蜂鸟小说网
繁体版 登入注册
首页 > 言情小说 > 安祖缇 > 拐回前女友 > 第六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拐回前女友 第六章

作者:安祖缇
    【第五章】

    米琪翌日早晨醒来时,眼睫是湿的,枕头尚可见两片水渍。

    她坐起身,有些粗鲁的抹掉颊上的泪痕,手扶额,埋在膝盖里。

    她没想到,昨晩竟会梦见两人的第一次。

    虽然与他重逢之后的这些天,她老是做春梦,但梦境都很可笑,像闹剧一样,只有这次却是完整重现当日的情景。

    “为什么要背叛我?”

    额上的小手紧握成拳。

    “不是说要在一起一辈子的!不是说只爱我一个吗?”

    她恼恨的抓起枕头,往前方的墙壁扔了出去。

    枕头“砰”的一声掉在地板上。

    “为什么你把我的爱情杀死了,我还是忘不掉你!为什么为什么?”

    米琪崩溃的大哭。

    她一直不愿意承认,这两年来她名义上忙于刚起步的网拍事业,而无心恋爱,实则是不管遇上哪个男人,她总是会下意识地在对方身上找寻童上轩的身影。

    他就像梦魇一样一直干扰着她。

    她没有办法跟其他男人谈恋爱。

    她被他折磨得快疯了,可是重逢时,他却是可以那样若无其事,可以在联谊会场上轻佻的谈笑。

    好像,两人之间什么事都没发生过。

    好像,被困在过去的只有她一个。

    他依然意气风发,是社会菁英。

    她只能埋首于工作中好忘却情伤,却徒劳无功。

    他此时身边肯定还躺着其他女人,却仍泰然自若的玩笑说要与她复合。

    太可笑了,他真把她当白痴呢。

    “童上轩,我恨你,我这辈子都不会原谅你!”

    翌日早晨,睡醒的童上轩对昨天受情绪左右的行为感到后悔。

    特地拉拔田容雁,寻求她的帮忙,就是为了要拉起“轻羽”跟米琪这条线,与她培养感情,除了向她证明讯息内容可以用假帐号伪造,也是想做潜移默化的功用,让她对叶津乐的行为起疑,给予自己洗脱劈腿罪名的机会,没想到自己反而受到过去影响,是要怎么成事?

    于是他推估了下米琪周末的起床时间,在十点左右发讯息过去。

    哈啰,不好意思,昨天有些事烦心,所以没跟你好好聊聊。

    这时的米琪还躺在床上赖床,靠着床头,拿着平板在网路上随意乱逛。

    听到讯息提示声的她拿起手机,看到轻羽的道歉,微微一笑。

    不要在意。那你现在还好吗?需要找个人聊聊心事的话,我可以陪你喔。

    看着那温柔的言词,童上轩轻叹了口气。

    米琪虽然颇有个性,但也是个心地温柔善良之人,所以他才会在一见钟情之后,深深的爱上她,“被分手”两年仍念念不忘。

    她是他最爱的女人,最适合的伴侣,对他来说是唯一的真命天女,他才会无法放手。

    没什么啦,不就是我爸妈一直叨念我结婚的事情,觉得烦。你爸妈不会念你吗?

    最后的问句他是犹豫很久才打出来的,毕竟他现在是对她一无所知的“轻羽”,不明白她的家庭状况很正常。

    瞧见轻羽的提问,米琪嘴角的浅笑拉平了。

    过了一会儿,她才回覆

    我妈妈已经过世了,父亲再婚之后就不再往来。虽然被念很烦,但我还满想念被唠叨的日子。

    对不起,我不知道你母亲过世了。

    没关系,别放心上。

    不过我妈老是在我耳畔疲劳轰炸,我就是受不了他们一直念,才会积极地参加联谊,只是目前还没遇到想要交往的对象,这点也让我很心烦。

    米琪心想,轻羽也参加过不少次联谊了,但顶多只有暧昧不到交往程度,莫非是有什么特别的原因?

    对于对象,你有要求什么条件吗?米琪问。

    主要是跟我合得来,外表若是好看那是最好的了。还希望他是个幽默、热情大方的男人,重点是要很爱我,每个纪念日都会记得。哈哈哈……我是不是要求太多了?

    看着上头这一段话,米琪不知怎地又想起童上轩。

    轻羽的叙述,每一样童上轩都符合。

    不知道这是童上轩故意引导的对话的米琪觉得自己真是疯了,最近老想起他是怎样?

    晚上还一直做被他压在身下的春梦。

    对了,我听容雁说你的条件很好,在联谊时应该会很受欢迎吧,有暧昧的对象吗?

    见米琪好一会儿没有回讯,童上轩开启了新话题。

    没有耶,可能是因为我在感情方面比较慢热。而且我这个人容易有不安全感,所以在没有确定这个人是真的很喜欢我的情况下,我不会跟他来往。而联谊遇到的那些感觉还不错的男性,可能觉得我这边不积极吧,顶多约会个一次就没下文了。

    她跟男生的Line,吕莹华曾说他们是在尬聊,就是男生硬要想问题问她,但她都回应得意兴阑珊的。

    但她觉得自己明明已经是有问有答了,不懂尬在哪里。

    而且还被说是句点王,真是过分。

    每次都被问同样的问题,不断重复再重复,她觉得她已经发挥极大的耐性了一只是有时会拿跟其他人的对话复制贴上。

    像她跟轻羽就聊得很自然啊,果然女生之间比较容易有话题共鸣呢。

    童上轩看着讯息愣住了。

    他与米琪交往一年,从不知她是个没安全感的人。

    也可能是因为他主动给予满满的安全感,所以她这方面的问题就没有显现出来。

    他也曾经以为苦苦追求半年才获得交往首肯,是因为她条件太好,追求的人多,所以要细细挑选,才会这么难追,哪知是因为安全感作祟。

    也因此她在以为被劈腿的情况下,反应才会这么激烈,完全不给他挽留的余地。

    对于一个没有安全感的人来说,感情出轨之后是不能原谅的,事后一定会疑心疑鬼,信任度荡然无存,只是苟延残喘,将来势必还会再分手。

    那倒不如快刀斩乱麻,省得拖延青春,将来后悔。

    因为是同性,她才会率直地跟“轻羽”说这些,交往时,她从不曾说过,就连分手吵架时,她也没提过没安全感一事。

    原来他还不够了解她。

    像是面临了一个新的挑战,童上轩的精神振奋了起来。

    能够更了解米琪的内心世界,可说是意外的收获。

    尔后,他只要一有空就会发讯息跟她聊天,探索她内心不为人知的秘密。

    有次,米琪还开玩笑的说,互动这么热络,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们是认识多年的老朋友了。

    我们不是老朋友,我是仍深深爱着你的男人。童上轩默默想着。

    只是这句话自然不能发给她。

    对于与爱同时存在的恨,在这些天逐渐淡去,想将她挽回的想法更是根深蒂固毫不动摇。

    终于,来到与“百万年薪男”联谊的日子了。

    “轻羽”是假的,当然不能现身。

    之前,米琪也有提过要一起出外喝咖啡的意思,但他用“轻羽”的口吻表示自己常出国出差,所以时间不好约,而婉拒了几次。

    联谊那日一早,他就先传送了愁苦的贴图过去,告知公司突然要“她”去出差,所以没法参加联谊。

    那联谊费用怎办?不就浪费了。米琪关心的问。

    这一场联谊,女孩子要缴交六百块的费用。

    没办法啊,只好当作善事了。再加一张泪奔的贴图。

    怕米琪怀疑怎么“轻羽”一直不现身,他又多加了句——

    我想我就是因为常不在国内,才没办法有个固定交往的好对象。

    的确,太忙会影响感情生活的。

    这点米琪可是深有所感。

    那你会想要跟公司要求换部门吗?米琪问。

    再看看吧,虽然这工作很忙,但待遇真心不错,为了钱只好忍了。

    的确,钱不是万能,但没钱万万不能呢。

    她回以很老眼的一句话。

    他则回覆她“加油”的贴图。

    接着又回一句——

    希望你有好消息。

    然后借口要准备行李而离线。

    联谊是下午两点开始,在一家咖啡馆,属于午茶式联谊。

    米琪吃过中餐后,穿戴整齐,搭乘捷运去了那家被包场的咖啡馆。

    她时间算得刚好,提前十分钟抵达,那时几乎全员都到齐了,参加的会员一共有二十四名,不少人已经开始聊天,现场颇为热闹。

    米琪抵达之后,因为离活动开始时间近了,活动人员直接带她入座,并请她点选下午茶套餐,方式跟她之前参加的婚友社联谊类似,不过活动人员还拿了一张表给她填写血型、星座、兴趣、简单的自我介绍等资料。

    米琪心想这样也好,先写起来直接看过,才不用像之前的联谊一样,一直重复同样的问题跟开场白,让人心累。

    她面前坐着一位体格壮硕,穿着格子衬衫、牛仔裤的男人,看上去就是中规中矩的样子。

    一瞧见外型秀丽的米琪,双眼立即放光,露出害羞腼腆的笑。

    米琪亦朝他笑了笑,低头写资料。

    她毫无疑问是这场联谊活动最为出色亮眼的女子,不少男人都偷偷瞄了她好几眼。

    几名女子暗暗在心底腹诽长得这么漂亮哪需要来联谊,该不会是活动公司找来的枪手吧?

    心底虽抱怨,但目光却又无法控制的不断往坐在最角落那一桌的英俊男人身上瞟去。

    这会儿换男人心里想着一个子高又长得帅,要女人随手拈来,干嘛来联谊?难道说连男生也有枪手?

    这人就是童上轩。

    为了怕被米琪一眼认出,联谊还没开始就跑了,所以他不仅选了最角落的最里边位子就坐,还一直背对着门口,直到米琪入座专心写资料才转过身来。

    主持人给了十分钟写资料,写完时,下午茶也送上来了。

    男生的下午茶都放在托盘上,这是方便移动时顺便拿走。

    一开始是认识时间,一个人只有十分钟,毕竟有十二个人,全轮一遍就要两小时了。

    这场联谊只有三个小时,后面还有促进认识的小游戏要玩,所以时间得抓紧。

    米琪跟格子衬衫男聊了十分钟,不知是不是他太紧张,一直结巴,十分钟也没聊到什么,资讯甚至比资料表上头的还少。

    十分钟到,男人依顺时钟方向移动。

    第二个是一位身材瘦高的男人,看上去有点严肃,不断的夸耀自己很会赚钱,条件极好,米琪只能保持尴尬但不失礼的微笑,结束之后她发现自己说的话没超过五句。

    轮了六个男人,一个小时过去了,米琪已感到疲累。

    她想她真的不是联谊的料,要不就是这样的方式让她水土不服,她想她也许该去买台单车,练练腿力,参加单车社团,既可以维持身体健康,又能认识新朋友,应该比这样一直坐着不动跟不同的男人简短谈话要来得好。

    至少骑单车时不太需要讲话。

    也不用一直被质疑为什么长得这么漂亮还要来参加联谊。

    就是转角遇不到爱啊!

    有什么好质疑的,真是烦人。

    第七个男人坐下了,在她抬眼之前,先闻到了淡淡的古龙水味。

    味道清雅的木质调十分熟悉。

    她心一突,猛地抬起头来。

    心中浮现的第一个字是铿锵有力的脏话。

    “你好,我是童上轩,这是我的资料。”

    他把夹有个人资料的直式板夹递向她。

    米琪不接。

    她已经够熟这个人了,哪需要看文字上的无聊资料。

    “这位小姐,你怎了?干嘛这样咬牙切齿地看着我?”

    童上轩面带微笑,态度有点轻佻。

    米琪真想当场就走,可是联谊已经进行一个小时了,这时走人,对主办单位很不好意思。

    她后来才知道,联谊的人数都是算好的,男女相同,如果有事需提早告知,会有候补人选,若是到场之后才突然走人,会给主办单位带来困扰。

    她第一次临时退出的那个联谊活动,想必也给婚友社带来不便,这事一直让她心有歉意,所以后来参加的联谊,她一定会撑到结束才离开。

    米琪恶狠狠抽走他手上的板夹。

    “小姐你的呢?”

    “自己拿。”米琪不悦的眼一瞟放在桌上的板夹。

    童上轩慢悠悠地拿了过去。

    “小姐你态度不太好喔,你是来联谊还是来结仇的?”

    “要你管!”演什么戏,装什么不认识啊?“你这次不是主持人了吧?”

    “主持人怎么可能坐在这里。”

    “那你是枪手吗?”

    一听到“枪手”的敏感字眼,旁边的人纷纷转过头来。

    这么帅的人果然是枪手!

    “当然不是,我有缴交一千两百块的报名费的。”

    “你都可以同时结交好几个女朋友了,有需要来参加联谊吗?或者你是来寻找猎物的?”米琪皮笑肉不笑的瞪着他。

    这个帅哥竟然是劈腿惯犯?

    男人以理所当然的眼神看着他,女人则是好像自己是被劈腿的那个而表情悲伤。

    童上轩没有理会她老调重弹的挑衅,而是低头看板夹上的资料。

    “你空窗两年了?该不会是跟我分手之后,就一直对我念念不忘,才没交男朋友的吧?”

    米琪瞠目。

    “关你屁事,是因为我在忙事业,没空!”

    他下巴朝她手上的板夹努了努。

    “干嘛?”

    “看啊,我的资料。”

    “你的资料有什么好看的。”她对他还不够熟吗?

    根本是熟到烂掉了,可以直接倒进泥土里当肥料。

    “我们现在都是来联谊的,麻烦你尊重我一下好吗?”童上轩以理所当然的口吻要求。

    米琪咬了咬牙,没好气的低头。

    上头的个人资料,米琪全都知晓,但是当看到空窗时间时,不由得一愣。

    两年。

    他上头也是写两年。

    她当然不会自作多情的以为他是与她分手之后,对她“念念不忘”,毕竟他还有其他女朋友,由此可见,他说谎。

    “哼。”米琪鄙夷的哼了声。

    再往下看希望的对象条件

    想找一位身心灵皆契合的女子,一起携手走向人生的最后一刻。

    我希望她有个性,但也有柔软善良的心灵。

    会骂脏话,而且跟我一起骂。

    对自己的工作热爱,但有不满时也会对我抱怨诉苦。

    有幽默感,开心时会爽朗大笑,但也会在看影剧文章时,哭得一把鼻涕一把眼泪。

    与我坦诚相待,要有不满生气或误会,愿意给我机会跟时间解释跟证明。

    不一意孤行,只想到自己的委屈,却忘了我也有感觉会难过。

    我只想爱一个人,唯一的一个。

    她愣住了。

    这段文字无疑是写给她看的。

    要不他也不用特地叫她阅览。

    貌似真情流露的内容不仅未让她感动,反而怒火更盛。

    这个时候,还以为能骗得了她吗?

    “你以为我会信你这上面说的?”

    “什么?”他装作一无所知,满脸困惑。

    “这上面,”她指着“希望的对象条件”那一栏,“写得这样文情并茂,但你觉得我有可能会信吗?”

    “噗!”童上轩突地捧腹大笑。

    他笑得太夸张,咖啡馆内所有来宾跟活动人员都停下交谈,好奇的打量。

    “我是写给在场的十二名女生看的,当然你要是不希罕,我也无所谓啊。”他耸肩。“你不过就是十二分之一质。不重要。”

    米琪顿时脸上一阵红一阵白,握着夹板的手指用力,指节泛白。

    “还是说,你觉得自己最重要,才会以为我是专门写给你看的?”

    米琪闭眼咬牙,放下夹板。

    “我没这么想。”

    童上轩露出松一口气的模样,“那就好。”

    这种不爽的感觉是什么?

    米琪握紧拳头。

    她心中的怒火若是化为实际,肯定能把这家咖啡馆在转眼间烧得干净。

    “十分钟到了。”主持人喊,“请男生移动位子。”

    “再见。”

    他露出迷人的微笑,端着托盘,坐到隔壁。

    态度一直是优雅自若,反而显得她像个中二的屁孩。

    可恶的臭男人!

    米琪在心中发狂怒吼。  
上一页返回目录页下一页单击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