蜂鸟小说网
繁体版
登入注册
首页 > 全部小说 > 金晶 > 哄妻如初 > 第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哄妻如初 第一章

作者:金晶

【第一章】  

今天的天气很好,阳光透过窗帘照了进来,洒在孙意艾的脸上,暖洋洋的。她将脸在枕头上蹭了蹭,一点也不想起床。  

明母伸手正要关门的时候,孙母看到了落在门边的衣服,一件浅紫色的礼服,这是昨夜孙意艾的礼服,她的目光慢慢地扫了一遍明璟的房间,男生女生的衣服凌乱地散在地板上,“等一下!”  

“怎么了?”明母看她。  

孙母局促地深吸一口气,“明璟,意艾在你房间里?”她也看到了交缠在一起的脚丫子。  

明璟看向身下僵硬得恨不得装死的孙意艾,在无人看到的视线里,勾了勾唇,声音无辜地说:“没有。”  

孙母又不是瞎子,大吼一声,“孙意艾!”  

楼下在等消息的一行人也都上来了,七嘴八舌地问:“怎么了?找到意艾了?”  

“意艾在哪里?”  

“意艾呢?”  

“孙意艾,五分钟,给我出来!”孙母生气地关上了门。  

明母愣了愣,“里面这个是意艾?”  

孙母尴尬不已,找女儿找到了人家儿子的床上,她轻点了一下头。  

房间里,孙意艾真的恨不得自己昏过去,但没有,更可恶的是,压着她的男人忽然动了,昨晚的记忆有些模糊了,可此刻却格外的清晰。  

……  

骗子!  

五分钟?  

一个小时候,在孙母第三次敲门的时候,“孙意艾?再给妳五分钟,妳快出来,不要想着躲起来就不出来。”  

“不洗澡?”他问她。  

还洗什么澡!让她洗澡,他之前为什么不让她洗,她要是再不出去,她妈会拿着刀进来。  

咚咚,这一次是明母,门被打开一道缝隙,一只手拿着袋子挂在门里面的门把上,“意艾啊,这里是衣服,妳换好衣服下来。”说完话,明母收回手就关上了门离开了。  

孙意艾感动明母的贴心,拉过被子包住自己,想快步走过去拿起袋子,可刚一动,她直接从床上摔了下来,两条腿根本没有力气了。  

最后是明璟良心发现,抱着她进了浴室,将袋子放在一旁,“要我帮忙吗?”  

“你出去。”  

这一次,明璟听话了,他走了出去,走到床边,看着凌乱的床,桃花眼里浮起一抹餍足,他从床头柜拿起烟,火星微闪,他靠在床头,慵懒地吸了一口,听着浴室里安静了几分钟,水声渐渐地响起。  

大约五分钟,孙意艾走了出来,她的动作难得地很快,余光看到他吸烟的样子,吓得转过身。  

男人,事后烟原来是这样的。  

她俏脸红红的,听到他问她,“洗干净了?”  

怎么可能洗干净,她怕他们在楼下等得急了,匆匆洗澡就出来了,身上那些暧昧的印记,她看都不敢看,对于他的问话,她也就随意地点点头。  

明璟熄灭了烟,走到她后面,“洗不干净,会不舒服的。”  

她没想通他话里的意思,他又说:“下楼之后,我们面对的是什么,知道吗?”  

还能是什么?被她妈骂一顿吧,整夜地找她,结果她在跟明璟厮混,她低下头,心里发虚。  

“以我们两家的关系,巴不得我们两个在一起……”  

“不可能,我们就是一夜情而已!”她急忙打断他的话,因为不敢看他,以至于她没有看到在她这话脱口而出时,他眼里一闪而过的阴冷。  

“一夜情?”  

“对啊,不然呢!”她反问,她只后悔,一夜情的对象是明璟,是她喜欢的人的弟弟,这理不清的关系,她脑袋好乱。  

属于他的一股强势气息包围了她,她听到他问:“妳说,我们没下去的一个小时里,他们知不知道我们在做什么?”  

她羞涩地低下了头。  

“妳猜他们会怎么说?”他问。  

她嘀嘀咕咕,“还能怎么说,就、就什么事也没有啊。”  

“呵。”他轻笑一声,带着一丝嘲弄。  

“本来就是啊!”她的声音越来越轻。  

他挑挑眉,对于她自欺欺人的样子,他狠心地戳破,“他们会要我们结婚。”  

“结婚!”她睁大眼,猛地抬头看他,一副惊恐万分的样子,想也没想地说:“我不要!”  

“捉奸在床了,妳还想否认什么?”他问。  

“昨天我们只是不小心滚了床单。”  

“他们并不这么认为。”他不怀好意地低声说:“他们也许会问,昨天妳为什么会和我滚床单,妳说妳喝醉了,但妳为什么喝醉了?”  

她如遭电击,整个人站在那里,浑浑噩噩,是啊,要怎么说,因为喜欢的明诚结婚,她伤心过头喝多了,最后和明璟滚了床单,这样的话她要是敢说出来,她爸妈会打死她。  

何况明诚结婚了,他很喜欢他太太,她要是真的这么说了,也太不要脸了。  

就算她不能和明诚在一起,就算他一直不明白她的心意,她也不希望他们之间会落到见面尴尬的地步,他就是一直把她当做妹妹也好。  

明璟丢下这句话就进了浴室,她站在那里,乱想了好一会,很快他走了出来。  

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之后,他穿好了衣服。  

“孙意艾。”  

“干嘛!”  

“结婚以后,我不会管妳。”  

“啊?”  

“只要妳表面上做好明太太就好,妳想干什么就干什么,我不会管妳。”  

他讲的好像她结婚和没结婚一样,有这么好的事情吗?她看向他,他穿着一套深灰色的运动服,姿态闲适。  

“结婚之后,妳要是遇到了喜欢的人,我们可以离婚。”  

“啊!”她呆呆地望着他。  

“应付过长辈之后,妳爱怎么样就怎么样。”  

“明璟。”  

“嗯。”  

“昨天,是我主动的吗?”她沙哑地问。  

明璟沉默了三秒,慢慢地应了一句,“嗯。”  

果然是她霸王硬上弓啊。  

“你为什么不拒绝我啊!”她不信他推不开她,毕竟他是男人,力气比她大。  

他轻嗤一声,“孙意艾,我是男人。”  

是,男人和女人的生理构造不同,男人心里不管喜欢不喜欢,对女生的主动却不会拒绝的。  

想到这里,她心里更难受了。孙意艾能想到下楼之后,他们要面对的是什么样的风暴,她不敢下楼,可是听了他的话之后,她心生一股她好像连累他的感觉。  

和他结婚,他不管她,以后想离婚也能离,那他呢?  

那他不是很可怜吗?  

毕竟结了婚,他就是不是黄金单身汉了,即使她不怎么关注他,她也常常从她妈的嘴里听到,明璟一从美国回来,就自己弄了一个金融公司,她不是很懂,但是她妈说他赚钱很厉害。  

她妈常常挂在嘴里的一句话就是,长得英俊事业方面也很出色的明璟,被很多名媛千金欣赏。不靠明家,明璟是靠着自己做出了一番事业,再加上他的外貌,多的是女生追他。  

他,不缺女生喜欢。  

她更加气馁了,“明璟,要是跟我结婚,以后又离婚的话,你就是二手货了。”  

“说的好像妳不是一样。”他又在笑。  

她没好气地瞪他,从小到大都是这样,他就是喜欢欺负她。  

她当然知道,离婚后,她也是二手货,但是她就是想告诉他,让他知道后果很严重,可他却一脸的吊儿郎当,丝毫不放在心上。  

她心里叹气,她忘记了明璟的性格和明诚不一样,明诚做什么都会很体贴很细心,可是明璟不是的,他做什么都是随心而至。  

“孙意艾,离婚之后,女生普遍要比男生吃亏,妳要担心也是担心妳自己。”他悠闲地将手插在裤袋里,神色凉薄。  

“哦。”她低低地应了一声,她完全不计较结婚离婚什么的,反正她恋爱也没谈过,暗恋了明诚这么多年,少女情怀全部胎死腹中,她都觉得自己不会再爱上谁了。  

“妳这是替我委屈了?”他空着的一手摸了摸她的头发。  

“你亏啊。”  

“不亏,娶了妳,我妈也不会催婚了,何况她这么喜欢妳。”  

她刚要说话,他又补充了一句,“而且妳的身体我还蛮喜欢的。”  

话到了嘴边硬生生地被她吞了回去,神经病!她刚才干嘛觉得他可怜,他委屈,他根本就是一个臭男人!  

“放心吧,结婚之后,我们和现在一样。”  

她想了想,结婚好像也不是不可以。  

他朝她摊开手掌,掌心朝着她,“走吧,他们在楼下等的久了。”  

他们等的久还不是因为他兽性大发!她怒视着他,手还是乖乖地放在了他的手掌上。  

他收紧大掌,包裹着她小手,牵着她往楼下走,她跟在他身边,唇角蠕动了几下,想要他松开些手,他的力道好大,抓得她的手有点疼。  

“等一下,妳什么都不用说。”  

她的心思被他的话转移了,“嗯。”  

“交给我。”  

三个字,奇异地让她紧张的心放松下来,她偷偷地看了他一眼,人,还是那个人,可不知道为什么,他好像成熟了些。  

她轻轻地点头,“好。”  

但下一刻,她就收回了她刚才的想法,成熟他什么鬼!  

“爸妈,孙叔叔孙阿姨,我和意艾打算结婚。”  

不是解释,就这么正正经经地宣布了,孙意艾呆若木鸡。  

最后是几个男人去书房讨论了,孙意艾则是被明母拉着,明母一脸的开心,“哎呀,我早就觊觎意艾当我儿媳妇很久啦。”  

孙母乐不可支,完全没有刚才的凶样,“明璟多出色,他和意艾在一起,我真的是放心。”  

孙意艾作梦一样坐在沙发上,听着她们的对话,好像赚大发的人是她。  

上一页返回目录页下一页单击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