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曉參 > 惡男大失寵 > 第十章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惡男大失寵 第十章

作者︰曉參

    知道不把話說清楚,駱杰是不可能作罷,孫怡嫻嘆了口氣,「上次你不是問我為什麼突然搬家嗎?」

    駱杰沒想到她會在這時候提起上次的事,當時沒能從她口中听到實情,心里就料想事情應該不單純。

    「因為我的繼母突然找上門來。」

    「繼母?你有繼母」還以為她是因為沒有其他親人可以依靠,才會一個人辛苦地撫養兒子。

    「小宇是她跟我爸的孩子。」

    「什麼」他沒想到會听到這樣令人詫異的事情。

    「小宇一歲的時候,我爸工作發生意外過世了,她丟下小宇跟別的男人跑了,所以我才會休學帶著小宇。」

    因為過于驚訝,駱杰一時沒有其他想法,直覺想到的是,「那小宇怎麼會喊你媽媽?」

    「小宇開始會認人後,以為我是他媽媽就那麼叫,因為不想讓他知道他有那樣的媽媽,所以也沒有糾正他。」

    駱杰壓根沒有想過事情會是這樣,「所以那時小宇說的那個阿姨……」

    「對,她想用小宇威脅我,跟我要錢。」

    「什麼」以為她是回來找孩子的駱杰感到錯愕。

    「像她那種人就算是給她錢,她也不會輕易放過我跟小宇,所以我才會決定連夜搬家。」見他明白了,孫怡嫻繼續道︰「現在我跟小宇的照片被注銷來,她一定會找上門,到時候不只我跟小宇,你也會受到影響。」她真的不希望因為他們而連累到他。

    盡管還沒想清楚要如何處理,駱杰仍道︰「我的事情你不用擔心。」

    她怎麼可能不擔心,整件事情都是因為他們才會發生的。「只要我跟小宇離開,就能解決所有的問題。」

    「你們的問題我會解決。」駱杰篤定表示,不管是什麼事情他都會替他們解決。

    見他還是不明白,孫怡嫻急得大喊,「你根本沒听懂我說的話!」她一直要避免連累他,他卻硬要將他們的問題往自己身上攬。

    「我不需要懂,總之你跟小宇就留在這里。」既然知道她遇到這樣的難題,他怎麼可能讓她獨自解決。

    听他說得堅定,孫怡嫻感到頭大,「我們留在這里,只會拖累你。」

    「那就嫁給我。」

    「什麼」她對他突然說出的提議感到錯愕不已。

    「讓我來解決所有的問題。」這樣一來,她應該就沒有理由再把連累當作是離開的借口,他很確定自己對她的感覺,也很確定自己是喜歡上這個剛認識老愛惹惱自己的小女人,他不會讓她離開自己的!

    孫怡嫻懷疑他是腦袋不清楚了不成,這節骨眼居然對她提出這種讓人驚愕的事情,要是讓媒體听到,事情不鬧得更大才怪。

    「你根本不知道自己在說什麼。」

    駱杰本想表達自己的愛意,見她一臉固執沒打算听進去的表情,念頭一轉,索性一把拉起她的手。

    孫怡嫻一愣,還來不及開口問他,已被拉著出房門。

    「你干什麼?」

    孫士宇見到他們,不明白發生了什麼事,「叔叔、媽媽—」

    「叔叔跟媽媽馬上回來。」駱杰拉著她直接往門口走。

    孫怡嫻不知道駱杰要帶她上哪去,當兩人進了電梯,她試著提醒他,「樓下現在還擠著一大票記者,我們一起出去會被拍到。」

    他只是堅定地握著她的手,在電梯門打開後,拉著她走向大廈正門。

    見狀,孫怡嫻吃驚低喊,「你瘋了嗎?不能走這里。」

    正門外的記者很快的察覺到狀況,幾乎是兩人一同走出來的剎那,鎂光燈立刻爭相閃爍,一瞬間孫怡嫻幾乎睜不開眼。

    駱杰一方面將她護在身後不讓她受到驚嚇,一方面對現場媒體說道︰「我們確實住在一塊。」

    突如其來的宣告讓在場記者一片嘩然錯愕,沒想到駱杰會這麼大剌剌地帶孫怡嫻下樓宣告。

    在場還沒有記者來得及提問,駱杰已接著表示,「時間已經很晚了,其他的我會另外再找時間正式說明。」接著便轉身帶她離開。

    來去不過片刻的時間,記者勉強從錯愕中回神要提問,駱杰已經帶著孫怡嫻消失在正門里。

    受到震撼的不單是現場守候的媒體,孫怡嫻更是,一直到跟著他上樓,她回神質問︰「你瘋了嗎?你知道你剛做了什麼嗎?」

    駱杰只是回她,「現在沒有必要再考慮離開的問題了。」

    她簡直要抓狂。他到底知不知道,她之所以選擇離開就是不希望像現在這樣把事情搞大?

    住處里的孫士宇看著兩人一塊回來,母親看來還很激動,他怯怯的問︰「媽媽……」

    她現在根本無暇回應兒子,仍追問駱杰,「現在大家都知道了,要是影響到你的工作—」

    「工作的事情我自己會處理,你跟小宇只要留在這里。」

    孫士宇不知道他們在說什麼。

    「你明知道這麼做只會讓事情更糟。」孫怡嫻真的快瘋了。

    駱杰卻不以為然,至少現在她無法再以此做為離開的借口。「你只需要照我的話做。」

    她還想再說什麼,駱杰的手機這時響起。

    他看到螢幕上頭的來電顯示,直覺蹙了下眉,仍接听,「媽。」

    媽?孫怡嫻意外听到駱杰通電話的對象,料想應該也是因為他們母子的事而打來關切她的。

    電話那頭的駱母剛從電視新聞里看到關于兒子的最新插播消息。「下午你是怎麼跟我說的?你說沒有這回事。」語氣里的激動透露出她的震懾跟驚愕,要不是女兒在客廳里尖叫要她趕快出來看,她還不知道發生這樣的事。

    駱杰看著孫怡嫻緊張的表情,簡單的說︰「事情不是你們想的那樣,我再找時間回去跟你們解釋。」接著他不等母親再有機會開口,便把電話給掛了,甚至索性直接關機。

    一旁的孫怡嫻見他結束電話,忙道︰「我可以跟你媽解釋。」

    「你什麼話也不需要說。」

    「可是—」他母親這會兒應該快瘋了,就像自己一樣。

    「相信我!」駱杰直接打斷她。

    她手足無措的看著他。

    知道她現在心情全亂了套,駱杰只鄭重的要求,「什麼也不要做,只要相信我。」

    孫怡嫻雖能感受到他話里的慎重,卻不確定自己是不是真的可以這樣做。

    夜里,渾然不知道發生什麼事情的孫士宇已安然地躺在床上熟睡,孫怡嫻坐在床邊看著他,心里卻無法安穩。

    盡管心情已經平靜下來,但是今天一整天發生的事情仍讓她感到不知所措,不知道到底應該怎麼做才好。

    尤其是駱杰要求她相信他,她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真的可以這樣做,只是這麼一來,等于將所有的問題都丟給他。

    這陣子的相處,駱杰所表現出來的態度她不是沒有感覺,事實上,她也不知不覺做出了回應。

    只是今日短短一天的時間,她被拉回到現實,不得不正視的現實。

    有太多的問題存在兩人之間,包括她跟小宇……

    看著小宇安詳的睡臉,孫怡嫻自認有責任跟義務要保護他,讓他不受到傷害。

    但是今天所發生的一切都超過她所能掌控的範圍,她甚至不確定自己是否還有能力保護得了他。

    當駱杰推開房門進來,看到的就是孫怡嫻坐在床邊發愣的景象,早在進來以前,他便預期今晚的她應該無法輕易成眠。

    听到開門聲,她回過頭。

    「為什麼還不睡?」雖然知道理由他還是這麼問,同時向她走來。

    「我沒有听到你敲門。」她以為是自己過于入神。

    駱杰根本沒有敲門,不過他並沒有解釋,看她一個人坐在床邊,猜測的問︰「擔心小宇?」

    一直以來在人前總是表現得堅強的孫怡嫻點頭,不想瞞他。

    「為什麼不告訴我?」如果她早點讓他知道,他會幫她解決所有的問題,不至于讓她默默承受所有壓力。

    孫怡嫻不以為自己有什麼資格將問題丟給他。「如果當初她沒有跟別的男人跑掉,也許我跟小宇就不會這麼辛苦。」

    駱杰也對小宇的母親感到不以為然,想到那女人讓他們承受的,心中就有一股氣。

    「也許小宇就可以喊我姊姊,也不用常常一個人留在家里。」

    駱杰想起之前自己對她說過的話,心里的內疚油然而生,「都過去了。」

    孫怡嫻也想就這麼過去了,但可能嗎?「要是她沒有再出現,永遠也不要再出現就好了。」她可以原諒她,真的。

    「放心吧,我不會讓她有機會再來傷害小宇跟你。」駱杰承諾。

    「我真的好氣她,氣她憑什麼說走就走、說出現就出現,她憑什麼要脅我跟小宇的生活?她憑什麼」心里的氣憤讓孫怡嫻紅了眼眶。

    感受到她心里長年背負的委屈,駱杰感到心疼。

    自認識以來,她在他面前一直表現出潑辣強悍的一面,卻不知道這只是她因為環境不得不逼自己早熟所做的偽裝,目的是要讓自己堅強。

    而今,看著她泛紅的眼眶,駱杰才清楚地意識到,她也只不過是個二十出頭的年輕女生,也有軟弱無助的一面。

    「都過去了。」他將孫怡嫻攬進懷里,心疼不已。

    被駱杰呵護在懷里,孫怡嫻感到一抹溫暖,眼淚無聲地滑落。如果可以,就這麼一直依偎著這抹溫暖……

    「要是我失去小宇怎麼辦?」

    听她細聲說出心里的恐懼,駱杰更用力地環抱住她,「不會有那種事情發生,我不會讓它發生。」

    雖然未來的事誰也沒有辦法預料,但是他斬釘截鐵的承諾讓孫怡嫻感到安心,因為她相信他。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