蜂鸟小说网
繁体版
登入注册
夜间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单细胞娇妻 第十章

作者:井上青

“只要你想做的,我都支持。”

蹲在小报台前整理开着蓝紫色花的夏堇,夏静香又想起多日前齐天威对她说的话。

她想做的?她想做好多事,想砍掉他的头,想去告诉爷爷实情让他一毛家产都分不到,想当个堂堂正正的夏静香,不干助纣为虐的坏事,想离开他永远不见他……这些,其实都不是她真正所想,她想做的只有一件事——和他在一起,快乐的天长地久,没有利用、没有夺产计划,单纯地过着夫妻生活。

但,能吗?

把夏堇植株从三寸盆取下,移植到花台中,轻压填回的土,让植株和土更密合……帮花儿浇水,她眼神黯然。不知她这趟出来再回齐家后,和他的感情,能否和以前一样密合?

再也不能了吧!也许她连再踏进齐家的勇气都没有。

前几天她的确是和以前社工系的同学到垦丁出游,昨天回来本该回齐家的,但她却一点都不想。

在垦丁夜宿那两夜也许还心怀希望,她曾试探性地打电话回天威园,想看他在不在家,一连两天结果都令她失望,仆人说他加班不在家。

又是加班!她就说嘛,这借口真好用。

明知她这个挂名的女主人不在家,他会更乐得往外跑,她还不死心想听他亲自接电话,告诉她他想她、要她快回家……傻、笨,夏静香又傻又笨!

他不在家,冷冷清清的屋子她也不想回去,所以,她躲到阿六爷爷的店来,只轻描淡写地告诉阿六爷爷,说豪宅规矩太多,她想出来透个气过两天再回去,阿六爷爷没多问,要她想住多久就住多久。

贬来阿六爷爷这里,一来是她若回以前的住处,他马上能找到她,可她现在不是很想见他;二来煮食的工作繁杂,在这她不愁没工作,她想借此忘掉不该想的人、不该愁的事。

可惜,如意算盘拨错,她什么都做不了,光是帮忙拔鹅毛,闻到鹅肉味道她就想吐,阿六爷爷还笑说她成了有钱人家的贵妇,对他简陋的厨房起了反感,她越是想辩,就越想吐。

在厨房帮不上忙,她只好到后院来帮忙整理小报园,种种花拔拔草,自己对阿六爷爷的厨房“反感”一事,她心中很纳闷,也很过意不去,阿六爷爷最讨厌自以为高尚的有钱人,她明明没有自诏是贵妇,可怎会一到厨房就想吐?

说实话,齐家的厨房真是又豪华又漂亮干净,相较之下,阿六爷爷的厨房的确简陋,也有点不太干净……心一惊,她怎么会有这种比较心态?一定是她潜意识里就是如此认定,才会进厨房就认为不干净想吐。

不行、不行,做人不可以这样,阿六爷爷以前对她和外婆很照顾的,她怎么可以嫌弃他的厨房?想一想,那个厨房里煮过多少让她免费食用的美食,那是一个充满温馨、爱心的厨房,她喜欢吃那个厨房里煮出来的牛肉面、鹅肉面,鸭肉羹……很多很多齐家厨房未煮过的美食。

做好心理准备,她决定再度前往厨房奋战,不想让阿六爷爷觉得她变了,更不想被列入拒绝往来户的黑名单——“阿六爷爷……”

“小香,你不是说要去种花?”正在剁鹅肉的阿六,纳闷地回头。

“花种好了,我要来帮忙……”才踏进厨房,便觉一阵反胃,她强忍住,暗中告诫自己,夏静香不可以这样,这样会伤阿六爷爷的心。

“不用了,我都处理好了。”阿六笑道。

“阿六爷爷,我、我想帮你的忙嘛。”忍住,要忍住。

“你这丫头!懊吧,那就……先帮我把鹅肝拿进冰箱去。”阿六端着放有一块鹅肝和内脏的盘子,转身递到她面前。

厨房的气味加上近在鼻孔前腥味浓重的鹅内脏,让原就翻滚的胃更兴奋,再也压不住想吐的感觉,一个反呕动作,夏静香捂住嘴,转身跑出厨房到后院的垃圾桶狂吐了起来。

您拨的电话未开机,请稍后再拨,谢谢……从昨晚到现在,齐天威拨了不下百通电话,每通电话的回应都一样——未开机。

他打听过,昨天社工系垦丁行已结束,大伙儿都回来,但静香却没回家,他焦急地四处寻找,仍未见她的踪影,连高利兰都不知她去何处。

他猜,她可能是误会他,生气了。

昨晚,他焦急地寻她,心头不安的方秘书才说他答应回家洗碗盘却未归的那晚,她接到静香打的电话,因他的手机是方秘书拿去送修,那晚拿回放在她家中,睡梦中听见手机声,她本能地抓起手机回了声,对方没出声便挂断,她因太累放下手机又睡了,没察觉自己接错手机……因正值敏感时刻,她未向他说明,直到发现他焦急寻妻,才察觉事态严重,不得不说出实情。

这个误会好解释,他并未夜宿方秘书家,行得正,他有信心解释清楚,最糟的是,她可能已经知道他和她结婚最初的目的……昨晚她没回家,他灵机一动去问另一位司机,想查她这一阵子都去了哪里,或许可以从中找到她可能去的地方,听了司机巨细靡遗的报告,他才恍悟她为何会突然弄一堆山丘碗盘给他洗,原来是在气他……本以为她只是气他没依约回家洗碗,没想到,她是发现了天大的秘密。

司机说那晚她亲自煮了一锅馄饨面拿到公司要和他一起吃,但他明明没吃到她煮的爱心面,他于是推测,她极有可能听到他和方秘书的对话……她一直以为他所做的一切都是因为孝顺爷爷、想讨他老人家欢心,没想到恭顺的背后,竟是藏了取得财产如此市侩的目的。

任谁知道都会生气的,她没错,错的是他,现在他只求找回她,即使要他放弃整个齐家财产继承权他都愿意,只要她平安回到他身边。

没错,他不要财产,只要她,没她作伴,庞大的财产之于他一点意义也没有!

不死心,想继续打电话,一阵敲门声突然响起,进来的是谈大康和高利兰。

“老大,社工系每个同学我们都一一去问过,他们都不知大少女乃女乃去哪里了。”谈大康面色凝重,他是罪人,一喝酒不该说的话全说了,害惨一票人,怀着赎罪的心积极找人却找不到,真急死他了。

“我的室友和他的朋友我也问过,他们也都不知静香的下落。”高利兰幽幽道。知道男友祸从口出,打骂她都做了,现在她只能陪着他一起赎罪。

本以为是阿包和小亚把静香藏起来,她使了非常手段逼供,最后才确定他们真的毫不知情,能找的地方都找了,还是找不到静香的下落。

斑利兰突地心一惊,“静香会不会被人绑架了?”

谈大康瞪大眼,吓得眼珠都快掉出来了,“这、这有可能……怎么办,老大?有没有绑匪来电要求赎金?”

齐天威烦躁地瞪他一眼,明知没这回事,但闻言不免心惊胆跳。现在是还没,但若静香在外逗留太久,万一身份曝光引人侧目,难保绑架一事不会发生。

“应、应该是没有啦。”被瞪一眼,谈大康干笑圆场,现在他等着戴罪立功,大少女乃女乃千万别发生不好的事,否则他就算有十条命也不够赔。

“你想一想静香还有没有其他亲人?”齐天威问着高利兰。

“没有。她舅妈改嫁,她也没回她表哥家……”高利兰一副想破头快抓狂的模样,为了找寻静香的下落,她从昨晚想到现在,把夏静香的亲友团如数家珍地一一列出,她自己的亲友团她都没这么认真想过咧!

齐天威喟叹了声,没错,她没回她表哥家,大康去了一趟,他不死心又去一回,她的确没回去。

“只要不上课,静香就会黏着她外婆,她外婆去哪她就跟去哪儿……”高利兰喃喃自语,“她外婆似乎很喜欢去进香,静香也常跟着进香团一起去——啊,这个夏静香,她会不会想不开跑去庙里出家了?”

闻言,谈大康吓得一口气险些喘不过来,大少女乃女乃要真出家,那他不就得跟着去当和尚赔罪!

斑利兰的话,让齐天威忽然灵机一动,像想起什么似的,眼睛一亮,抓着车钥匙就往外跑。

她外婆去哪她就跟去哪儿……不会错的,她一定是去那里了!

“老大、老大……你要去哪里,等等我!”谈大康回过神,和高利兰一起追了出去。

清爽的面条淋上和风沙拉酱,搭配切丁的苹果和奇异果,夏日的轻食午餐让夏静香光看就胃口大开,握着叉子正准备大啖美食,一双牛眼怒盯着她……眼前的奇异果和风沙拉面。

“阿、阿六爷爷——”一种背叛的歉意涌上,她干笑,“我……可以吃吗?”

眼泛怒意的阿六一对上她无辜的眼,妥协了,他漫不经心回应,“随便你,我就不信这一团面和几块水果,会比得上我阿六的招牌鹅肉面。”

夏静香尴尬一笑,满腹歉疚。

卑说中午时,阿六爷爷好心煮了一碗鹅肉面给她吃,谁知自己吃没两口,闻到鹅肉味又是一阵狂吐,恰巧阿六爷爷的儿子回来……世间事真的很巧,原来阿六爷爷以前每天挂在嘴边骂的那个出国念书念到在国外餐厅端盘子的儿子,就是丢下客人去睡午觉的厨师雅克,父子俩都是厨师,但因理念不同,所以各分两路,今天雅克是回来拿鹅肝的,碰巧看到她吐得吃不下,就顺手做了份轻食给她吃,他拿了鹅肝就走人,倒是阿六爷爷对桌上这盘和风沙拉面,很不以为然。

“那,我吃了。”

“吃吃吃,不吃也是浪费掉。”阿六坐在桌子另一端边看她吃,边不屑道:“让他出国去学料理,那些外国老师就教他这个?把面烫一烫淋上酱料,旁边再放一些水果……这个我就能教他了,哪需要坐飞机去国外学!”

“是啊、是啊,阿六爷爷的厨艺连国外的厨师都比不上。”

“那是当然!我又不像他们把一个鹅肝放在一个大盘子上,这样就想骗钱,我的鹅肉汤头可得熬煮好几个钟头,那可是需要功夫的。”见她一口一口吃,也没想吐,阿六狐疑地问:“有比我的鹅肉面好吃吗?”

“呃,没、没有。”为了讨阿六爷爷欢心,她只好昧着良心,“这个就……就一般的水果,吃起来就是奇异果和苹果,面也是一般的面。没……没什么特别的。”但,很清爽,很好吃!

“我就说嘛!”阿六得意地一笑,隔着透明大门视线往外看,突地惊呼,“小香,你老公来接你了。”

正享用美食的夏静香,抬眼一看心一惊,急急起身往后头走,“阿六爷爷,跟他说我不在这儿。”

店里放冷气,透明大门关上,里边人可以看清外头事物,外面的人只能看到一片黑压压的玻璃门,以前外婆和一票老朋友总笑阿六爷爷的店,一关上门看起来像在做黑店的,她也觉得小吃店干么弄这样很怪,但现在,黑玻璃倒是能让她提前一步避开他。

外头的他原本要走进来,但又掉头踅回车旁,月兑下西装外套,这让她更有充裕的时间逃离。

“你们吵架啦?”阿六淡笑,他就猜这小俩口肯定闹别扭,小香才会躲到他这儿来。

没时间多解释,夏静香一脸央求,“阿六爷爷,拜托,别让他知道我在这里。”见他要进来了,她连忙往厨房跑去。

阿六爽笑,男的会找来,肯定是小丫头自己在闹别扭,小女孩变小女人喽。

不过他是站在小香这边的,一定是这个穿西装的老公惹小香不高兴,她才会气得离家出走,既然来了,看他怎么整他替小香出气!

“阿六爷爷,您好,您还记得我吗?”

“不记得,你哪位?”

“这个大铁锅你没洗干净,再重洗一遍。不能用钢刷,要用菜瓜布慢慢刷,要有耐心地刷,刷到表面焦黑都去除,就能重现以往的光亮。”

听了阿六颇有含意的双关语,齐天威更确定静香她人就在这儿。

两个钟头前他来到此,阿六爷爷故意说不认识他,但他从阿六爷爷的眼神中看得出来他早认出他来,他问静香是否来过,阿六爷爷自然说没有……店里没其他客人,可他坐的那张桌面上有一盘面,不在他眼前而在他对面,显见方才有人和他对坐,一盘水果面,吃的人应该是女生,那个人极可能是静香。

要耐心沟通,化解心结去除误会,就能恢复之前的情感……他懂,他会慢慢刷,慢慢等她愿意出来见他,把一切向她解释清楚。

“阿六爷爷,静香她到底有没有来?”吃着鹅肉,高利兰不死心地再三追问。

以前静香带他们来过这儿,因为好一阵子没来,所以她一时没想到这个地方,没想到齐天威居然猜到她可能窝藏在此,看来他对静香还颇了解。

“别问我,我老了,失忆了。”阿六装起糊涂。

“她一定在这里对吧!”高利兰凉凉地说。

“如果大少女乃女乃在这里,她为什么不出来?老大自己在厨房洗锅具,又不让我帮忙,他才刚出院,万一又……”谈大康不敢再说下去,手中拿着一只鹅腿,边啃边焦急地来回踱步。

阿六打了个大呵欠,“我要去睡一会儿,一个钟头后记得叫我,晚上我还得做生意。”

懒得理他们,他还是去睡觉养足精神比较实在。

看来是熟客,阿六爷爷和他们有说有笑,还陪他们一起小饮……夏静香躲在厨房后边一整排正值开花期的黄金椰子后,偷看着独自一人在厨房洗锅具的齐天威。

他中午过来后,一个人窝在厨房又是洗锅子又是刷墙壁,都没见他休息,下午她有听见谈大康和高利兰的声音,大概是被他赶回去了。到了晚上还帮忙端面,只见到他一个人忙进忙出……好几回她都想趁他端面出去给客人吃时,偷偷溜进厨房请阿六爷爷叫他回去,可又怕被他撞见遂作罢。

他留在这儿一直在工作,忙到现在也没见他吃晚餐,又开始刷洗晚上的煮食餐具……阿六爷爷也真是的,干么把他当临时工,一直让他洗个不停,就算真的是来打工的,也该先让他填饱肚子。

她躲在黑暗处不怕他见到,但蚊子超多猛叮她,赶不走,还一直有嗡嗡声在她耳边盘旋,不太像蚊子发出的声音,听来像是——等她惊觉那嗡嗡声是蜜蜂时已来不及,一只蜜蜂朝她脖子叮了一口,痛得她大叫——“啊——好痛!”

听到惊叫声,在厨房的齐天威立即停下手边工作跑过来,见到她抚着脖子喊疼,他焦急关切地询问:“静香,你怎么了?”

“好痛,天威,我好像被蜜蜂叮到了。”皱着眉,眼泪滴下,凝视他,她分不清自己是因为被叮疼,还是再见他伤感所以泪流……唯一确定的是,他黑眸中依旧蓄着令她心头悸动的满满关心——“还痛吗?”帮她涂抹上蜂蛰药膏,盯着脖子红肿处,齐天威满脸心疼。

她点头,瞥见他眼中的担忧和关心,勉强露出笑容,“不过,抹了药膏好多了,已经不那么痛。”

将药膏收入药箱内,齐天威不放心地道:“还是让我载你到医院去给医生看一下。”

“不用,真的不用。”低眼,她起身离他三步远,她可没忘他娶她的目的,自己私底下也已被当成下堂妻看待。

窥探出她想逃离的心态,他一把抓住她,“静香,我们聊聊。”

“我……我去看阿六爷爷需不需要帮忙?”她被蜜蜂叮,阿六爷爷马上叫他扶她回客房,送来药膏人就走了,留她和他独处,进退不得的她,心头五味杂陈。

“没有客人了。”他的手不放,紧握着她,不让她走。

“那、那我去帮忙洗碗……”厚实的掌心传来属于他的温度,那是一种她再熟悉不过的掌温,曾经紧密交握的手掌,不再暖她心房,却反倒让她心寒。

“静香,对不起。”他低沉嗓音逸出内心满满的歉意。

她心一突,他干么突然和她道歉?回头,茫然地望着他,难道他来不是找她回去,而是想跟她摊牌,要她接受命运……“我欺骗了你,我想你送馄饨面到公司去的那晚,一定是听到了我和方秘书的对话,所以你才没进来……”他向来自信的眼神添上一抹愁郁。

“我……我没有听到什么……”茫然地摇头,她居然变成鸵鸟,想逃避事实不想面对它。只要她什么都不知道,至少,她和他的婚姻可以撑到齐爷爷八十大寿那天,若他现在就和她摊牌,也许……他会要求她离婚,娶他真正爱的人,那对他夺产计划无害,他一样有老婆,只要他努力点,方秘书或许能赶在齐爷爷八十大寿前怀孕。

她想,自己一定是被蜜蜂叮,思想突变了,之前她不想见他,现在她突然害怕要永远和他分离——认真审视自己的心,她其实一开始就害怕失去他,才会躲他,不想和他面对面把事情摊开,害怕自己成为皮球,被他一脚踢开。

她不要!她不要离开他。

“不管你有没有听到,我都要跟你承认……”他坚决说出实情。

“我不要听!不要!”她捂着耳朵,泪水在眼眶打转,她……她该不该跟他分析提前和她结束婚姻的坏处?呃,好像也没什么坏处,他毕竟是齐家的大孙子,只要他有老婆有小阿,齐爷爷才不会管他和谁结婚,一如之前她这个新娘也是被赶鸭子上架一般。

惫是跟他说维持现状,她会助他一臂之力,让他把想要的财产拿到手……怎会这样,她居然想干违背良心的坏事!

“我要说,我要让你知道当初我娶你的最初目的。”黑眸紧盯着她,他明白两人之间的症结为何,若不点破,也许她会暂时随他回去,但难保日后她不会又痛苦地想离家。

“不要……”

“你一定知道对吧?”他抓紧她双臂,她茫然无助的眼神令他心软,但他不能和她一样选择逃避,所有的错他会一肩挑起。

“没错,当初我顺爷爷的意娶妻,不是因为孝顺想讨他欢心,而是因为想要让他主动把财产交给我们……”

完了!一切都完了,他说出来了,她和他的婚姻也玩完了。

夏静香傻愣住,颓然坐在椅子上,两眼呆茫看他,等待他接下来的宣判。

“我并不觉得我有哪里做错……”

是啊,杀人犯通常都会高喊他没杀人,但有人死在他手上的刀,又该作何解释?

“……如果我们真的有恶意,私底下运作财产就会到手,不需如此大费周章——所以,我们想要爷爷把财产交出来的出发点是善意的……”

他说了好长一段“夺产”解释,她听得似懂非懂,不过最后她捧场地点点头,表示自己了解他为何这么做,但她真懂?其实也还好。

在心中无奈喟叹了声,到这种地步,她还是信任他,他一脸正气说得振振有词,就算知道里头没一句真话,她还是会点头如捣蒜。

她全然信任他,自婚礼当天他从大水沟里将她救起开始,她便相信他所做的一切都是为她好。

“你还是不相信,对吧?”她的表情仍是茫然若失,虽然点头,但心中一定还存有疑惑。

“嗄?”她不是点头了吗?

他抓起她的手,给她一个意志坚定无比的笑容,“跟我走,我会向你证明我是爱你的,为了你,要我抛开一切我都愿意。”

听不懂,她听不懂他在说什么,只听到他说他爱她,就这一句,够了,她的心、她的人都愿意跟他走。

齐天威拉着她,两人一同离开阿六爷爷的店,临去前,阿六还说要给他工资,因为他刷过的锅子都很亮,那些焦黑的锅子十多年来终于重见光亮了。

***

一早,夏静香是在一片白色天地里醒来,睡眼惺忪之际,瞥见床边摆放的医疗设备,她吓得惊醒。

“天威、天威!”她脸色发白,吓出一身冷汗。

罢从洗手间出来,听到她的呼叫,齐天威紧张地快步走过来,“我在这儿,怎么了,哪里不舒服?”

见到他好端端的,愣望他两秒,一抹安心的微笑自她唇边泛开,两手圈住他的腰,撒娇地腻着他。

“没事,我醒来看见自己睡在病房里吓了一跳,以为你……你又出车祸了。”

见他安好,她大大地松了口气。

“都怪我,昨晚不应该急着跟你说那些。”坐在床上,他用手轻拨她额际的发丝,“是不是做恶梦?”

“没有,我只是一时会意不过来自己怎会在医院……”低首羞笑,见他的大手轻覆她的肚上,羞怯的笑容中添进一抹甜蜜。

昨晚,他带她回齐家山庄,原是想在爷爷面前宣誓他要放弃财产继承权,以兹证明他爱她的决心,他带她到爷爷面前,先向爷爷承认她并没有怀孕。怎知话才开头,就被爷爷打断——“你们这两个笨孙子、笨孙媳妇,怀孕初期不能说那是指不能跟外人说,我这个爷爷是自己人有什么好不能说的,再说,你们早已经跟我说了,现在又说没有怀孕,已经来不及了!年轻人怎会那么迷信……”

知道爷爷误以为他们是因迷信怀孕前三个月不能讲,他再次强调她真的没怀孕,没想到惹恼了爷爷……“我睡觉时间到了你不让我睡,一直要跟我说这些,你就是把我这个爷爷当外人看待就是,给我把青云叫来,我看他怎么教儿子的,以前你小时候在我这儿很守规矩的,长大了不跟我睡回你爸妈那儿睡,他们就放任你乱来,没规没矩,连我这个爷爷也不放在眼里……”

齐爷爷发怒让他好生错愕,不想让他为难,她主动出面承认自己假怀孕,可说没两句话,一阵作呕,爷爷看到她脖子处肿了一个包,知道是被蜜蜂叮咬,爷爷紧张焦急狂骂,叫他赶紧送她到妇产科医生那儿检查。

不等他有所反应,爷爷已让谈叔先打电话给妇产科医生请医生先准备,在爷爷的催促下,他们硬着头皮前来医院,本想干脆请医生把真相告诉爷爷,孰料,检查结果反倒让他们俩吃了一惊,她真的怀孕了!

“我真粗心,自己怀孕了都不知道……”吐吐舌,她羞怯一笑,“难怪我在阿六爷爷的店,一闻到鹅肉味就想吐,我还以为自己变成贵妇,潜意识里对阿六爷爷的厨房起了反感……”

“从你嫁给我的那天起,你就是贵妇,现在更是。”大手抚着她的肚子,他一副舍不得移开的模样。

笑睐他,她觉得不只她迷糊,她精明的老公居然也这么迟钝。

“老公,当初你怎么跟林医师‘谈’的?”想当初假怀孕一事,由天威全权处理,她只是配合演戏的配角,林医师笑着恭喜她的时候,表情好诚恳,她还在想他处理的真好,万万没想到自己是真怀孕。

“那个,不重要了。”齐天威微蹙眉,表情颇不自在。他的一世英名,居然毁在这么重要的事件上。

之前他只打算告知爷爷她怀孕,不作任何证明,但爷爷太精,坚持要他带静香到林医师这儿检查,若不顺爷爷的意肯定让他起疑,所以他带她来,在检查之前,他私底下给林医师一个大红包,要他跟爷爷说静香怀孕的“喜讯”。

检查完毕,林医师咧着大笑容向他恭喜并说他一定会向爷爷报喜讯,当时他心想有钱能使鬼推磨,连和爷爷已有三、四十年交情的老朋友也难挡金钱攻势,事已办成,没多逗留,他拉着她急急走人。

他想,当时林医师一定以为怀孕是大喜,而且以后要常来产检,所以他先包一个红包给他要他多关照……就这样吧,蠢事一桩,不用再多提。

夏静香笑睨脸上青一阵白一阵的老公,她从未见过他这号表情,肯定是为了自己的愚蠢在懊恼。

她笑着轻拍一下他的头,“天威……啊,对不起,我忘了你受伤……”她一脸惶恐自责的表情。

昨晚得知她确实怀孕,一个蜜蜂叮咬的肿包在他们心中变得加倍严重,林医师建议住院观察一晚,他整晚陪着她说了好多话,也因此才知那天她等他回去洗碗,他却迟迟未归,并不是在方秘书家里,而是因为临时谈了合约回家时间延宕,他自己开车飙回家的路上出了小车祸——虽没伤到脑,但有轻微脑震荡,他不想让掌厨一整天已累坏的她担心,也不想破坏家人欢迎弟弟和弟媳蜜月旅行归来的欢喜气氛,只让大康去医院照顾他,隔天一早,他为了履行洗碗的承诺,顾不得头还微晕就回家洗碗,也因为如此,他又在医院多住了两天,所以她去垦丁打电话回家,他才会不在家。

听他解释后,她好自责,也很羞愧,他这么在乎她,即使受伤也要回家洗碗,而她却抛下他,独自去旅行……她好惭愧!

“我身强体壮,让你打一下,不会要我的命。”他哂笑。

咦,这话……好像是她说过的。就在他回家洗碗那天早上,谈大康像只得了焦躁症的猴子跳来跳去,哀号地说他家老大不能洗碗,她气不过,损了他一下,嘲讽地说:“他不能洗?他身强体壮,洗几个碗不会要他的命。”

斑哼,原来他在记恨呀!

“天威,下次……不不不,没有下次,我是说,你发生什么事一定要告诉我,免得我误会你。”一想到他带着伤回家洗碗,她好心疼,心疼得快掉泪。

方秘书的事,他已向她解释过,他没辞退方秘书,是因为他心中坦荡荡。他有自信可以不受方秘书那些表白的话影响,他也坚定地告诉方秘书他爱他的妻子,不会再有其他选择。

“被你误会无所谓,解释清楚就好,我只遗憾当天没吃到你做的菜,天风他跟我提到那天他吃了好多菜,害我好嫉妒。”他故意露出吃醋表情。

她微笑,模模他的头,“好啦,今天回去我就煮给你吃,只给你一个人吃。”

“今天?不,不行,从现在开始你都不可以太累。”他宠溺地亲她一下,“你煮的菜以后我有时间可以慢慢吃,现在,你想吃什么最重要,你说,我来做。”

以为自己听错,她不敢置信地看看他,“你,要煮给我吃?”

他毫不犹豫地点头,“我煮。”

甜上心头,她笑得甜蜜,“可是,我不洗碗喔。”

他模模她的脸,“饭我煮,碗我洗。”

笑看他,她不客气地开起清单,“我想吃……碳烤战斧牛排、鸭肝佐红酒酱配红酒水梨、孜然极品羊小排……”

“这些,应该不难,我会请厨师教我。”还不难,眉头都皱成麻花卷了。

她笑得抖肩,“跟你开玩笑的,我现在根本吃不下那些,我只想吃粥,我突然好想吃以前外婆常煮的绞肉咸蛋粥,一碗白粥配上半颗咸蛋,还有加酱油炒香的绞肉……好想吃喔。”

“这个绞肉咸蛋粥的做法听起来感觉很简单,你休息一下,我马上回去做……”

卑才说完,谈孝已经拎着一锅粥来了,是翡翠吻仔鱼粥。

接过粥,齐天威不禁埋怨,“谈叔,你害我失去当型男主厨的机会。”

“嗄?”谈孝一脸不明所以。

他和她相视对笑,盛一碗粥,他体贴地喂她,并且信誓旦旦地保证,他一定会为她煮一碗绞肉咸蛋粥

上一页返回目录页下一页单击键盘左右键可以上下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