蜂鸟小说网
繁体版
登入注册
夜间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灶花扑阎王 尾声

作者:井上青

一个月后。

今日梅龙镇上喜气洋洋,首富阎三爷要娶浦城县党家食肆绝色美厨娘党纱月,除了新宅院摆满喜宴,整个镇上大开流水席,宴请所有镇民。

话说,日前被抓去官府的阎君明知道阎君畅的身分后,吓得不敢再作怪,也自觉即使能侥幸月兑罪,也逃不过阎王手掌心,加上洪秀玉死咬他是主谋,他遂认罪画押,等待秋后处决。

阎老爷痛心之余,将阎君明这个养子除名,阎家就只有三个亲生儿子,阎君畅自然从四爷变三爷,还因他是独霸玉矿业、大名鼎鼎的阎王,自然就变成梅龙镇上首富阎三爷。

而一个月前党纱月和阎君畅商讨后,原先她想索性就让阎君明帮牛富雄拿去投资玉矿业的那笔钱石沉大海,反正阎君明已被抓去关且判了死刑,拿到那笔巨额之人,肯定也默不作声私吞巨款,去掉一半财产的牛富雄,一定呕得捶心口,就让他尝尝一般百姓愁没钱的苦滋味。

后来是他建议,与其如此,不如创造双赢。他以阎王身分从中斡旋帮牛富雄取回三分之二的家产,让他用那笔钱重开党家食肆,在店外发放百斤白米济贫,并公开向她道歉。

党家食肆新聘掌厨,她偶尔有空才会过去巡视,不过党家食肆就是她的娘家,今日他就是去党家食肆迎娶第一美厨娘。

知道自己过去做错事的牛富雄,感激他们夫妇俩不计前嫌,还帮他要回巨额财产,早在日前他就决定出资包办所有流水席,并由党家食肆所有员工和他府里的仆人上阵。

不想让他破费太多,党纱月坚持自己的喜宴要走平民风,简单几样菜即可,重点是要让所有人都能吃到、吃饱。

外边的流水席是党家食肆主办,新宅里的喜宴也未太奢华,且就是由自家何妈何掌厨,还有以前大房、现为阎家旧宅的屈掌厨,她光是和他们两位主厨讨论菜单就大战了三天三夜,她还是倾向平民风,可屈掌厨不依,他认为喜宴就是要煮些和平日不一样的菜色,何况主人还是梅龙镇首富,不管是阎老爷或阎三爷,他们邀请来的客人都是大贵宾,怎能端出寒酸菜色?

何妈则是持中庸之道,她偶尔认同她开的菜单,但有时觉得屈掌厨开的菜单更优。

最后,她还是尊重两位主厨的意见,毕竟今日她是新娘子,不是党老板也不是党掌厨,菜单最后的决定权,还是交还给掌厨者。

一整日,整个梅龙镇宛若迎新年一般,张灯结彩,锣鼓喧天,热闹非凡,直到星月高挂,笙歌鼎沸方歇,送走所有宾客,宅顶上空星月光芒,独映新婚夫妻俩。

坐在喜房内,直到新郎官掀起红盖头,党纱月脑里还是在想着今日喜宴的菜色—富贵龙凤呈祥、富贵吉祥白菜狮子头、富贵神仙汤、鸳鸯彩蛋、蚂蚁上树、五更豆酥鱼、贵妃牛肉、松鼠黄鱼、麻婆豆腐、蒜泥白肉……

“看来,两位主厨还是多少有采纳我这个当家夫人的意见。”她露出还算勉强满意的表情。

阎君畅见了忍不住一笑,“别的新娘子在意的是新婚之日自己有无美艳动人,妳却在意喜宴的菜色?”

“料理是我的专长,我自然会多注意一些。”她斜睐一眼,反问他,“那你说说,今日你在意的是什么?”

今日她还是头一回见到他那帮玉矿业的兄弟,各个英俊潇洒派头十足,不过放眼四周,还是她丈夫最是一等一的帅。还有她公公邀请的那帮贵客,都是些大官大老爷的,今儿个可说是官商云集,宾客盈庭,各个携金戴玉,虽是开了眼界,可也看得她眼花撩乱。

端来交杯酒,坐到她身边,两臂相勾,阎君畅深情款款的凝定她,嘴角微扬,深情道:“今日,我只在意妳。”

水眸含笑凝睇他,唇角带羞弯扬起,她语音娇甜的说:“除了菜色,我也是最在意你。”含情看他,她又补了一句,“你是我第一在意,远在菜色之上。”

他笑了,颇满意她这说法。

两人深情互看,徐徐啜饮交杯酒。

他将杯子放回桌上,从桌上取来一块用高古羊脂白玉雕刻成的玉佩送给她。

“好漂亮的白玉。”接过,定睛一看,她惊呼,不只因玉佩漂亮,玉佩一面刻着“爱妻”,一面刻着“纱月”,看得她突然感动想哭。

从今日起,她真真实实是他名正言顺的正妻了!

“喜欢吗?”阎君畅问。

“当然喜欢。”党纱月爱不释手的轻抚玉上刻的“爱妻”两字。

他在她额上亲吻了下,“纱月,妳真是我们阎家的福星。妳的到来,不但带给阎家朝气,也助我顺利查出兄长死因,还帮我找到一位懂得寻玉矿脉之人……”说着,黑眸中情意加倍。

“那有什么,我为你做的这些,都是举手之劳。”她微微一笑。

日前,他因新居落成和大婚在即,以及家中许多繁琐之事在身,无法外出,玉矿业那边要拓展,急于找寻一位老经验的寻玉矿脉之人,是以他频频和他的伙伴通信,她得知此事,也知道他要找寻的是一位名叫王安禄的大叔,她总觉这名字很耳熟,可老想不起来,翌日,她整理东西时,看到之前王大叔送给她的白玉,赫然想起王大叔不就叫做王安禄,且他也有说过他是寻玉矿脉者,当下她马上告诉他,并告知他王大叔的住处。

可惜他说手下早去王大叔的住处寻访过,他似乎已搬走,问了邻居没人知道他去哪儿。

饶是如此,她还是决定邀他亲去一趟,到时,王大叔果然已不在原住处,正为问不到王大叔下落苦恼着,偏巧就遇到当初载她和茵茵连夜逃离浦城县的马夫丁大叔。

丁大叔知晓他们的来意,大笑一声,“问我便知!”

原来日前王大叔的儿子找上门,说母亲生病,希望能见他最后一面,王大叔便雇了丁大叔的马车,在儿子引领下,赶往妻子住处。

她和阎君畅请丁大叔载他们前往,王大叔的妻子生了重病,原本药石罔效,许是见到丈夫前来,病情略有好转,王大叔自觉以前未善待妻儿,便留下亲自照顾妻子,以弥补年轻时未尽的丈夫之责,才一直没回住处。

知道两人的来意,王大叔自然点头答应帮忙,阎君畅也请了城里最好的大夫帮忙诊治王大婶,日前王大婶的病好了,王大叔便依约上山帮忙寻玉矿脉,所有的事都顺顺利利的完成了。

“你为我做的,那才多呢!”党纱月屈指,如数家珍地说:“你不但雇了我当二房掌厨,让我和茵茵有个安稳的落脚处,还娶我当小妾,又把我从小妾扶正为正室,还帮我化解牛员外对我的纠缠,让他心悦诚服的帮我重开党家食肆,还公开向我道歉,还有……哇,太多了,说个三天三夜都说不完……”

见她这般夸张,阎君畅愉悦的勾起嘴角,突地重重的朝她红唇吻了下,“说不完,那就别说了,今晚可是我们的洞房花烛夜。”

她娇羞一笑,“我、我们早就已经有过洞房花烛夜了。”

“那日,阎四爷是和他的小妾行了洞房花烛夜,如今可大不同,今晚我是阎三爷,在我身边的可是阎三爷的正妻,也是他今生唯一的妻子—阎三夫人。”

她羞笑。虽然两人早有夫妻之实,可听他这么说,她竟莫名又紧张害羞起来。

酒味浓重的他,大手圈住她的细腰,一双黑眸氤氲着**欺近她,火热之吻瞬间印上她的唇。

“君畅,那个……琦璨不知有无吃饱……”她脸红耳热地轻推他,也不知自己在羞个什么劲。

“放心,新来的女乃娘和茵茵会照顾他。”热吻在她脸上滑移着。

茵茵要上私塾,她要学的东西很多,不能成天照顾琦璨,加上刚搬进新宅,阎三夫人会有很多事要处理,他遂另请了新女乃娘照顾琦璨,不让她们俩太累。

“茵茵不知……有没有吃饱……”党纱月只觉浑身燥热,开始语无伦次。

“还有呢?”阎君畅带着笑意,热吻滑向她耳后。

“还有……公公他……不知有没有吃饱……”她无法思考,怎么绕都是同样一句问话。

“还有吗?”

“何妈她……整晚一直在忙,不知有没有吃饱……”她声音微弱道。

热吻回到她红唇上,他用力吸吮了下,“怎没问我?”

“对呀,你整晚都在招呼客人,你……有没有吃饱?”她水眸迷离的看着他,见他摇头,她突然紧张不舍,“那我去帮你热个菜,让你……填饱肚子。”

“已经热好了……”

“什么……”她一脸茫然看着他,脑袋一片空白无法思考。

阎邪坏一笑,嘴角笑纹加深,“我饿了一整天,现在,我要……吃妳。”说完,便将她轻压在床上。

意会到他所指何事,党纱月羞得捂着脸,他拉开她的手,在她烫红的双颊上亲吻,火热之吻,一路从她红唇上往下蜿蜒,刷过雪白颈项,吻过饱满|双|峰,滑过她平坦小肮。

合卺之夕,夜不阖眼,喜房内不时传出娇声,一匹饿狼正大快朵颐,品尝着雪白|胴|体、曼妙娇躯……

想知道还有哪些痴心小女人苦尽笆来,终于得到有情郎?请见—

*香弥新月甜柠檬系列荡妇闺女之《花魁闹豪门》

*玛奇朵新月甜柠檬系列荡妇闺女之《寡妇上爷床》

全书完

上一页返回目录页下一页单击键盘左右键可以上下翻页