嘔,到底是誰耽誤誰了?

    瞪了他一眼,楊錦文心里更確定這男人絕對是故意的,不論是接受這案子,還是打回企劃案,都是存心要針對她!

    看出她情緒的雷冬奇並不做解釋,只是任由嘴角的笑意恣意上揚。

    雖然成功讓楊錦文接下奔雷企業的形象廣告,也間接達成將雷冬奇拉進奔雷的第一步了,但是接下來呢?

    簡仲磊四人深思著,雖然他們已讓雷冬奇間接替奔雷企業工作了,但他們依然無法將他拉進企業經營的體系里。

    而經過上回和楊錦文接觸後,也讓他們見識到她強硬的態度,發現根本無法從她身上得到原本以為可行的幫助。

    這情形讓簡仲磊等人感嘆非常,這年頭的年輕人,到底是怎麼回事?

    以前他們辛辛苦苦才打出的地盤,現在卻被雷冬奇看得一文不值,送給人還不要。

    這些年來他們處心積慮地追查雷冬奇的弱點,為的就是要設法逼他就範,只可惜始終無法成功,好不容易楊錦文的出現給他們帶來了一絲曙光,正要將她加以利用時,卻發現這個弱點在利用之前還必須找到驅使她的方法。

    經過上回的接觸,楊錦文表明無意幫忙之後,他們才發現這並不容易。

    四人只好比照對待雷冬奇的模式,設法掌握她的弱點想逼她幫忙,結果情況變得有些可笑。

    之前他們必須要設法掌握雷冬奇的弱點,所以得知了楊錦文的存在。

    而今他們必須再掌握到楊錦文的弱點,才能回頭搞定雷冬奇。

    照這樣下去,搞不好會沒完沒了,可是他們卻又不得不這麼做,因為實在是已經想不出其他的辦法了。

    所以除了原本就讓人隨時掌握雷冬奇的一舉一動外,現在他們還必須另外派人了解楊錦文,設法掌握她可以被拿來利用的資訊。

    結果調查報告出爐,卻發現她是一個人獨居,並沒有家人和住在一塊,平常時間她也沒有什麼交際活動,只有工作,生活簡直貧乏到讓人幾乎找不出弱點。

    听著下屬回報的簡仲磊等人不約而同的想,這樣的女人反而不容易對付。

    四人正深思之際,忽然听到下屬如此道︰「有記者也在打探楊小姐的資料。」

    「記者?」四人皆被這話引起注意。

    「因為雷先生拍的廣告,讓擔任女主角的楊小姐引起社會大眾的注目,可能是因為她低調的個性,反而才更引人好奇。」

    這不難理解,以她低調的個性,確實會讓想訪問她的記者激起追蹤八卦的好奇心。

    「需要替楊小姐打發那些記者嗎?」下屬請示他們的意見。

    「不用,讓他們去查。」深思片刻,倪彥培這麼說。

    跟著看向三位老友,倪彥培揚開了笑,帶點計算意味地解釋道︰「搞不好能幫我們挖出什麼可以利用的事。」

    其他三人听了也感贊同,他正愁對楊錦文不知該從何下手,現在有人肯幫他們代勞,何樂而不為呢?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