蜂鸟小说网
繁体版
登入注册
夜间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非正常相亲 尾声

作者:井上青

“……这个义大利的焖烧锅,买到赚到,幸福也跟着到。太太小姐要煮汤,不用再像以前守在瓦斯炉边,和锅子大眼瞪小眼,和瓦斯炉拼火气,管他是鸡骨、鸭骨、鹅骨、排骨、猪骨、牛骨,通通只需一个动作,给它丢下去就对了;红萝卜、白萝卜、山药,你要、我不要,不管要不要,通通只需一个动作,丢丢丢……不是追追追,是丢丢丢喔,给它丢下去就对了……”

春晖道馆和隔壁的汪家,一早电视声大响,守在自家电视机前的春李绸和汪爷爷看购物频道看得笑哈哈,边看还边隔空讨论——

“小兔儿他爸来卖锅子就对了,一天到晚和三姑六婆聊天有什么长进?在电视机里看起来是称头多了。”汪爷爷在自家高声评论道。

“就是。不过这还真多亏了我们家的孙女婿,是他运用人脉,介绍小兔儿他爸到电视台当购物专家,现在小兔儿他爸红得不得了,只要是他卖的商品,不到三天全都销售一空。”春李绸颇骄傲的说,“少仁他看人的眼光真准,就是眼光好,才会挑到我们家多瑷。”

“说到你们家多瑷……她嫁到温家半年了,到底有没有好好当人家的媳妇,一天到晚跑回娘家,都不怕人家说闲话。”

“汪爷爷,你又在说我坏话了。”两老隔墙交谈间,春多瑷的声音突然插了进来。

“看吧,我才说,她又回来了。”

“汪爷爷,我是少仁,好久不见,你好吗?”入境随俗,温少仁常来春家,也早习惯和神龙见首不见尾的汪爷爷隔墙问候。

“唷,今儿个连少仁都来了,等会一定要过来陪我泡壶茶。”

“好,汪爷爷,等一下我会过去拜访你。”

汪爷爷专心看着电视不再发言,春家人总算可以好好聊天。

“奶奶,你又在看购物频道?爸说,你这个月已经买了好多锅子。”春多瑷说着,自己也坐到电视机前。“没想到小兔儿他爸这么会卖东西。”

“就是说,不过他是遇到少仁这个伯乐,才有机会发挥所长。”春李绸不忘当面夸赞孙女婿一番。“说我们家少仁是春光里之光一点都不为过,连隔壁的老汪都能被你劝去育幼院……”她压低声音说。

“奶奶,你把我夸得……真贴切。”

“那是一定要的。”她哈哈大笑。

“奶奶,你都只夸少仁没夸我,好像他才是你的亲孙女。”春多瑷噘嘴,故作吃醋状。

“连这种醋也吃?”春李绸笑睨她,耳边听到电视机传来“只有今日特价”,马上焦急的喊,“买买买,我要买,多瑷快点帮我打电话。”

“奶奶……厚……厨房已经堆了一堆新锅子,你还要买?”

“这个功能不同,你刚才没听到小兔儿他爸介绍,很好用的。”

温少仁微笑着说:“奶奶,你想买就买,我来帮你打电话订购。”

“就说嘛,还是我们家孙女婿最好。”

“少仁啊,顺便也帮我订一个……”隔壁的汪爷爷又出声了。

“老汪,你又不煮饭,买锅子干么?”

“谁说我不煮?我难道不用吃饭?何况你没听小兔儿他爸说“通通只需一个动作,丢丢丢”?这么好用的锅子不买,还要买什么呢?”

春多瑷和温少仁相视一笑。不知是小兔儿他爸说得太过天花乱坠,还是老人家太好哄,真以为东西一丢什么都不用管了。

“好了,少仁,我们该进厨房煮午餐喽。”她摇头失笑,进了厨房。

“好。”温少仁回头,和依旧守在电视机前的春李绸说:“奶奶,我和多瑷去煮午餐,多瑷的厨艺进步很多,今天中午会有好吃的午餐可以吃。”

“我会很期待的。”她欣慰的笑着,“那我买的那些锅子,应该可以派上用场吧?尽避拿去用。”

“奶奶你该不会是想让多瑷多煮些菜,才买那么多锅子吧?”温少仁打趣道。

“哈,被你发现了。”春李绸乐呵呵的笑着。

“天啊!就算奶奶成了小兔儿他爸的忠实粉丝,也用不着每个他介绍的锅子都买呀。”一进厨房,差点被堆高的锅子砸到的春多瑷,扶着大小不一、堆叠得不稳的纸箱惊呼着。

尾随进来的温少仁见状,忙不迭上前推整纸箱,帮爱妻脱困。

“太夸张了!”她受不了的摇头。

“这代表小兔儿他爸的专长,选对地方发挥了。”温少仁爽朗一笑。

“不只发挥,还发扬光大咧。”春多瑷啼笑皆非,眼一抬,指着最高的那个纸箱道:“少仁,帮我拿最上面那个炒菜锅下来,我看过他介绍,说什么绿色青菜一丢、盖子一盖,连炒都不用炒它就会自己熟,不会焦也不会黄,我才不信。”

“既然不信,为什么要用?”黑眸带笑,看来他的爱妻也中毒了。

“就是不信才要拿来试验一下。”她眨眨眼,“今天中午来炒菠菜。”

他笑,依她的指令将炒菜锅拿下。

“小兔儿他爸这半年来很努力工作,不知道柯秘书是否愿意再度接纳他?”春多瑷打开锅盖看锅里的模样时,有感而发。

在求婚当天被热吻一百下后,少仁才将所有事情告诉她。

原来当初小兔儿的妈,也就是柯秘书,被小兔儿他爸天天嫌弃,要工作养家又得受无能丈夫的气,忍了好几年终于受不了离家出走。

当初她其实想带走孩子,可小兔儿他爸和奶奶都不肯,她只能作罢。但离家独自在外工作的她,仍放不下心将自己每个月的一半薪水全寄给小兔儿他爸,后来得知他依旧没振作去找工作,为了逼他振作才不再寄钱给他。

没想到一没钱,小兔儿他爸就跑到她租屋处和她要钱,不堪其扰的柯秘书便搬离租屋处,还换了工作,直到去整形诊所上班后,想到以前小兔儿他爸总嫌她丑,加上想彻底断绝和前夫的关系,她于是决定改名和整形。

可即使不想和前夫有来往,但和孩子间的亲情断也断不了,知道小兔儿交了损友差点误入岐途,她更是自责,亲情的呼唤因此让她忍不住一而再、再而三的去学校,和跑来道馆偷看儿子、偷拍儿子照片。

后来是因为少仁察觉她常不见人影,问了她好几次,她才托出实情,并央求他暂时别说出真相,她害怕小兔儿知情后会不谅解她。

那天,自己在办公室看到的那则“我去看儿子,很快回”的简讯,就是柯秘书趁午休时间去学校看小兔儿时传的,因为太简短,才让人一时误会。

而她来学空手道、带餐点也都是为了陪伴关心小兔儿。说要送礼给她,则是要谢谢帮忙小兔儿返校念书的那件事。

“努力工作的可不只小兔儿他爸,刘叔也很努力。”温少仁帮忙将新锅子拿到水龙头下清洗,“当初我还真以为刘叔是看中柯秘书的工作能力想高薪挖角,要挖她到美国公司当特助,后来才知道,原来早在柯秘书还未整形前,他就已追求过柯秘书,只是那时她刚离婚不久,一时也不想再步入婚姻才未答应。”

“刘叔真的是好人。”春多瑷苦闷一笑。

半年前,况妙华女士大概也知道刘叔和她分手想二度追求柯秘书,因此才会冲到诊所打人。但刘叔念旧情,不但帮她摆平所有事,也不追究她偷刘家值钱珠宝变卖,甚至还给她一笔钱。

有了钱,不意外地,她又消失不见了。

但况女士的短暂出现,仍让春家起了不小骚动,奶奶得知这女人又回来还闹出这么大的丑事,气得差点住院,更担心她知道生母是什么样的人后,心情会不好。

不过,最后反而是她开导奶奶,说自己已把她当陌生人,不认、不理、不怪,心情很轻松。

至于她爸,那就更绝了,不知什么时候偷交了女朋友,所以况女士的出现没在他心上掀起一点波澜。

她唯一感慨的是,同样都是离家的妈妈,柯秘书一直想办法在弥补小兔儿,而况女士……唉,不提也罢。

“而且没想到,刘叔竟会为了爱情放弃江山,为追求柯秘书不惜将事业重心移回台湾……”刘叔付出很多,看来小兔儿他爸要更努力了,她想。

“这可能是部分原因,一部分可能也是因为心妮。志强坚持留在台湾,心妮也不回美国,刘叔一个人在美国生活挺孤单的。”

他从方才拎来的袋子中拿出一条红萝卜,“多瑷,你挑的红萝卜真漂亮。”

“那当然。”她拿过红萝卜,放上流理台。

说到这个刘心妮,还真是过分,原来当初就是她打电话给杂志社记者,要他们做个“阻疤过程”的专题,还叫他们来偷拍她春多瑷,也刚好那段时间柯秘书正值思儿期,常来偷拍小兔儿,才会被她误以为是在偷拍她,误会自己被少仁和柯秘书一同利用。

想想刘心妮这个女人还真坏心,不过看在大师兄和少仁还有刘叔的份上,她春光里第一女英雄大人有大量,就原谅她喽。

“何志强,你看啦,黑毛又把我的名牌高跟鞋给咬烂了,你到底有没有好好教它?”道馆那头又传来刘心妮拔尖的咆哮。

春多瑷暗自窃笑。没人治得了刘心妮,但她的爱犬黑毛可以。

见她偷笑,温少仁拿起一小段迷迭香轻敲一下她的头,瞥一眼他就知道她在想些什么。

她朝他皱了一下鼻子抗议,冷不防受一记亲吻回击,模着被他吻的鼻头,她羞笑嗔道:“讨厌。”

“真的很讨厌?可是你笑了?”

她羞窘的捂脸槌他。

“好了,办正事喽,你可别忘了今天是我们的娘家午餐日。”

“我有想做,是你一直玩。”打开购物袋将其他的菜拿出来,春多瑷内心充满感谢。

她的婆婆真好,不但允许她随时都可以回娘家,还规定少仁每个月都要抽一天陪她回娘家煮午餐,说是要感谢奶奶和爸爸赐给温家一个好媳妇。

她太幸福了,不但嫁给一个好老公,还遇到一对好公婆。

“今天中午你打算煮什么?”他帮她一起把菜全拿出来。

她认真的屈指数着,“昨天妈教我做迷迭香烤鲈鱼,所以有一道这个,加上炒菠菜、枸杞蒸蛋、鸡肉青木瓜汤,今天我就做这些。”

“好,我这个二厨随时待命。”他从袋子最底端拿出一包糙米,“今天要煮糙米?”

看见他手上的那包糙米,她惊叫一声,“啊?你怎么还没煮饭?”

他无辜的道:“因为大厨没有下指令。”

“糟糕!快点、快点,我原本打算煮活性糙米的……”她不知所措了。

“那就煮吧。”他说话的同时,已经拆开糙米包装袋。

“可是煮活性糙米,至少要三个半钟头……”她还在慌。

他瞥一下手表,“如果现在马上煮,十二点半应该就可以煮好。”话落,量杯已在他手中,询问她该煮几杯米后,他不疾不徐地处理好一切。

见他从容地洗好米,她露出崇拜目光,对照他的气定神闲,她这只热锅上的蚂蚁是显得毛躁了些。

见他按下电子锅的“活性糙米”选择键,她转身想去处理流理台上的菜,却被他一手勾回。

春多瑷惊呼一声,“你干么?不、不赶快做的话,会没午餐吃的。”被锁在他怀中,迎上他热切的目光,她羞答答的低下头。

“方才你不是说,煮活性糙米要三个半钟头,距离午餐时间还很久,时间很充裕。”他深情的凝视她。

她轻咬着唇,一脸难为情,“可是,万一奶奶突然进来,再说大师兄和心妮也在,还有我爸,应该也快回来了……”

“我想,他们应该不反对我们在厨房相拥共舞吧?”

“蛤?噢,原、原来你是想要跳舞啊……”是她想偏了。

“不然你想的是什么?”他故意逗她。

“没、没有,就、就是跳舞。”她干笑。

温少仁瞅着她直笑,低首在她耳畔轻语,“好吧,就如你所愿,我会一边抱着你跳舞,一边亲吻你一百下。”

说着,他马上紧抱她,可在热唇吻上她之际,他又突然喊停。

“等等,我差点忘了。”食指一伸,他轻松按下电子锅的炊饭键。

当小星星的音乐声一响起,他的嘴已然贴上她红唇,热吻一百下,如火如荼进行中……——

全书完

上一页返回目录页下一页单击键盘左右键可以上下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