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有容 > 敗犬的一夜婚 > 第四章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敗犬的一夜婚 第四章

作者︰有容

    「那個……咖啡館里只有一個儲藏室,如果你不嫌棄的話……」

    他露出個松了口氣的笑容,「謝謝。」

    看著他拿起包包進到店里,京德忍不住想到,她的咖啡館還真的成為名副其實的「收容所」。

    「對了,我叫京德,你叫什麼名字?」

    「樂欣喬。」他轉過身來,緩慢的念出這個名字。

    只留門邊一盞壁燈的空間里,昏暗不明,讓京德看不清,他眼中的期待。

    早上要到「收容所」開店時,京德內心其實是有些忐忑不安的。

    昨晚上除了問了那個「胡須張」名字外,當然對他的來歷背景也詢問一番,哪知他竟不答反問的說︰「床在哪里?放心吧,我不是壞人,可是我現在快不行了,來這里的這一趟路有夠累人的,先讓我睡一覺再說吧。」找到儲藏室後,他二話不說的往床上一躺,頭一歪,沒三秒就呼呼大睡起來了。

    她嘆為觀止,這家伙到底是從哪里來的啊,干什麼去了,有這麼累嗎?

    看到人都睡死了,壓根無從問起,她只好等明早再做打算,希望不會引狼入室才好,誰知道——

    眼前的景象……令人傻眼!

    「那個……京德,你的店是怎麼了?椅子倒的倒,東西破的破,這里發生暴動了嗎?遭小偷也不是這樣啊。」一早到咖啡館報到,楚琬琰看到店里的景象也怔住了,這里根本像爆破現場!看了一眼抿著唇站在一旁不發一語的京德,發現她臉色鐵青得很難看。

    「樂、欣、喬——」京德咬牙切齒的吐出這三個字。

    「咦,那是誰?」楚琬琰納悶。

    「那是我家老板昨天收容的男人名字,也就是疑似讓店被砸的人的大名……」因為已報警處理,所以現場不能動,遐齡也是站在一邊的無所事事。

    「京德,你怎麼會這麼不小心,居然收留一個男人在店里過夜?」

    「一個有一疊美金的男人。」遐齡又補充道。

    「什麼?為了一疊美金,讓可疑人物有機會砸你的店?」她都不知道京德是這樣貪財的人。

    「不,一疊美金只是秀給她看,她連一張都沒拿到。」

    「天哪天哪!」

    「遐齡,你如果想活得人如其名的長壽的話,請立刻閉嘴!Now!」這女人是唯恐天下不亂嗎?京德按了按發疼的太陽穴,勉強壓抑住怒火的道。目前狀況她已經夠郁卒的了,她們最好別拿她來抬杠。

    看了看店里凌亂的狀況,京德再度咬著牙低咒,「那個男人最好是逃得夠遠!他要是敢回來,我一定把他大卸八塊!臭男人、王八蛋、卑鄙無恥下流的賣肉的……」

    楚琬琰倒抽了口氣。「賣肉的?厚厚厚……京德,你已經饑不擇食了嗎?」收留賣肉的要干啥?當然是要吃肉。

    那是賣鹵肉飯的簡稱!正要解釋之際,她眼尖的看見一道高大身影出現在門口,美麗的臉龐在一怔之後,立即變得猙獰恐怖。

    「京……京德,你怎麼了?」川劇變臉都沒那麼快。

    「老板……」

    「我要宰了他!」

    一時難忍怒氣,京德順手抄起身旁的拖把,殺氣騰騰的想往前沖,楚琬琰和遐齡見情況不對,連忙制止她。

    「放開我!放開我……我要收拾他!我要殺死他!」她身子被架住了,拿著拖把的手在空中亂揮,身子讓兩個女人抓住,動彈不得,她索性學標槍選手,將拖把投射出去——

    「砰!」命中——樂欣喬身後的矮胖警察。

    「現在是怎樣?這店昨天被砸,現在又發生襲警事件嗎?」

    完∼蛋!是管區的!京德硬著頭皮走向前,「宋警員,你還好吧?」

    「沒事,看你嬌滴滴的,脾氣有夠壞。對了,這位先生……」

    京德看向一旁的大胡子,火氣又上來了。「謝謝你幫我把犯人逮住了。」她和宋警員是朋友,他是特意在這家伙被送進警局前,先送來給她「動私刑」的吧!顧不了什麼淑女形象,她毫不客氣的伸手擰住樂欣喬的耳朵,「你!給我過來一下!」

    「喂,你……」

    「閉嘴!說!你為什麼要這麼做?我的店和你有仇啊,還虧我不計較你這賣肉的長相,不!賣肉的通常還有幾分姿色,你只能去賣鹵肉飯……反正,我收留了你,結果引狼入室,氣死我了!我要告你,告死你!」手擰著他的耳骨,還轉了半圈。

    痛痛痛!「不是這樣的!我……」樂欣喬尚未解釋完,話又被打斷。

    「什麼還不是這樣?都被警察押回來了,難不成我還冤枉你!」

    「我……」

    這時,京德的手機鈴聲大響,她從口袋中拿出來一看,發現來電顯示是她的母親大人,深呼吸一口氣後才接起——「喂,媽,什麼事?」她的另一只手還揪著樂欣喬的耳朵。

    「阿德啊,人過去了沒有?」

    過去了?「誰死了?」

    「呸呸呸,不是啦,我是說人到了沒有?」

    「誰啊?」京德一頭霧水。

    「就我和你外婆都覺得很不錯的男孩子啊!要介紹給你的,他體格好,又樸實勇健,雖然長得是比較粗魯啦。這個男孩子是隔壁阿水嬸的遠房親戚,我和你外婆看了相片都覺得不錯。」

    體格好,又樸實勇健,雖然長得比較粗魯?京德忍不住看了一眼樂欣喬,直覺的覺得母親說的人就是他。暫時放開他的耳朵,她走到數步外,壓低聲音說話。「媽,這個人……我不喜歡啦!」

    「為什麼?」

    「太高,有壓迫感。」他身高有一百九吧?

    「男人高才好。」

    「看起來太粗魯了。」

    「你比較喜歡娘娘腔嗎?」

    「他一臉的胡子……看起來很像賓拉登。」

    「呵呵呵……男人這樣才好啊,听人家說,男人毛發旺盛,那方面才行,你以後才會幸福。」

    「……媽!」

    「你啊老是東挑西揀的,年紀也老大不小了,不要太挑剔了。你外婆也說,不要太挑,小心挑啊挑會挑到一個賣龍眼的。」

    她哼嗤了聲,「那個男人不像賣龍眼的,比較像賣魯肉飯的。」

    「你怎麼這麼會猜?還真被你猜中了,他開了一家小館子,生意很好喔!」

    京德無言的听著。

    「我說你啊,老是不听我們的,老挑一些只想利用你的男人。你就听我們這一次,認真和對方相處看看。你別以為人家一看到你的相片就忙不迭的想攀親,他還說︰『這麼漂亮的小姐我配不上,她看起來和穿西裝、有祖蔭的人比較相配,配我太浪費,也太辛苦了。』」

    「那他為什麼會出現在這里?」場面話誰不會說。

    「被他家里長輩威脅,硬著頭皮去找你的。不過人家真的也很有心,總之特別北上一趟,打算住上一個月,好好和你培養培養感情呢。真的不行當朋友也好,這男人听說憨厚老實,有肩膀的。結果真的不行也沒關系,各有各的緣份,感情的事也不能勉強……」

    結束通話後,京德臭著一張臉走向樂欣喬,沒好氣的說︰「你,為什麼要來?」

    她這問題沒頭沒腦的,他根本不知要怎麼回答。

    「這根本是變相的相親,也虧你真的答應了。」瞪他一眼,嘟嚷道︰「你昨晚干啥不說?」

    「說?說什麼?昨晚?」他表情變得有些謹慎局促起來。「我只是覺得事情不好解釋,所以……」

    也是,這麼尷尬的事他要怎麼說?說要應征,好像還好一點。這麼一想後,京德臉色緩和了些,「我媽把你被逼來相親的事說了。」嘆了口氣,她把話說得直接。「老人家不知道怎麼想,不過我知道我們不可能來電。算了,就一個月,這一個月中你就待在這里,一個月後你回去交差,我也好給我媽答復。」

    「……好。」

    京德又橫了他一眼,「不過,這一屋子的慘狀,你是不是也該給我個交代?為什麼昨天我走了之後,我的店會像被手榴彈襲擊過?」他口袋有一疊美金,是不是該叫他拿出來善後?只是他也很奇怪,從鄉下到台北來,又不是出國,帶什麼美金?

    這時宋警員走過來,插話道︰「你把人拉到一邊說了一堆到底說完了沒有?我說京老板,你不要這麼凶啦,人家為了你這家店,可是受了不少傷,剛才從醫院回來,去警局做好筆錄,你一見面就揪著人家耳朵,像是看到仇人,這樣不好啦!」

    「為了我的店受傷?」京德聞言十分訝異,仔細一看,樂欣喬手上還真有一些繃帶,臉上也有一些傷,她本以為那是他拒捕造成的。

    「看得到的只是一小部份,背上的傷才多呢!這位先生真的很厲害,一對三,還逮到其中一個歹徒,我們才能循線順利逮到另外兩人。」

    「為什麼他的傷和我的店有關系?」

    「你看這樣還不知道喔?」他指了指被砸的店。「就幾個尋仇卻找錯對象的黑道混混,好像在另一家咖啡店被得罪了,清晨四五點的時候拿了開山刀、棒球棒來砸店……你怎麼好像一副狀況外的樣子?」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