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曉參 > B咖小情人 > 第十一章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B咖小情人 第十一章

作者︰曉參

    【第九章】

    一早,余佳鈴就注意到王智慧像是有什麼好事一般,嘴上始終掛著笑容。

    「有什麼事嗎?」

    「有嗎?」突然被問起,王智慧直覺否認。

    「你有事瞞著我。」余佳鈴這話不是問句,而是基于對智慧的了解。

    她只好故計重施,「又來了,鈴姊自從結完婚後就變得疑神疑鬼,曹哥真的讓你這麼沒有安全感嗎?看來,我得找個時間跟曹哥好好談談。」

    「你敢去亂說?」余佳鈴作勢要捶她。

    魏天昀在這時走進店里,王智慧忙上前招呼,「歡迎光臨。」

    余佳鈴因為婚禮那天太忙,並沒有認出魏天昀。「想要什麼花嗎?」

    魏天昀因為余佳鈴是曹太太的身分,客氣地否認,「不是。」接著轉向王智慧。

    她認出曾在趙晟時的辦公室見過她。「你是……當時的那位同事?」因為鈴姊也在場,她刻意忽略對趙晟時的稱呼。

    「我有事要跟你談談。」

    嚴肅的語氣,不只是王智慧,就連余佳鈴都注意到了。

    余佳鈴正想開口替王智慧追問,卻被她搶先一步表示,「鈴姊,我先出去一下。」

    下意識,她感覺到她要說的事情似乎跟趙晟時有關。

    兩人避開余佳鈴,一塊走出花店。

    一到外頭,王智慧還沒來得及開口詢問她的來意,魏天昀劈頭就道︰「你知道魏天晴吧?」

    天晴……那不是——

    王智慧的表情已經代她回答。

    魏天昀見她當真知道姊姊的存在,直覺認定是從晟時哥口中得知,一想到他居然會對她提起姊姊的事,心下的危機意識更甚了。

    「我是她妹妹魏天昀。」

    王智慧在腦海里遲疑了兩秒,想起那晚趙晟時手機里的未接來電,當時還以為是他皮夾里的女人。

    雖不明白她找自己是為了什麼事,卻因為她這會說話的態度,而隱隱感到不安起來。

    就听魏天昀開門見山道︰「晟時哥是不可能會愛上你的!」

    一句話教王智慧頓時啞口無言。

    「你一直接近晟時哥到底有什麼目的?」

    王智慧想否認,但是自己跟趙晟時不時有接觸是事實。

    最後她只能回答,「事情不是你想的這樣。」說真的,連她自己也不是很確定跟趙晟時之間的關系。

    「少說得這麼好听,別以為我不知道你心里在想什麼。」

    王智慧覺得她說話的語氣怪怪的,與其說她是來替過世的姊姊興師問罪,更像是吃醋的女友來找第三者理論。

    問題是,這怎麼可能?她們可是姊妹啊。

    盡管覺得不可能,她還是忍不住開口確認,「你……喜歡他?」

    「沒錯!」魏天昀一口承認,毫不遲疑,絲毫沒有因為自己的身分而有所顧慮。

    反倒是王智慧因為她的回答而怔住。怎麼會?畢竟趙晟時是差點就要成為她姊夫的男人,而她喜歡他?!

    「早在更早以前我就已經愛上他,甚至在我姊認識他以前,如今我姊不在了,我不可能再放棄他!」

    她能深刻地感受到魏天昀的決心,如果自己夠聰明,就該轉身走開,不讓自己卷入混亂的漩渦之中。

    然而,听到魏天昀如此強烈地宣示她的誓在必得,她不但不想走開,因為她發現自己已經無法走開了。

    她的心早在不知不覺中淪陷,她喜歡他!而且陷得很深。

    「既然你已經知道我姊的事,就應該知道晟時哥有多麼深愛她,他是不可能會愛上你。」這麼說是要徹底杜絕王智慧的痴心妄想。

    「我知道。」

    她平靜的反應令魏天昀深感意外,「既然你知道——」

    「但是我沒有辦法轉身走開。」一旦認清楚自己的感情,她的眼神變得堅定。

    「什麼?」

    「只要能看到他,就算鈴姊也警告過我他不可能會愛上我,我就是想待在他身邊。」

    她知道自己這樣很傻。但是能怎麼辦呢?她就是想守候著他。

    「你這女人憑什麼?」

    王智慧看著她,知道自己的話激怒了她。「就算你听了生氣,我還是不想離開,至少在他主動離開我以前。」

    在那之前,她想一直守在他身邊,直到他不再允許自己在他身邊駐足停留。

    「你……」

    感覺出她的堅定,氣不過的魏天昀一把揚起手來,幸好一直在店門里聆听的余佳鈴趕出來制止她。

    「敢打,你試看看!」

    魏天昀因為見到余佳鈴出面,而硬生生住手。

    護住王智慧,余佳鈴忍不住對想動手的人開罵,「我說你啊,只是你姊的男朋友,又不是你的,憑什麼動手打人?」

    被當面指責,魏天昀卻因為余佳鈴的身分而無法回嘴。

    「更何況你姊也已經過世了,如果你都可以喜歡自己的準姊夫,她為什麼就不可以喜歡他?」

    魏天昀被堵得無話可說。

    「還有,要是你真的那麼有辦法就去抓住他,還來找智慧做什麼?」簡直是莫名其妙。

    因為站不住腳,也因為余佳鈴的老板娘身分,她盡管被堵得惱上心頭,終究還是無法撂狠話。

    最後,魏天昀只能憤恨地怒瞪了王智慧一眼,才不甘心地轉身離開。

    看著她甩頭離開的背影,王智慧的心情也跟著低落下來。

    余佳鈴卻在這時回過頭來念她,「干麼傻傻站著被打?」

    王智慧一臉心虛,「我哪有。」

    余佳鈴也沒有心思去爭辯,眼下她更在意的是——「我不是已經說過,晟時不可以!」

    她當然記得,只是已經陷下去的心,豈是說收回就能收回的。

    「我不一定要他的回報,只要能——」

    「不能回報的愛情還叫愛情嗎?」余佳鈴懷疑她是腦袋短路了,「都已經知道不可能從他那里得到回報,你還賴在他身邊干什麼?」

    王智慧知道,但她就是無法灑脫的離開,至少現在不行。

    「就算只是待在他身邊,我也滿足。」

    「那只是現在,人的心都一樣,只會越來越貪心。」一旦無法再感到滿足,剩下的就只有悲傷跟痛苦,對于已經可預期的苦果,余佳鈴如何還可能放任她去嘗。

    王智慧對此無法反駁,或許是因為她心里明白,鈴姊說的是事實。

    見她沉默不語,明白她頑固起來不輸自己的余佳鈴索性決定,「不行!我一定要去找晟時跟他把話說清楚,叫他離你遠一點。」

    「鈴姊——」

    「別叫我。」

    「只是待在他身邊,就算只是看著他,我也覺得幸福。」她希望鈴姊能理解,不要破壞這份幸福。

    她乞求的神情,讓余佳鈴更惱,「你說的像話嗎?」單方面的委曲求全,是無法有完美的結局。

    王智慧認真地求她,臉上的神情絲毫沒有動搖。

    看出她是打從心里想要珍惜眼前的幸福,余佳鈴終于放棄,「傻了你!」

    王智慧知道自己傻,但現在她只想繼續傻下去。

    「鈴姊,讓我自己處理。」她乞求她的承諾。

    余佳鈴因為惱她,不肯開口。

    「好不好?」

    見她低聲下氣,余佳鈴知道必要的時候甚至要她下跪也願意,終究狠不下心來拒絕。

    「知道了,隨你高興吧。」

    王智慧頓時笑開,盡管知道鈴姊答應得很不情願。

    但她只想珍惜當下。

    離開花店後的魏天昀,當真如同余佳鈴所說的,一進到公司就直接來找趙晟時。

    見到她也沒敲門就直接進來,趙晟時不禁蹙眉,近來除非必要,他根本就不與她接觸,只是今兒個她的態度,顯然不容他拒絕。

    不等趙晟時追問她的來意,魏天昀劈頭就問︰「你跟那個送花的女人在一起?」

    「什麼?」辦公桌後方的趙晟時站起身,雖訝異她的問話內容,但她有什麼資格在這對他興師問罪?

    不等他回答,魏天昀進一步追問︰「你愛上她了是不是?」

    「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

    魏天昀完全陷入自己的情緒之中,「你怎麼可以這樣對我?從以前到現在,我一直愛著你呀!」

    見她又要舊事重提,他悍然打斷她,「夠了!現在是上班時間,如果沒什麼事,請回你自己的部門去。」

    「我不走,今天你一定要跟我把話說清楚。」

    「該說的之前我都已經說完了。」趙晟時的語氣絕然,為的就是要讓她不再有任何希冀的空間。

    「那不是我想听的!」

    見她執迷不悟,趙晟時狠下心道︰「那是你自己的事。」

    魏天昀承受不住重挫,「你怎麼可以這麼說……」自己愛了他那麼久,他怎麼可以如此待她?

    趙晟時只希望她能就此離開,再下去,只會讓她自己更加難堪罷了。

    「難道在你心里真的沒有一點我的存在?」她依然拒絕相信。

    只可惜,趙晟時的回答徹底擊潰了她的理智,「沒錯,以前沒有,以後也不可能會有!」

    「不可能!」如此斬釘截鐵的語氣,讓魏天昀連想自我安慰的空間都找不到。

    趙晟時只是斷然地看著她,一如他所說的話。

    耐不住刺激,魏天昀沖動道︰「那她呢?為什麼對她你就可以那麼溫柔?」

    他驀地變色,「你跟蹤我?」不敢相信她會那麼做。

    她自顧自的說︰「如果你是因為姊姊才對我這麼殘忍,為什麼你對她就不是這個樣子?」

    听到她又提起王智慧,趙晟時下意識地否決,「那不關你的事。」

    他回避的態度,讓她無法接受,「怎麼會不關我的事?我比任何一個女人都還要愛你啊!」

    「我說過,那是不可能的事。」

    「那她就可能了?對象是她的話就可能了?」

    被魏天昀這麼質問,他頓時啞口無語,似乎戳中他心底某個真實的感受,但他不願意去證實這個問題。

    但他的反應已說明了一切。

    「不!你說過不會再愛上別的女人的!」魏天昀激動大喊。

    老天爺為什麼要這樣捉弄她?明明她最先認識他,他卻愛上她姊姊,而她只能眼睜睜看著他即將變成姊夫之際,姊姊卻意外身亡,在他療傷時間,是她默默守在他身邊,期望他有一天能把她放進心坎里。

    如今她的渴望全成泡沫!他不但躲著她,還愛上了一個送花的平凡女人!

    混亂中,趙晟時不自覺的再否認,「我沒有愛上她。」

    「如果沒有愛上她,那你對她又是什麼?」面對一個送花的女人他都可以那麼溫柔,為什麼對她就不行?

    魏天昀不甘心,她真的好不甘心!

    因為她的質問,逼得他不得不去正視他和王智慧之間的問題。

    想到近一個多月來跟王智慧認識的點點滴滴,趙晟時不由得陷入自我掙扎中。

    既然她得不到他,她也不讓任何女人得到他!

    魏天昀厲聲打斷他的心里掙扎,「難道晟時哥想要背叛姊姊嗎?姊姊那麼愛你,你也口口聲聲說這輩子除了姊姊以外不會再愛上別的女人。」

    「我是。」趙晟時是這麼想的。

    「你敢說你愛的人到現在還是我姊姊嗎?」魏天昀逼他許下承諾。

    「我愛的人是天晴。」想起女友躺在醫院里的那一幕,趙晟時下意識的回答。

    見目的達到,魏天昀說出了自己的真正意圖,「如果你愛的人是我姊姊,就不應該再跟不相干的女人見面!」

    「她不是——」趙晟時直覺想駁斥智慧是不相干女人的說法,卻被魏天昀給截斷。

    「除非你現在說的全是謊言,你根本已經背叛了姊姊對你的愛!」魏天昀刻意加重對他的指控。

    「我不可能背叛天晴!」他的思緒彷佛掉到天晴躺在冰冷的病床上那一幕,他們約好要白首到老的……

    「那你就不應該一直再給別的女人機會。」

    「那只是——」

    「難道你不知道那女人喜歡你?」

    「什麼?!」

    一句話讓趙晟時的雙眼倏地亮了起來,他自己沒有察覺,但是魏天昀注意到了。

    盡管感到心痛,但為了不讓他察覺到他真正的心意,她不斷的提醒他遵守自己的誓言。

    「除非你想背叛姊姊,否則你就不應該給她機會在你身邊打轉。」

    「我不會背叛天晴。」明知這樣對智慧太殘忍,但他擺脫不了魏天昀設下的誓言魔咒。

    「很好。」魏天昀刻意喊出在姊姊生前也不曾對趙晟時叫過的稱呼,「姊夫,希望你記得自己說過的話。」

    他對姊姊的誓言,困住他,也困住了她,但她管不了那麼多了!她絕不讓他投入別的女人的懷抱!

    為了做到自己的承諾,趙晟時不再讓自己跟王智慧有任何接觸的機會。

    他不再向花店訂花、不再打電話約她見面,更不再到她住處樓下等她,徹底的從她的生活里消失。

    王智慧的心情頓時從雲端跌落到谷底。

    原本還因為那晚在車里他說的那句話而感到開心,才轉眼間,他卻已經徹底的從自己身邊消失。

    不再接到訂花、也不再接到他電話,就是回到住處刻意在樓下駐足,也等不到他的身影出現。

    難道,魏天昀真的去找他了?

    那麼他不再出現,是否意味著他已經做出了抉擇?

    她沒有勇氣去證實。

    不論他是因為選擇了魏天昀,還是因為明白了自己的心意後不再出現,這兩者對她來說都是傷痛。

    就算不是為了魏天昀,想到他在皮夾里珍藏的女友照片,王智慧不難想象他的用情之深。

    正如同鈴姊所說的,活著的女人都不見得能贏得過了,更何況是埋藏在他心底的女人。

    這樣的結果盡管早在意料之中,她卻沒有想到這一天會這麼早到,在她才剛感覺到幸福之時。

    連著幾天看她一副失魂落魄的模樣,雖是早就猜到這樣的結果,也已經事先一再的警告她,這會看她為情神傷,余佳鈴終究還是感到不忍。

    上前走到她身旁,她安慰道︰「看不下去了,我去找他。」

    王智慧一時沒能會意過來,直到進一步听她說︰「我去把他找來,當面跟你把話說清楚!」

    這才听懂鈴姊是要去找趙晟時,她立刻拉住她的手臂阻止她,「不要,鈴姊!」

    「難道要我繼續看你這樣要死不活?」

    「我只是……」

    「只是什麼?一副要死不活的模樣,實在讓人看不下去。」余佳鈴說著,要扒開她的手。

    王智慧卻不肯放手,「不是的,鈴姊,我沒事。」

    「這樣叫沒事?」整天一副無精打采的模樣叫沒事?「等到有事的時候,是不是已經躺在醫院里了?」

    王智慧沒回答她。

    「我叫你不要拉著我,听到沒有?」

    她執意拉著她,「不要,鈴姊,你答應過不會插手的。」

    「那是因為我沒有看到你像現在這樣要死不活。」

    「我現在就去送花。」王智慧倏地放開她要去工作,像是要向她證明自己並沒有要死不活。

    「送什麼花啊?又沒有客人叫花。」再說,看她現在這樣,余佳鈴也不放心讓她出門去送花。

    「那我整理花也可以,我不會再胡思亂想了。」

    說著她要去忙那些已經整理過的花。

    余佳鈴看她這樣,就算再怎麼氣惱,也不忍心逼她太緊。

    「知道了,我不會去,你不用再做那些。」看她緊張的瞎忙,只是讓余佳鈴更氣不過。

    之前自己要去警告趙晟時,她阻止;這會都已經要去幫她把人找來,她還是阻止,真是被她氣死。

    但無論如何,智慧就像是她的妹妹般,看她為情受折磨,她也不好受啊。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