蜂鸟小说网
繁体版
登入注册
夜间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恶姝谋夫 第二十章

作者:井上青

“青衿,回来,你快回来!”

听到丈夫焦急的呼唤,独自坐在马背上的顾青衿,虽还想往前头骑去,但她早立过誓,这辈子她再也不会做出让丈夫担心焦急的事,是以她只好放弃前头那片绿油油的草原,回头去找她的小草。

策马回到丈夫身边,马一停下,她立即张开双臂向拉住马儿的丈夫讨抱,丈夫粗壮的双臂一张,她毫无畏惧的自马背上飞扑到丈夫怀中,双手圈住他的脖子,两腿紧夹住他的腰,用力亲吻他的唇,随即开怀大笑。

“这么开心!”笑看着小妻子撒野的模样,赵文乐回吻她好几下。

“当然!我在床上躺了大半年,病恹恹的和姑母风瘫时没两样,连动都没力气动,多无趣,现在我不但可以自由走动,还学会骑马,说有多快活就有多快活。”

“你呀,才刚学会骑马没多久,别急着猛冲,小心摔下马,届时你又得躺在床上不能动。”

他不是在吓她,只是他找到治她的方法,他叮咛一万遍,她未必听得进去,先让她知道后果,她才会多加小心。

她噘着嘴。“我才不怕呢,我若躺在床上不能动,我丈夫会照顾我的。”

赵文乐宠溺又无奈的苦笑,用鼻头磨蹭她的,随即抱她到树下的木椅上坐着,接着端起方才秋菊端来的红豆汤给她。“先喝点红豆汤。”

顾青衿摇摇头,撒娇道:“人家要你喂。”

他轻抚了下她的粉颊,拿起瓷匙,舀了一匙红豆汤送入她嘴里。

她心满意足的吃了一口,含情脉脉地望着他。“文乐,你也吃。”

他点头,也舀了一匙吃。

看着下颚光滑无须的他,帅劲十足的模样,不只让她更为着迷,也让她内心充满感谢。

半年前她染上时疫,病得极重,在最后关头他赶了回来,及时将她从鬼门关拉回。

原来她的丈夫不是土匪,而是皇上的心腹,是御用密探,他这一趟是去擒大叛徒李将军,所以才说他有不能说的苦衷,害她一直误以为他又去重操旧业当土匪。

她的丈夫出马,任务自然是顺利完成,不过他听闻家乡闹时疫,连京城都沦陷,担心她也染上,心急如焚的他,没日没夜的快马加鞭赶回来,不但先拿到药方,还拿到药材,经过一个小村庄,得知那村的村人虽有染上时疫,但症状皆属轻微,村里的人都说是共享的一口井水是能治病的神仙水,他一听,马上取一壶水备用。

在她病危时,他突然想到那壶神仙水,取来以嘴对嘴方式助她喝下,说也奇怪,喝下神仙水后,她虽没醒,但却觉得元气保住,一条命总算拖住。

后来皇上派人去查才知,原来那村庄就是以栽种药树为主,那口井的四周也种了许多药树,井水大概吸收到药树的养分,才有治疗时疫的药效。

许是老天爷冥冥之中有相助,让他经过那座村庄,还取了那壶保命的神仙水,她才得以活下来。

可水就算有疗效,终究只是水,她的症状严重,充当药罐子在床上躺了半年,这段时日多亏了他,日日以嘴喂药,初时,她昏迷不醒,他得用这方法喂药,后期,她已能坐起身,自行喝药也没问题,但喝了近半年的药,她抗拒得很,老是找借口不肯喝,担心她体内余毒未清,他还是不嫌烦的用嘴含药亲喂她,直到将她身子完全调理好。

她一度玩笑般说,因为他身强体壮,她说不定是吃他的口水才好的。

“再多吃些。”赵文乐取来另一碗红豆汤,再舀起喂她。

顾青衿吃了一口后,抢过他手中的碗匙。“换我喂你。”她舀了一匙,满眼含笑,将红豆汤送入他嘴里。

“我的妻子真贤慧。”他笑道。

“那是因为我有个宠妻的相公,所以我才心甘情愿当贤妻。”说完,夫妻俩相视一笑。

他宠妻,那可是有实证的。他为了照顾她,一度婉拒皇上封赐予他的官职,还好皇上惜才,答应等她身体好全他再就任赴职。

看看,有这么好的相公,她如获至宝呢,能不当贤妻回报人家吗!

“对了,文乐,你的青梅竹马生了儿子,我们该准备什么贺礼?”

“别老开这种玩笑。”他轻点她的鼻。“贺礼的事阿九会张罗。”

她皱了下鼻头。这玩笑不是她开的,是那个自以为聪明的齐燕青误认的,她一直以为这个蓄着落腮胡,常常神出鬼没,自称文乐哥,老是和她说有困难我会帮你的冒失鬼,是齐燕青的青梅竹马,结果,一整个误会大了。

原来齐燕青是赵文乐同父异母的妹妹,他娘死后,他爹又续弦,二娘无法忍受过清苦日子,生下齐燕青后就跟人家跑了,后来他爹死了,当时齐燕青才三岁,她娘便将她接走,还改了姓氏。

他听说二娘母女过得不好,有时他会偷偷去探望齐燕青,但分离太久,齐燕青和他并不亲,她不想看见他,过几年后,继父家道中落,二娘病殁,齐燕青不知怎地流落到烟花地,他跑去想赎她,可她还怪他多事,说她宁愿在那儿吃香喝辣,也不跟他回去过清苦日子,她还放话不许再去找她。

说来,这个齐燕青和她娘一样都是爱慕虚荣的人。

赵文乐此后就真的没再去找她,两人也因而失联,等他再有她的消息时,她已经进到苏府当姨娘了。

大概怕她又嫌他多事,是以他每回见到她总是只说有困难我会帮你,才会让齐燕青误以为他是她的青梅竹马。呵,这个齐燕青,明明是自己爱往脸上贴金,以为男人都爱她。

不过,齐燕青不知他是她同父异母哥哥一事,绝不能让他知道,要不这事可难圆了,要是让他知道她们是从几百年后的现代来的,说不准他会以为她们是妖怪呢。

那时她还病着,齐燕青又大着肚子不方便来看她,她便趁苏亮堂来看她时,主动告知这事,相信苏亮堂回去告诉齐燕青时,齐燕青表面一定装得很镇定,其实内心大概吓出一身冷汗了,光想到这儿,她就很乐。

赵文乐之前稍稍隐瞒她,就是怕她误以为他们兄妹企图连手夺下苏府,后来他还是决定要向她坦白,不过不知为何每回他提,她总刻意阻挡他。为了不让他起疑,她只好承认,她在佛寺听到他和齐燕青的对话,误以为他们有什么,她不想他提惹她不快,所以才一再阻止他。

为了不让他怀疑齐燕青的身份,先前她还刻意对他说——

这个齐燕青也真是狠绝,一点都不顾手足之情,把你的行踪举报到将军府去,简直想害死你。

齐燕青之所以这么做,无非就是误解她在现代抢了她男友,是以想报复她,不让她太好过,非得见她哭得肝肠寸断,她才爽快。

但他们若是兄妹,齐燕青这举动实在很难解释,她只好先开骂,把齐燕青说得心肠狠绝,想圆这事。未料他竟说,他是故意去告诉她这事,也知道她定会去将军府举报。

原来齐燕青前世不只爱慕虚荣,为了钱,连兄长都可以出卖,他是没细说齐燕青究竟因什么事出卖过他,但他确定他这一去向她告别,她一定会去将军府举报,他的脚其实已经好了,当日是刻意装脚伤,还向她说会立即出城,目的就是要将军府的人出城追他,如此,身在赵家新宅的她绝不会受连累波及。

他真是处处替她着想,宁愿自己陷入危机,也不让她伤了一根寒毛。

不过她老公真是聪明,连自恃聪明过人的齐燕青都着了他的道,且他出城前早将胡子刮得一干二净,加上脚也没受伤,自是安全躲过将军府的追杀。

她就说嘛,她老公武功非常好,且聪明又低调,任何危难都躲得过,她自是对她老公有信心。

“时候不早了,我们走吧。”赵文乐先行起身。

“去哪儿?”

“先前你建议在后山温泉旁盖间小屋……”他没有把话说完,而是带着浓浓的笑意瞅着她。

“已经盖好了?”顾青衿一脸惊喜。

他点头。

“可现在去会不会太晚?”她抬头看看天色,天渐渐暗了。

“小屋盖好,阿九也已派人先将吃食送上去,若赶不回来,晚上我们就在那儿待一夜。”赵文乐搂着她,挑眉一笑。“就我们俩。”

“你好坏喔!”

“你不想?那就不去了。”

“不,我想。”顾青衿搂着他,笑盈盈的望着他。“快走吧!”

他低头,蹭了蹭她的鼻尖,又吻了她一下,这才搂着她上马。

“坐稳了。”

“是,将军!”

坐在马背上的顾青衿神气得很,她的相公不是土匪,是皇上最信任的心腹,是威风凛凛的将军呢!

但不管他当什么职,他都是她最心爱的男人,在她心目中,他是全天下最帅的相公!

全书完

上一页返回目录页下一页单击键盘左右键可以上下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