蜂鸟小说网
繁体版
登入注册
夜间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宦海江湖 第 二十 章

作者:独孤红

德瑾一路飞驰,老郡主跟李玉麟在后紧跟。

满山遍野尽是密林,在密林中穿行,李玉麟不放在眼里,老郡主可有点力不从心,不免相形见绌。

李玉麟赶前-步扶住了老郡主,老郡主看也没看他,可也没有不让他扶。

尽避只是这么扶着,老郡主脚踩满地枯枝败叶,跟隐现无常的藤蔓野草之际,人在密林中驰进,跟刚才已经有显著的不同了。

约莫盏茶工夫,眼前豁然开朗,密林走尽。

德瑾停在一片断崖下的大洞之前。

李玉麟跟老郡主也立即停下。

李玉麟脸色如常,神色自若。

老郡主额上已微见了汗迹。

大洞高约丈余,宽窄可容两个人并肩进去,往里丈余就黑暗不见事物。

只听德瑾冷然喝道:“我已经追到这儿来找你了,还不滚出来见我!”

迸洞回音阵阵,却不见洞内有任何反应。

李玉麟以为乃妹近在咫尺,激动之余,忍不住就要叫,只觉老郡主扯了他一下,他立即明白,心头一震,硬把到了嘴边的话又咽了回去。

显然,老郡主是怕德俊琪知道有别人在,尤其是他这个李家人,不肯出来而又生别的变故。

德瑾又叫了两声。

洞内仍是毫无反应。

德瑾为之大怒,厉声道:“好大胆的畜生,竟真为了李家这个丫头,不要这个娘了,好,我这个做娘的进去请你去。”

话落,她就要进洞。

只听老郡主道:“德瑾,等一等。”

德瑾身势停住。

老郡主道:“你怎么知道他在这儿?”

德瑾道:“我当然知道。”

老郡主道:“总有个理由。”

德瑾道:“我没有办法告诉你,但是我确知道他在这儿。”

老郡主道:“你不要误会,我并不想知道什么,我是怕你弄错了!”

德瑾冷然道:“你放心,我绝不会弄错。”

李玉麟突然道:“您为什么不告诉格格,您是担心她的安危?”

德瑾冷笑道:“那就显得假了,德俊琪他再忤逆,再大胆,还不至于下手我这个做娘的。”

李玉麟道:“伦理亲情,这是谁也不能抹煞的,老郡主也知道德俊琪不会对格格怎么样,但是要是这座山洞里另有大内高手在,那可就难说了。”

德瑾的脸色很快的变化了一下,旋即又冷然道:“就是有大内高手在,他们也不敢,德俊琪是他们的总教习。”

李玉麟一怔,道:“格格怎么说,德俊琪教大内高手习武?”

“不错!”

老郡主道:“德瑾,我怎么一点儿也不知道?”

德瑾迟疑了一下,道:“我没有说。”

李玉麟当即把西山巨冢所见那两个黑衣蒙面人及蒙面人所用的暗器描述了一遍,然后道:

“这就是德俊琪教出来的?”

德瑾道:“那是大内一批秘密卫队,德俊琪只教他们习武,至于你所说的那种暗器,则是皇上下令密制的,他们管它叫作‘血滴子’。”

老郡主主神色已变,道:“德瑾,多亏你告诉了我,咱们更要赶快找到俊琪了!”

德瑾道:“为什么?”

老郡主道:“皇上密组卫队,密制‘血滴子’,以他的心性为人,其用意及用途不想可知,要是俊琪继续被他利用,教这些人习武.你可知道将来那是多大的罪孽。”

德瑾身躯一霹,脸色倏变,道:“我本来就要进去找他,偏这个姓李的罗嗦。”

话落,她就要进洞。

李玉麟道:“恐怕令郎德俊琪已经不在这个洞里了。”

德瑾霍然回身:“你怎么知道?”

李玉麟道:“以晚辈看,他不是已经不在了,就是这个洞另有出口,早在格格出声发话的时候,他逃躲了,否则他明知道躲不掉,早该出来见格格了。”

德瑾脸色大变,闪身扑进洞里。

鼻肉至亲,老郡主还是不放心,急忙跟了进去。

李玉麟最后一个进洞,他紧随老郡主身后。

显然,他也担心老郡主会有什么闪失。

这个洞不算太深,而且外窄内宽,五六丈之后到了洞底。

洞底呈圆形,没有别的出口,但怪的是不知从何处射进来的天光,把洞里照得相当明亮。

只见靠里地上铺着一些干草,中间地上还有一堆灰烬及一些未烧完的枯枝。

德瑾道:“我没有弄错吧!他们是不是曾经在这儿?”

李玉麟道:“晚辈也没说错,现在洞里已经没人了。”

德瑾恨声道:“该死的东西,都是你李家那个丫头。”

李玉麟听得很不痛快,想为乃妹抗辩几句,甚至于说几句给德瑾听听。

但毕竟自己是个晚辈,碍于老郡主也有心从自己身上化解两家这段怨隙,所以他还是忍了。

倒是老郡主说了话,道:“德瑾,不管已经发生了什么,或者是会发生什么,不要怪人家。”

德瑾大声道:“我怎么能不怪她李家丫头,不是她,俊琪绝不会背叛我这个养了他廿年的娘。”

老郡主道:“德瑾,孩子大了,有些事是无可避免的,你不能指望孩子守着你一辈子,何况李家姑娘是你们掳来的,并不是她自己要来的,你今天要是怪李家姑娘,怨俊琪,当年我又该怪谁怨谁?”

德瑾脸色陡然一变,没再说话。

忽听一声奇异鸟鸣从洞外遥遥传了进来。

李玉麟一怔,忙道:“老郡主,‘穷家帮’的弟子找再晚来……”

老郡主道:“那么咱们出去看看。”

李玉麟当即行了出去。

德瑾站在那儿没动。

老郡主道:“孩子,我没有怪你,我只是让你知道,你我都身为人母,咱们不能太自私,咱们不能太自私。要是李家因为这件事,当年他们欠咱们一个,如今他们还咱们一个,未尝不能化解两家这段怨隙”

德瑾月兑口道:“李家这个人是俊琪劫掳来的,他们怎么可能同意?”

老郡主道:“那不一定,李家不是普通人家,李家个个也都不是世俗中人。”

德瑾忽又冷哼了一声道:“就是他们李家同意,那也得看我同意不同意。”

老郡主看了她一眼,道:“到时候再说吧!现在最要紧的是要先找着俊琪,他已经不在这儿了,咱们出去吧!看看‘穷家帮’弟子这时候来找李玉麟有什么事。”

德瑾没再说话。

母女俩走出洞外,只见一个“穷家帮”弟子向着李玉麟一躬身,飞转掠去。

李玉麟也听见老郡主跟德瑾出洞来了,急回身说道:“老郡主、格格,‘穷家帮’弟子来送信,只怕俊琪已经进京去了。”

德瑾脸色一变。

老郡主道:“怎么见得?”

李玉麟道:“兰珠格格托京城分舵传话,说不久前有一男一女两个年轻人进了大内,但是她打听不出来那一男一女究竟是什么人。”

德瑾道:“怎么见得就是他们?不会,俊琪他不听我的,怎么会那么听别人的?”

老郡主忽地悚然道:“德瑾,当初他是怎么那么听别人的?”

德瑾微一怔,疑惑的望着老郡主:“什么意思?”

老郡主道:“他有没有跟你提过纳兰的事?”

德瑾脸色一变:“没有,您是说”

一声“您”,听得老郡主身躯微颤,眼泪夺眶。

毕竟,她是德瑾心目中的娘亲。

看得出来,老郡主是极力忍住,道:“难保别人不跟他提,别忘了,纳兰还在,而且还在皇家囚禁之中,俊琪自小就常问他的父亲,想他的父亲。”

德瑾机伶暴颤,脸色大变,嘶声大叫:“畜生,他们该死!”

突然身躯掠起,奔电般疾射而去。

老郡主一惊大叫:“德瑾”

李玉麟忙道:“老郡主,再晚追格格去,您请随后赶来!”

他身躯拔起,一闪化为长虹,向着德瑾逝去方向电射而去。

李家绝学老郡主是了如指掌,他相信李玉鳞是绝对追得上德瑾,她不再担心爱女的安危,但却再也忍不住悲喜,身躯暴颤,扑簌簌挂落热泪两行。

口口口

德瑾习过“九幽真经”上武学,身法相当快。

但是李家绝学更惊人,没出百丈,李玉麟已追上德瑾,提一口气,天马行空般越过德瑾,转身拦住,道:“格格”

德瑾并末收势,厉声道:“不要拦我!”

直向李玉麟撞去。

李玉麟一咬牙,抬手硬拦,忽然他觉得抬起的手臂一软,又垂了下去,不由为之一怔,也为之一惊。

就这一怔、一惊之间,德瑾已带着疾风掠过,出了十几丈外。

李玉麟一急,就待再追。

一个熟悉的话声适时传入耳中:“不要拦她!”

李玉麟闻声心头刚震,微风飒然,眼前已多了一个人,正是美道姑出尘。

他月兑口叫道:“前辈”

出尘道:“我叫你不要拦她,是有道理的。”

李玉麟道:“前辈明示。”

出尘道:“有些事必得她,否则那个扣子解不开。”

李玉麟道:“前辈是说”

“何必要我多说,到时候你就明白了!”

李玉麟突然想起,美道姑何以会在此时此地出现,正想问。

只听出尘道:“我一直就在你们这些人左近,只不过没到必要的时候,我不会现身罢了,我可以告诉你,德俊琪跟令妹,确已进京进了大内,他们是不能不去,不过你放心,他们是不会有什么危险的。”

李玉麟心里为之一松。

只听出尘又道:“我还要告诉你,本来我是来助你一臂之力的,‘九幽真经’武学,举世无匹,非我所学神功不可克制,本来我是打算到时候传你三招,好让你制服德俊琪的,但是,现在已用不着了”

李玉麟道:“现在已经用不着了,前辈这话……”

出尘道:“有些事在人意料之外,我没想到应该说我原知道,但是没想到,没想到那种古往今来举世无可抵御的,会出现在这件事上,那就是个‘情’字。”

李玉麟为之一怔。

出尘又道;“我事已了,就此回转修真处、代我问候令尊、令堂。”

话落,身躯疾闪。

李玉麟刚要出声拦,出尘的身影却已不见。

这种身法,恐怕已经到了陆地神仙境界了。

就算是神仙,也有意料不到的事,不是么?

即使能未卜先知,也没有料到一个“情”字能改变一切。

世上多少人,都会写这个“情”字,也都知道“情”之一事,但是,有多少人知道这“情”之一字、一事的力量的。

它不只能生人,能死人,直能改变冥冥中的安排啊!

但也可以说,连能末卜先知的人都不知道的天意,不是么?

李玉麟有着片刻的心神震颤,出尘道姑已然不见,定过神再往前看,德瑾格格也早巳走得没了影儿。

他提一口真气,腾身而起,电射而去。

雄伟的京城已然在望,还没有看见德瑾格格的踪影,反正是不必拦阻,也拦阻不了的,所以李玉麟没急着进城,他先赶往“穷家帮”京城分舵。

卫威一听说他来到,急忙出迎。

李玉麟没进去坐,就站在门口忙问究竟。

卫威说,是兰珠格格亲自来送信,要分舵急速传话的,说法跟传话的一样,兰珠格格没细说详情。

她临走的时候特别交待,等李玉麟赶回,告诉他,她还在外馆等他。

兰珠既然没细说详情,卫威所知道的当然也只这么多。

不过,他还是多说了一句,他惭愧,正主儿都已进了京城,甚至都进了大内,他京城分舵居然茫无所知。

李玉麟没多说什么,只安慰了他几句,就赶进城去了。

他直奔外馆,兰珠果然还在外馆等他,听说他赶了回来,急忙迎了出来,娇靥上堆满了惊喜。

俏格格人是清瘦了点儿,只有她自己知道是为什么瘦的。

李玉麟没心情留意那么多。

兰珠却也没计较,人已回到了眼前,还有什么值得计较的?

“你接到我的传话了?”

“要不我怎么会赶回来!”

说着话,进了厅里,察铎的四勇士也跟了进来。

罢一落座,李玉麟就问:“格格,详情怎么样?”

兰珠道:“没什么详情,我只听说有一男一女两个年轻人在夜里进了宫,我还是听宫里的人说的,再问他们就死不承认。”

“这么说,那一男一女什么样也不知道了?”

“可不!”

“要是那一男一女,只是官家的什么人”

“不会是官家人,要是,他们就直说是谁了,他们只说是一男一女两个年轻人,那就表示他们也不认识这两个人,再说,要是官家的什么人,也用不着这么鬼鬼祟祟,神秘兮兮的呀!”

“这倒是。”

李玉麟沉吟了一下,又问:“格格是听谁说的?”

兰珠道:“一个‘干清门’侍卫。”

“是他告诉格格的,还是”

“不是,他是跟一个大内侍卫领班说话,可巧让我听见了。”

李玉麟道:“那么这个消息应该可靠,格格可知道,那一男一女进入大内的时候,是不是还有同行之人?”

“他们就是什么也不肯说了嘛!连说过的话都死不承认,也怪我沉不住气,要是我多偷听会儿,说不定什么都知道了。”

李玉麟眉锋微皱,沉吟未语。

兰珠道:“你这一趟出去的情形怎么样,接到我传话的时候,你是在哪儿?”

李玉麟心里有事,也着急,没心情细说,只告诉她个大概。

一听说德瑾格格也找来了,兰珠登时就瞪大了一双美目:“怎么说,德俊琪已经离开了瑾姨,连瑾姨也在找他,如今也进京来了?”

“不错!”

“要是这样的话,那一男一女一定是他跟你妹妹。”

李玉麟道:“看来我只有闯大内找他们了。”

兰珠道:“你怎么能闯大内,你明知道宫里正等着你往里闯,巴不得你往里闯”

“我是不得已,不闯进去找他们,格格说我又能怎么办?”

兰珠道:“你傻,瑾姨不是早你-步也赶回来了么?让她去闹,凭她一身‘九幽真经’上的武学,准能把宫里闹个天翻地覆,咱们只在外头等着,还怕他们不出来!”

这倒也是,女儿家有什么毕竟心细点儿。

李玉麟沉吟着点点头,没说话。

他也相信,如今的德瑾格格,除了德俊琪之外,恐怕谁也奈何不了她的,当然,德俊琪绝不会跟他的生身之母动手。

忽听兰珠惊声道:“哎哟!糟了,瑾姨是个已经死了的人呢!‘宗人府’都办过注销了,这要是让宫里见着她,那伦女乃女乃岂不犯了欺君之罪?”

李玉麟听得心头猛一震,旋即想起了美道姑出尘的话,心里略松,道:“不要紧,我得过高人指点,这件事非她解不开,既是如此,就应该不会出什么差错。”

“高人?哪位高人?”

“出尘道姑。”

“她?你在哪儿碰见她了?”

罢才告诉兰珠出外找寻德俊琪的经过,李玉麟本来只说了个大概,把这一段三言两语带了过去。

如今,竟省不了,只好把遇见出尘道姑的经过又告诉了兰珠。

静静听毕,兰珠瞪圆了一双美目:“既然是出尘前辈这么说,我信得过,只是,她怎么又说……”

住口不言,没说下去。

李玉麟没在意她想说什么而没说,皱着眉道:“纳兰还在,宫里也一定告诉过德俊琪,所以德俊琪不能不听官里的,只是他不该把我妹妹也带进大内”

兰珠道:“我懂你的意思,宫里恨的就是李家人,只是你放心,德俊琪既然能为你妹妹离开了瑾姨,他一定不会让任何人动你妹妹毫发的。”

李玉麟口唇启动,欲言又止。

他本来想说:“但愿如此。”

可是话到口边。却没说出口。

兰珠看了看他,道:“这段情,怎么会发生这种事?”

李玉麟像没听见,没说话。

兰珠沉默了一下,又道:“听出尘前辈的话意,应该是就因为你妹妹,德俊琪已经不会跟你这个李家人为敌了。”

李玉麟道:“许是吧!”

兰珠道:“对这件事。你是怎么个看法,我是说,你同意不同意?”

李玉麟道:“格格,我只是个做兄长的。”

“我只是问你心里是怎么想的?”

“我不知道,我自己都不知道,真不知道。”

兰珠目光一凝:“听你的口气,至少你没不同意?”

“也不是这么说,只是我总觉得,这是两个人的事,任何一个第三者怎么看,都不重要。”

“说得好。”兰珠美目中异采闪现:“要是你愿天下有情人都成眷属,岂不更好。”

李玉麟神情震动了一下,再度的口齿启动,欲言又止。

兰珠却毫不放松,道:“你想说什么?”

李玉麟躲不掉,只得道:“没什么,我只是钦敬格格的一付悲天悯人,菩萨心肠。”

兰珠又逼近一步:“既然认为我这是悲天悯人的菩萨心肠,那也就是说,你认同我这付心肠,这种想法了?”

李玉麟毫无退路,沉默了一下,道:“认同格格这付心肠,这种想法的,又何止我李玉麟一个?”

兰珠一双美目中异采再闪,道:“那就好”

李玉麟抓住这个机会站了起来,道:“格格,我该出去了!”

兰珠忙跟着站起:“你要上哪儿去?”

李玉麟道:“尽避不能闯大内,可也不能老在这儿侍着,老在这儿待着,就算德瑾格格把禁宫闹翻了天,咱们也不知道。”

兰珠道:“你说的也是,可是要去咱们俩一块儿前去,也不能把我撇在这儿,你一个人去呀?”

李玉麟好不容易找到了这个机会躲她,怎么会再让她跟着出去?当即道:“我想麻烦格格一件事。”

兰珠看了他一眼道:“干嘛跟我这么客气,什么事儿?”

李玉麟道:“咱们分头行事,我留意宫里的动静,格格则等老郡主回京。”

“等伦女乃女乃干嘛?”

“格格告诉我的这些事,总得有个人也告诉她老人家一下。”

“告诉她老人家怎么了?”

“不能不让她老人家知道,她老人家也应该知道。”

“知道以后呢?”

“该怎么做,她老人家自有主张。”

兰珠深深的看了李玉麟一眼:“你不会是想把我支开吧?”

李玉麟心头一震,道:“那怎么会,我又怎么敢,只是现在只格格跟我两个人,总得分出一个来等老郡主。”

“察铎这几个兄弟不行么?”

“让他们几位等老郡主,格格以为合适么?”

兰珠沉默了一下,点头道:“好吧!你走吧!等伦女乃女乃的事交给我了!”

李玉麟没再多说什么,一个人离开了外馆。

这是一个极为秘密的地方。

既然是-个极秘密的地方,那表示知道这个秘密地方的人少之又少,甚至于都不知道会有这么一个地方。

事实上,这个地方就在景山,也就是煤山之上。

这个秘密地方,只有一个人,这个人看上去有四十来岁,颀长的身材,白白净净,想当年定然是个超拔不凡的人物。

或许是在这个地方住久了,当年那份超拔不凡,已经荡然无存,反而凭添了不少的憔悴。

这个人,就是当今那位皇上,曾经带德俊琪看过的那个人。

只是让德俊琪看见了他,却没让他看见德俊琪。

大白天里,这儿却点着灯,许是因为这儿比外头暗。

其实,这个人根本就分不清白天晚上,他自己也记不得有多少日子了,只知道那是很长很长一段日子。

这个人就呆呆的坐在灯下,他经常如此,不呆呆的坐在灯下,又能干什么?

可是,今天,这时候,灯影突然一阵晃动,灯下却多了一个人。

多的这个人,赫然竟会是德瑾。

也许是灯影晃动的奇异,也许是灯光把德瑾的身影映在眼前。

这个人有所察觉,他抬起了头,当然,他一眼就看见了德瑾。

原本木然的脸色,原本失神的目光,当他看见德瑾的时候,他受了极度的惊骇,极度的震撼。

他霍地站起,失声道:“你,你,你是……怎么会是你……”

德瑾冰冷的站着,一动不动,也一句话不说。

突然,几乎是在刹那间,那个人居然恢复了平静,不但平静,而且安详。

只听他道:“我看见了你,让我看见了你,我明白了,是时候了,大限到了,我愿意跟你走,我原本就该跟你走。”

他坐了下去,闭上了两眼。

也就在这时候,德瑾说了话,话声几乎像从冰窟里透传出来的:“别想得那么美好,你我都是俗人,俗不可耐。这种美好的神话,永不会发生在你我身上,就凭你的过去,你也不该相信这一套怪力乱神。”

那个人猛然睁开了眼,睁得老大:“怎么说,难道不是……那么你……”

德瑾道:“我就是我,廿年后今天的我。”

那个人站了起来,叫道:“廿年后今天的难道你没有……”

“廿年前的事,今天我没有必要告诉你,也没有必要让你明白什么。”

那个人惊异的望着德瑾,紧盯着德瑾,没接话,半晌,脸上那惊异之色突然敛去,代之而起的,是阵阵抽搐。

旋即,他一点头,话说得有气无力:“也是,无论如何,都是我的罪过,我何必还要明白什么?廿年了,都已经廿年了,甘年后的今天,你又来找我,随你吧!”

他又闭上了眼。

德瑾脸上没有表情,-点表情也没有:“当年的事,并不全怪你,我自己要负大半的责任,所以,我死了一次,你被禁了廿年,应该已经能补偿当年的过错了。”

那个人猛又睁开了眼:“你”

德瑾道:“话是我说的,你应该听见了。”

“那么你来找我是一-”

“自然有我的道理。”

那个人想说话,忽又一怔:“你怎么知道我在这儿?又是怎么进来的?是不是皇家……”

“回京来,你是头一个见着我的人,我不能见别人,我不怕什么,但是我不能给我娘,给福王府招惹个欺君大罪。”

那个人呆了一呆:“那你是”

“紫禁城里,还没有我不知道的事,也可以告诉你,廿年后的今天,紫禁城里也没有拦得住我的地方,拦得住我的人。”

那个人脸上浮现起惊异神色:“你”

“我说过,没有必要告诉你什么,也没有必要让你明白什么!”

“那么你来找我是”

“这,我本来要让你知道的,可是你连我没死都不知道,我也没有必要让你知道什么了。”

话落,她似乎要走。

可是她身形刚动,那个人已急急拦住:“格格”

德瑾冰冷道:“不要拦我”

“请你告诉我”

“没有必要,你什么都不会知道,帮不了我的忙,我白来了!”

“什么事,请你告诉我,也许我知道,也许我帮得上格格的忙。”

“你不可能帮得上忙,你连找没死都不知道,别的你又会知道什么?”

“那不一定,我是不知道你还健在,可是别的”

“好,你告诉我,在这廿年里应该说最近一段时日里,当今这位皇上,或者是其他的人,有没有带着什么人来看你?”

那个人惊异的望着德瑾:“你问这”

“答我问话!”

那个人脸上掠过一种奇异的神色,道:“当今这位皇上,曾经带着一个人来看我,一个年轻人,他以为我不知道,其实我全知道,他不愿意让我知道,所以我就一直装作什么都不知道。”

德瑾美目中飞闪异采,急道:“为什么他会以为你不知道?”

“这个地方设计得很巧妙,外头某个地方看得见里头,里头却看不见外头那某一个地方。”

“那你又是怎么知道的?”

那个人微一笑,笑得有点傲然:“格格,你知道我纳兰是个怎么样的人,我不笨,也不傻”

“你是看见的,还是听见的?”

“我是看见的,我有办法看见,可却没办法听见”

“你看见那个年轻人了?”

“是的。”

“看见几回?我是说,允祯带他来过几回,近几天有没有来过?”

“一回,我只看见他一回,近几天没有来过,没有一个人来过。”

德瑾脸上倏现失望之色:“那你还是帮不上我什么忙。”

“为什么?”

“那年轻人现在又到大内来了,我要找他,你不会知道他在什么地方的。”

“你要找他?为什么要找他?你认识他?”

“那就是我的事了,你没必要知道。”

“格格”

“闪开!”

“格格”

“我叫你闪开。”

那个人无奈,正打算闪开,忽见他脸色一变,听他急道:“格格,有人来了!“德瑾神情一震,忙凝神,不错,她虽没看见,可是她听见了,那是一阵极其快速的步履声,由远而近。

她急道:“可知道来的是什么人?”

那个人道:“应该是皇上身边的人,不过……”

“不过什么?”

“也有可能是格格要找的那个年轻人。”

德俊琪既然到大内来了,也曾经来过这个没几个人知道的秘密地方,而且,这地方的这个人,也是当今那位皇上用以胁迫他就范的一着棋,当然他有可能再到这个地方来。

德瑾本来是打算马上避开的,一听这话,她立即打消了这个意念,道:“你这儿可有地方躲?”

那个人一指床下,道:“格格看得见,这儿除了床下之外,无处可躲!”

的确,德瑾看得很清楚,这儿除了一张可供睡觉、歇息的木床之外,几乎是别无长物了匆忙之间,她无从选择,只有矮身一闪,躲进了床下。

这要是以往,她贵为和硕格格,怎么也不肯这么委屈自己,如今为了自己的爱子,她竟也受了。

她这里刚躲好,带着一阵疾风,奔过来两个人,看穿戴服饰,一看就知道是两个御前侍卫。

这个人,当年曾经统领大内侍卫,甚获天眷,显赫一时,而如今,两个大内侍卫见着他竟傲不为礼。

只听一个道:“我们是奉旨来提你的,跟我们走吧!”

那个人道:“你们是奉旨来提我的?廿年来,我没有离开过这个地方一步,为什么现在来提我?”

另一个道:“这是皇上的旨意,你还是当面的问吧!”

那个人不敢违旨,略一犹豫,正打算走。

突然,一个冰冷女子话声响起:“说,皇上为什么要提他?”

那个人当然知道是德瑾,可是两个大内侍卫并不知道,甚至于听不出来说话女子藏身何处。

他两个脸色-变,四下望望。

一个沉喝道:“什么人,竟敢大胆擅入大内禁地?”

另一个冷笑道:“纳兰,你好大胆,竟敢在这种地方私藏女子”

“住口!”德瑾一声冷喝,那大内侍卫脸上似遭重击,闷哼一声掩住了嘴,鲜血顺指缝溢出。

另一个脸色大变,就要拔刀。

可是他手刚碰到刀柄,身躯一颤,却动不了了。

脸上受创的那个大惊失色,转身要跑,但是他刚转过身,却一个跟头摔在地上,不再动了。

只听德瑾冰冷道:“答我问话!”

那个不能动的大内侍卫没说话,但旋即他身躯泛起了颤抖,人也跟着出声。

德瑾道:“再不说我就要你血脉倒流,肝肠寸断而死。”

只听那名大内侍卫着道:“我说,我说,皇上要他去见一个人。”

“什么人?”

“德俊琪。”

“为什么?”

“因为德俊琪要看看他是否还活着。”

“德俊琪现在在什么地方?”

“琼华岛。”

“德俊琪为什么要看看他是否还活着?”

“只要他还活着,德俊琪就会听皇上的。”

德瑾咬牙一声:“好。”

那个大内侍卫身躯一震,往后便倒,竟昏死在地上了。

旋即,微风飒然,人影疾闪,德瑾从床底下穿出,停都没停,一掠飞射出去。

那个人,纳兰,他听得诧异万分,想等德瑾出来问个究竟,可是如今却问不成了。

他知道,德瑾是不想告诉他,有心拍醒两个大内侍卫问,奈何德瑾制穴的手法奇特,他拍不开。

沉吟一下,他咬了牙,闪身掠了出去。

皇上本来下旨提他,如今他自己出去,而且是上“琼华岛”去,应该不算违旨月兑逃。

口口口

“琼华岛”,坐落在北海,是北海的精华所在。有一座石桥跟“团城”相连。

这当儿,“琼华岛”中心那座白塔之下,围满了人。

说围满,也不过四五十个,四五十个有一半是穿戴整齐的大内侍卫,另一半,则是神情冷肃,表情本然的黑衣人,正是大内秘密训练的“血滴子”。

围着的这些人,正对着白塔下的塔门,留着一个缺口,缺口处,另有六个人,一前四后,旁边还站一个。

后四个,是带刀的御前侍卫。

前一个,正是那隐透阴鸷的黄衣人,当今皇上雍正。

旁边站的那个鹞眼鹰鼻老者,正是雍正的头号智囊,也就是雍正的舅舅隆科多。

皇上跟他的头号智囊隆科多,亲率“血滴子”跟大内侍卫,在“琼华岛”上围住这座白塔干什么?

难道说德俊琪跟那位李家姑娘,就在这座白塔里?

雍正跟隆科多等,似乎在等什么,雍正眉宇间透着逼人的阴鸷,背负着双手,正在缓缓踱步,脸色带着焦急神色。

隆科多看在眼里,靠近一步,低声道:“一来一回,总得些工夫,别急,我保证他会乖乖就范。”

这儿低声说着话,可没留意,一条淡如轻烟的人影,疾如奔电,划空射上了白塔,一闪而没。

当然,那是德瑾到了,她一看这情景,还能不明白是怎么回事?所以她径直掠上了白塔。

她刚进入白塔,耳听一声冷哼,陡觉一阵强劲无伦的阴冷掌风袭上身来,她知道,那是她的儿子德俊琪。

她轻喝道:“畜生,是我。”

她没有躲避,事实上那片阴冷掌风来得太快,也不容她躲避,而当她喝声出口时,阴冷掌风却消失得无影无踪。

德瑾道:“我已经找到你了,还不出来见我!”

没动静,没反应,一点都没有。

德瑾冰冷道:“他们这么多人围住了白塔,你可以走得掉,她呢?”

话落,微风飒然,眼前多了个人,可不正是德俊琪,俊逸、阴冷不改,但却已明显地消瘦了些,微低着头,显得有点畏缩不安。

不知道德瑾是不是心疼,但她脸上一片冰冷,却看不出什么来:“她呢?”

德俊琪猛抬头:“娘,要怪您怪我”

“眼下不是该怪谁的时候,我问你,她呢?”

德俊琪一伸手,从顶层顺着石梯下来位白衣姑娘,玉骨冰肌,人间绝色,可不正是那位李姑娘!

她到了德俊琪身边,盈盈施礼:“玉蓉见过伯母!”

德瑾没答礼,也没答理,只向德俊琪冰冷道:“大内要的是她,把她交给大内,没咱们什么事儿。”

泵娘李玉蓉很平静,平静得像泓池水。

德俊琪双眉一扬,道:“现在大内要的不只是她,大内也要孩儿为大内对付李家、鹰王铁府,就算是大内只要她,您原谅,孩儿也办不到。”

“既是这样,你为什么还要来大内,为什么到现在还不走?”

德俊琪犹豫了一下:“孩儿是为爹”

“住口,你没有爹。”

“娘,你可以不承认,孩儿不能不承认。”

“那你就只有听大内的。”

“您是说”

“他还活着,活得好好的。”

德俊琪刚一怔,忽听塔外传来人声,三个人忙从塔洞外望,只见塔下已多了一个人

是纳兰。

德瑾道:“你看见了,绝无法两全,你怎么办?”

德俊琪脸色大变,没回答。

德瑾霍地转望姑娘:“你怎么说?”

泵娘平静地道:“玉蓉不愿俊琪不顾生身之父,可也不愿他替大内对付李家跟鹰王府。”

等于没说,可是姑娘也只有这么抉择。

忽听塔下的纳兰厉声道:“孩子,我才知道,不该瞒我,险些又让我多造一份罪孽、不要以我为念”

看得清清楚楚,塔下的纳兰倒下了,倒下去就没再动。

说“不该瞒我”,显然是对德瑾,可是他并没有叫出德瑾来,他是个有心人,不愿给福王府、老郡主招个欺君大罪。

德瑾脸色剧变,德俊琪心胆俱裂,他要动,德瑾一把抓住了他:“俊琪,你绝不能下去。”

德俊琪霍然转头,眉宇间杀机充塞,目毗砍裂:“娘,您就这么不念”

德瑾沉声截口:“我不念什么,你知道他为的什么?为了谁?我只知道不辜负他一番心意,你呢?”

德俊琪神情震动,脸色大变,可是旋即他道:“娘,他们唯一能用以胁迫我的人已经没了,现在我不怕他们,他们怕我。”

“你懂什么?他毕竟是一国之君,是皇上,你不怕他们,福王府呢?你能不为你外婆着想?‘辽东’李家比咱们又如何,连李家人都不愿擅闯宫禁,救他们家的这个人,这道理你难道就不懂?”

德俊琪再次神情震动,道:“那……”

德瑾道:“眼下只有一条路,走。”

“您说的,有玉蓉在,怎么走?他们还围在塔下!”

“容易!”德瑾道:“他们不知道塔里有三个人,我引开他们,你带她走。”

德俊琪还待再说。

德瑾已然又道:“没那么多废话,我先走了!”

话落,她人已从塔洞穿了下去,平飞直射,直向几丈外那浓密的树丛掠去。

这次,她是有意显露身形。

当然,塔下的一眼就看见了。

有人指着一嚷嚷,黄衣人立刻沉喝:“追!”

圣旨既下,谁敢落后,一转跟间,“血滴子”还有几十个大内侍卫都迫去了。

黄衣人带着隆科多跟几个贴身侍卫也走了。

德俊琪把握住了这个机会,抱起姑娘李玉蓉来飞掠出塔,捷如一缕轻烟,直落树丛之内。

脚站实地,他打算换口气再腾身。

一个低沉的声音传了过来:“德俊琪!”

德俊琪霍然转身,目光投注处,看得他心神震动,为之猛然一怔,不远处,站着几个人,赫然是黄衣人带着隆科多跟几个贴身侍卫。

他忙放下了李玉蓉,挡在李玉蓉身前,森冷的目光直逼过去:“没想到你居然”

黄衣人冷然截口:“你把我当什么人了,你不会只一个人走,出塔的只是一个人,那显然是你母亲。”

德俊琪大骇:“你知道”

“我能找上你,焉能不知道你母亲未死。”

德俊琪森冷的目光暴射:“你既然知道了真相,说不得我只好”

“你想到没有,如果我有意降罪福王府,我早就下旨了!”

德俊琪一怔:“你是说”

“我要跟你谈个条件。”

“又要拿这件事胁迫我?”

“你错了,我想通了,已经不打算勉强你为我做什么了,人算不如天算,我怎么也没想到你跟李家的这个女儿会就冲这,你也不可能再为我做什么,我何必再多树你一个强敌?

我的条件是,放你走,也不追究福王府的欺君之罪,可是你永不许为李家出力,永不许再来京城。”

“只是这个条件?”

“不错。”

“容易,我可以答应,但是你要是食言背信”

“凭你一身所学.还怕我食言背信?”

德俊琪一点头:“好”

黄衣人立即道:“你可以走了!”

德俊琪绝没想到事情会有这种变化,走得这么容易,二话没说,带着李玉蓉走了。

望着德俊琪跟李玉蓉远去,黄衣人忽然神色一黯:“真是人算不如天算,没想到我会输了这一盘。”

隆科多道:“不见得输,李家一个女儿给了爱新觉罗氏,咱们不算吃亏。”

黄衣人淡然一笑,笑得有点奇异,没说话。

口口口

德俊琪带着李玉蓉,顺利的出了紫禁城。

这里刚出紫禁城,那里一声轻啸,李玉麟破空掠到。

德俊琪没动,也没说话。

当然,他没有动手的意思,他也不能动手。

倒是姑娘李玉蓉,有几分惊喜,也有几分羞:“哥哥!”

李玉麟淡然道:“真不错,两位老人家操心焦急,我到处奔波,临了却是这么个结局。”

泵娘她羞红了耳根,低下了头。

德俊琪突然道:“别怪玉蓉,事由我起,随你”

李玉麟截口道:“我终于见着了你,终于看清楚了你是怎么样的一个人物,唯一的遗憾是我不能领略一下你的‘九幽真经’武学了。”

德俊琪一怔。

泵娘猛抬头:“哥”

李玉麟神情一肃:“小妹,你决定了,不后悔?”

泵娘忙道:“我不后悔。”

李玉麟转望德俊琪:“你对她可是真心?”

德俊琪肃然道:“我这颗心唯天可表。”

“我不再多说什么了,只是,你总该上李家去一趟?”

一个话声传了过来:“千该万该,过两天我带他上李家登门去求亲,说不定他姥姥也会去。”

随着话声,德瑾来到。

德俊琪叫了声:“娘!”

李玉麟叫了声:“瑾姨!”

德瑾有点激动:“玉麟,对李家,现在我只有感激,告诉你件事,刚在宫里,我看见他救出了察铎。”

李玉麟不由为之一喜:“那我就放心了!”-

顿,又道:“我不多留了,瑾姨,我告辞!”

泵娘忙叫:“哥”

李玉麟道:“我还有我的事,办完了事我就回家,我在家里等你们。”

他没再多说,向着德瑾一躬身,破空而去。

这儿李玉麟刚走。

那里来了老郡主和兰珠。

德瑾、德俊琪以及姑娘李玉蓉,迎前见礼,老郡主伸手就拉住了姑娘,兰珠也紧盯着人家姑娘看。

老郡主问情形,德瑾细禀告。

入耳一声“李玉麟”,兰珠忙问:“瑾姨,玉麟呢?”

德瑾抬手一指:“他说还要办点事,往那边去了。”

兰珠脸色变了,二话没话,飞也似的追去了。

眼望着兰珠倏忽去远的身影,只有老郡主喃喃地道:“但愿她能找到他。”

德瑾接了-句:“但愿!”

就这两句话工夫,兰珠已不见了,那美好的身影,从视线里消失了……

上一页返回目录页下一页单击键盘左右键可以上下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