蜂鸟小说网
繁体版
登入注册
首页 > 言情小说 > 可乐 > 惹个独一无二的娇媚 > 第六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惹个独一无二的娇媚 第六章

作者:可乐

香港到台湾的飞行航程并不长,温丹晴一上飞机就累得睡着了,但她觉得自己没睡多久,便听见飞机已经抵达的广播响起。

身旁好心的乘客喊醒了她,她醒来才发现许多乘客己经提着随身行李下了飞机。

她连忙起身,下了飞机去洗了把脸,才准备去搭计程车回家,手机却在这时候响了起来。

她接起电话,听到声音是个陌生的中年男子,直觉便是打错电话。

“不好意思……”她才开口,对方突然喊出的名字让她整个人错愕的一怔。

“是晴晴吗?”

温丹晴很肯定,她不认识电话那端的人,但这个称呼,却像是一个精准无比触动她内心不容人触碰、却又让她无比怀念的伤口。

她没挂电话,轻应了一声。“嗯……”

“晴晴,哥最近手头有点紧,你能不能先汇个十万元过来?”

“哥哥……”开口喊出这个称谓时,温丹晴的鼻头己经酸涩,连声音都哽咽了起来。

她的哥哥早在五年前就死了,怎么可能打电话给她?

她猜想,是诈骗电话,她应该毫不犹豫地挂掉,但当那句熟悉的呼唤传入耳里后,回忆伴随着这些年所遭受的委屈涌上心头。

就算是假的,她居然也舍不得挂掉电话。

她没说话,但对方由背景音听到,她并没有把电话挂掉,于是说得更加卖力。“是啊!是啊!傻丫头,怎么你连哥哥的声音都听不出来了?”

她强忍着泪意开口:“因为……很久没见了……哥哥……你和嫂嫂在那边过得好吗?”

对方没听出异样,继续掰。“唉……日子不好过,所以才不得不让你汇个十万元过来。”

“噢……好。”她根本连想都没想就答应了,接着把这些年一直想说的、却无从诉说的话一古脑地全说了出来。“你和嫂嫂在那里记得穿暖一点,要保重身体……”

为了达到目的,对方根本不想和她扯一些无关紧要的事。“知道知道,你快点把钱汇过来,我和你嫂嫂会照顾自己的!”

明明知道是假的,但温丹晴己经完全陷入彷佛真的跟过世的哥哥通上电话的假象里。

“好。那有机会你和嫂嫂……可不可以回家看看我和阿丰?你知道吗?我们都很想你们……”

话说到这里,温丹晴己经泣不成声,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即便觉得电话那端的女人脑子可能有问题,但确定她愿意汇钱,他开心的更加卖力附和。“会的会的,只要你快点把钱汇过来,我和你嫂嫂就可以买新衣服,还可以买些营养品……”

冯培夏一下飞机,离开出境大厅,却在叫计程车的特定区域看到温丹晴的身影。

仅仅是一眼,他的心跳便失去了控制,但很快的他便发现异样。

她和谁在讲电话?

为什么哭得这么伤心?

冯培夏突然想到,有几次在片场时,他看到她明明前一刻还和工作人员开开心心说话,但只要转到无人的角落,那看似打从心底笑开的容颜便会蒙上淡淡的惆怅。

她那模样,深深的烙在他的心头。

这一刻,看着她情绪完全溃堤的模样,他再也管不了自己是不是会被当痴汉、当变态,毫不犹豫地迈开步伐朝她的方向冲去。

脚步一定,他也不管会不会吓到她,开口便问:“温小姐,你和谁在讲电话?发生什么事了吗?需要我帮忙吗?”

温丹晴哭得不能自已,突然感觉有一道疾风袭面而来,她抬起头,泪眼迷蒙的看到冯培夏焦急关切的脸。

冯培夏看着她满脸的眼泪,眼眶、挺俏的鼻头都哭得红红的可怜模样,揪得他心脏紧缩,快要不能呼吸了。

“发生什么事了吗?需要我帮忙吗?”

她摇了摇头,该止住眼泪,却因为情绪大溃堤,怎么也没办法让眼泪乖乖停下来。

冯培夏看着她焦心到了极点,但她却说没事?

她看起来根本不像没事啊!

因为担心,他两道浓眉都快打结,无法说服自己放任她不管地开口又问:“那你为什么哭?”

温丹晴没想到两人会在这里相遇,想起这个男人耿直的性格,抽抽噎噎地开口:“诈骗集团。”

冯培夏以为自己听错了。“什、什么?诈骗集团?”

这个女人傻了吗?

虽然他对她的认识不算久,但在片场的交集也足以让他知道,她是一个怎样的女人。

她坚强、豪爽、认真、敬业,长得比一般女人漂亮出色倒也算了,还很能够吃苦……

一想到自己为什么会喜欢她,属于她的优点便夹带着满满的喜爱,源源不绝的撞进他的脑中。

但冯培夏一意识到这一点,懊恼得恨不得马上切腹。

冯培夏你发什么疯?现在是想这些的时候吗?

他打住思绪,确定温丹晴不是明知道接到诈骗集团却还任人欺凌到哭的软个性。

这一推敲起来,摆明了就是对方太过分了!

他一个火大,直接抢过她的手机咆哮。“你他妈的,骗人就骗人,把人家女孩子搞到哭很爽吗?”

温丹晴的手机被抢走,又突然听到他怒火冲天的咆哮,惊诧的让原本止不住的眼泪瞬间止住了。

男人气势万钧的凶完,似乎没注意到自己已经成为众人侧目的焦点,他直接拿出自己的手机打给柳奕迪。

手机很快就接通了。

“DD,马上定位我的位置,然后帮我把他妈的这支手机的定位给找出来,把这该死的集团给我整个歼灭!”

另一端,难得偷得浮生半日闲的柳奕迪突然接到冯培夏的电话,慵慵懒懒的烂草莓宅样被他那一个金刚怒吼,直接弹跳起身立正站好。

出任务的人打回“突援任务”都是需要总部支持的状况,他半点都不敢马虎地问:“什么突发状况?歼灭什么集团?”

“诈骗集团!”

柳奕迪听到他的答案,傻了两秒,接着说:“夏哥,你是在哈罗吗?还是耍我?你不是出完任务了?不对啊!你这次的任务是到片场打人……不是,是指导别人打人……哎呀!这不是重点,你没事去歼灭人家的集团做什么?”

冯培夏被他问得一愣,半晌才说:“骗人……太过分了!”

“你被诈骗了喔?”

他看了己经止住眼泪,却依旧惹得他心口揪痛的女人,闷声开口:“不,不是我……”

柳奕迪松懈下来,瘫回沙发上,对他晓以大义。“夏哥你听我说,我知道你正义正直,但咱们并不是闲到四处打击犯罪的正义集团。再说如果让老大知道我们把资源用在非公司营利上头,会先扒了我的皮再扒了你的皮,直接挂在总部的百年大楼外墙上示众!”

“我……我付钱!”

都说有钱能使鬼推磨,有冯培夏这一句话,柳奕迪也十分干脆,顺手捞来他当玩具的系统,飞快动了动手指,大约半分钟后就说:“好了,找到对方台湾的办公室,住址己经直接送进警局,解决了。”

他虽然知道柳奕迪是总部里……不,可以说是全球最强的骇客天才,此刻再一次亲自领会,他还是感到诧异。

“歼灭了?”

柳奕迪不以为然的冷嗤了声。“也不想想我谁啊?这种程度对我来说连小菜都不如。哥你在台湾是吧?谢礼记得回来给我带一箱凤梨酥。”

“噢噢……好的好的。”深深敬佩完,冯培夏也不罗嗦,挂上电话看向身边的女人问:“有人来接你吗?还是我可以送你回家?”

—开始温丹晴还一头雾水,但在一旁看着他雷厉风行的言行,突然有些好奇,这个男人到底是在做什么的。

虽然不敢确定诈骗集团是不是真的被秒灭,但她比较关心其他事。

“你也是台湾人?”

“嗯,不过因为工作的关系现在住法国。我这次回台湾是要去见见老朋友。”他说着,一双眼瞬也不瞬的瞅着她。“你没事吧?”

在片场认识后,她便觉得男人憨直得可爱,刚刚他的反应让她不禁想,他是真的很喜欢她吗?

看到她哭,他居然紧张成那样?

那瞬间,想哭的念头再次涌了上来。

自从兄嫂过世后,她从一个受兄嫂照顾、只需管好自己、无拘无束的未婚年轻女孩,变成了带着孩子独自生活的“伪单亲家长”。

她不敢脆弱,怕自己一旦崩溃,会让侄子跟着不安。

她也不敢谈恋爱,怕自己陷入爱情后,会无法专心给侄子该有的爱。

一年一年过去,不断的压抑让她成了异性绝缘体。

但也因为一年一年过去,侄子长大了,她是不是可以稍稍松一口气,给自己可以爱人的机会?

见她没说话,却睁着一双彷佛随时会再掉落一卡车眼泪的蒙蒙美眼看着他,冯培夏无所适从的挠了挠头。

这是拒绝的意思吧?

想想也是,就算两人还算挺有缘分,回到台湾又遇见,但这也不代表他可以痴心妄想与她有什么发展。

脑中兀自转了这些想法,他由衷的开口:“以后若遇上什么麻烦事,随时可以找我。”

在片场时,剧组里有个群组方便联系,工作结束后他退出群组前,询问了她的意愿把她加为好友。

两人至少还有可以联络的方式。

如果她需要,至少还可以找得到他。

温丹晴的心被他老实的模样煨得暖烫暖烫的,她暗暗叹气,“你不是要送我回家?”

冯培夏一怔,“你刚刚没说好……”

这个男人啊!这种性格真的交得到女朋友吗?

她没好气地开口:“见我没拒绝,你不是更应该强势一点,趁机展现一下男人力吗?”

冯培夏完全没料到她会这么说。

他却又怕是自己自作多情,不确定地问:“可以吗?你不会讨厌吗?会不会觉得我缠着你不放?会不会怕我又不小心对你……对你……”说着说着,他因为想到卑劣下流的自己,脸热烫烫的赧了起来。  

上一页返回目录页下一页单击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